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天六道 卷二 少年意气 第四章 当头棒喝 痴儿醒不醒?

365653454 收藏 0 0
导读:梵天六道 卷二 少年意气 第四章 当头棒喝 痴儿醒不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4/


这一日,方程夫妇抱着儿子方圆到纪府做客,纪长风、正陪着二人说话,谈话的内容自然是离不开方圆目前的身体状况,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门房来报:外面有一位道人求见,自称是将军的故交好友。


纪长风眉头微皱道:“道人?我怎么不记得有这样一位故交啊?——啊,”他猛然想起一个得道高人,曾经帮过他的大忙。只不过时隔三年,一时没有记起来。“莫不是孤云门的齐云大师?没错,定然是他。我认识的修道之人便只有他了”当下不敢怠慢,亲自起身往外迎去。


一声长笑从门外传来,一位童颜鹤发,仙风道骨的道人出现在面前,纪长风赶忙上前见礼:“道长,果然是您啊,多日不见,您还是那么容颜焕发,神采奕奕!”


“不过是一些修身养颜的地小道罢了,比不得将军心怀社稷,身系家国安危。听说最近又打了一场大胜仗,狠狠地挫了大迟铁骑的嚣张气焰。我明月国上下欢欣鼓舞,大呼畅快,连老道也忍不住为将军喝彩呀!”齐云老道望着纪长风笑道。


“道长缪攒了,都是将士们作战勇猛,百姓同仇敌忾。长风忝居其位,不敢自居其功。倒是道长您修行大道,神通广大。三年前与北方草原一战更是大展神威破了对方的巫门邪术。我军能反败为胜,道长功不可没啊!”三年前北方草原一战,齐云老道曾助纪长风一臂之力,是以他至今不忘。


“此小事一件,不值一提。”齐云老道微微稽首,表示谦逊。


“道长仙驾一向飘忽不定,今日怎么有空来我这将军府?”


“老道云游至此,顺便来拜访将军!”


“有劳道长挂念,长风不胜感激,道长里边请。”说完,纪长风便在前边引路,将齐云老道领进内堂。


方程夫妇见纪长风引着一个老道向内堂走来,虽然不知道这老道是什么身份,但看他一身仙风道骨,颇有出尘之意,况且纪长风亲自相迎,执礼甚恭,定然是有身份的人,两人连忙起身见礼。


老道眼睛望着二人,微微点头,目光扫过若曦怀中的孩子时,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诧异,随即恢复正常。


纪长风指着若曦道:“道长,容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内人的妹妹若曦,怀中所抱的是我的外甥,这位是她的丈夫方程。”又指着齐云对二人说道:“这位是孤云门的齐云道长,三年前曾在草原一战中施展玄门神通助我军打败大迟铁骑。道长乃是外高人,平日里难得一见啊。”


方程夫妇闻言再次向老道行礼,方程道:“三年前,程也曾听闻道长的事迹,只恨当时不在场,不能亲眼目睹道长的风采,今日有幸,一睹道长仙容!”


老道微笑着稽首还礼,双方寒暄一番,分宾主落座。齐云老道坐定之后忍不住又一次望了若曦怀中的孩子一眼,似乎颇感惊奇。


到底是女子心细如发,若曦见老道不止一次的望向怀中的方圆,心中一动,暗道:这位道长仙风道骨,一看就非常人,莫非他看出了什么?便试探地问道:“我见道长自打进来以后,几次望向我这孩儿,莫非道长看出了什么?”


齐云老道闻言神色一动,这女子好敏锐的目光!我不过多看了一眼,竟被她察觉了。当下望着若曦回答道:“实不相瞒,老道我却是从令郎身上看出了一些异常,是以心中好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闻听此言,方程忍不住心头大喜,这老道既然一眼能看出方圆的异常,说不定便有救治之法。他将目光望向纪长风,颇有些犹豫,虽然有心求这个老道替儿子治病,却又不知对方肯不肯,是以望向纪长风的目光中颇有些焦急。


纪长风也想到了这一点,只不过他身经百战,经历过无数风浪,遇事比方程要沉着冷静的多。他不慌不忙地问道:“道长果然目光如炬,我这甥儿确是身体不适。只是不知道长看出了什么?”


齐云老道微微一笑:“将军如此相问,莫不是在考我老道的眼力不成?那老道可就直言不讳了!”


