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三十一 谋定后动(1)

netflyhawk 收藏 1 8
导读:异时空-龙之重生 第二部 三十一 谋定后动(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15/


三十一 谋定后动(1)

曾国藩点了点头,走下讲台,端起水喝了起来。

王飞站到讲台上环目一扫,大厅里顿时安静下来。王飞道:“同志们,今天我们齐聚军事大学礼堂,听曾老总理为我们讲授历史知识和时事,让我们再一次为曾老总理的精到讲授报以热烈的掌声。”王飞带头鼓起掌来。

掌声骤起。曾国藩站起来,环环打了一圈拱。王飞续道:“在这里,我本来是不想说的,可是也被曾老总理勾起了谈兴,就顺便和大家谈一下我所掌握的情况吧。当然在座的当中可能有些人知道的比我还多,比我还详细。但还是由我来说一说吧。”

台下想起了一阵会意的笑声。虽说是一国之总统,可是王飞仍然保持了那种平易近人的本色,尤其是在和军队的将领们在一起的时候,更是如此。这些人,都是多年来一起厮杀滚打过来的,自是对王飞的这种说话方式见惯不惯。

“大家嘴上虽然不说,可是我明白,这些年来,咱们军队的同志可是受了不少的委屈呀。国家集中精力发展民生,夯实国家的工业基础,大兴教育,军队建设不免就有所冷落呀。可是我们军队的同志都是顾全大局的好同志,不仅体谅国家的难处,自觉的维护国家的战略实施,更是主动参加到我们国家的经济建设中去呀。这十多年来,我国经济基础基本夯实,国力增强,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我们军队发挥了不可磨灭的伟大作用,为我们国家的发展强大作出了伟大的贡献。”

“可是,我们在进步,世界上其他国家也在进步,比如我们的近邻,这个邻居,虽然德行不好,可是这个邻居我们搬不走呀。我们还没有移山倒海的本领呀。我看呀,这个邻居,不只现在搬不走,将来也搬不走,还是要和我们做邻居的。家有恶邻,家门难安呀。怎么办?”

“这个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是一个事关国计民生的大问题,是一个关系到我中华民族将来发展的一个大问题,说得严重点,如果不能正确的对待这个问题,有可能事关我们中华民族的危亡。我们可不要等闲视之呀。”

这话说得很重,尤其是从一个总统的嘴里说了出来,气氛骤然紧张了,各个将军都不由自主的将挺拔的腰杆挺得更直。双目中也射出了严峻的目光。王飞却突然笑了笑,抬起手来摇了摇,道:

“这里我有一封信,是我们新疆屯防军的一位同志写来的,我们一起来看一看。信很长,我就不全读了,只拣要紧的地方说一说。这位同志以为,鸡盆尼斯狼子野心,侵略成性,夺占我琉球之意早已昭然若揭。国家若纵容鸡盆尼斯人的狼子野心而不加制衡,则不止我琉球‘旦日不保矣’,连诸列强都以为中国好安而恶战,觊觎我华夏之心自会重起。唯今之计,只有先发制人、攻伐鸡盆尼斯。在信中,他还分析道,鸡盆尼斯篡夺琉球,本来就有违国际公理,一旦开战,我军为维护领土主权而战,师出有名,得道多助;鸡盆尼斯倒行逆施,侵略别国领土,失道寡助,在国际道义上它占不到任何便宜。若任由其在琉球篡夺不止,只有助长鸡盆尼斯人的侵略性,所谓贪心不足蛇吞象,鸡盆尼斯迟早会吞并朝鲜,威胁我东北关防。这里我插一句,江川之徒在朝鲜烧杀掠夺,制造事端,是有后台背景的。不要看到江川是什么布府的将军,他是反对鸡盆尼斯大皇的,其实他们蛇鼠一窝,狼狈为奸,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这只不过是打个前站而已。那为同志建议,不若乘其羽翼未丰,先发制之。他还提出了我们的出兵策略:在舆论上,先广暴鸡盆尼斯之罪恶,昭示天下,让世界各地的人民都认识鸡盆尼斯的丑恶嘴脸。然后起东北之人民军一部,出松花江,增强库页岛防御力量;北洋舰队一部出海参崴,增援库页岛之北洋舰队一分队。在东北给鸡盆尼斯以巨大的压力。另外他建议,目前我国在朝鲜的驻军,最好结束屯田,急速南下,立足于朝鲜海峡西侧,相机进攻九本本岛。而东海舰队,则由舟山、定海直取长崎,以攻其南。”

