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实体版》 第十章 10-7

卫悲回 收藏 6 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4/




就在我向鬼子狂热地扫射的时候,我们后方的榴弹炮群的齐射也刚好抵达战场,密集的炮火在我们前沿阵地两千米的范围内来回拉网,顿时把正在进攻的敌人召唤进死亡的厅堂。

我们的人终于把远程压制炮火召唤来了。

敌人被突如其来的炮火覆盖打蒙了,开始向后面四散奔逃着寻找安全的庇护点。

吴贲从不远处的堑壕里直起身体向敌人开火。很快,零星的幸存者开始追逐扫射的战斗。听到周围迅速增加的自动步枪和冲锋枪怒吼声,我的心里扬起一股暖流。

我还有战友,我们依然强大!敌人被我们打退了!

不断有敌人的士兵在子弹的追逐下栽倒。我的眼睛开始变得迷离,我感觉有热乎乎的眼泪从眼角滑落,我开始笑了,笑声越来越大。

终于,怀里的冲锋枪在发射完最后一颗子弹后安静地躺在我的臂弯里,战场逐渐安静下来。

我的手指还死死地扣着扳机,身体顶着堑壕。

吴贲在远处连喊我几声我才回过神来,他俯着堑壕一跳一跳地向我走来。吴贲再次负伤。我这时才发现我的腿还在不停地颤抖。

敌人又一次的进攻终于被我们艰难地击退了。

我搀着吴贲走向坑道深处连部的位置,吴贲的腿在刚才的战斗中再次被敌人弹片击中,需要包扎。走了半天我们才遇到一个战士,是郭永。郭永正拿着水壶喝水,看见我搀着一个伤员向连部走去,马上过来帮忙。

当我们走进连部的坑道里时,那里已经有七八个伤员躺在里面,卫生员忙碌着给伤员们包扎治疗。不知是哪位伤员正在角落里痛苦地呻吟着,卫生员在给他固定折断的小腿。坑道里散发着一股血腥味和消毒剂的气息。

把吴贲放在地上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筋疲力尽,背上的冲锋枪变得异常沉重。我费半天劲才把冲锋枪从身上摘下来,人立刻软软地靠在一个空弹药箱上。

“老卫,给。”郭永喝了一大口后把水壶递给我。

“老郭,打死几个?”我无力地问道,哆嗦着把剩下的几口水倒进喉咙里。

“操!没工夫记!”郭永边熟练地更换机枪枪管边说道。

连喝两大口后我终于恢复些力气。“咱排还剩几个人?”我抬头问道。

“排长、黄彪、我,还有卫生员和你。”

换好枪管的郭永扳着指头说道。

“就剩这几个人?”我麻木地问道。

“是!咱们排算剩人多的,一排二排已经拼光了。”郭永低声回答。

“卫生员,这里有个伤员。”我朝卫生员喊了一声。

“老卫,等几分钟。”卫生员在角落头也没回地应了一句。

徐少波留下的杂志还扔在一个空弹药箱上,杂志打开着,一个骚首弄姿的女模特冲我直乐。

美好的现代生活!

我厌恶地一脚踢翻了空弹药箱。

看着满地的伤员,我感到一阵苦涩。我们连应该撤下去休整,没有重型火器,只剩最后几个疲惫不堪的作战人员,坚持下去只是死光而已,对敌人已经造成不了什么打击。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坑道传来一阵恐怖的震动,接着坑道顶部开始扑簌簌往下面掉小石块和尘土,墙壁上的应急灯在不停地摇晃。

房间里的战士们顿时停止动作,卫生员惊恐地看着坑道顶部,刚才还在痛苦地呻吟的战士也停止出声了。

炮火覆盖?不,是敌人的燃料空气炸弹!

我腾地站起身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