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3年东北黑社会访问日本受隆重欢迎,闹大笑话

qinyue419 收藏 65 2457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九一八”事变后,东北政治地图发生巨变,号称有250万之众的青帮,其头面人物表示愿意为日本关东军的统治效忠,而青帮的社会影响力也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


1933年7月,在近代中日关系的历史上发生了一起鲜为人知的事情:东北青帮代表团访问了日本。代表团一行6月28日从沈阳出发,途经朝鲜,7月1日抵达东京。


青帮访日团抵达东京后,受到了日本帝国政府的接待。7月3日,陆军省、海军省、外务省、文部省和拓务省联合在东京会馆举行了盛大的欢迎晚会。出席欢迎会的有陆军省次官柳川等14人,海军省次官藤田等12人,外务省亚洲局局长谷正之等6人,文部省次官栗屋等5人,拓务省次官河田等3人,此外,还有学者、宗教人士、财界人士、官僚以及伪满洲国驻日公使等,共计40人。日本著名“支那学”创始人东京帝国大学教授白鸟库吉亦在其中。白鸟堪称中国通,何以也会出席欢迎青帮的招待会呢?第二天发生的另一件事情道出了个中的原委。


7月4日和5日,在位于东京芝区的增上寺,连续举行了两场关于青帮的研究会。参加者除访日团一行外,还有参加前一天欢迎会的白鸟库吉、加藤玄智、常盘大定、小柳司气太等著名学者、宗教人士、陆军省参谋本部职员以及其他方面的代表共40人。研究会在青帮代表演示青帮仪式后,以日方与会者和青帮代表一问一答的形式展开研讨。最后,著名神道学家加藤玄智断言:“家理教(在东北,青帮又被称为“家理”)乃一自力宗教,别异于在理教之他力宗教,寻根究底,(家理教)盖源于禅宗也。”


在中国,普通老百姓对青帮敬而远之;在法律上,也没有一个政府公开承认青帮的合法地位。青帮虽然未必尽是“黑社会”组织,起码可以肯定不是“宗教”组织,而何以日本一流的学者会认定其为“宗教”呢?这涉及东北青帮何以组团访问日本,何以受到日本帝国政府欢迎之问题。


青帮访日团成员10名,随员4名,日本向导3名,共计17名。具体情况如下:


1.代表


奉天(沈阳)代表:冯谏民(青帮21字辈,48岁)、王兆庥(青帮21字辈,55岁)、张新甫(青帮21字辈,44岁)、祖宪庭(青帮22字辈,48岁)、林庆臣(青帮23字辈,54岁)。


新京(长春)代表:吕万滨(青帮21字辈,60岁)、常玉青(青帮22字辈,49岁)。


营口代表:郝相臣(青帮22字辈,55岁)。


哈尔滨代表:赵庆禄(青帮22字辈,63岁)。


法库门代表:杨宇山(青帮22字辈,55岁)。


2.随行人员


吴泰淳(新京)、郝俊和(营口)、姜国本(关东州金州)、评世信(奉天)。


3.向导


平野武七、鹫崎研太、吉村智正。与内地青帮大致相同,东北青帮也是按照摹拟亲属关系的原理结合而成的。以“字”或“辈”表示成员的身份和相互关系,成员分属“兴武六”、“兴武四”、“嘉海卫”、“江淮泗”、“嘉白”、“杭三”等“帮”。这里的“帮”类似于宗族制度中的“房”。“前24辈”最后4字分别为“大”、“通”、“悟”、“学”。10名代表团成员中“大”字辈(21字辈)4人,“通”字辈(22字辈)5人,“悟”字辈(23字辈)1人。如果和当时上海滩上的青帮大亨相比,可以知道,除1人属于较低的“悟”字辈外,其他人的辈分都很高。


上述青帮访日成员不仅在东北拥有各自势力,而且和内地青帮有或多或少的联系。如访日团首席代表、自称“满洲国在家理总代表”的冯谏民(亦名冯竞欧,题图前排左6)曾在张作霖军队任陆军少将,和杨宇霆、张宗昌等拜青帮第20辈王约瑟为师傅。王约瑟系山东省铎县人,据说是个天主教徒,在北京、天津一带拥有众多弟子。


4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