王飞放下信,呷了口水,继续道:“这是我们新疆屯防军的北疆军区刘友长军长来信。刘军长远在西域,信息不通,然高屋建瓴,深谋远虑,正与总参的分析不谋而合呀。”

“鸡盆尼斯明冶改新之后,实力膨胀,其实他们的所作所为,也正和了他们夜郎自大的本性呀。这些年来,我们韬光隐辉,致力于国内经济建设,他们就飘飘然自以为老子东亚第一了。这些年来,我们军兵不动,大力支援国内经济建设,他们就以为我们刀兵入库,马放南山了。这些年来,他们在朝鲜,在琉球胡作非为,看着我们从来不管,就以为我们一直不敢言声了,哪里有这样的好脾气呀?老虎不发威,还真以为就是病猫了?鸡盆尼斯算什么?不自量力。”

“同志们,我们不能掉以轻心呀。这鸡盆尼斯虽是区区岛国,人口不过千万,可是他们有常备陆军四十多万,加上三万海军,我给简单算了一下,他们是每四十个人里面就有一个兵。他们要干什么呀?鸡盆尼斯多大呀?有我们福建一个省大吗?我们有姑且认为有我们福建大,姑且认为我们每一个省都和福建一样大,这时比喻,自然,光我们一个新疆省,就能顶上十个鸡盆尼斯大。我们有三十一个省,四万万同胞,如果按照鸡盆尼斯这个军民比例,我大体算了一下,我们至少要有一千二百万军队,才和他们的军兵比例差不多。是不是同志们都下了一跳呀,一千二百万呀。当然我做这样比较的目的,是让大家想一想,鸡盆尼斯搞一支这样规模的军队到底是做什么。我们现在有一百七十万陆军,三十万海军,加上万余的空军,也就是二百万嘛。这二百万军队撒在我们一千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见不着嘛。”

“而且我们周边的局势不安宁呀。俄罗斯老毛子在东北和北面是被我们打怕了,不敢动手了,可是在新疆他们还不死心呀。新疆地处西域,与中原太远,民族情况也比较复杂,老毛子心里能不痒痒?那个阿古柏,要是没有老毛子的撑腰,他就敢在新疆边境上闹腾?我们的屯防军,新疆的也好,东北的也好,为稳定我国的边防,给边疆的老百姓维护一个安静生活的环境,创建和平稳定的家园,坐出了莫大的贡献呀。他们放下钢枪,拿起锄头,镐头,垦荒种田,半兵半农,扎根边疆,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十年二十年,而是一辈子的事呀。屯防军的许多干部战士,都三十好几了还没有成家呀。你说这动员了全国的力量,刚刚给他们成家了,娶了媳妇,生了孩子,一家子多热乎呀,生活多有奔头压。可这孩子都还不会走呢,阿古柏就来捣乱了。亏得了我们的屯防战士压,二话不说,扔下锄头扛起枪,把老婆孩子撇在一边,无怨无悔的和阿古柏的侵略军就干上了。这是什么精神?这时何等的英雄?同志们,杀敌一万,自损三千,阿古柏是暂时被打败退却了,可是我们伊犁的屯防军中也多了不少的孤儿寡母呀。”

“还有西藏,局面刚刚平稳,内部还没有进行土地改革,各个土司还在把持着当地的大政。还存在着许多不安定的因素。印度就不让我们安生了。自然,没有英国大本营的默许,就是给印度总督十个胆子,他也不敢露头。可是他们学乖了,英国人不出头了,鼓动印度的地方部族势力来向我们挑战,在藏南地带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的纠纷。哪里地处高原,地势复杂而险恶,我军才刚刚过去,连地形都还没有熟悉过来,局面很是被动呀。主要也是靠了当地的藏族同胞,才暂时取了一个相对的平衡。可是不太平呀,情报机关的情报表明,英国人,正在和一些落架的藏族贵族们勾结压。西藏这个地方情况特殊,传统上又是佛教区域,要提防英国人利用宗教势力在西藏兴风作浪呀。”

