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吼---中国 大国时代 反恐先锋

帝国骑警队 收藏 12 6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466/

首都国际机场,两名外国男子正排队等待机场安检然后出港。前面排着长长的队伍一眼望不到头,四个安检窗口都全部启动但是乘客实在太多了。

两个人中的一个人神色有点紧张,不断的四处的看着。而且表现的很烦躁,情绪很不稳定。

因为临近世界杯,机场方面的安保工作显然得到了很大的加强,几名机场保安和警察在安检门口注视着出港的乘客。

大约五分钟后,轮到了两个外国男人,两人把随身携带的包裹放上了电脑检查仪器上,然后掏出了自己的护照交给安保人员。

两个箱子中的一个在电脑上呈现出来一丝怀疑的东西非常的可疑。安保人员立即如临大敌一样将两个人带到机场休息室中,警察在搜查两人身体的时候发现了两支用象牙做的自卫手枪。

而在两个箱子的夹层中都发现了用来制造爆炸物的炸药背心和起爆装置。随即两人便被警察扣留,后送往了国家安全局接受进一步的调查。

林浩然在反恐信息科的人的陪同下来到了正在审讯的审讯室中。

请说出你的国籍!两名审问人员一名做着笔录一名问话。

保加利亚国公民,日内科维奇。

埃塞俄比亚公民,尼克莱斯。

两个人平静的回答完。

说出受谁指示,携带爆炸物进入中国有什么企图?

局长这是两个人的东西,爆炸片背心和象牙手枪!在审讯室的玻璃阁窗另一侧反恐情报科科长柳广明将已经检查过的炸药和枪械摆在桌子上。

电脑上有他们近年来的出入境资料吗?林浩然对两把别致的象牙手枪很感兴趣仔细的把玩着。

没有,他们都是第一次入境,电脑中没有他们的以前的入境记录!柳广明回答道。

这两个人带的爆炸物威力测算结果怎么样?

两件爆炸背心上的炸药全部取出后放在一起引爆,爆炸的威力足可以将一栋大楼的一层炸毁。

高浓缩炸药?林浩然拿出来一片黄黑色的炸药片包问道。

是的,高度提取的TNT炸药,制造地在中东,世界上只有中东地区的恐怖组织和极端宗教组织才制造和使用这种炸药片包。而且这批东西很像是从中东产的,做工很粗糙,不过价钱很便宜,这样一个背心只买1500美圆左右。

了解他们的情况然后把他们关进监狱里。说完林浩然放下炸药用桌子上的手帕擦了擦手。

前往中南海的途中,林浩然心里还是在怀疑,半年来至少国家安全局已经查获了6次这样的偷运炸药物品的事情了,6次的炸药集中在一起足够炸飞一栋别墅了。

在世界杯开幕前这样的事情出现的这么频繁显然不正常,他必须马上向主席杜文辉汇报这个情况。

车子进入中南海,内卫将林浩然引入了书房,杜文辉正在里面看书。见林浩然来便放下书和林浩然谈工作。

杜文辉也有一个爱好,这个爱好是在登上中国权利颠峰后养成的,那就是喜欢看历史类工具书,《春秋左传》现在是杜文辉比较喜欢的一本书,每天工作再忙都要抽出一点时间来看上几页。

浩然,有阵子没看到你来这里了,你不来我还能塌实点,你一来保准有事情,说吧什么事情。杜文辉拿起一块温湿毛巾轻轻的敷在脸上擦了擦。

最近国际上的恐怖组织活动很频繁,不到半年的时间就我们就查获了6次炸药偷运入境和4次武器偷运入境案件,抓了14名犯罪嫌疑人。他们大部分都是基地组织或中亚的东突分离组织成员,据他们供认他们的任务就是将武器和炸药运入中国,其他的基本上什么都不知道。

杜文辉眉头紧琐,很明显哪,他们是冲着世界杯来的。这些亡命徒一刻也不让你消停,还查到什么线索了没?

一个恐怖分子交代过他们的接头人代号叫“K”,但是他们所提供的情报极其有限,加上我们对这个代号“K”的家伙的了解仅仅局限在知道他的代号上,不过我们正在分几组来查这件事情了。

今天还抓了两个吗?杜文辉摘下眼睛问道。

林浩然先是一惊随即恢复平静回答道:“是的,一个保加利亚人和一个埃塞俄比亚人。据交代两个都是东突厥***青年会的成员,负责将爆炸物秘密偷运入境”。

还是怪我们自己没把他们剿灭的干净,总希望他们会回心转意。杜文辉颇为惋惜的叹到。

两人又交谈了一会,一晃到了中午,林浩然在中南海吃过一顿工作餐后才离开。临走前他刚刚接到消息,被抓的两个人又交代了基地组织二号头目扎瓦霍里资助了这次行动。扎瓦霍里称之为新世纪最大的圣战活动,圣战的对象便是那些和邪恶势力和与邪恶势力合作的国家的球队队员身上。