“道长请说,相信道长法眼无差,定然不会看错!”纪长风开始故意给齐云戴高帽,他知道这老道神通广大,先用话将他套住,好让他不好推托,既然能看得出,自然也要用心救治。


老到手指着方圆道:“老道我观此子面色红润,呼吸悠长,据此可知,并非是身体有碍。反观其两眼大而无神,双眸漆黑如墨却略显呆滞,分明是元神受损,六识已闭,五感断绝的征兆。”


“元神受损?”纪长风三人闻言其声问道,他们不是修行之人,不了解所谓元神究竟是什么。


“也可以说是魂魄已残。”老道解释道,虽然魂魄与元神不是一回事,但也差不多,“六识即灵识,五感即听觉、视觉,嗅觉、触觉、味觉。五感六识断绝,意味着魂魄受到了极大的损伤!不是老道危言耸听,这孩子的情况极为不妙啊。”


“啊,魂魄受损?这怎么可能!这孩子子出生以来便一直不曾到过外面,难道还有人一生下来便魂魄不全的吗?”若曦不敢置信的惊疑道。


“此事却是颇为罕见,老道我活了这么久,也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怪异的事。不过,虽然我一双老眼混浊,却绝不会看错!”齐云老道一脸严肃的肯定道。


方程与妻子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异。毕竟一生下来便魂魄不全,这样的解释让他们难以接受。但如果不是这样,又如何解释发生在方圆身上的怪事呢?


他正犹疑不定,妻子若曦已经开口说道:“道长,小女子相信您所料定然不差!这两年我和拙夫请了无数名医,都束手无策,连病因都找不出来,为此我的眼泪都快流干了,本已陷入绝望,今日道长既然能看出小儿病因所在,便恳请你施展玄门妙手,救我儿一救,我和拙夫不胜感激!”说吧,双膝一曲,盈盈拜倒在地。悄悄用手一拉方程,方程微微一愣,也跟着跪在地上。


纪长风见状,也深深一揖:“还望道长垂怜,施以援手,纪某在此谢过了!”


齐云老道连忙站起身来,将方程夫妇二人扶起:“老道今日既然来到这里,便是有缘,怎会坐视不理。你们但管放心就是,我一定用心救治令郎,只是也用不着行如此大礼!”


方成夫妇忙道:“蒙道长慈悲,愿意救治我儿,这礼原是应该的。”


齐云老道向若曦点了点头,示意她将孩子抱过去,他用心观察着孩子。只见他双目低垂,半开半闭,似乎将睡未醒的样子,气息悠长,呼吸之间,似乎有一层淡淡的灵气环绕周身,凝聚不散,心中不由暗暗惊奇。忽然一眼瞥见方圆的脖子上系着的一根红色细绳的末端有一颗湛蓝色的珠子,他伸手将珠子从方圆怀中取出,细细观察起来。


从珠子入手的一霎那,齐云老道的脸色变幻不定,从惊奇到赞叹,最后变为一脸震撼!“水元珠!是水元珠!难道是他?这怎么可能?”老道嘴里不停的念叨,浑然忘却了身旁诸人。


“道长,道长,你怎么了?”见齐云老道子看到方圆脖子上的珠子,便一脸失魂落魄的表情,纪长风等人大为不解,便出声问道。


“没,没什么,老道只是看到这颗珠子,想起了一件师门旧事,一时失神而已。”只是脸上惊疑之色仍未退去,他望着若曦问道:“我可否问一句,这颗珠子是从哪里来的?”


虽然面上装作不经意的随口问起,实则内心颇为焦急。因为这颗蓝色的水元珠令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与他师门有着极大关系的人,这个人的存在本身便是他们孤云门的重大秘密,只有门中极为少数的人才知道。是以他必须问清楚。


见齐云老道问起这颗珠子的来历,若曦不以为意的道:“哦,那是我丈夫在城外捡来的,因为看起来很漂亮,我很喜欢,便一直带在身边。刚才我听见道长不停的念着什么‘水元珠’,莫非这珠子的名字就叫做水元珠?说起来这颗珠子倒也有些神奇的地方呢,”


