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笑:看英军如何与塔利班"血战'十日

亲历英军与塔利班血战十日


在北约摩拳擦掌准备对塔利班发起2001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扫荡之际,英国《泰晤士报》的两名记者随同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2突击团J连,执行清剿阿富汗赫尔曼德省塔利班小分队的任务。当两位记者目睹了装备精良的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被100多名仅装备了老枪与手榴弹的塔利班武装分子牵着鼻子打之后,他们总算明白了阿富汗战争为什么会打得这么难。


1.第一日:浩浩荡荡出征去


当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第42突击团J连浩浩荡荡地从阿富汗格雷斯克兵营开拔的时候,无数双藏在暗处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们,默默地数着离开营房的每一辆车、每一门炮和每一名士兵。


在塔利班的根据地赫尔曼德省,英国皇家海军陆战队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塔利班的眼线,更何况J连行动的时候,动静是那么大:“海盗”装甲战车,两门105毫米口径的野战炮,有红十字标志的救护车……J连的200名官兵分乘30余辆战车驶离营区,战车车身上狞笑的骷髅头标志相当醒目,这个骷髅头是J连的部队队标。


与30辆战车、200名官兵同行的还有数千升的燃油和饮用水、炮弹、迫击炮、手榴弹、成千上万发子弹,此外还有足球、风筝、电脑游戏机……


J连的任务听起来很简单:将塔利班武装人员从居民区里赶出去。他们打算“不战而屈人之兵”——在当地百姓的配合下,将塔利班武装分子赶回山沟里。当然,J连也做好了开打的准备。


然而,J连的任务执行起来并不简单:他们的对手,放下武器是百姓,拿起刀枪是战士;上午可能还是朋友,下午就成了敌人。赫尔曼德省有成百上千的塔利班武装人员,而J连远离北约其他部队的驻地,一旦后勤补给线被塔利班斩断,自己就会被敌人“包饺子”吃掉。


记者缩在一辆12吨全地形“海盗”装甲战车上。这辆战车据说经历过地雷炸、火箭打、机枪扫,这些都没能把它怎么样。这种战车的性能极好,不论是在沙漠中,还是在冰雪之上,都能飞驶自如。


不过,车内的空间实在太小了。不宽敞的车厢里挤着两名记者和5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再加上武器、弹药、头盔和防弹衣,大家挤得跟沙丁鱼似的。直到停车后,记者们才发现,自己面前有两个小孩子在盯着自己看,就像在看外星人。

2.第二日:守株待兔


J连连长埃文·莫里森少校将他的“海盗”装甲战车部署在纳扎德小镇郊外。待人热情的莫里森少校被手下称为“将军”。“将军”希望能诱使塔利班分子主动出战,然后将其围歼。


当海军陆战队员们从战车上跃下、扑向各自的阵地时,军士长保森告诉记者:“这根本就是一个守株待兔的游戏,我们就在这里等,看谁先沉不住气。”


起初,海军陆战队和塔利班都保持着沉默。大约40分钟后,小镇里的老百姓就跑光了。海军陆战队先发射了一枚烟幕弹,如同向对方宣战一般。几分钟后,塔利班回敬了一枚迫击炮弹,不过,炮弹的落点离英军的阵地很远。英军立马用迫击炮和机枪还击,塔利班又回敬了一枚火箭弹。


火箭弹咆哮着从记者和连长莫里森少校的战车顶上掠过,在数米开外爆炸,连长战车的驾驶员很吃惊地回头看了一眼。


保森军士长点了一根烟,感慨地说:“上帝,这哪像特种部队突击啊,根本就是冒着炮火前进。”保森军士长戒烟已有16年了,可自打进驻阿富汗后,他就又吸起烟来,并且越吸越狠。


莫里森少校显然对这样的接触颇感失望。当天晚上,老天给了莫里森少校一个良机。小镇居民向英军偷偷报告说,一支9人组成的塔利班武装分队正在他家房子前的一个院子里集结。海军陆战队立即集中了迫击炮和野战炮,并找来一架战机前来增援。


战机先是掷下一枚500磅的炸弹,但没有爆炸。英军一名狙击手打死了一名塔利班武装分子,此后,两枚500磅的炸弹随即落下,将剩下的8名塔利班分子连同他们隐身的院子一起炸飞。

3.第五日:思想工作很重要


疲惫不堪的海军陆战队向穆萨库拉村挺进,这里是塔利班的主要据点桑京狭谷的补给必经之路。


部队向前推进时,年轻的陆战队员多米尼克不时地与呆立的村民聊上两句。19岁的多米尼克·威尔曼是连里4名接受过普什图语训练的士兵之一。他告诉记者:“我倒不觉得我有多重要,但我和他们聊天,可能让当地的村民知道,他们眼里的敌人居然也有会说本地话的,从而消除塔利班给他们灌输的‘英军是敌人’的思想。”


村民们看起来忧心忡忡的,但倒也不敌对。他们给英国兵的回答总是一样的:没看到过塔利班,也不认识任何塔利班分子,他们的政府啥也没有替塔利班做,也不想英国人替他们干啥,别打扰他们就行。


然而,有情报显示,这里是塔利班的一个行政中心,怎么可能没有塔利班武装分子呢?


