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八章 试刀 试刀(十二)

royf22 收藏 25 1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等仓库的门关上后,李勇终于忍不住问道:“老周,你这是怎么了?”

周卫国指了指面前的防毒面具,说:“老李,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又指了指靠门的那堆箱子,说:“还有,你知道那堆箱子里装的又是什么吗?”

李勇摇了摇头,说:“不知道!是什么?”

周卫国深吸口气,一字一句说道:“这是防毒面具!靠门堆的箱子里装的是鬼子的毒气筒!”

李勇大吃一惊,说:“什么?毒气?”

周卫国点了点头,说:“那些圆筒上面的标签写着‘特种烟’,这里又有这么多防毒面具,除了毒气,我实在想不到那还有可能是什么!”

周卫国愤然说:“我现在才明白鬼子为什么要搞冬季作战,那是因为冬天天气冷,毒气释放后不容易分散啊!”

李勇勃然色变,说道:“鬼子好狠啊!”

周卫国的眼中带着无比的恨意:“毒气!去年十二月在南京外围的汤山和鬼子打时我的部队就遇上了鬼子的毒气弹袭击!短短几十分钟,我的部队就损失了四百多人!”

李勇怒声说:“鬼子竟敢真的使用毒气?”

周卫国恨恨地说:“为了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鬼子有什么不敢用的?他们可以用枪炮刺刀残杀我们手无寸铁的同胞,就更加不会在乎使用杀人更简单有效的毒气!”

李勇神色无比凝重,说:“老周,这些毒气筒怎么处理?是不是应该马上报告团里?”

周卫国沉吟着说:“我的意思是,这批防毒面具和毒气筒我们都运回阳村,撤退时再把这个仓库炸了!毒气筒我们都藏起来,防毒面具也给我们连每人留下一具!其他都送到团部,就告诉团里说在骑风口据点发现了鬼子的毒气弹和防毒面具,但毒气弹已被我们炸毁!”

李勇瞪大眼睛说:“老周,你这是什么意思?连团长都瞒?”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老李,你也知道,团长是个老共产党员,非要跟鬼子讲什么仁义,我要是把这批毒气筒给团长送去,团长肯定要销毁它们!鬼子既然在骑风口据点储存毒气筒,就一定是动了用它的心思!就算失去了这批毒气筒,鬼子还可以再从别的地方运过来!但如果我们手头有了这批毒气筒,鬼子担心遭到报复,就不敢随便使用毒气了!而如果我们销毁这批毒气筒,那么万一鬼子在今后的战斗中对我们使用毒气,我们就连报复鬼子的手段都没有了!再说,我们知道怎么销毁这些毒气筒吗?如果硬来,到时不要弄巧成拙,毒气筒没有销毁成,反而伤了自己!所以,归根结底,这批毒气弹留在我们手上最安全!”

李勇沉默良久,终于缓缓点了点头,说:“老周,我同意你的意见!虽然我知道我们这么做犯了错误,以后一旦被上级发现肯定要受处分!但是,为了不让群众和我们的战士挨鬼子的毒气弹,值!”

(仓库里的这些圆筒是日军装备的毒剂筒。毒剂筒的原理为通过毒剂和烟火混合物燃烧产生气溶胶,体积小,使用方便。“红一号”毒剂成分为二苯氰胂,是日军最常用的毒剂;“黄一号”毒剂成分为芥子气;“黄二号”毒剂成分为路易氏糜烂性瓦斯;茶色毒剂筒毒剂成分为氰酸钾;蓝色毒剂筒毒剂成分为碳酰氯。一百多箱毒剂筒为日军一个毒气中队的装备。“陆军造兵厂火工厂-忠海兵器制造所”即日本建在濑户内海大久野岛上的毒剂工厂,大久野岛又被称为‘毒气岛’,自1929年投产至1945年日本战败,共生产毒剂6616吨!)

周卫国沉吟着说:“老李,运送毒气筒的事绝不能让外人知道!而且,安全要绝对保证!”

李勇立刻说道:“这事我来负责吧?”

周卫国摇了摇头,说:“还是我来吧!毕竟在德国的时候,我还接受过一些防化训练,有我亲自陪同战士们运送,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你就留在骑风口,负责陪二连那两个排吃饭!”

李勇立刻明白了周卫国的意思,说:“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让二连看出破绽!”

周卫国苦笑道:“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好对不住老陈,连他的人一起瞒了!唉!”

