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南洋 正文 第二十四章氏族垦殖(四)

cxing2006 收藏 1 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7/


天刚反白,一群荷兰人奴隶就在看守士兵皮鞭的驱赶下,打着呵欠,拿上各式工具到田里面干活去了。每人必须把一亩田泥土翻开,再打碎,然后灌上水,完了之后,才能吃早饭。这是领工具的时候,工头对他们说的。奴隶们都叹息着。本来是想到印度群岛(18世纪欧洲人对东南亚的称呼)发财来的,却被人抓来做奴隶了,而且还是给以前自己一直看不起的华人做奴隶,好多看不透这种巨大的、屈辱的转变的人都自杀了。但自杀的结果往往就是周边的人都会受到惩罚,华人奴隶主们管这叫连坐法。一人自杀,同房的十人都会被拉去砍头,一个房间的人自杀,前后左右房间的人都会被拉去砍头。这样一来,那些有自杀倾向的人便会受到其他奴隶的重点关照,生怕他自杀了连累自己。

为了那少得可怜的食物,荷兰奴隶博格不得不在田地里卖力地干活。博格是来自荷兰西北方一个叫羊角村的地方,在被刘七抓来之前,他只在巴达维亚见过华人。那些华人见到荷兰人就鞠躬问好,即使被荷兰人殴打辱骂,脸上还是堆着一脸卑微的笑容。博格在同乡人的鼓励下,在大街上随便拦下一个华人,把他痛打了一顿。那华人虽然满眼的愤恨,却不敢还手,只是蜷缩着,博格和他同乡直到打累了才罢手。

直到今天,博格还记得那晚同乡和他说得话:“明天,我们就启程去中国。那里有很多的金银,有很多漂亮的女人,你只要把你的火枪端起来对准他们。他们就会乖乖地把你想要的东西都给你献上。”然而起航后不久,他们就被刘七的舰队胁持了。然后就被送到这里来做了奴隶,根本就没见到传说中的那种华人,反而见到的是这些凶神恶煞般的华人。他的同乡由于试图谋反,事败后被绑在了柱子上,华人用一种很薄很薄的刀,每天在他身上割三百刀,足足让他哀号了四天才死去。那凄惨的哀号声,博格到现在想起来还是被吓得脸青唇白。

博格忽然感到有些头晕,这是饥饿引起的。博格停了下来,刚想喘口气,忽然背后挨了一鞭子。“啪”地一声,博格被击倒在地,一个华人士兵随即跑过来,用枪托狠狠地砸他,嘴里嚷着什么。博格听不懂,但他很聪明地蜷缩在地上,不作反抗,一如在巴达维亚被他自己殴打的那个华人。没多久,那华人士兵显然觉得用枪托砸不过瘾,于是又用脚猛踢了几下,才骂骂咧咧地走开。

博格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擦脸上的泥土,就弯腰拿起了地上的铁楸。然而就在那弯腰的一刹那,博格看到了从松柏港方向走来一队被绳索捆在一起的荷兰士兵,几个华人士兵正不停地用枪托猛砸几个走得慢的人。

“又打败仗了!”博格叹息道。

其实,昨天发生的战事很难说谁胜谁败,但总的来说,兰芳国吃的亏大一点,因为刘七的下落不明,使兰芳国失去了一位拥有丰富海战经验的海军长。这对于一心计划向海外拓展的罗勇来说,实在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陈大为也因为刘七的失踪,把怨气全发泄在了这批荷兰人俘虏的身上。当这批荷兰人俘虏中的拥有最高职位的人提出要求得到人道待遇的时候,陈大为当众一刀就砍了他的头,喷出来的血当场就吓晕了附近几个荷兰兵。

当俘虏的荷兰士兵出现在奴隶工作区附近的时候,奴隶们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默默地看着这些被绳索串在一起的俘虏们。此时,监督他们工作的华人士兵倒不干涉,对于这些能打击荷兰人自信心的事情,他们一向都是很乐意去做的。

俘虏们崔头丧气地赤脚走在水泥路面上。这时,一辆四轮马车从他们旁边呼啸而过。从马车上镶嵌的族徽可以看出,这是张氏家族的马车。马车里面坐的正是愤怒的张崇儒。

领土被荷兰人炮击,眼看着快要收成的农作物被毁于一旦,张崇儒岂能不愤怒。他一早就从领地的农庄里出来,他要质问一下当荷兰战船炮击他的领土的时候,海军都干什么去了?

当马车来到政府大楼的时候,张崇儒从马车里看到许多穿着海军制服的人出出进进,心里不禁骂道:“高官厚禄养了一群饭桶!”

张崇儒从马车上下来,怒气冲冲地就往海军部走去,一路上对与他打招呼的海军军官都是微微点头,毫无表情。快要到海军部的时候,一个人从后面追上来,低声说道:“张老也听到消息了?”