若曦顿了一下,见齐云正注视着自己,听得很仔细。虽然不明白这个老道为什么会对一颗珠子有这么大的兴趣,但还是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的感觉对不对,或许是我的错觉也说不定。我总觉得这颗珠子仿佛有灵性,带在身上的时候似乎有一股清凉的感觉流遍全身,有一种很舒服,很安定的感觉,晚上睡觉也很踏实,睡得很香甜。我知道的就这些了。道长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方程又补充道:“捡到这颗珠子的那天我正在回家的路上,当时是夜里,天很黑,还下着小雨。我正在低头赶路,不经意间看到前面有一道微弱的蓝光,因为天很黑,有这么一点光便很容易注意到。我走到近前便发现这颗珠子,当时还掩埋在土里,只露出一角,蓝光便是从此发出。”


齐云老道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他已经从刚才的情绪中稳定下来,对三人说道:“你们很奇怪我刚刚看到这颗珠子的时候,那种惊讶和震撼的表情吧?”


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不是一颗普通的竹子,它叫‘水元珠’,与我们师门中历代相传的一个秘密有很大关联,所以我刚才才会那么失态。如方夫人所说,这颗珠子有灵性,不仅如此,它还有凝神镇魂之效,能锁住一个人的魂魄,使真灵不散。还有很多其他的妙用,我也不是很清楚。”


老道说着用手将‘水元珠’托起,默运玄功,一道淳厚的真元从丹田发出,涌入其中。


受到真元力的激发,原本淡蓝色的珠子发出幽深的蓝光,那蓝光浓稠的仿佛半透明的液体,缓慢的扩散,直到将整个房间完全覆盖,恰似一道湛蓝色的华丽水幕将房内的一切都笼入其中,那蓝光如水波一般起伏荡漾,身处其中的人不由目眩神迷。


蓝光越来越幽深,水元珠有如通灵活物,自动脱离齐云老道的手掌升到半空,并开始缓缓的旋转,四周的蓝光如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向悬于半空的水元珠涌去。吸收了蓝光的水元珠,颜色更加幽深,旋转的更急,吸收蓝光的速度也更快,犹如长鲸吸水一般,将粘稠如水的蓝光全部吸收。


此时,已经近于饱和的水元珠静静的悬在半空,吸收了更多蓝光,光芒反而变得暗淡,那幽暗的蓝光u佛深不见底,甚至连四周的光线都被吸入其中。


齐云老道双手连掐法决,大拇指向上由内而外推出,口中大喝一声‘疾!’。


水元珠仿佛被一股奇怪的力量推着向方圆头顶飞去,然后悬于其上缓缓的逆向转动,随着水元珠的旋转,刚刚被吸收的蓝光从方圆的头顶倾泻而下,将他的身体完全笼罩,一道道水蓝色的波光涌入他的身体,不断洗涤着他的四肢百骸,使他的全身变得近乎半透明的蓝色。


见此情景,齐云老道伸手按在方圆头顶,运起独门法决,真元如潮水般涌入方圆体内,在灵识的指引下向识海流去,到达识海以后,老道的灵识发现这里一片混乱,一道道凌乱的力量四处暴走,破坏着方圆的生机。一团蓝色的光芒紧紧的凝结在一起,抵御着四面冲击的乱流,老道知道那里面的就是方圆的魂魄真灵,一旦蓝光的防御被冲破,方圆的魂魄立时汇烟消云灭。


深吸一口气,老道双目圆睁,精光四射,现出丹田内一尊半尺高的银色元婴,这元婴乃一身元神修为的精华凝练而来,是他性命交修的本命真元,非同小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用,看来为了救方圆,老道很是下了老本。


这本命元婴一出,老道的真元更加强大,隐隐透出和元婴一样的银色光芒,将方圆识海中四面暴走的乱流压制住,并从中分出一股融入守护方圆魂魄周围的蓝色光芒中,得到这样一股强大外力的支援,加上先前水元珠释放出的水元之力,蓝光不断涨大,已经稳住了体内的乱流。此时,老道的灵识感觉到蓝光内的魂魄真灵竟然有了反应,开始主动地吸收体内一切元力,连老道的真元也一并吸收。


感觉到体内的真元快速流失,老道一咬牙,反而加紧了真元力的输出。丹田内的银色婴儿也立了起来,须发皆张,鼓起本命真元,一声如雷般的大喝,体内的婴儿双目圆睁,一股犹如实质的银色真元怒潮一班向方圆的体内涌去。


终于在老道本命真元的冲击之下,尤其是最后那一身大吼,以元神之力发出,振聋发聩,使得方圆的魂魄从沉睡中醒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