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六十四章

巴渝 收藏 6 31
导读:军人之后 第一章 第六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06/


第六十四章


江海洋他们警戒组撤回营地后,就接到团司令部命令,向大凉山与小凉山的结合部进发,完成为期一周的重要训练科目:八五加农炮反坦克群直接瞄准射击训练。

三营告别了大部队,朝着大凉山纵深处开进。当天下午部队开进了一个小山村,这里相对地势平坦,利于八五加农炮反坦克直接瞄准训练。

到达目的地后,李副教导员带着几个随从,问明村长的家就钻了进去,没得两分钟就“落荒而逃”,走出屋后老远就朝下车待命的部队摇手。

他向营长教导员通报了情况后,营首长们经过简单商量后,决定露营。营长转身对江海洋说道:“命令各连,就地宿营,加强岗哨。”

各连接到命令后,开始行动起来,以班为单位安营扎寨。无线班因要与各连保持联络,故然紧靠营首长搭起帐篷。江海洋叫战士们把稻地里的稻草拖来铺在地上,铺得厚厚的,躺在上面还很舒服,李副教导员也挤了进来占领了一席之地。

江海洋帮他铺好床位,掏出香烟来递给他一支问道:“李副教导员,啷个我们不住民房呢?”

李副教导员点上烟,美美的抽了一大口才慢吞吞的说道:“哎,别提了。我也是农村娃出身,那屋里脏得连我都不敢住,那气味更是混浊,让人呼吸都有些困难。再说了,这里是少数民族地区,有些民族政策我们也搞不懂。只好在这儿‘天当被,地当床’啰!”说完举起双手用力伸了一个懒腰,感觉很舒服,这才悄悄对江海洋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彝族是一个无床民族。”

“啊!”江海洋感到十分惊诧,显得少见多怪。

坐在一旁的朱冲锋耳尖,他听到后大二划之的冲口而出:“那要是他们两口子的话,啷个睡觉呢?”

听到这样的问话,一向思维敏捷出口成章妙语连珠的李副教导员都目瞪口呆了,好一阵才说:“我又不是彝族,你问我,我问谁去。真是一个傻瓜的提问,有时让十个聪明人都难以回答。”

“你这个问题,很好回答,只有等倒我们两个脱下军装后,到彝族地区来采风不就一清二楚了唛。”江海洋笑着对朱冲锋说,接着又玩笑的加了一句:“假如阁下愿意,不妨退伍后找一个彝族姑娘私定终身,那不一切疑问都迎刃而解了吗。”

“哈哈哈!”全班战士听了后都笑了起来。这是野营来战友们的第一次笑声。


三营紧张训练的时间才过半就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务必于命令的当天晚十八时赶到大凉山下的邛海边集结待命。部队于是匆匆拔寨而行,朝着指定位置急驶而去。

部队被安顿在军分区附近驻扎,晚饭由军分区机关食堂安排,营部当官的和各连排以上干部,被军分区首长请去吃大餐去了,饭后顺便召开军事会议。部队则按营部,七八九连顺序开晚饭,每十五分钟一轮。

营部队伍则由值日班长江海洋带队进餐,由于没有当官的“坐镇”,队伍有些乱套,给人以群龙无首的感觉。营部指挥排几乎是冲锋般的冲进机关食堂,饥饿让战士们的情绪多少有些冲动。大圆桌上摆着的饭菜热气腾腾,勾起了大家强烈的食欲。由于是第一轮开饭部队,而且时间只有十五分钟,几乎用不着江海洋下令,战士们便奋勇当先的投入了战斗。

食堂里一角,还有两桌男女军人在一边吃一边谈笑风生,根本没把这群军容不整的饿汉们放在眼里。

“起开!起开!让我们坐下来吃。你们也吃得差不了,靠边站。”侦察班副班长孙德胜一手端着饭菜,一手端碗菜汤对那两桌的男女兵吆喝道,他的身后站着一帮全副武装没有坐位的侦察兵。