张崇儒回头一看,见是邓飞,脸色好了点,问道:“什么消息?”

邓飞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沉痛地说道:“昨天荷兰海军来袭,海军长刘七亲自带兵反击,坤甸号寡不敌众,被击沉了,刘七等一众坤甸号上的军官下落不明。”

“啊——”,张崇儒停下了脚步,心道:“幸好你来得及时,要不我就出丑了。”张崇儒双手拄着拐杖,在地上连顿了几下,说道:“我正想过来先慰问他们一下,然后再去找大总长商量如何善后此事呢。你来了正好,我们一块过去。”

邓飞可不知道张崇儒先前来此的目的,以为他也是知道了这个消息后赶来海军部慰问同僚的,当下也就点头应到:“好,张老您先请!”。

虽然坤甸号是自爆而沉,但据当时在场的官兵回忆,爆炸前,有一艘小艇从坤甸号上放了下来,为了保护这小艇,几艘武装商船都被荷兰战船击沉了。但爆炸后,现场一片混乱,那艘小艇命运如何,大家就不得而知了。战后,陈大为把松柏港里面的船都派出去搜索了,但至今仍无结果。

大总长府。张崇儒不解地问道:“我们不是有58艘船吗?怎么会输给荷兰人的十几艘船啊?”

罗勇苦笑地说道:“张老,我们那58艘船里面,有55艘是商船啊,只有三艘才是真正的战船啊。这样的舰队,怎么会是荷兰海军的对手啊?”

张崇儒皱眉说道:“政府不是有经费拨给海军的吗?用那经费不可以造战船吗?”

“张老啊,联席会议里面那些人是怎么想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海军的经费早已被他们变着法子划给了陆军了,剩下的那点钱,连维修现有的船的都不够!还造新舰呢。”这话说得让张崇儒感到有些尴尬。罗勇却是故意无视地说道:“如果不改变现状,我很难保证沿海一带的安全。”

张崇儒沉吟良久,问道:“渤泥方面大总长如何解决?”渤泥(今文莱)就在张氏垦殖领土的西北方,也一直是张崇儒的心头大患。

罗勇说道:“渤泥多华人。其军队更是不堪一击。我只是因为渤泥国王一向善待华人,不忍以武力相迫之。日前渤泥国王派人来说,愿意置于政府的管治之下,其王族自成一族,其现有领土割让一半,保留一半作为其族的垦殖领土。如此”,罗勇笑着对张崇儒说道:“张老可以放心了。”

张崇儒笑了笑,旋即又正色说道:“虽然渤泥国王善待华人,但看到同胞置于别人的管治之下,终究是担心。现在渤泥国王既然愿意归附于我兰芳国,自然是放心多了。”罗勇心里晒到:“装吧,你就装吧!只要你支持我的海军计划,我管你装什么样呢。”但嘴上却是说道:“张老,为国为民操心,当真是我等后辈的典范啊。”

张崇儒站起来说道:“大总长的海军计划,我会在联席会议极力周旋的。”说完,带上软边礼帽,拄着拐杖向罗勇微微一鞠躬,说道:“那就告辞了,大总长!”

罗勇也微微一鞠躬说道:“张老慢走,我就不送了。”

待张崇儒走出房间后,罗勇对侍从官说道:“备车,去坤甸船厂。”

坤甸船厂。经过几重严密的岗哨后,罗勇终于见到了在这里督促监工的沈博。罗勇打量着沈博,不无关怀地说道:“呀,你瘦多了。你要注意身体啊,你可不能倒下。你要是病倒了,我这海军可就彻底没希望了。”

沈博在自己的胸膛上擂了几拳,说道:“放心,身体结实着呢!”然后又问道:“那海军计划,联席会议通过了吗?”

罗勇叹了口气,说道:“应该说是没什么问题了。张崇儒今天跟我说,他会全力支持我。只是,我宁愿不要通过。”

沈博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罗勇轻轻地说道:“刘七出事了,跟荷兰人海战,下落不明。”

沈博扭转头,不敢面对罗勇,低声说道:“这件事,我听说了。”如果不是沈博坚持要联席会议通过计划后才肯开工建造,罗勇也不会出这样的招给刘七了。而刘七在荷兰舰队来攻的时候,完全可以在松柏港里依靠炮兵师的支持击退荷兰舰队。

罗勇装作毫不在意地问道:“计划进行得怎样了?”

沈博连忙说道:“图纸都画好了。技术工人也已经培训到岗了,马上就可以开工。”

“好,明天我让海军部组织一批人过来,让他们从现在起就开始去熟悉这些船。船出厂后,他们要马上就能熟练操作。我要把荷兰人赶回老家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