当6名陆战队员组成的先头部队快要抵达一座清真寺时,里面突然冒出70多个壮年男子,个个都包着头巾,留着大胡子,腿脚麻利,一看就是典型的塔利班分子。随军的阿富汗翻译穆罕默德·阿里也表示同意:“他们全是塔利班。”


就在英军的巡逻队决定搜查这70多名壮年男子和全村的每一座房子时,连长莫里森少校赶来了。


少校摘掉钢盔,坐了下来,这些阿富汗男子也坐了下来。少校对这些人说,不用害怕英军,英军不是来这里铲除他们的鸦片的,也不是像苏军当年那样来占领他们的国家的。英军只是想为当地提供安全保证,只有安全了,这个地方才能发展。当然,这一切有个前提:告诉英军塔利班分子在哪里。


壮年男子告诉少校:他们不怕塔利班,而是害怕政府,因为警察把他们的东西都抢光了;当地没有塔利班;他们感到很伤心,有两名妇女和两个孩子在去年北约与塔利班的交火中被打死了,他们现在只求平安。


当时的气氛并不紧张,只是有点儿怪。


当少校起身准备离开时,那群人突然把一个疯子推了出来。那个疯子逗得大家哄堂大笑,然后就把自己的帽子摘下并翻过来,向英军讨钱。少校的翻译给了他几美元,然后就离开了。

4.第六日:伤了自家人


当英军的巡逻队逼近另一个村庄时,一名长老迎了出来:“我们害怕塔利班,也害怕你们。我们这里没有塔利班。”说完就离开了。


然而,事实是,他在撒谎。因为一个小时后,巡逻队从他家的院子里搜出了12000发卡拉什尼科夫冲锋枪的子弹和107毫米口径的火箭。在不远处的农田里有许多农民在种地,他们都说,不知道这些子弹是谁的。巡逻队队长感慨地说:“他们中有些人就在离院子大约10米远的地方种地,居然说他们对院子里的人和事一所无知。”


这个村显然是塔利班的重要据点,因为当英军即将逼近村子中心的时候,枪炮齐响。陆战队员们纷纷从战车里跳出来,准备投入大战。就在他们准备迎战的时候,无线电里突然传出惊呼:“哎呀呀,轧伤人了,轧伤人了!”


原来,一辆战车在倒车时,把一名英军撞倒在地,12吨重的车顿时轧在了他的右脚上。


少校随即一声令下,“准备战斗”变成了“抢救伤员”,英军向塔利班开炮也成了掩护前来接应伤员的直升机的行动。直升机将把伤员接到后方医院抢救。此后,陆战队员们纷纷回到车上,不到5分钟便进入了梦乡。


当天晚上,少校得知伤员并无大碍,甚至连骨头都没有断。对于自己下令停止战斗、抢救伤员的决定,少校解释说:“还是生命更珍贵呀。”


5.第十日:“如果我们不来这里”


当海军陆战队准备撤回纳扎德小镇时,战斗爆发了——第一辆车刚刚转过一个路口时,一枚炸弹爆炸了,被炸坏的车停了下来,拦住了整个车队的去路,在峡谷两旁岩石阵地里的大约5至10名塔利班武装人员,开始向车队射击。


被困在峡谷中的英军装甲车根本不知道敌人在哪里,因为枪手不敢到车外去观察塔利班的阵地,野战炮和迫击炮也无法施展身手。两架增援的“阿帕奇”直升机飞临峡谷上空,盘旋着,但不敢降低高度,因为担心有防空机枪等着它们。


尽管200名英军官兵拥有先进的武器和战车,却被两枚炸弹、几支冲锋枪堵在峡谷里动弹不得,这是多么可怕的事呀!在这期间,一些英军士兵告诉记者:“我曾在无线电里监听过塔利班的无线电交谈,这些人说‘我们被冻得跟虾米似的’,然后就骂那些领他们上山的人……”一位英军狙击手感慨地说:“其实,他们有他们的价值观,我们有我们的。‘塔利班’不仅仅意味着战斗,也代表着当地人的一种生活。事实上,如果我们不来这里的话,他们也许一直过着简单的生活。”

PS:看来掌握了高技术装备的北约军队依然是不适合打近战的少爷兵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