公路上秦海军开着轿车,作为商贸部的副部长代理主持常务工作的其实就是部长今天要见的一个人可是来头不小。二十七岁读完博士、三十二岁读完哈佛经济学硕士被经济界看成为“东方撒契尔”的北京大学的经济学教授朱彩蝶。

作为在对外商贸经济方面的专家朱彩蝶可谓是集学术和实际于一身。在她预测的经济走势和发展趋势上都惊人的吻合,让人不得不佩服这位曾经在美国啃黑面包喝白水坚持读完硕士的女经济学家。

车子开进朱彩蝶的办公楼的楼前,秦海军找了一个停车位小心的将自己的爱车停好。

来到守卫室,保安拦住了秦海军。对不起同志,请问你找谁?

哦,请问朱教授在几楼办公?秦海军很礼貌的问道。

噢,是找朱教授啊,您有预约吗?保安打开电脑的预约记录查看着。

她上午有课吗?

是的,得11点以后才回来。哦,对了你有预约吗!

不必了,谢谢,我在这里等她一会就可以了。秦海军抬手看看手表才十点刚过,距离十一点还有一段时间正准备开车先离开。这时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由远而近。

李师傅,有人找过我吗?清脆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声音因为走路快的缘故有点喘。

哦,是小朱回来了,有有,就这个人,问他有预约么他也不说。保安一指在门口吸烟处吸烟的秦海军。

一身工作西服打扮的朱彩蝶从后面走上来,在秦海军背后停住了脚步,她用一只手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看着这个奇怪的男人。

秦海军一回头发现有个女的正在后面看他,一时有点不知所措。赶忙把烟头扔进垃圾桶里 ,你好,小姐有什么事情吗?秦海军微笑着问道。

朱彩蝶微微一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一定是秦副部、哦,应该说是秦代理部长吧?

好厉害的女人!秦海军心中暗暗吃惊,脸上仍然很有风度的笑着,耸耸肩膀,那你一定是朱教授吧。

认识一下吧,我叫朱彩蝶,这里的大学教授!说着朱彩蝶主动伸出手来和秦海军握手。

哦,我是秦海军,具体干什么的你都了解!秦海军避过了这个问题,说罢也主动将手伸出去。两人并肩走上楼来到朱彩蝶的办公室,办公室在四楼。

嚯,办公室真大,快赶上中央部级机关的了。秦海军四周看了看然后坐在沙发上。

哪里,可没你们中央的大,你也算是中央干部了,一定办公室比我大。朱彩蝶一面忙着给秦海军倒水一面回过头来跟秦海军说话。

这次你猜错了,我的办公室还真没你的大。

给你,这是你们部门交代过的资料,我都已经整理过了。连带着还给你们写了一篇经济预计分析报告。朱彩蝶将文件袋放在秦海军面前然后回到桌子边拿起自己的杯子喝起茶来。

哦,是吗,那太好了。秦海军打开文件袋将里面的材料拿出来仔细的翻看起来。

不愧是大经济学家,连文笔都这么一针见血。秦海军边看边夸奖旁边的朱彩蝶。

过奖了,在美国读大学的时候经常给一些经济方面的报刊投稿,时间长了还真的练出来点,说起来挺搞笑的。

秦海军将文件袋收起来站起身,请问朱教授中午有空吗,如果有的话我想请你吃顿饭来表示下我们的谢意。

这怎么可以,应该我请你才对,借机会也好贿赂贿赂你这个大官。朱彩蝶哈哈的笑起来。

还是我请吧,以后免不了要常来打扰。秦海军很认真。

我来吧,第一次见面应该我进地主之谊的。见朱彩蝶一再坚持秦海军也没再反对便点头答应了。

等我十分钟,我换件衣服。和你这么大的领导去吃饭得穿的庄重一点。半开玩笑话秦海军也没说什么表示接受。

那我还是下楼在车里等你,门口见吧!朱彩蝶点头表示同意,秦海军转身下楼。

二十分钟过后一身便装淡装的朱彩蝶从楼里走出来,秦海军在车里轻按下喇叭。

对不起,我迟到十分钟!朱彩蝶伸出舌头不好意思的笑了。

还真没看出来,你化了淡装换了便服也挺漂亮的。身边一定有不少的追逐者吧。前面一句是真话,虽然过了女人的黄金年龄,但是朱彩蝶仍然是清新脱俗一点不显老。后一句则纯粹是开玩笑的话。

朱彩蝶也不生气,痴痴的笑了一声,好了好了,今天我请客,想吃点什么?朱彩蝶望向正在发动车子的秦海军,而秦海军也正扭过头看她,四目相对,刹那间目光又赶紧分开。

哦,我什么都可以,你拿主意吧。秦海军不好意思的嘿嘿一笑。

那也好,西餐怎么样,我知道一家特棒的西餐厅,咱们要不去去试试!朱彩蝶试探性的问向秦海军。

秦海军点头表示同意,随即驱车便赶往餐厅。

车停在餐厅门口的停车位上秦海军下车朝餐厅看去,呦,档次可不低呀!

