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故事发生在战士进城办事途中:

我一个战友进城办事,看见一群人围着一个因中暑晕倒在地的中年妇女,人们只是看,只是议论,没有一个人去管。我那又矮又瘦的战友走上去,费了好大劲才把胖胖的妇女背在身上,叫了辆出租车开往医院。到医院只有两公里多,当时出租车起步价是9元,战友掏出10元钱交给司机,而司机借口没零钱找,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第二个故事发生在我一个战士的身上:

有一个小战士,紧抠了一年多,才把有限的津贴费积蓄了200元钱。心爱的妹妹要结婚了,当哥哥的总要送一件像样的礼物。服装店里,年轻的女老板满腔热情地介绍这介绍那,还大哥大哥不停地喊。经不住诱惑的小战士掏出了所有的积蓄,买下了一件红色的羊毛衫。待他走到门口,一位好心的妇女凑上来对他说:“小兄弟,你怎么不跟她侃侃价,这衣服最多值100块钱”。小战士脸刷一下红了,温柔一刀宰的他无话可说。


第三个故事发生在一个老兵身上:

一个老兵参加地方的光缆工程施工,烟瘾发了,休息时钻出黑暗的下水道。满身泥污的他走进旁边的一家小店,掏出5元钱递进去说买包烟。店主见状,忙捂着鼻子,将湿乎乎的5元钱扔出柜台:“快出去,快出去,别弄脏了我的地板!”再有两个月,光缆开通,给这座城市带来的财富将无法估量。



或许我们记忆会告诉我们:大兴安岭森林大火中,是谁第一个扑进熊熊烈火?

唐山地震发生后,是谁第一个冲进倒塌的民房抱出哇哇哭叫的孩子?

面对歹徒的匕首,有是谁第一个挺身而出,用胸膛护卫着身后的姐妹?

毋庸讳言,只有在这些时候,“最可爱的人”的光环才会笼罩在他们的头顶,无数赞美之辞才会把他们包裹的透不过气来。

大伙熄灭了,洪水退下去了,歹徒被绳之以法了,电视屏幕上也没完没了地频频出现了歌舞升平的镜头,平凡的士兵们过起了平凡的生活。

这时他们走在大街上,远不如赴汤蹈火那么从容,因为在人们的日子一旦过的充盈起来,又开始只认钱不认人了。

当兵的来自天南海北,到了周么末总想找个理由请假进城看看,感受一下都市的大千世界。然而,他们口袋里货币不多,又怕跻身于汹涌无比的人潮。一旦挤进去再挤出来,口袋连同精神都被剥离的所剩无几了。



有一天,一战士坐在了一中巴车的窗户旁,车一到站,三个年轻人一拥而上,最前面的一看到有个当兵的,急忙拉着另外两个人下车了,车还没开,那战士听到他们在下面悄悄的对话。

“怎么不上?”

“上个屁,车上有个当兵的!”

不用说,他们三个正是不用说,他们三个正是亲懦夫惧士兵的扒手。

朋友,当你自由自在地漫步在琳琅满目的商场里时,当你一家老小欢聚一堂,安享天伦时,不知你是否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无数远离故乡亲人的士兵们,正用宽阔的胸膛和坚实的脊梁,为我们撑起了一片宁静的天空。


有过旅途经历的人,大凡都有这样的感受,如果你要踏上一条艰难陷阻的路,有一个士兵为伴,你会暗自庆幸的。因为你深信,无论什么情况之下,他都不会甩下你不管。如果有两个兵为伴。你就会无忧无虑。如果有三个兵为伴,你简直可以唱着歌上路,尽管他们才十八九二十来岁……


朋友,如果你与士兵是同龄人,就把他当作自己的兄弟吧,无论在什么时候,他都会和你同甘苦共患难。如果你是士兵的长辈,就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吧,请相信,在你的所有儿女中,他将是最有孝心的一个。士兵走在大街上,好人爱他坏人怕他,小人瞧不起他。假若你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能看到一个穿军装的,不要再以他有没有钱来衡量他的价值,请给他一个理解、真诚的微笑,让他感到你的温暖。在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敢说他舍得把自己最宝贵的生命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