李勇正色道:“老周,既然已经决定,就不要多想了!什么时候出发?”

周卫国想了想,说:“等你招待二连的同志们开始吃饭后我们立刻出发!”

李勇点了点头,说:“没错!夜长梦多!”


周卫国和李勇一起打开铁门后,就见赵杰带着特战队一脸警惕地守在仓库外面。

赵杰听见身后开门的声音,转身看向周卫国,目中露出了探询的意思。

周卫国却没有多做解释,而是命令道:“赵杰,任务解除!你把大力和他的二排叫进来,还有,命令一排搜索任务解除,和四排立刻到这里集合待命!”

赵杰立刻一个立正,应了声:“是!”

转身跑上了台阶。

周卫国有意对李勇说道:“老李,我看二连的同志们都累了,反正饭堂的饭菜也已经准备好,人家是客人,你招待人家好好吃个晚饭!”

李勇点头道:“知道了,我现在就去招呼他们。”

周卫国顿了顿,说:“老李,辛苦你了!”

李勇微笑道:“老周,你放心,我一定让二连的同志们吃饱吃好!反正是鬼子请客!”

说完,就往台阶走去。

听了周卫国和李勇的对答,特战队员们都笑了,绷紧的神经也终于松了下来。连长说的对,人家二连毕竟是客人,理应让人家先休息。再说,队员们心里还有个想法,那就是,三连要是连打这样的仗都会累,哪里对得起“阳村英雄连”这个称号?

不一会,赵杰和杨大力就带着二排下来了,不久,得到命令的一排和四排也到了,只是仓库门前实在站不了这么多人,所以他们都站在台阶上。

见预计的人员到齐,周卫国简单向大家交待了几句,大意是有一批危险物品需要连夜运回阳村,所以来不及让大家休息了。

周卫国话音刚落,杨大力就接口道:“班长(叫周卫国‘班长’是杨大力的特权,全连只此一家,别无分号!),瞧您这话说的!有什么好休息的?要是有第二个骑风口,俺们今晚上接着打下来也没问题!”

战士们都笑了,纷纷附和杨大力的话。

周卫国笑道:“那好,等指导员传来消息你们每人扛一箱出发!”

杨大力奇道:“班长,怎么不现在就走?”

周卫国微笑着说:“再等等。”

杨大力正要再说什么,赵杰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杨大力立刻连连点头,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一脸坏笑地看向周卫国。

周卫国见到杨大力的表情,突然对赵杰对杨大力说的话产生了好奇感,只是现在当然不是满足自己好奇心的时候!

不一会,有个战士跑下了台阶,原来是李勇派来的一个三排战士。

这战士带来的消息是:二连战士已经在指导员的陪同下开始吃晚饭了。

听完这战士的汇报,周卫国立刻手一挥,说:“好了,我们该出发了!”

说完,带着战士们进了仓库,指挥着他们每人扛上一箱毒剂筒,交待了注意事项后,由赵杰带着几名特战队员作为先导,自己带着其他队员断后,走上军火库时还没忘了把那箱毛瑟1932一起带上,至于那两支鬼子的狙击步枪,则早就背在林水生和柱子的肩上了(林水生对照着周卫国组装好的那支狙击步枪,把另一支狙击步枪也组装了起来)!

一行百余人,在周卫国的亲自监督下,终于在一个多小时后带着那一百多箱毒剂筒回到了阳村!

本来按照三连平时的行军速度,从骑风口到阳村这二十来里路,一个小时都用不上,只是周卫国为了保证安全,严格限制了战士们的行军速度,所以才花了这么长时间。

回到阳村后,周卫国又特地让战士们把毒剂筒搬到后山的一个岩洞藏了起来——好在为了准备这次作战,兵工厂前几天也转移了,而鲁震明的抗日农民军又压着伪军俘虏回了上洞村,所以倒是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不过让周卫国感到奇怪的是,战士们都是带着笑容做这一切。

毒剂筒都放好后,周卫国总算松了口气。

杨大力立刻一脸神秘地悄声问周卫国:“班长,俺们为什么要瞒着二连搬东西啊?”

周卫国一乐,说:“你怎么知道我们瞒着二连?”

杨大力撇了撇嘴,说:“刚刚指导员陪着二连那两个排吃饭不就是为了掩护我们偷偷把这些东西运回阳村吗?”

周卫国皱了皱眉,说:“谁说的?”