“凭什么让你!哥们姐们,甭理他。”对方最先说话的也是一个“京腔”。

“就凭我们是从山上下来的老大哥!”梁虹雄纠纠的一下站起来朝对方吼道,他帮了一把一时还在思考如何对付老乡的孙德胜。

“嗬!还老大哥,就凭你们这副吃像,在大街上都难找。还老大哥,别丢人现眼了。”“京腔”继续玩幽默,引来男女兵的嘻笑声。

“你小子欠揍!”孙德胜气的差点把汤碗摔地,脸红脖子粗的对京城老乡骂道。

“对!把那小子拉出来揍一顿。”说这话的是朱冲锋,他生怕事情搞不大,“唯恐天下不乱”的大声煽动道。

双方都是箭在玄上一触即发的态势,虽然还没到大打出手的时候,几个胆小怕事的女兵就仓慌的站起来躲在“京腔”的身后,那场景就跟共军侦察兵攻进敌军司令部一样,几个“花瓶”似的机要话务员慌张的藏在当官的身后。

“你们以为他就是你们的护花使者和保护神唢?我一拳就能打他个鼻青脸肿,成个‘北京大熊猫’,信不信?”梁虹轻蔑的对女兵们说道。

对方一个穿“四个兜”的终于无法忍受这种威胁与挑衅,站了起来盛气凌人的问道:“你们是那一部分的?!”

“我们是搜索队!”江海洋故意学着电影《奇袭》里面的台词回答说。

他这样一回答,引来大伙的笑声,那几个女兵也跟着“咯咯”笑起来,其中一个大胆的女兵还跟接暗号似的对答道:“搜索队,搜索队,打起仗来往后退。”

双方都发出一阵笑声,对立的情绪似乎有所缓解。

这时爱出风头的梁虹打着官腔反问道:“你们又是那一部分的?”

“我们是军宣传队的!”“四个兜”理直气壮的回答道。

“哟呵!感情是来劳军的。”孙得胜满不在乎的说,气的“四个兜”差点跳起来。

江海洋因为是值日班长,想把刚才的火药味尽量转化为和平气氛,主要原因是他意识到大战当前,就因吃饭争位置这屁大一点事和友军发生摸擦,一是有损我堂堂炮兵的形象,二是被当官知道后肯定没有好果吃,三是军宣传队好歹也是夏晓雯呆过的单位,当然要网开一面啰。于是上前一步对“四个兜”说道:“我们是军炮团三营部指挥排的,真是大水冲到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

“哎呀,真是梁山好汉不打不相识,得罪,得罪。我听李处长讲起过你们曾救过我们宣传队几个女兵。”“四个兜”连忙主动握着江海洋的手说。

“对,有这回事,就是我和他。”江海洋把朱冲锋拉到身边对“四个兜”说。

“有眼不识泰山,我真得代表我的未婚妻夏晓雯好好感谢你俩。”

“什么?夏晓雯是你未婚妻?”朱冲锋比江海洋还沉不住气,不相信的瞪着眼睛追问道。

“是啊,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吗?长话短说,没想到她调到《战旗》文工团两年后,我又从军区机关来到你们军挂职。她经常对我谈起西湖演出落水事件,还交代要我打听一个人……”

“我怎么称呼你?”江海洋打断了他的话问道。

“我姓王,叫我王干事好了。”

江海洋端详了一眼王干事,感觉他也是一表人才,风流倜儅,与己相差无几,只是比自己身上多了一种当官的霸气。于是有点妒忌的对他说:“祝你和夏晓雯幸福!”然后看了一下手表转身朝队伍大声发号司令:“抓紧时间吃饭!还有十分钟。”

一场争“位”风波的闹剧,以戏剧性的化干戈为玉帛的结果而告结束。然而王干事带来的信息,让江海洋沉思良久。结论是:女人真的善变。不过他也责怪自己,应当承担一部分“变”的责任,但自己的苦衷在那时是没法向夏晓雯解释清楚的。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