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莲寺出品]追忆似水流年

白发方丈 收藏 71 544
导读:[红莲寺出品]追忆似水流年



不知道,悄无指望的喜欢了一个女孩子十五年会不会很傻。但时至今日想起她,心里依旧情不自禁的泛起点点涟漪,微酸含甜的滋味涌上来,嘴角边带着丝丝微笑,仰望蓝天白云,轻叹时光如水,韶华不再回来… …




(一)




初春的早晨,微寒料峭。我跟随在父亲身后走进小城小学,联系转学上课事宜。父亲去校长那里办手续,留我独自呆在老师们空荡荡的办公室。窗外操场上传来大家跑早操的口号声,我百无聊赖的坐在火炉旁,辨别炉桶上斑驳的粉笔字痕迹。他们跑完操的时候,父亲拿着一纸接收信回来,告诉我该去四年级一班报到,就匆匆离去。




走进四一班教室,喧闹的声音一下消失,同学们都惊讶得注视着我这个陌生的闯入者。我旁若无人的走到第五排靠窗的那个空位,把书包扔在课桌上,坐在里面的小女孩怯生生的小声说了句:“这位子有人。”她的小脸红红的,眼神儿中流露出惊吓、纯净和友善。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十一岁。




按照惯例我被安排到教室的最后面,和一群所谓的差生为伍。自习课上,抬起头悄悄观察周围新鲜的环境和里面的同学,目光总会自然而然落在她的背影,也自然而然的知道了她的名字,吕轶,很好听的字眼儿。




记忆中的小学时光,似乎总停留在秋日,校园四周高大的白杨树飘落片片黄叶,操场上同学们竭力喊叫、嬉闹的声响恍恍惚惚重现耳边,人群里她的身影模模糊糊,仿佛很清晰,看得见含羞的笑靥,又飘离不可分辨。六年级时一天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上,已经坐到前排的我忽然向老师提出要换座位,忘掉当时用了什么理由,只记得大家都很惊异。抱着书包站在讲台前等待踌躇的班主任重新调整座位时,看见她也抬头望着我,发觉后慌忙低下头。当班主任终于下定决心把我调到她身边时,心里忽的很轻松,仿佛完成了一个牵挂很久的心愿。




那一年我们做了同桌,互相间彬彬有礼,不像别的男生和女生坐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悄悄话,吵不完的糊涂账。她其实是很爱聊天的,每每瞅见老师不跟堂便转过头和后面的两个同学说话。故作正经的我虽然不曾也加入到他们的谈话圈子里去,耳朵却在捕捉传过的只言片语,也正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每到冬天她的嘴唇就会发紫;当她和后面那个崔姓男生聊得很投机忘情时,会很严肃的警告他们不要再聊天,因为年少的我心里面已经早早的被嫉妒折磨着。




毕业那年,同学们间流行互赠自己的一寸黑白小照片,当然只限于和要好的同性伙伴,偶尔有女生给男生送自己的照片,一旁无聊的我们都会起哄,但那几天还是有勇敢的骑士向漂亮的女公主们讨要。因此当听有同伴抱怨吕轶给谁都不肯给照片时,我该是多么的快活啊。




一天中午上学后,她却很自然的给了我她自己的照片,被突如其来的幸福击中的我呐呐接过来,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把自己的照片回赠没有,只记住晚上把着她的照片看了又看,照片里的她梳着马尾辫,头微微歪着,表情是如此可爱。




那夜我睡得很晚。




她送的那张小照片被我珍重的夹在一个很精美的小塑胶笔记本的扉页里,笔记本里还抄录了一首小诗:“千万个女孩齐步踏过,不及你悄悄走来… …”遗憾的是,在初二那年贴身收藏的笔记本连同照片一起遗失,再也寻不到踪迹。




(二)




小城很小,初中我们又是在一起,不过我在楼上,她在楼下。课间趴在楼梯向下望偶尔也能看见她,放学时人流里也曾邂逅,年少羞涩的我依旧保持漠然,一本正经得匆匆走开,事实上却为每一次的见面而期待,为每次她注视我的目光而雀跃。




升入高中后,我和她分到一个班,她坐在教室前排,而我依旧待在角落里,每每抬头望见她削瘦的背影心里面就像完成一件应尽的义务,早晚上课前也会不由自主找寻她的身影,看到她踏着铃声狼狈跑来才会安心。哦,她习惯迟到,不到铃声响起前是不肯到学校的。




有一次考试后按照成绩调整座位,她排在中等。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暮色沉沉的傍晚,如百合花般可爱的她在门外等待时的委屈和惶恐,那张带着眼泪的苍白小脸日后无数次出现在我的梦境里,扰乱心绪,望着漆黑无星的夜空无法入睡… …




高二那年要分文理科,我选择所擅长的文科,而她和大多数人一样选择理科。分班前的下午,她传纸条想和我再坐一回同桌,可恨她的同桌死活不肯换,一会儿也不同意。两个人,满含无奈的望着对方,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流淌在混乱吵闹的黄昏教室里,窗外,天高云淡。




至今我都收藏着她给我的两张小纸条。一张是在下雪天的中午,正当我要回家时,她喊住我羞涩的笑了笑,给我叠好的纸条,告诉我要回去再看。激动地我在半路上就迫不及待打开,一目十行的读过去,里面只是写了些关于学习的话,写到自己最喜欢在语文课上听阎老师读我写的作文,还问我如何写好作文之类的。那时候语文老师比较注重培养学生的写作能力,我的作文很被他看重,几次当堂朗读。一次她主动给我看自己的作文,央求我替她修改修改,那篇文章她写自己的爷爷,写得很用心也很动情,虽然我只是简单的改了几个错别字,修改了病句,但知道那篇文章被老师给了高分后,还是很为她感到高兴,也觉得自己没有辜负人家。




另一张是高三圣诞节前,她托人送来祝福新年的。我把两张纸条按照纹路小心翼翼的叠好,放在钱包里,后来紧张枯燥的复习冲刺日子里,打开重新一字一句的读一读就成为我的寄托和,慰藉。读的次数多了,外面的小信封都开了缝,愈发珍贵。




那一年,我们都是青春年少的十八岁呵。



(三)



2003年的情人节之后我们先后考到西北一所著名的师范大学里,又一次做了校友。也许因为她的专业是浪漫的俄语,而我却是刻板严肃的法学,始终有无法言喻的疏离感存在于两颗心之间,并肩走在浓密的梧桐树荫里,肩膀偶尔相碰又迅即离开... ...


有一次她若有所思地抄录诗人顾城的《远和近》:"你,一会看我,一会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给我看。聪慧的人,敏感的心,一切似乎都已经将要结束,彼此心知肚明对方的心意,奈何造化弄人,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从此萧郎是故人"。欢声笑语打闹调侃始终无法拉近两个人之间似乎是天堑般固执存在的疏离感,须臾迷醉后总是包含沧桑的一声长叹…



终于,在2007年的钟声即将敲响的时候,她背起行囊远赴乌克兰攻读法律专业。法律专业,亲爱的人啊,当你轻皱眉头读那些枯燥乏味的法律术语时,可曾若有所思地想到留在故乡的我,你的少年伙伴?



又是雪后,纷纷洒洒的雪花掩盖了往昔,漫步在我们曾经一起嬉闹玩耍的校园,望着眼前虽然变模样但旧日情致依然模糊可辨的种种,心里浮出忧伤情绪,暗自伤怀。



别了,我的伙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