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九章 连环 连环(一)

royf22 收藏 33 377
导读:特战先驱 第二十九章 连环 连环(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竹下俊冷冷地看着眼前这个外表有些狼狈,穿着八路军军服,自称是“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政委”的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老实说,他真的不太相信眼前这人就是现在虎头山八路军的二号人物!尤其当他的脑海中浮现出镇定地死在自己面前的那个名叫李勇的虎头山八路军前二号人物形象的时候。

近卫文和宫本茂显然也不相信,所以他们问出了同一个问题:“你说你是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政委,那么你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

张仁杰终于松了口气,眼前这三位日军军官中竟然有两位同时向自己问出了同一个问题,而且用的还是中文!既然他们都懂中文,那就好办了。至少不需要为交流过程中可能出现的理解偏差而担心。不过在听清楚了这两人的问题之后,张仁杰顿时紧张了起来,是啊,如何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要知道,国民政府根本就不承认像独立团这种八路军部队的番号,所以自己身上军政部的委任状、军衔领章以及军官服自然无从谈起,而唯一一样比较符合自己身份的东西——自己的配枪,也早在逃出虎头山之前就被收缴了!他又如何证明自己的身份?当日本人杀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说那人是“共党分子”;可真正的“共党分子”想投降时,却又必须首先证明自己的身份!

张仁杰心中突然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见张仁杰半天不说话,近卫文不由皱了皱眉,说:“如果你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那么,你将被作为间谍处以绞刑!”

近卫文的确有些恼火。刚接到部下汇报说抓住了虎头山八路军的政委时,近卫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的运气不会这么好吧?刚除掉一个虎头山八路军的政委(近卫文一点也不觉得将李勇之死归为自己的功劳有什么不妥,反正损兵折将的竹下俊也没心情和自己争功)不过三个月,竟然又活捉了一个政委!所以近卫文几乎是在接到汇报后立刻就赶到了宪兵队。可看到张仁杰本人之后,近卫文就开始有些怀疑他的身份了。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那么大名鼎鼎的一支部队,它的二号人物怎么看来看去都没有军官应有的那种气质,反而显得有些猥琐?近卫文已经打定主意,如果眼前这个八路军军官不能给出很好的解释,自己将毫不犹豫地将他送上绞刑架!

竹下俊突然开口问道:“周卫国还好吗?”

张仁杰正要如实说出周卫国已病倒,突然发现,当竹下俊提到“周卫国”三字时,其他两个日本人眼中立刻就流露出炽烈的眼神,张仁杰立刻明白,自己的价值就在于周卫国的存在!所以张仁杰话到嘴边,就变成了:“他很好!”

竹下俊微微颔首,不置可否。

张仁杰犹豫了一会儿,大着胆子说道:“由于走得比较匆忙,我无法提供你们所需要的证据!但是,我可以用足够多的情报来证明自己的身份!”

宫本茂脸上不由露出了微笑,特高课出身的他最喜欢的就是和情报打交道!

宫本茂就这样微笑着说道:“那么,这位政委先生……”

张仁杰有些不快地打断他的话,说:“我的名字叫张仁杰,请称呼我的名字!”

宫本茂笑笑,说:“张仁杰,仁义豪杰,果然是个好名字!”

张仁杰脸色一变,说:“我坐在这里并不是为了听你的讽刺!”

宫本茂还是保持着微笑,说:“张先生请不要误会,我并没有要讽刺你的意思,只是就你的名字提出一些我对中国文化的见解!”

张仁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宫本茂面色一整,说:“好,既然张先生想要直奔主题,那么就请张先生回答我的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向皇军投降?”

张仁杰冷冷地说道:“首先我要纠正一下,我这次来并不是向你们投降,而是要和你们合作!”

近卫文笑了,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敢于和皇军谈合作的俘虏!所以他实在很想知道这个支那人究竟凭什么说出这种大话!

宫本茂显然也这么想,所以他耸耸肩,说:“要做我们的合作者,你就必须拿出足够的诚意,还要有足够的资本!”

张仁杰淡淡地说:“我坐在这里本身就表明了我的诚意!至于资本,我可以向你们提供任何你们感兴趣的与虎头山八路军相关的情报,这个资本足够吗?”


赵杰话音未落,周卫国就已脸色大变,说:“张仁杰在虎头山待了有一年多,还一直担任独立团领导,他对我们根据地的了解太深了!他的投敌,简直就是送给鬼子一个情报库!这对我们来说实在是最坏的消息!”

赵杰面色一紧,说:“团长,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周卫国想了想,说:“目前来看,我们首先需要调整各个方向的防御部署!命令各部队,立刻更换驻地!二营和炮兵连立刻撤出里垄村,除警戒人员以外,一律进入山里隐蔽待命!还有,赵庄的县委和县政府必须转移!暂时就先转移到阳村吧!也好集中提供保卫!”

赵杰说道:“我立刻让人传达命令!”

周卫国说:“还有,记得通知涞阳地下党,张仁杰已投敌!所有和他有过接触的情报员必须立刻撤出涞阳!”

