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新兵连

狼牙2 收藏 0 181
导读:难忘的新兵连

北方的冬天是冷艳的美,每天都呼呼的吹着寒冷的北风、飘着片片飞雪;

北方冬天的夜景很美,每一个夜晚都那么明亮和洁白,皎洁的月光洒满雪白的大地,显得格外耀眼;

对于一个生活在四季和谐、春夏分明的南方的我,深深感受着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壮丽景观。那年雪下得很大,大地铺了厚厚的一层,5月过后才完全融化。

这是我初到沈阳时对北方冬季的印象。

曾经自由自在的生活在这里变成了一尘不染的规矩。军营的生活是铁的纪律,每天的生活和工作节奏都写《条令》和《条例》上。俗话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退伍之后,才知道这句话的真谛。

新兵连的生活是最难忘的,大馒头、大米粥、大咸菜和香喷喷的东北大米饭。初到部队,教导员就告诉我们:“现在你们还是一名地方青年,要等到新兵连结束,授衔后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所以我们都希望早点结束新兵连。新兵连的生活是艰苦的,每天饭前饭后必须“一首歌”,唱不好还不许吃饭。记得那时战友们爱把<官兵友爱歌>的那句“你呼唤我,我呼唤你,理想把我们集合在一起”的歌词改为“你呼唤我,我呼唤你,馒头把我们集合在一起”。因为,那时每天都吃大馒头、大咸菜和忘不了的“王志和”臭豆腐(俗称“红方不倒”),有时候喝着用剩饭熬的大米粥。生活虽然艰苦,但可以磨练人的身体,锻炼人的意志。记得到部队的第一个月,由于气候的适应过程,我患了感冒,晚上直打哆嗦,嗓子也说不出话来,变得沙哑。我到卫生队领了些普通的药后,每天按时服用,坚持按照医生的嘱咐多喝开水,依然参加训练。最后还是战胜了感冒,身体变得结实,之后一般的感冒不用去医院,吃点药或不吃药,抗抗就好。

新兵连的日子是最难忘的,每天冰天雪地里喊着“一二一、向左向右、齐步走”。新兵连训练的科目有齐步、正步、跑步三大步伐和其它必须科目。首先,学会稍息立正,这是基本,是训练步伐的起点;其次,学会敬礼,这是礼节,新兵见到长官必须行军礼;再次,学会走队列,这是规矩,“一人成方、二人成排、三人成行”要牢记,出行队列不整齐随时被纠察扣押;第四,学会叠好被子,这是个人素质,衡量军事态度、个人水平,必须像豆腐块一样方方正正,有棱有角,要不就到卫生间去找被子。因为叠不好,班长就会把你的被子扔到卫生间,所以大家都努力的叠好被子。第五,学好基本科目,这是任务。在新兵连必须学好“三大”步伐和《队列条例》规定的科目。新兵连的时候,由于我擅长美术,大队政治处宣传股专门安排我和战友“荣”为大队设计参加军区在举办“大连灯展”的作品,时间断断续续维持一个多月,我几乎没有参加训练。那时气温大概是零下38°,战友们在屋外都冻得直哆嗦,一滴水掉在地上数上10秒就能结成冰。所以,我感到幸运。但,后来才知道,有得有失的道理。因为没有参加训练,所以队列条例执行不好,各项动作要领领悟不透,与班集体统一不起来,在大队抽查时正好点我的名,操练结束后,深知自己的不足,便利用晚上时间,向战友学习、向班长请教,后来才基本赶上战友们。

新兵连的人是最难忘的,五湖四海、全国各地汇集在一起。还没有到部队,单位的领导和乡亲们就告诉我,部队是个大熔炉,要好好锻炼自己。到部队后就明白了领导和乡亲们所说的“熔炉”。部队的战友有的来自大城市、有的来自农村,有大学生、中专生(高中生)还有初中生,也有参加工作后去当兵的,我就属于这一类。我们分队有五个班,分队长是吉林的。他年纪不大,27岁左右,样子很严肃,可能当兵的都习惯这样,现在我回地方后,严肃的性格也逐渐变为活跃了。他经常让我给他画像,送给他喜欢的一个艺校女生。

我们班里有一位后来的战友,也是最小的战友, 15岁。他家是哈尔滨的,家里有钱,听说开了几家加油站。有一次我们在食堂吃饭时,突然拿出手机给家里打电话,说自己想回家,不想当兵了,原因是每天很冷都训练,吃的土豆都还有皮。他一边说一边流眼泪。也许他年纪小,没有经历过吃苦;也许他条件不一样、环境不一样,所以生活习惯难以接受。当时我们听了认为他一时之气,说说而已,但,没过几天他家里来人就把他接走了。看来他当兵是比较自由的,后来才知道他是“机动兵”。

