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29.

y492545690 收藏 16 7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9/


小高地上安全。

很快营长带着其他人跟了上来,大家都呼呼气喘。蹲在地上,分派好了警戒方位和人手以后,营长说:“大家出来已经一天多了,敌人巡逻保安的措施很严,还好大家不恋战,能吃苦,已经接近了目的地。从外围的布防情况来看,敌人沿线拉开,旨在防敌渗透进入。我们到了这里,要防止敌人巡逻过来发现到我们。我现在宣布几条战时注意事项以及晚上的行动安排,大家注意听好了。。。。。。”

向前进换了个蹲站姿势,左膝跪地,右手拄着枪。他身边是张文书,只见他用一只手紧了紧武装皮带,可能他觉得肚子处勒得人难受,想要放松些。

宣布完注意事项和晚上行动部署后,除了在警戒的人,其余人往回退,下滑到缓斜坡。因为天黑了,雾气也大,光线不好,大家现在的位置不好判断,必须得要看地图。

这时候地图可没法看清,只能借助微光手电筒。

在缓斜坡的人都围拢来,微光手电在雨衣里照得见地图上的一切线路和山体、地形标号。通过对比,新旧地图在这里的地形都是一样的,没有出入。这就好办了,营长跟向前进、葛啸鸣等三人躲在雨衣里很快判断出了现在所处的大体位置。

“我们是由这边过来的,这是我们在悬崖边遇敌后到达的下一站。这是河边,这是河边驻守着越军的小高地。我们刚才走过了这里,还有这里,这里。。。。。。这些都是我们在行进中到过的地方。现在我们到达的位置应该是五号区域的附34号高地。我们如果从这个小高地前面的两座山间穿过去的话,应该很容易就到达预定潜伏点的西南边这个位置。我确定这里是附34号高地,往前过去的话很近。”

向前进不停的指着图,说得相当肯定。

但营长没有吭声,他暂时关闭了手电筒,随后又打开来,含在口里,觉得说话不便,一手将之取下来,一手指着地图说:“这里地形复杂,我们不能凭感觉。再说了,即使是附34号高地的话,我们也不能这样抄近道,过那两座山间很危险,而且还要穿过一片开阔地,我估计开阔地上给埋设了大量地雷。就算顺利穿过了那边的开阔地,通过了两山的结合部,可山那边还有一片探明了的雷场,我们不知道其密度有多大,类型如何,绕路走可就远了。还有我估计过溪流也危险,很难说不会踩上那东西。”

向前进说:“那倒是。不过雷场已经探明,我们通过前面两山间的结合部后,看这里,沿着右边的山脚走就可以绕过雷场,不用担心。至于过溪流,要担心踩上地雷的话,我们走任何一条路线都要担心的。所以我的意思是冒一次险,大家从前面的两山间结合部摸过去,这样我估计还不要二十分钟就可以到达预定点后面的山坡脚下。我愿意继续打前锋,带渗透组的人。我总觉得我们在这地方转啊转的不是个事,得要早点藏起来才好。”

听了葛啸鸣同意这个方案,点了点头。

但是营长不答应,他说:“我晓得你是想走僻静路线,走僻静路线是不容易暴露,有一定的安全性,但是在敌人巡逻不到的地方,他们一定加强了雷区布设,还有很多雷区是我们没法探查到的。我主张走原定的路线,这是他们常走的,踩上地雷的可能性极小,不用耽搁时间。虽然有可能碰上巡逻队,但是我们可以蒙混或躲避。我估计敌人在南边的方向巡逻力量有所减弱,这是我们一整个下午都比较安全的原因。所以我主张走地图上的标明路线,这条路线看上去远,但是花费的时间将要比看起来近的少得多。”

葛啸鸣说:“营长说得也对,那就按你选择的路径走。向前进我可不支持你了!你别怪。”

向前进低声说:“你这叫墙头草,呵呵。这里营长是最高指挥官,我们当然得听他的。我刚才的不过是个建议,供首长参考,没事儿。”营长说:“向前进你莫来这一套,老子第一天带你走的时候就告诉你了,首长是大官,我还只是个营长,深入第一线带兵打仗的,哪里是首长了?这只是手掌,你看到了没?以后再也莫这样叫老子了,听着不自在。”

葛啸鸣有点幸灾乐祸地低声笑着,向前进被营长几大句话,搞得脸上很不自在,只得说:“那,营长,你把手电筒照地图北边,我们看看敌人可能临时加强布置的兵力会分派到些什么地方。我觉得我们先前的估计不足,敌人在这个山地的东、北、西三个方向都加强了巡逻,看来是有备而战,极力防着我们的。”

营长说:“嗯,说得没错。你现在才觉得是这样?我早估计是先期潜入的其他兄弟分队的人员给暴露了,要不然敌人不会针对这片地方临时加强那么多的人手,在我们选择的僻静地方也遇得到他们的特工及其他武装军人。他妈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敌人一定会改道,或者是继续延期,那老子们千辛万苦来到这里可就白费劲了,不好耍。”

向前进说:“好耍的。我估计改道没这个可能,视察点都是定好了的。”

营长说:“好耍个喘喘,定好的东西可以改,他们又不是死脑筋,不要命了也要照着原计划?你把他们想得太笨了点。现在只能看运气,走一步是一步。我敢打赌,那家伙一定不会准时到达的,你们信不信?”