朱彩蝶嫣然一笑,请你这么大的领导吃饭,地方太小不四太寒酸了吗,回去你还不说我们北大的教授各个都是吝啬鬼吗!

你呀,你!秦海军笑了笑表示无奈。

两人走进餐厅,侍者将两人引到一间小包厢中。两人坐定,侍者将菜单拿上来。

哦,女士优先!先给这位女士!秦海军很有风度的让侍者把菜单交给朱彩蝶。

朱彩蝶微笑着接过菜单,朱彩蝶点了几道蔬菜和水果沙拉以及一道红菜汤。都比较清淡,秦海军半开玩笑说,怨不得身段保持这么好,也难怪吃这么清淡的东西就算是个男人也不会胖的。

秦海军接过侍者递过来的菜单开始点菜,一份法式牛排,要七分熟。一份法国生蚝、两杯咖啡。

哦,还没看出来,你也是个西餐行家,怎么对法国菜特别感兴趣?朱彩蝶眼睛一亮,显然表示很惊讶。

我可是正宗在法国呆了八年,所以吃法国菜是除了中国菜之外的最喜欢的了。

“海龟”朱彩蝶狡猾的笑起来,露出少有的天真的神情。

将门之后,你父亲怎么没把你培养成为一名军人?朱彩蝶问道。

我曾经是一名军人,法国圣西尔军校的优等生毕业。知道吗,在法国有很多女孩追我!不过都被我拒绝了。秦海军傲然的开始说起自己曾经在法国留学时的事情。

该不会是你老爷子管的很严,你只能想不能看吧!朱彩蝶又一次说穿了秦海军的话,秦海军也倒无所谓,只不过脸上有点表现出不好意思的神态。

这个地方我也经常来,这里味道不错,老板是个法国人。说着秦海军冲吧台上的女老板娘挥挥手。

是吗?我可不经常来这里,因为这里东西都很贵!朱彩蝶说话间流露出女人天生的精明细胞。

我还以为你经常来呢,如果是经常来那我得好好查查你了。秦海军倒是觉得他和这个女教授倒也能颇为聊的来。

查我?看看我有没有什么不良记录还是拿学校的钱?朱彩蝶也没生气,只是换了种方式拆招。

我以为向你这么大的官一般都不会到这种地方来吃饭,没想到你倒和我想的有几分差距。

我自己一个人,也不太喜欢做饭。觉得懒了就到这里打打牙祭。秦海军将一块方糖和一些牛奶倒入咖啡中然后用勺子搅拌起来。

怎么没成家?朱彩蝶问完便感觉有点冒失,也不好意思再问什么就在那等着。

没什么,一个人习惯了!明显朱彩蝶敏感的女人直觉告诉她眼前的这个男人显然在情感方面受到过什么挫折。但女人的好奇心仍然使她忍不住问道:“有过不快乐的经历吗?”

咱们换个轻松点的话题怎么样?秦海军很绅士的叉开话题,朱彩蝶心中有疑问但是又不好再问下去只要做罢。

此时,一男一女走过包厢,看见了秦海军和朱彩蝶。呦,可是稀客啊,你来这里!秦海军朝对面的男子说道。

呵,海军,今天有空来这里?不用工作吗?两个男人互相拥抱了一下表示友好。这个男子是国家安全局的内卫部的部长,姬崇明。从小在北京的军区大院里长大两个人,也是个玩世不恭的混世魔王在小的时候。

