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十二章缘断情未了 九十三

赵启杰 收藏 1 4
导读:别叫我老大 第十二章缘断情未了 九十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李克与小马的婚礼简单而又热闹。鲁兵在很短的时间内,为他们列出了很详尽的计划,几个战友各负其责,所以,婚礼这天忙而不乱,很周到很圆满。在送走了所有的客人后,李克和小马半躺在床上,依偎在一起相视一笑。小马幸福地对李克说:“总算忙过去了,要不是老大他们几个,真不知怎么办。你看你家的亲戚,一个个高高在上的,手都不伸一下。”

“那你平时还说我们是酒肉朋友呢!现在明白什么叫朋友了吗?关键的时候顶得上……”李克对小马说,“其实别看我们几个性格都不一样,但也有共同点,都很讲义气。”

“得了,看又把你神的!”小马抚摸着李克,“以后呀,等我们有了钱,我们就先买房子,哪怕买个二手房也行,这么高的租金,都快够偿还贷款的利息了。”

“不要急,我会让你住上新房的,再苦个几年,钱攒多一点儿,还怕买不到房子吗?”李克说。

“嗯,加上这次收的红包,我们快有十万了吗?要是以前呀,存到银行里,一年少说也有一万元的利息,现在也不保值了,利率还这么低,那点利息还赶不上物价上涨呢!”

“是呀,所以,现在存钱也没有多大的意思,等以后有机会,我们就搞点投资,可干什么好呢?我们赔不起呀。”

“那倒是,还是存在银行安稳,我们这点钱可经不起折腾。”小马说,“我们俩都没有正式工作,将来咱再有了小孩,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全靠这点钱了。”

“好了,这事以后再说,我们休息吧,累了一天了。”李克说,“我关灯了啊!”

“嗯”小马说,“过几天,你把你这帮哥们请到咱家来吃饭吧,今天他们忙了一天,饭都没有吃好,我亲自做几个菜,你再带两瓶酒回来,就在家吃顿饭,又实惠又省钱。”

“那么多不好,在饭店请一顿得了,还不用洗碗。”李克边脱衣服边回答道。

“我高兴洗碗!以后没有我的批准,不许你到饭店去!”小马拧着李克的耳朵说。

“好,好,听你的。”李克说着,一翻身压到小马身上,手上动作起来。小马半推半就,娇滴滴地说道:“哟,还说累呢,你这个坏蛋,这会儿却像牛一样有劲!哎哟,轻点儿……”


从李克家回来,任柯躺在床上,心中感慨了一番,越想越感觉没劲。本来自己也许比李克要先结婚呢,现在却鸡飞蛋打,在朋友们面前没有一点面子。好在在部队的时间不长了,船到码头车到站了,现在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转业回地方赚钱,赚大钱。妈的,有钱才是大爷!我非找一个比你蓝萍强的不可!

“任柯,睡了?”鲁兵见任柯一言不发,以为是酒多了,“没喝多吧?”

“没有。”任柯说。

“要不要再抽支烟?”

“抽一支就抽一支!”任柯坐起来,披上衣服,接过鲁兵甩过来的香烟,“怎么,你也睡不着呀?”

“嗯,熬夜习惯了。”鲁兵点上火,吸了一口烟,望着墙上的影子,“唉,你还记得我们在新兵连的时候吧?那时我们还不认识,第一次背包还是你教我打的呢!”

“嗯。我们那批兵比你们早了十几天,我学得早,呵呵。”提起过去,任柯来了精神,“那时真有点傻得可爱,刚到部队的时候,什么都不懂。”

“是呀,什么都不懂,一起入伍的同学也被打散到各个分队,脑子里除了训练就是想家。”鲁兵说,“唉,没想到一晃在部队就呆了十一二年了,回到家时间一长,竟又想着部队了,人真是个怪物。”

“我也有同感。”任柯说,“过去很要好的朋友,现在聚会在一起也没有多少话说了,而且基本上都拖家带口,除节假日,也找不到人玩。这时候呀,我就特别想回来,说实话,我对部队并不依恋,但总感觉离开你们几个,酒喝着也没有劲,干什么也提不起兴趣来。”

“嗯,确实是这样。我的表弟与我同龄,自小我们俩就很好。我出来当兵的时候,他就结婚了,有一次回家探亲去找他玩,他儿子个头快赶上我高了,开口叫了我声‘伯伯’,我当时感觉特别别扭,半天没回过神来,呵呵 。”鲁兵摇了摇说,“家里青年一到法定的结婚年龄,有对象的基本都结婚了。”

“这有什么?我们要是不出来当兵,还不一个鸟样?守着老婆孩子热炕头过日子呗!”任柯说,“虽然我们现在是个大头兵,但至少我们回地方不一样了,也不用羡慕他们。”

“你说得对。其实,结婚早了也没有意思。”鲁兵说,“至少我们现在生活得比他们有质量些。我觉着,人有时候不能总往上看齐,还在往下看看。‘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当扔’嘛!关键是要看怎么比。”

“老大,”任柯情绪似乎很不错,“其实,我们弟兄比一个娘的还亲,我一直把你当做自己的哥哥来看的,说真的,我一直都很佩服你。你要是有什么话,应该对我说。”

“我知道。”

“嗯。”

“我也没有把你们当外人看过呀,我有什么心事也没有隐瞒过你们呀?”鲁兵说。

“我知道你和蓝萍的关系不错,不过,我们毕竟才是哥们,我们的关系总要比她近多了吧?”

“那倒是。”

“老大,你说实话,在她没有背叛我之前,你知道些什么吧?”任柯问。

“我什么也不知道,真的。”鲁兵没想到任柯又把话题扯到这方面来,一脸无辜地回答。

“算了,不说了。睡觉。”任柯把衣服脱下,盖在被子上,钻进了被筒里,便不再言语。鲁兵也不知再说点什么好,也一声不响地躺下,随后关上了灯。两人躺在被窝里,各自想着自己的心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