向前进跟葛啸鸣都说:“信!”

营长低声说:“都信嗦?信就好,心里早有个准备。现在还是来研判地形,莫瞎扯谈,耽搁时间。看这里,溪流方向。。。。。。刚才能听得到流水声,估计最近的地方离我们也就二三十米,我们还得要打包抄,离山口远一点。”

由于之前曾经推演过实地模型,应该说所有人都非常地熟悉这里地形,只是还没法子确定现在的位置。向前进虽然坚信是在附34号高地,但是营长相信的是眼见为实,对于他的判断不予采信。经过再三推定比较,向前进对自己先前坚信的东西也有点狐疑起来,最后大家只能估计这是在捕俘地域南边的五号地区,具体的山头是哪一个暂时还没法弄清。不过这不要紧,等会顺着溪流往前摸索一阵,找到公路就好办了。

哗啦一声,有人几乎是从缓斜坡上滚动下来,顺坡滑行的速度相当快。营长等三人还没掀开雨衣露出头,只听到有人紧张地低声说道:“不好了,有敌人!大家赶快散开!”三人在里边听得很清楚,几乎是同时抓住雨衣一扯,但是各自的力量方向不同,一时间没法扯开,探出头来倒是滚做了一团。刚才营长用力过猛,一瞬间便将雨衣全扯往他的方向,向前进被带着往前一扑,入到营长怀里。营长也往后翻,雨衣将两人都盖住了,真是欲速则不达。

还亮着的手电筒滚落在了雨衣覆盖处外。旁边的张力生往前一探,飞快地用手去地上按住那电筒的头部光。大家都吓坏了,紧张地看着四周,只怕刚才那一道亮光,大家给暴露了位置所在。

雨衣里看地图的三人只有葛啸鸣往旁边一倒,身子露出了外面,看到下来的人是熊国庆,急忙立起来,一手去地上捞枪,捞了好几下都没有捞到。熊国庆挤进外围,向着他比划着敌情,怕他看不清楚,又一边低声说道:“山那边,过来了五个。那边,五个。”说完,转身上去了。等营长一脚将向前进蹬出老远,翻身过来看时,只见下来报告敌情的熊国庆已经上去了两米,只剩下屁股朝天,继续飞快地爬着。

向前进肚子被营长猛力一脚,承受不住,几乎要闭过了气去。只见雨衣在他前面蒙着,整个人像只弯腰虾米,往侧边翻到下去,幸好被几个战友接住了,才没有往下滚。

他三两下扯开还捂住头脸的雨衣,顾不得疼痛,张头四望。

营长那一脚蹬得实在不轻,让他吃够了苦头。四周暂时安全!这时候喉咙里嚯嚯着,连声喘息不过来,他痛苦地半跪在了地上。几个战友架着他,不让他倒下,一个赶忙着给他揉胸摩背。

葛啸鸣在向营长报告着敌情:“有五个巡逻队员,刚从高地那边穿过了开阔地,估计正在往东北方向去。熊国庆下来报告的,叫我们小心。”

营长急忙下令大家撤离这里,顺着缓斜坡往西南方过去。大家弯腰走了没多远,看到一个凹陷地,于是全窝在里面躲藏着。

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必得要天黑尽了好一阵才能继续走。

躺在凹地草丛中作休息的时候,吹起来一阵风,隔着背包靠在缓斜坡上,向前进将枪抱在胸前,除了冷,他还感觉到肚子仍在隐隐作痛。

营长已经问过他了,知道没什么事才放了心,又向他道了谦,说是当时心里慌,用力过猛了一点对不住。

大家窝在一起,都没有过多的说话。好一阵过后,向前进才对身边的张文书轻声说:“他妈的,张文书,我感觉到有点冷,你呢?看样子,估计这雾得要好几天才能消散,够我们受的。我里边的衣服也已经湿透,再呆下去可能会着凉。”

张文书说:“你可还真别说,我肚子里好像拉稀之前的预兆,咕噜噜响。我只要拉肚子,都是这个预兆。。。。。。”

营长就在张文书旁边,听到这个话,倒是有些替他着急起来,于是转过了身来低声问道:“张文书,你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是真的唆,是真的就要吃药!别到时减弱了战斗力,老子现在命令你吃药,你听到了没?向前进呢?情况怎么样?”他问的情况怎么样,无非是刚才两人在雨衣底下手忙脚乱倒做一堆时猛力蹬他的那一脚。

向前进转过身去:“没事了,营长!你那一脚,可着实有力。”他一转动身子,只听到草丛在哗啦啦响。

张文书笑起来,服下预防痢疾拉肚子的药后,不说话了,跟着大家拿了干粮出来接着吃。

在这个缓斜坡上,吃过了东西,大家接着又休息了一阵,恢复了相当多的体力元气。周围寂静,这里的安宁也表明了此处暂时是个没有危险的地方,不过不能在这里呆得过长,得要继续动身,尽早离开。

天完全黑下来了好一阵,要开拔了。营长下令叫大家起来,按照他刚才的行动部署行进。

缓斜坡上的所有人都收拾好东西,拿起枪,行动起来。

(我更,我再更)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