杨大力理直气壮地说:“赵杰告诉俺的!其实赵杰就算不说,俺也知道!这里百多号人谁不知道啊?”

周卫国苦笑,看来这就是战士们都带着笑容做事的原因了!

杨大力又眨眨眼,说:“班长,那都是什么好东西啊?”

周卫国脸一沉,说:“不该问的,不许问!”

见杨大力一脸的不以为然,又加了一句:“不该说的,打死也不许说!”

杨大力立刻一个立正,说:“明白!打死也不说!”

周卫国想了想,命令全体集合。

等全体集合完毕后,周卫国板着脸说:“今晚这些箱子的事情,对谁也不能说!谁要是泄露出去,就再也别想当我们三连的兵!听明白没有?”

战士们齐声应道:“明白!”

周卫国看了看表,说:“原地休息,十分钟后出发回骑风口!解散!”

全体解散后,周卫国把杨大力叫到一边,吩咐道:“大力,你现在挑四个人,一边两个,分头通知陈连长和鲁队长他们,就说骑风口据点已经被我们打下来了!对了,叫陈连长通知团长,鲁队长通知陈乡长,让他们组织群众,连夜到骑风口去搬粮食和武器弹药!”

杨大力傻傻地问道:“要多少人来啊?”

周卫国笑道:“你说骑风口的这些粮食弹药,需要多少人搬?”

杨大力嘿嘿笑道:“那自然是越多越好了!”

说完,立刻挑了四个战士,让他们报信去了!


周卫国带着战士们赶回骑风口时,情况还算正常。

之所以不算完全正常,是因为周卫国刚见到李勇,李勇就告诉他:“我们在鬼子指挥部抓到了一个日本女人!”

周卫国一愣,说:“日本女人?骑风口据点是军事重地,怎么会有个女人?”

李勇一摊手,说:“谁知道?”

周卫国皱眉说:“人呢?”

李勇说:“现在还押在鬼子指挥部,全连就你一个人会日本话,我们都等着你看过后拿主意呢!”

周卫国一愣,说:“拿什么主意?”

李勇说:“你不是说过吗,对待鬼子,不要俘虏,见一个杀一个!”

周卫国苦笑道:“可我那说的是鬼子兵啊!”

李勇立刻道:“是啊,所以才等你回来拿主意!”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瞧你这指导员当的,我才离开多久啊?刚回来就给我个麻烦!走,看看去!”

一个战士立刻在前面带路,周卫国和李勇等人跟在后面,一行人直奔鬼子指挥部。

走了一半,周卫国突然脑中灵光一闪,停下脚步对李勇和边上的战士说道:“一会我和那个日本女人说话时你们谁也不准插嘴!”

众人虽觉奇怪,但都点头答应了。

周卫国这才继续往前走。

进了指挥部,只见一个穿着和服,一脸畏惧的日本女人缩在墙角,边上站着两个战士。

周卫国走了上去,用中文问道:“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骑风口据点?”

这女人一脸茫然,显然是听不懂中文。

周卫国又问了一遍,同时用手指了指自己军帽上的帽徽,又指了指腰间的驳壳枪,最后指向那日本女人,意思是:我是中国军人,你呢?

那日本女人想了半天,终于迟疑着用日语说道:“我是慰安所的慰安妇,请您不要伤害我!”

周卫国假装听不懂她的话,呆了半晌,才和善地说道:“我也不管你是什么人了。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不过要过几天才能放你。”

