>(一)

狼牙2 收藏 1 10
导读:>(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墓碑排山而上,还是一个方阵。

一个兵的方阵,鬼雄的方阵。

钢盔。

蒙着迷彩布的钢盔高低错落,也是一个方阵。

一个兵的方阵,人杰的方阵。

“中国人民解放军狼牙侦察大队告别南疆仪式现在开始!”

夜色中,一个脸庞黝黑的壮汉举起酒碗。

刷——身后的一百多个个身穿迷彩服的彪悍侦察兵举起酒碗。

“公元1988年7月20日,我中国人民解放军A军区狼牙侦察大队结束南疆保卫战轮战使命,奉命回撤!”侦察大队大队长何志军上校端着酒碗高喊,“各位烈士,我部在前线轮战三年,执行大小任务二百余次,今天子夜时分将跟随我军区A集团军一起告别南疆,撤离战区!我部全体生还将士庄严敬告各位先烈,在我A军区全体将士轮战期间——国土寸土未失,你们可以瞑目!”

刷——一百多个侦察兵将酒一起洒在地上。

酒碗摔碎在地上,何志军的双手颤抖着摘下自己胸前的一等功勋章放在面前的烈士纪念碑上。

“陈勇!”何志军高喊。

“到!”一班班长陈勇跨出队列。

“一班,上子弹!”

“是!”陈勇摘下自己背上的81自动步枪,“一班都有——上子弹!”

一班战士们从胸前取出弹匣上子弹。

“大队长,我们已经奉命撤出战区了!”二中队教导员耿辉少校趋前一步低声提醒,“再打枪恐怕不合适?”

“他们永远留在战争了。”何志军看着面前的墓碑群落的声音低沉,“打吧,出了问题我负责。”

一班班长陈勇带着一班战士跑步出列,登上台阶,在墓碑前方站成一排。

黑洞洞的自动步枪枪口朝天,年轻的手几乎同时拉开枪栓。

“敬礼——”何志军高喊着举起右手。

随着身后官兵们举起右手敬礼的同时,一班战士手中的步枪开始对天射击。哒哒哒哒……枪声震耳欲聋,在山间回响。枪口的火焰映亮了战士们的眼睛,仿佛在唤醒他们铁与血的回忆。

山下正在准备开拔的A军区部队车队蜿蜒在山路上。指挥车旁边,警卫战士们拉开枪栓站开。警卫连长叫喊着布置防线,白发苍苍的前线总指挥、军区副司令推开集团军军长刘勇军拦着自己的手臂从车里走下来。老爷子眼睛发亮,厉声喝问:“哪里打枪?”

“好像是烈士陵园。”警卫连长放下望远镜报告。

“哦。”老爷子点点头。

“是军区侦察大队,他们跟我打过报告要顺路去告别烈士,我批准了。”军区情报部部长低声说。

“知道了。”老爷子没什么惊讶的,转身走回指挥车继续听取汇报。

“要不我去提醒他们一下。”情报部长说。

“不用了。军人撤离战场,告别战友,打几枪算什么事情?”老爷子说着话锋突然一转,“传我的命令——离开南疆战区范围以后,除了少数警卫部队,所有实弹手榴弹全部上交,战士身上不能留一发子弹一颗手榴弹!战士们身上的战争结束了,但是战士们心里的战争会延续很多年,情绪容易激动,这种时候不能出事!我们不能让战场下来的功臣成为和平的罪人!”

“是!”刘勇军立正敬礼。

老爷子的眼睛转向苍茫的群山,稍微停顿以后射击声还在继续,显然是更换了弹匣。枪声更密集了,好像所有侦察大队的官兵都参加了鸣枪告别仪式。

“这个何志军啊!”老爷子苦笑,“他是一发子弹也不想给交还给我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