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二十六章

霍刚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二十六章

霍刚打开钟图良的手机,查看了电话薄,其中有三条分别写着“爸”、“妈”、“家”,这就是霍刚需要的了。手机还收到一条十分钟前发来的短信,发件人是“妈”,叫钟图良早点回家。不用再发了,钟图良再也回不去了。

霍刚狠狠揪了一下钟图良塞了布以后鼓起的脸蛋,钟图良吃痛迷糊着张开了眼睛。钟图良见自己被绑在凳子上,一个一脸冷酷的高个子男人站在身前,他又转头四处看了看,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钟图良恐惧地看着霍刚,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完全没用,只能从鼻腔里发出哼哼声。钟图良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霍刚,又不敢肯定,他打游戏太专注了,没太留意网吧内其他人。

霍刚办正事之前还不忘戏弄钟图良道:“你不是要到同学的新家去吗?怎么没去呢?这正好是我的新家,简陋一点,你只有委曲一下了。看到没有,不到同学新家玩就是这个后果,很严重,是不是?”钟图良这才反应过来霍刚就是网吧里的一个玩客。钟图良不知是抗议还是有话要说又费力地哼了几声。

霍刚亮出一把刀,在钟图良脖子上比划了几下,吓得钟图良尿都出来了。霍刚见他这么不经吓,于是皮笑肉不笑地道:“听话,不要闹,不要乱动,不然老子捅你一刀。”钟图良再也不敢哼哼了。

霍刚拿着钟图良的手机道:“想不想跟你爸妈通话。”钟图良微微点了点头。霍刚将电话簿翻到“爸”那条,道:“这是你爸的电话?”钟图良再次点头。霍刚本不必问这个问题,但他希望从孩子身上证实这“爸”绝对就是孩子父亲,不会是其他人。霍刚按了拨打键,等待着钟图良的父亲接电话。

“喂,幺儿,怎么还不回来呦?”“你是钟图良爸爸?”对方迟疑了一下,道:“对,我是,你是?”“钟先生,告诉你一个很不幸的消息,你儿子现在在我手上,如果你不想他有事的话明天拿一百万来换人。”对方一下子就傻了,竟然问了句很荒唐的话:“你是哪个?”霍刚笑道:“我是哪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儿子的命!”“千万不要伤害我儿子,有事好商量。”这时霍刚在电话中又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急切地问钟图良爸什么事,想必是钟图良妈了。当他爸告诉他妈儿子被绑架了,他妈顿时哭得一塌糊涂,抢过电话叫霍刚不要伤害她儿子。

霍刚最讨厌女人哭哭啼啼的,冷冷道:“让他爸听电话。”他爸的声音传来:“喂,我想跟我儿子通话,我要知道他没事。”还是男人冷静些。霍刚道:“通话就不必了,我可以让你听到他的声音,为了防止他吵闹,我在他嘴里塞了纱布,我只会抽出一半的纱布,让他跟你说两句。”霍刚说完抽出钟图良嘴里一大半纱布,钟图良哭着含糊不清地叫爸爸,基本上能听得出是钟图良的声音。霍刚很快又将纱布塞了进去,以防孩子有机会大叫。虽然其他住户都离得较远,但夜深人静,一声叫喊可以传很远,万一被人听到了,可能会引起怀疑。

霍刚对着电话道:“你听见了,你儿子没事。放心,只要你乖乖合作,他不会有事。明天我一拿到钱就放了他。”霍刚感到对方稍微松了口气。“我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能不能少点?”对方讨价还价霍刚早就料到了,他不吃这一套,冷冷道:“一百万保你儿子完好无损,你要想少也可以,少一万我就剁你儿子一根手指,少两万剁两根,手指剁完了剁脚趾,脚趾剁完了再割他的命根子,人我还是照样还给你,你看行不行?”霍刚语气生硬,没有丝毫商量余地。霍刚一边说一边用刀慢慢往钟图良肚子上刺,刺破了点皮,钟图良鼻腔中发出痛苦和惊恐的声音,电话那头当然听到了,他爸急道:“你在干什么?不要伤害我儿子!”霍刚不回话,仍将刀慢慢地往钟图良肚子里刺,血流了出来,浸湿了钟图良衣服,钟图良痛苦的鼻音更重了。

对方无奈只得道:“我尽量想办法,但银行一下子也取不了这么多钱呀,必须得预约,现在这么晚了也没法预约呀。”霍刚收起刀道:“一家银行取不了这么多,多找几家不就行了。我明天一定要见到钱,如果我见不到钱,你就再也见不到你儿子了。怎么取钱那是你的事,你只需要记住一点,如果你取钱成了问题,你儿子的命就成了问题!”

对方一阵沉默,霍刚道:“你们家在哪里?”对方吞吞吐吐地道:“在展览馆路。”“你开的什么车?车牌号是多少?”“奥迪,湘A00379。”“奥迪的哪个型号?”“A8。”霍刚庆幸自己没绑错对象,这家长拿一百万出来应该没问题,要是绑到个条件相对差些的能否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出一百万就很难说了。

“好,明天中午你带上钱,到时我会通知你去什么地方。我提醒你注意一点,最好不要报警,警察抓不到我,只要我发觉你报了警,你孩子就绝对没命了!你放心,你报没报警我到时绝对看得出来,大不了我钱不要了,一拍两散。”说完霍刚就挂了电话并关了机。霍刚用了两个“绝对”以提高自己说话的可信度和威慑力。其实不管他们报不报警孩子都肯定没命了,霍刚之所以让钟图良活到现在只是为了让他父母听到他的声音,安心一些,减小他们报警的可能。如果霍刚发现他父母报了警,霍刚会毫不犹豫地放弃这次行动。钱固然重要,但没有自己的安全重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霍刚不会在已惊动警方的情况下去拿钱,那样风险太大。霍刚认为自己给他们施加的压力够大了,他们报警的可能性不大。

钟图良听到他爸爸会用钱赎他,以为自己没事了,又发出了哼哼声。霍刚轻抚了一下钟图良头发,道:“看你爸爸多关心你,辛辛苦苦挣这么多钱都花在你身上了,以后别忘记了你的命值一百万哪!以后还敢不敢进网吧?”钟图良摇了摇头,霍刚拍了拍他脑袋道:“谅你也不敢。好好睡一觉,很快就可以解脱了。”

霍刚走到钟图良身后,突地抱住钟图良脑袋,用力一扭,就扭断了他脖子。可怜钟图良还没搞清怎么回事就做了糊涂小鬼,正如霍刚所说,他长眠了,彻底解脱了,不用再费神考虑再进不进网吧的问题了,不用再抵制网吧的诱惑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