“再者安南。安南也是我们属国呀,金朝末期,朝政衰微,势力消退。法国人就占据了安南南部。共和国建立之后,先是平定内乱,后是发展经济,一时腾不出手来呀,法国人在安南已经坐大喽,整个中南半岛,几乎都成了他们的势力范围呀。这些年来,安南王也是频频向我们告急,要稳定南疆,中法之间,将来必然还有一战呀。还有暹逻,英国人早就把手伸进去了。这些可都是在我们的家门口呀。”

“所有这些都牵扯了我们极大的精力,也成了我们周边最大的不安定因素。可是,这些并不能成为我们在琉球问题上沉默不言的理由。”

“我知道在座的各位对国家以往在琉球问题上的沉默态度颇有非词,也有许多的同志一遍一遍的上书总参,上书国防部。还有的同志直接上书给我,要求惩治那些不作为的蠹虫。在这里我告诉大家,你们有的人冤枉他们了,不是他们不理,甚至他们比你们还急,可是都让我给压下了。他们是默默的给我承担了骂名呀。”

“我王飞侥幸做到了这个位置,一直以振兴中华,富国强民为己任。之所以压下,不是因为我王飞懦弱无能,而是事有轻重缓急。也是在耐心等待一个一战而一劳永逸的机会。真论起来,我王飞比谁都急,还是曾老总理高瞻远瞩,耐心的给我提了个好的建议,我才能静下心来,冷眼看待这些事情。深切思考这里面的利害关系。中华民族是一个爱好和平的民族,但是我们爱好的和平并不是以委曲求全为代价得来的。古诗有云,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以而为之。我王飞不是圣人,也不会到了不得已的时候才动用刀兵。我必须为我们的人民负责呀,必须为我们的国家负责呀。还有我们的战士,那都是一个个勇敢的英雄士兵呀,我们不能轻率的就把他们放在危险之中。可是,这次,这次不同了。这就是一个机会,机会就在我们面前,我们,不能任由这个时机白白溜走。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为我们中华民族,为我们的子孙后代,也为了那千千万万遭受苦难的人们,”

说到这里,王飞突然沉默了。在他的脑海里,一副副悲惨的图像快速闪回。那时中华民族遭受的怎样的苦难呀。历史决不能重演。历史给了他这个机会,那么就让那上辈子的仇在这里报吧。沉默良久,王飞方道:“为了我们的兄弟姊妹们,我们一定要排除万难,下定决心,坚决的、好不妥协的、义不容辞的打好这一仗。打出一个百年平安无事的环境,打出我们中华好儿郎的铁骨铮铮,打出我们华夏民族的千秋雄风。让我们用这一仗向世人宣告,中国,已经不再是以前那任人宰割的积弱之邦了;中国的政府,也不是以前那种让人打到门口只能逃跑的孬包了,中国人民,在我们中华共和国建立的时候,就已经挺直了腰杆,站起来了。”

掌声骤起,响彻全场,久经战阵的将军们顿时热血沸腾起来。他们已经从王飞的话语中嗅到了杀伐之气,中华民族的战鼓已经在王飞的的演说之时就咚咚咚的擂起来了,中国的战车,已经发动了马达,中华之剑,已经抽出了剑鞘,高高举起,直刺前方。将军们的眼中,已经看到了车辚辚,马萧萧,已经看到了迎风漫卷的火红战旗,以及那迷离的战场硝烟。

待掌声停歇,王飞道:“当然,今天我们这个会议主要是一个时事学习会议,不谈国家之大事,只是表达我的一个想法。可是,在座的诸位,回去以后都要好好想一想,我们,作为划时代的中国军人,怎么办!散会。”

会后,许大鹏接到了总统办公室的通知,连忙去见王飞去了。

到了才知道,一同来的,还有霍山,刘铭传,聂士成,王宝坤和左宝贵几人。这些都是素日里极熟的,也都是他的老首长,许大鹏一一行礼。

左宝贵道:“奶奶的,你这个小崽子,就这么不长良心?一瞥这么多年,不叫你,你就不会来走走?怎地还是这么死笨?”顺手擂了他一拳。

许大鹏胸口一挺,道:“队长,我想死你了,各位首长,我,真想你们呀。”热泪不知不觉中涌出了眼眶。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