还有,最有趣的是:班长把大家集合在一起时,问大家都擅长什么,以便推荐到机关工作。几乎每个人都有特长,有的说是搞装修的,班长说用不上;有的说懂修车,班长说可以推荐到汽车班;有的说懂厨艺,班长说可以推荐到炊事班。懂厨艺的这位就是我们同村一起去的战友“阿光”。他在地方上拿了“二级厨师”的证书,自己开过小饭馆,做过买卖,对当兵一腔执着,应征了两年才上部队。后来,他去炊事班掌厨了,我和几个同乡战友也跟着他享了些“福”。他分在“干部灶”掌厨,生活很好,他经常会给我们留些“哈尔滨红肠”和炸汤圆等之类一般士兵吃不到的食物。有一次带来一饭盒回锅肉,我与两名同乡战友硬是把它吃完。由于长时间没有进油腻的食物,肠胃消化都不适应,弄得大伙拉肚子。现在每当战友聚集时,想起这事就好笑。阿光是个懂生活的人,新兵连时他经常捡其他战友用过的牙膏使用,他告诉我们“生活就要向挤牙膏一样,每一滴都要珍惜”。不错,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

新兵连的事是最难忘的,一生只有一次。我们一起到部队的有五名同乡,有阿光、阿宽、顺顺,还有和我从小学三年级到部队都在一起的同事“荣”。初到部队有三件最难忘的事。一是在雷锋冒里藏烟。我在地方工作时是会抽烟的。火车还没到部队,接兵的领导就让我们把烟收起来,或者交给他们管理,后面再取回。因为,新兵不准抽烟,第一晚上的行李要例行检察,查到烟和酒,通通没收。接兵的领导还说,如果不交,发现了有可能挨老兵揍。于是,战友们把烟斗打散,一支一支的装雷锋帽的帽檐里。算一算,一天一支,也能维持10来天。到部队后,由于参加训练,班长让大家把帽檐放下来时,战友们的计划就泡了汤,我也就把烟戒了。二是集体写申请退伍回家。一个部队、一个集体,全是男人,整天粗话脏话。对于稍有素质的我和几个同乡来说,感觉适应不了这种环境。于是,我们利用在过道里叠被子的时间,讨论是否继续留在部队。通过多次讨论研究,决定五人集体写申请回家。于是,他们推举我执笔,就写了份五人联名的退伍申请,交到教导员那里。结果是:教导员把我们批了一顿。说,我们还不是正式军人,没有授衔,列兵都不是,回到家就是逃兵,就是“黑人”,上不了户口。之后,就通知当初接兵的同志来负责对我们进行思想教育。为了能保证我们计划的完成,于是大家各找退伍理由——“阿宽”说他拉肚子10多天了,人都瘦了许多。确实是这样,他戴上雷锋冒,“阿光”说他几乎很像他爷爷,因为“阿光”和他住同一寨子,比较了解他家的情况。我们知道,他并没有拉肚子10多天,可他越装越像,靠在墙上、躺在椅子上,浑身散软的样子,我和同乡都忍不住笑了。接兵的同志只好把我们带到他的宿舍,他刚结婚,让他妻子给我们一人做一晚面条,专门用上我们送给他的“老干妈”辣椒。一碗面下肚,加上思想上的催化,我们回家的念头逐渐打消,都决定成为强者,在这个磨练人的熔炉里生存下去。走的时候,他送了些药给我们,有治感冒的、拉肚子的等等!还说,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他。三是我们都在新兵连长大了。新兵连结束后,我们被分到学兵连学习业务知识。每个人都在这个集体里逐渐成熟,都学到了技术。我利用自己美术专长,在班里办画刊、出墙报得到了领导好评,战友们也很尊敬我,称我为“画家”。“五四”青年节我被大队评为“优秀共青团员”、获大队嘉奖。战友“荣”喜欢足球,成为分队里的足球队员,与班长和战友相处融洽。“阿宽”在新兵连未结束时,就被司令部抽到机关做公务员,因为,他擅长美发,机关勤务连需要这样的人才。“阿光”继续在“干部灶”掌厨,后勤处的领导准备在学兵连结束,推荐他到司令部“将军灶”工作,专门负责将军、司令级别的领导的工作用餐。“顺顺”在队里学通信光缆专业,也学到了一些知识,与战友相处也和谐。他退伍回家后,电信方面的业务也做了不少。

学兵连结束后,我们几个就分开了。我留在了沈阳一个通信连队当文书、班长。“荣”分到了赤峰当通信员;“顺顺”分到了齐齐哈尔当话务员;“阿光”如愿到了司令部将军灶当炊事员;“阿宽”司令部机关给首长当公务员,后来分配到大连首长小区,享受海水、阳光的生活,如今已在部队套改二级士官。分下连队后的当年(2001年),我们都被评为“优秀士兵”,给家乡寄了喜报。这时,我们更加成熟,更加知道我们的路怎样走。

2002年,退伍回来后,我和“荣”回原单位工作;“顺顺”利用自己在部队学的技术在外打工,同时也在家里搞经果林种植;“阿光”当了老板,还是经营小饭馆。相继我和“阿光”、“顺顺”都结婚了、都有了孩子,只有荣还在寻觅,“宽”在着急。因为,荣一向对儿女情感不太重视,大大咧咧;“阿宽”在部队待时间长了,怕自己找不到对象,经常让我妻子给他介绍。我儿子出生时,他正好回家探亲,一直与我照顾儿子,我就让儿子认他为干爹,更增加了我们友谊和亲情。

亲爱的战友们!一路走好!祝你们永远幸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