赵杰说:“好在地下党只是通过电台和我们联系,张仁杰并没有见过他们本人!”

周卫国说:“那也必须派人进城通知地下党的同志,让他们暂时停止和我们的一切联系!以免遭到不必要的损失!”

赵杰应道:“明白!”

周卫国又想了想,说:“对了,赶紧让人通知太丰封锁线上的袁大刚,就说他们的身份已经暴露,如果他们愿意,我们非常欢迎他们加入八路军!好了,暂时先这样吧!这个张仁杰,真是害人不浅!”


宫本茂满脸都是笑意:“能具体说说吗?”

张仁杰缓缓说道:“比如说,虎头山八路军的人数和他们的防御部署……”

宫本茂微笑着说道:“请具体一点!”

张仁杰想了想,说:“虎头山共有八路军正规武装一个团,一千六百人左右,下辖三个步兵营和一个教导营。其中教导营里编有一个炮兵连!另有地方武装一个县大队,编制稍大于正规军的一个营,人数约为五百人!他们的基本防御部署为:太丰方向,一个营加一个教导步兵连;骑风口方向,一个营加炮兵连;清源方向,县大队。剩下一个营和教导营的其他部队,作为预备队。”

宫本茂脸上带着微笑,但手中的笔却毫无遗漏地记下了张仁杰所说的一切。

竹下俊突然问道:“周卫国手中是不是有一支战斗力很强的小部队?”

张仁杰点头说:“是的!这支小部队就是独立团直属队!装备都是清一色的自动武器,包括缴获自你们的轻机枪、冲锋枪和手枪!”

说这些时,就连张仁杰心中都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近卫文不由有些幸灾乐祸地看向竹下俊和宫本茂。

竹下俊面色如常地问道:“这支团直属队共有多少人?由谁直接指挥?”

张仁杰想了想,说:“好像有六七十个人吧!以前由一个叫赵杰的人指挥,自从赵杰当上团副参谋长后,就由一个叫林水生的人指挥。”

竹下俊不由皱了皱眉,周卫国手中的突击队人数已经超过了他的预想,更何况张仁杰所说的这些人名他一个都没有听说过!由此可见皇军对虎头山八路军的情报搜集工作进行得有多糟糕!换句话说,也表明虎头山八路军的反侦察工作做得有多出色!

宫本茂立刻问道:“你是说那个叫赵杰的现在是团副参谋长,那么团参谋长又是谁?”

张仁杰说:“他现在就是参谋长!因为前任参谋长已经死在上个月的富兴镇战斗了!”

近卫文大喜,原来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的参谋长也死在自己手上!那岂不又是一件功劳?

竹下俊看似随意地问道:“对了,富兴镇的那次战斗是谁指挥的?”

张仁杰傲然说:“是我指挥的!”

竹下俊点头道:“我也觉得不可能是周卫国指挥的!那次我准备了很多后手,可还没来得及用上你们就败退了!我想周卫国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打败的!”

张仁杰顿时尴尬不已,他终于明白,对于自己的作战指挥能力,自己还是缺乏一点自知之明!

宫本茂微微一笑,说道:“张先生,你所掌握的情报难道就只有这些吗?”

张仁杰哼了一声,说:“今天只是我们合作的第一步,难道这些还不够?”

竹下俊淡淡地说道:“虎头山八路军的人数,我们早已知道。至于防御部署,你觉得在你离开虎头山之后,周卫国还会保持他的防御部署一成不变吗?”

张仁杰脸色变了变,不得不说道:“我还可以告诉你们虎头山的人口总数,党、政机构设置及具体位置!还有他的各级领导!”

近卫文的眼睛立刻亮了。这些的确都是他迫切想要知道的!

宫本茂微笑着说:“请说!”

张仁杰一咬牙,说道:“虎头山根据地的人口总数大约为十三万。根据地里分别有中共涞阳县委,县委书记张楚;涞阳县人民政府,县长陈怡;县委县政府都在赵庄。”

虽然记下了这一切,但宫本茂却又似乎对这些都不感兴趣,还是带着微笑问道:“还有呢?”

张仁杰额头已经冒出了汗珠,想了想,说:“我还熟悉虎头山各处的地形!”

竹下俊淡淡地说道:“这个我也熟悉!我们的航空兵拍摄的航空照片,至少比你的描述要清晰一百倍!”——早在近卫文到来之前,宪兵们已经搜过张仁杰全身,没有发现任何像地图、文件之类有价值的东西。

张仁杰脸色涨得通红,说“我还知道八路军在涞阳城里有地下情报组织、地下武装,还有,你们在虎头山周围的封锁线上有哪些据点和八路军勾结!”

宫本茂微笑着说:“请详细一点!”

张仁杰说:“据我所知,你们在太丰方向的虎头山外围第一道封锁线上有个据点,是由警备队一个排守卫的,他们的排长名叫袁大刚,这个人,和虎头山的八路军有勾结!我们每次从太丰方向过封锁线,都尽量靠近他的据点,因为他会给我们提供掩护!”

