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二十三节

在笑声中 收藏 1 10
导读: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二十三节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金学曾与王国光两人陷入沉默,都在想着有什么办法方参倒冯保。过了一会,王国光终于开口了。

“此前我手中倒握有些冯党罪证。。。。。”

“大人!”金学曾阻住道:“以前所得之证,万不可用。就算能以此铲去冯党,我等也难脱干系”

王国光叹了口气:“我又岂会不知。不瞒子鲁,几年来我送与冯保之物,计之也有三千余两,纵是不吃不喝,二十年俸禄亦不足此数,当中自有不义所得。但子鲁却是与之清白无干,若以此等罪证参赅冯党,或能成你我心愿!”

金学曾听至此,明白王国光这是准备牺牲自己成全于他,赶紧正色直言:“大人如此诚心待我,子鲁亦非沽名之人,此等两败俱伤之法,绝不可行!”

王国光接道:“子鲁先莫着急,皇上或不会怪罪于我呢?”

金学曾摇摇手说道:“单以大人之举赅,尚不足以翻了冯保,须积之方能成事,可这势必累及他人。朝中同僚真是清者又有几许?如张学颜、王篆两位大人等皆难幸免。若让张阁老再牵连其中,岂不让小人得势?我们有何颜面与阁老泉下相见?而且,皇上纵是不怪罪,亦当从此不信我等,就算倒了冯党,最终也只是成就张四维一系得利渔翁而已”

王国光有些着急的说道:“子鲁所言虽实,可若让冯党先行出招,我等尽无反手之力了”

“不然,沈、潘二人未到京之前,冯党应不会有所举动。而且,他们既未怀疑大人,只要传话同僚,对之小心应付,任其施为,或可引其先攻张四维一系,我等再从中寻机铲了冯党!”

王国光想了想说道:“现就有一事或可利用”

金学曾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于是,王国光将大名真定二府灾情一事与金学曾粗略说了,最后说道:“二府犯官已被押解京中,当即三司会审,但犯官只认瞒报之罪,却未供出任何人等。东厂监审却无彻查之意,当即拍板以欺君大罪议,交与内阁票拟呈上书房,交皇上决。二犯官上次押来京中,几经周折亦是从东厂被放回,其中不难看出与冯党有些干系。只是,犯官之口极严,难以审得。再者,皇上自从将此事愤而朝上议后,就再未提及,此番内阁呈上票拟也已数日,亦未有相关旨意下达。只是不知皇上到底是何心意啊”

“皇上既然托而不决,也就表明圣意尚无所定,托之对我等反而有利。只是犯官被押在镇抚司诏狱中,我们不易接确啊!”金学曾说道。

王国光解释道:“这倒不是,犯官是关押在刑部大牢中,此乃皇上圣意”

金学曾一听不由喜形于色,高兴的说道:“大人,圣意与我们不谋而合啊!”

王国光许是老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金学曾忙接着说道:“按前例,事至此多由镇抚司派人彻查,此番皇上为何有意跳过东厂,将此事交与刑部、吏部及通政司负责?这表明皇上已然不信于东厂!”

王国光听着有所领悟:“子鲁的意思是,皇上也有意除冯?可为何还要让东厂监审呢?只需一道谕旨,自有言官参赅,何须如此周折!”

金学曾摇摇头说明道:“铲除冯党须的有据,要不宫里皇母太后一关就难说服。再者,若是简单处之,言官参奏必会言及张阁老,皇上如此做法是为保阁老名声啊。此次二府灾情一事与阁老无甚关联,内阁议罪票拟皇上托而不决,意在我等能从中挖出罪证,以此除了冯保。一可稳太后心,二可避去伤及阁老!”

说罢金学曾不由的长出一口气“皇上圣明啊!”

王国光也觉有理:“子鲁猜之有理。只怕,冯党亦是猜得皇上心思了!”

“不错,此番东厂急于结案,一为掩去实情,二为试探圣意。现在皇上已托数日”金学曾说到此忽感不妙:“不好!大人要尽快给严大人捎话,让其看紧犯官,万莫让冯党灭了口!”

看王国光似有所虑,金学曾补充道:“严大人虽与我们不合,同样与冯党亦是”

王国光听罢站起身来:“那我这就给他捎话去!”

金学曾叫住道:“大人请稍等,若我们所猜为实,冯党必会严加监视,大人就此前往岂不让其察觉,他们若是先行参我等一本,如何应付?”

“那如何是好?纵是暗里捎了话去,也无法审犯官啊”

金学曾想了想说道:“不如就由严大人审吧”

“他。。。他会应下吗?”王国光对严清擢甚是不信。

“他在河南道任按察使时曾欠我一情,不若由我修书一封,痛陈利害,其乃明大理之人,估会应下”

金学曾说着站了起来,走向桌案。看王国光一脸疑惑,于是一边摆开纸笔,一边解释道:“他在河南时,我刚好也在那里监察清丈。有一乡民觉得当地府衙所用量弓比之朝廷标弓要短上寸许,致使其家中本为五亩之地变为七亩,如此一来他家每年所缴税银也就加重。乡民不服纠众联名上告,却是屡屡被拒,最终到了河南道按察司。严清擢接了状纸,到当地实查,而此时,当地官府已将量弓换回,因他并无重新量地之权,听了当地官员欲加之言,未加详查之下,就治了那乡民污告上官并纠众闹事之罪,一家五口发配肃宁卫充军。边荒之地,如何待得。等我获知此事,查清确是属实,并将此事告之与他,他大惊之下忙改了判纸,着乡民一家回乡,可那乡民已然克死异乡。严清擢悔恨不已,此事终成憾事一件,成其心病。我亦未将此事上呈,只以官员弄假为由,请奏革了当地官员之职。现在乡民遗下的孤儿寡母四人,皆养在张家府中”

“严清擢倒也算是性情中人!”王国光说罢叹道。

金学曾轻轻一笑:“这也是我说其明大理的由来!对了,将当地官员革职还是由大人下文准的呢,呵呵!”

“你说的是汝宁府的事?”

金学曾笑着回道:“大人好记性,渊源之事甚是难料吧?呵呵”

“呵呵,有理!”

不管是何年代,能听到他人秘闻闲事也算是趣事一件。说笑间,金学曾已然将信写就,折好交与王国光问道:“大人准备如何交给严大人?”

“他严清擢有一家人要养,我也是啊!巧的是我与他都是吃李记肉铺的肉,而这肉铺的掌柜却是我同乡,明日李掌柜送肉来时,让其带往张府,应不会引人注意!”王国光许是早就想好办法了,说的极为顺溜。

金学曾点点头。

“子鲁,过几日邹元标、魏允贞一流应也到京啦,你可想好如何应付?”王国光关心的问道。

“不管此次召我进京是皇上的意思还是冯党的,我都只能采兵来将挡式,呵呵,子鲁现是客居人檐,未得皇上召见之前,不宜离开燕王府,我就送大人到大门口吧,大人一切小心!请!”说着金学曾做了个请礼。

送至大门口,两人就此分开!

真是:王尚书归老意切失了主见,金府台睿智过人猜得圣意。横批:老少皆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