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74/




“哦,我没有什么意见。只是明天抵达的设备需要咱们连派一个班的战士配合。”

郝参谋苦笑着说道。

“那就让二排出一个班跟着你的人。”

连长一挥手说道。

看大家都没有什么意见,指导员站起来,来到悬挂在墙上的连部阵地部署图前,指着画着密密麻麻红圈的部位对大家说道:“大家应该有清楚的认识,我们师的防御地段很有可能被敌人作为突破的重点,不仅是因为通过我们这里到达敌人被围部队的距离最近,而且这一带公路网密度较高,比较适合敌人机械化部队穿插突破。所以现在任何人都不能有侥幸心理,认为敌人不会把这片地域当做突击重点地段。很有可能我们将在这里与敌人有一场不死不休的约会。怕死的人就早点说,趁早要求调后面去,别到打起来的时候再想心思逃跑。到那时,如果哪位给咱们连丢脸,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执行战场纪律!”

“连长,咱们的阵地只能配合一连作战。一连长那边怎么说?这两个连的结合部可容易出问题啊!”一排长起身说道。

“操!别提了。一连长昨天在团部开会的时候尽损咱们,本来想好好争取奖励,结果老子在会上成了反面典型。”

连长气呼呼地点着一根烟。

“他们一连懂不懂步坦协同?操!动作那么慢,装甲兵都在骂。要不是我们动作快,鬼子有那么容易被端掉?这一次阵地布防,他一连不就仗着个什么破信息协同的口号把主防阵地给拿去了。”二排长站起来大声抱怨道。

“大家不要激动,仗,有的你们打,咱们不在乎这一场两场的。到时候,他们自然会找咱们援助的。”

指导员见气氛不对,赶忙起来和稀泥。

“好了,今天会就开到这里。大家赶快回各自的阵地再勘察一下。敌人留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连长这时站起来下逐客令。

“注意隐蔽!”

战士小孙在坑道口向还在外面施工的战士们高声喊道。

十几个还在外面堑壕里作业的战士们慌不择路地一窝蜂跑进坑道里。这几天鬼子已经朝我们营的阵地发动了好几次炮火急促射,虽然鬼子炮火准头好像没有几天前那么好,但这些没有战争经验的新兵里又出现伤亡,现在战士们都愈发地紧张。

正在坑道里指挥作业的老柳和我闻声出来,当他看见敌人的火箭炮急促射目标是距离我们还有两公里远的右前方公路两侧的一连阵地,气得高声大骂起来:“慌张什么!敌人是向那边炮击。怎么连敌人炮弹落点都不会判断?我白教你们了?”

在一边站着的小孙脸上挂不住,低着头混进战士们中间重新回到外面继续施工。

下午团部的信息战指挥分队参谋抵达我们营的阵地,郝参谋陪着他们忙碌地检查核对战场地形数据,分划坐标。营部电子对抗分队的人都跟着到各连队阵地了解情况。江垒也在里面。

旁边还在劳动的指战员们不时好奇地转到他们身边看看。连长把来起哄的战士们一个个撵走。

分划阵地坐标的工作进行了两个小时,指导员也陪着他们转遍了我们连的阵地。

我抽空上前看了看,江垒干得还不错,激光测距仪和军用笔记本里的地理信息系统都已经用得非常熟练。

又是三天过去了,整天地挖坑道却没有战斗可以参加,战士们怨声载道。已经出现病号了,伤风的,高烧的,把连医务部的同志们给忙坏了。一排有个战士最后发现是肺炎,连带还传染了两个,全部被送到后勤医院去了。还没开打就躺下三个,一排长的脸色这几天都很不好。也难怪,咱们是以预备役士兵为骨干组成的部队,士兵们普遍身体素质都很差。

这天轮到我指挥排里的战士继续挖掘坑道,从早上开始我们已经忙碌了十多个小时,大家已经疲劳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