竹下俊立刻看向宫本茂,眼中露出了征询的意思。

宫本茂向竹下俊微一躬身,说道:“太丰方向虎头山外围第一道封锁线第十六号据点的驻守兵力的确为一个排,排长也的确叫袁大刚!”

近卫文脸色一变,立刻招手叫来一个鬼子,低声向他吩咐了几句,这鬼子立刻快步出了房间。

张仁杰微笑着说:“你们的效率的确高!我想,你们只要打个电话,就可以从附近据点调集足够多的部队解决掉袁大刚那个排吧?”

近卫文面色不豫地说道:“这似乎不应该是你考虑的问题!”

自己的部下中出了内奸,近卫文自然高兴不起来!

宫本茂则微笑着问道:“张先生,我记得你刚刚说过,你还知道八路军在涞阳城里的地下情报组织和地下武装,是吗?”

张仁杰心中突的一跳,不由深悔自己多言,他当然知道涞阳城里有地下党,而且知道涞阳地下党工作非常出色,在城里还有一支精干的地下抗日武装,可关键是,他从来就没有见过一个地下党员!自然更不可能知道涞阳地下党组织究竟都藏在什么地方!又如何向眼前这日本人提供情报?

宫本茂似乎很有耐心,张仁杰不说话,他也没有催的意思,但张仁杰却莫名地对这个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日本人怀有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

思虑良久后,张仁杰终于硬着头皮开口说道:“我虽然没有直接接触过八路军在涞阳城里的情报员,但却知道,虎头山八路军获得的各种和你们有关的情报,准确度都非常高!所以我推测,八路军一定在你们内部有一个情报网,而这个情报网,是可以接触到你们核心机密的!”

宫本茂终于皱起了眉头。他也一直怀疑内部有八路军的情报员,但一直不能肯定,如今张仁杰所说的,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虽然他并没有提供明确的证据!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很快,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接着,有人大声说道:“警备队团长李得久奉命来到!”

近卫文沉着脸说道:“进来吧!”

李得久轻轻推开门,走了进来,看见穿着八路军军服的张仁杰,不禁愣了愣,随后就看见脸色阴沉的近卫文,不由小心翼翼地问道:“不知太君叫小的过来有何吩咐?”

近卫文冷冷地说道:“你们警备队有人私通虎头山的‘土八路’,这事你知道吗?”

李得久心里一惊,自己和虎头山八路军有联系的事情怎么可能会泄露出去?

正在这时,一个鬼子走进门,在近卫文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近卫文立刻勃然大怒,大骂一声:“八嘎!”站起身,走到李得久面前,噼噼啪啪正反给了李得久十几个耳光。

这十几个耳光虽然把李得久打得眼冒金星,但李得久反而放下了心——如果被日本人发现自己和虎头山八路军有联系,那就远远不是打十几个耳光这么简单了!

见自己越打李得久态度越是恭敬,近卫文也觉得再打下去有损自己的形象,终于停了下来,说:“太丰虎头山外围第一道封锁线有个据点是由你们警备队一个排把守的,排长叫袁大刚,你记得吗?”

李得久努力想了想,说:“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

近卫文哼了一声,说:“你知道吗,这个袁大刚和虎头山八路军私自勾结,今天被我们发觉后,他竟然炸了据点,把人都带进了虎头山投奔八路军去了!”

李得久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幸亏近卫文说了名字,要不然手下是不是有个叫袁大刚的排长他还真的不是很清楚!至于和八路军勾结,老实说,警备队里或明或暗和八路军有联系的绝对不止那个叫袁大刚的排长一个人!原因很简单,自从前年年底日本人和美国人英国人都干起来之后,日本人的日子就越来越不好过了!远的不说,就看涞阳驻守的日本兵吧,那是只见少不见多!现在,只要是明眼人,谁都知道日本人的日子长不了!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为自己留条后路?而就目前来说,虎头山的八路军显然就是个比较好的选择!至于“被我们发觉”云云,李得久也心知肚明这肯定是近卫文为了保全面子才这么说的,要不是因为眼前这个八路军告密,近卫文能知道虎头山边上一个小小据点里一个小小警备队排长的名字?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在李得久心里转了转而已,他的脸上几乎是立刻就现出痛心的神情,说:“小的御下不严,请太君处罚!”

近卫文打过李得久耳光后,火气也消了大半,语气稍微转软,说:“作为团长,你的部下中出现了私通虎头山八路军的情况,你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我命令你,立刻在警备队内部进行甄别排查,一定要找出所有和八路军勾结的人!严惩不怠!”

李得久立刻躬身说:“小的明白!小的保证,彻底查清警备队的每一个人!凡是勾结虎头山八路军的,发现一个,枪毙一个,绝不手软!”

近卫文骂道:“笨蛋!谁叫你枪毙了?凡是发现和虎头山八路军勾结的,一律送交宪兵队!明白了吗?”

李得久立刻肃声说:“小的明白!要活的不要死的!”

近卫文摆了摆手,说:“出去吧!”

李得久赶紧向近卫文敬了个礼,转身出门。走出门,才发觉,自己的后背,都已被冷汗浸透!

“小心驶得万年船!”李得久不由暗暗告诫自己,随后快步离开了宪兵队。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