那日本女人虽然听不懂周卫国的话,但见他不像有恶意,赶紧连连鞠躬。

周卫国手一挥,让战士将这日本女人带到别的房间看起来。

那日本女人被带走后,李勇刚想说话,就被周卫国摆手制止了。

周卫国也没有解释,而是走到桌边,从桌上的一堆纸中取了几张,拿起桌上的一支钢笔,在纸上写了起来。

李勇见周卫国举止古怪,忍不住走了过去,站在他边上,朝纸上看去,只见纸上写着:“小日本,你们在骑风口驻兵,又派人四处乱串,实在不给老子面子,所以老子也不给你们面子,今天就把你们骑风口据点给端了。你们送的武器弹药老子也老实不客气都收下了!你们杀我们的人,老子一样杀你们的人,这件事大家算是扯平!但你们占着我们中国的地方,这件事没完!我们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自己炕边,怎么能让别人乱睡?’虎头山是老子的地盘,你们要是来抢,老子就不客气了!还有,你们仓库里写着‘特种烟’的那些圆筒子,有个学生告诉老子,那叫‘毒气弹’,老子可不管‘毒气’还是‘赌气’,全要了!不过,那些圆筒子太也难看,下回老子要找个机会试试管不管用!以后打仗归打仗,要是你们敢残害百姓,或是用什么特种烟,老子也不会客气!你要敢乱扔毒气弹,老子就双倍还你!不信你就试试!你扔一颗,老子就朝你那里扔两颗!你扔两颗,老子就扔还你五颗!你看着办吧,反正老子闲着也是闲着,大不了一拍两散,大家全完!虎头山中国军队军官。”

字是写得难看之极!

写完信,周卫国又拿了个信封,在信封上歪歪扭扭地写上“涞阳小日本指挥官收”几个大字。

李勇看着周卫国写的这封信,不由傻了!

这样的字怎么能拿得出手?这也太丢八路军的人了吧?

要不是亲眼所见,李勇绝对不会相信这是周卫国写出来的信!不说别的,就连他李勇都知道“自己炕边,怎么能让别人乱睡”这句应该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像周卫国这种既念过大学读过军校又留过洋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还有,如果是双倍奉还的话,那鬼子扔两颗毒气弹,应该扔还四颗而不是五颗!至于“老子”云云,那简直就是地痞混混说的话了!

周卫国却是不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目瞪口呆的李勇。

好半天,李勇才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周卫国,说:“老周,你老实告诉我,你这是搞的什么鬼?”

周卫国正色说:“搞鬼?我搞了什么鬼?”

李勇骂道:“老周,你这人不厚道!你的底细我还不知道?你会说日本话刚刚为什么装作不懂日本话的样子?还有,你至于写出那样的一封信吗?”

周卫国哈哈笑道:“老李,开个玩笑嘛,至于这么认真?我说就是了。”

李勇脸色这才好看了点。

周卫国微笑道:“我知道你想告诉我,那句古话叫做‘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不过你忘了我们还有句俗话叫‘扮猪吃老虎’。”

李勇愣了愣,说:“扮猪吃老虎?”

周卫国笑道:“是啊,这封信我想让那个日本女人送给涞阳的鬼子指挥官。”

李勇说:“这跟‘扮猪吃老虎’有什么关系?”

周卫国敛住笑容说:“我要让鬼子指挥官看不起我们!你知道我的底细自然能看出我这封信里很多东西都是假的,可鬼子指挥官不知道啊!他乍一看我这封信还不笑掉大牙?以为我们虎头山八路军的军官都是大老粗?这样一来,今后和我们打的时候,他多少就会有点轻视我们!骄兵必败!这是千古以来颠扑不破的真理!”

李勇微笑道:“有道理!不过你还告诉他毒气弹的事估计他又要睡不着觉了!”

周卫国冷冷地说道:“我就是要告诉他,现在不是只有他日本人有毒气弹!我们八路军也有!而且我们也敢用!我话虽然说得粗了点,但意思相信他还是会明白的!”

李勇笑道:“尤其是当毒气弹掌握在一个不讲理的对手手中时!”

周卫国微笑道:“没错!所以他要是想使用毒气弹,首先就要考虑到我们的报复!这样一来,自然大大减小了鬼子使用毒气弹的可能性!这也是一种平衡,叫‘恐怖平衡’!”

李勇点头道:“好办法!不过,你真要放了那日本女人?”

周卫国正色说:“那日本女人刚刚说她是慰安所的慰安妇,你知道慰安妇是什么意思吗?”

李勇说:“什么意思?”

周卫国鄙夷地说:“就是军妓!早在民国二十一年,鬼子在上海就指定了四个慰安所,里面的慰安妇就用来供他们的士兵发泄兽欲!刚开始,慰安妇还只是鬼子从他们自己国内招募的妓女和良家妇女。但后来,鬼子就开始抓我们中国妇女充当他们的慰安妇了!”

李勇愤然道:“这帮畜生!”

周卫国叹了口气,说:“这个日本女人其实也很可怜,所以我们也没必要为难她。不过,为防万一,我没在她面前说日本话,也装作听不懂日本话——我不能让鬼子知道我们中有人精通日语!”

李勇点了点头,说:“没错!跟鬼子斗,我们就是要万分小心!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周卫国的回答很简单:“休息!等着搬战利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