哦,这个比以前的可漂亮多了。秦海军诡诈的看向姬崇明。

你小子这张破嘴就该找个好姑娘给你缝上,你的这位也不错吗!姬崇明反戈一击。

我才没你这么无聊,这位是北大的经济教授,我们部委托他们学校做了几份经济研究报告,今天正好我有空去取,这顿饭还是人家请的呢。秦海军一推姬崇明。

好了,不和你废话了,我们可饿了。你们慢聊啊!说着姬崇明友好的朝朱彩蝶打了个招呼,朱彩蝶也礼貌的点点头表示回敬。

以前军区大院的死党,老首长的儿子,现在在一家外资公司做投资评估工作。秦海军简单介绍了下。

确认是那名老邮政职工吗?林浩然对身边的柳广明说道。

是的,才见了不到三天不会错的。柳广明将白布盖在尸体上。

杀人的是个老手,现场没留下任何的打斗痕迹,而且老者的身体上也没有任何的硬物锤击造成的伤痕,在现场只发现了一杯还没喝完的红茶。

中毒吗?林浩然蹲下来看着喝的还剩下一半的红茶。

我们拿回去化验下,不过我们认为杀人的凶手就是这杯红茶,而且很可能是老者熟悉的人下的药。

那个送炸弹的人那?林浩然自然第一个想到那个中年男子。

失踪了,局长,你说会不会是他做的。林浩然扭过头来看着柳广明为什么。

他们一定共事很久,而且从他们同事的反映来看,两个私交不错。这个中年男子经常请老者到家中做客吃饭。如果真的排查的话这个人的嫌疑最大,可疑的是现在他又失踪了。

严密监控机场、火车站、汽车站一发现他立即逮捕!

哦,对了还要通知下地方上派出所的同志配合下,加大对城乡结合部地区的巡逻和检查力度。

对方知道的好快啊!林浩然心中不浸有点纳闷。

从查获的爆炸物到枪械上来看,绝非那些恐怖分子所说的只是单纯的爆炸,去报复邪恶的国家。

其中必然有更深的含义。想到这里林浩然打起精神独自去见一个神秘的人物,这条线不到万不得已时他是不会轻易动的,不过这次可不一样了。多您的反间谍和侦缉工作让林浩然第六感很明锐的察觉到了似乎他正在被一个精心计划的圈套越套越深。

上了车,林浩然将手机插在了车载手机防追踪器和号码隐蔽器上,然后翻着手机中的通讯录,最后在一部手机号码上停下来,并且快速的按下了拨叫。

狐狸,动用你的情报网立即查下几个人的背景资料,一会我将资料传给你。说完便挂断手机。

狡猾的狐狸,这次全看你的了。林浩然心里祈祷过后便将心思全部集中在了开车上,目的地是回家,半个月没回家了,母亲几次打电话催促林浩然回家吃饭,并且看看加美子。

自从跟林浩然回到中国后,加美子找到了久违的家的感觉。母亲和来自其他人的关心让她摆脱掉了刚来时的自闭和孤独彻底的敞开了心扉。

回来之后,林浩然帮助加美子在情报部门中销了底,林浩然说,女孩子家的干情报工作不但伤害自己同时也在伤害着身边的人。洗了底的加美子在中宣部担任一个小干部,平静的过着生活。

知道今天林浩然要回家加美子和母亲早早便将一桌子香喷喷的可口佳肴做出来等着林浩然回家。

恪恪,别玩了,一会爸爸回来了要打你的屁股了。加美子将旁边刚四岁大的林恪伸手拉过来抱在怀里,慈爱的抚摩着林恪的头发。

林浩然打开门,林恪挣脱加美子的双臂大声喊着“爸爸、爸爸”扑向林浩然的怀里。

诶,宝贝儿子,想死爸爸了。林浩然心情大畅。

爸爸,有给我买礼物吗?林恪天真的看着林浩然。

看,爸爸给你带什么回来了。说着林浩然从包里拿出一副智力棋在林恪的眼前摇晃着。

林恪那过棋高兴的连跑带颠的跑到林浩然母亲怀里炫耀自己的礼物,奶奶,看爸爸给我买的礼物,奶奶陪我玩棋好吗。

好,恪恪,等陪爸爸吃完饭奶奶还有妈妈、爸爸一起陪你玩好不好,来咱们先吃饭。母亲将小恪恪拉起来走向饭桌。

林浩然则紧紧的拥抱着加美子,即使是半个月的分离也让这对饱经磨难的共患难夫妻是一种煎熬。

加美子走上去依偎在林浩然的怀里幸福的闭着眼睛,想我了吗浩然!加美子美目紧闭双手不断磨飒着林浩然宽大的后背,不断的长出一口气以缓解最近心中的紧张而压抑多时的神经细胞。

想,每时每刻都在想。说着林浩然温柔的在加美子的脸上亲了一下,加美子也温顺的将整个身体靠在林浩然的怀里。

好了好了,瞧你们。恪恪还在呢。母亲也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两人分开,加美子脸上泛红。林浩然很顽皮的伸了伸舌头。

久违的家庭温暖让林浩然更加坚定了要抓到凶手保护小家乃至整个国家的责任,想到这里林浩然收起心神专心的和母亲以及妻子孩子享受着家庭天伦乐趣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