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南洋 正文 第十八章勒索苏丹(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7/


旭日东升,坤甸号(原平角号)缓缓地离开海港。船上除了水手外,还有罗勇的200精兵团。前来送行的只有张崇儒和林光明,但态度显然比上次差多了。冯建国忍不住来了句国骂:“他妈的,老子们东奔西走的,还不是为了他们,他们倒好,不但不感激,反而给脸色看。真他妈的郁闷!”

邓飞在旁不阴不阳地说道:“民主啊,民主就是这样的啦!你现在看得不习惯,看下,看下,就会习惯的了。”

“去他妈的民主,好像老子们还要靠他们吃饭似的。”

罗勇不耐烦地说道:“你们说什么呢?没事干,给我洗甲板去。”冯建国和邓飞互相做了个鬼脸,乖乖地跑去洗甲板了。其实罗勇自己心里也烦,以前上网瞎逛的时候,老觉得民主好,如今自己一玩,差点给玩死。屁大点的事情还得讨论来讨论去,等有结果了,这办事的时机也早过了。算算时间,自己来坤甸也快有半年了,除了营地的建设有了点规模,其他什么都没进展。想象中的大工业,大军港,大战船,连影都见不着,就连眼下的这200精兵团,装备的还是从勿里洞岛带回来的荷兰人的装备。要不是自己在联席会议上拍桌子摔凳子的,恐怕现在那个小小的弹药供应作坊都搞不起来。

“他娘的,老子要是把东万律拿了下来,就自己单独搞个根据地,绝不再搞什么垃圾民主。就老子一个人说了算,想来的就来,不想来的就给我滚蛋。”罗勇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越想越气愤,不禁对以后在东万律的发展路线先作了个前提。那就是他一个人说了算,顶多就事前咨询一下其他人的意见。

“大哥,想什么呢?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也不到船长室去。”刘七在罗勇身旁问道。罗勇正胡思乱想,突然间听到身边有人说话,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是刘七,便没好气地说道:“你不在上面好好地驾驶,跑下来干吗?”

刘七一翻白眼,不屑地说道:“大哥,这陆地上的事情,我不敢跟你比。可要是到了海上,你连做我小弟的资格都没有。”

罗勇笑骂道:“妈的,说你胖你还真喘气啊!快说,还要多久才能到?”

“现在顺风又顺水,估计傍晚就能到了。”刘七从怀里掏出一壶酒,对着壶嘴喝了几口,然后又递给罗勇,说道:“大哥,来两口?”罗勇摆摆手,说道:“我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喝酒,你也别喝。等完事了,咱们哥几个再来大醉一场。”

刘七点点头,收起酒壶,看着甲板上那些穿着荷兰人制服的精兵团,不禁有些担心地问道:“大哥,就我们这点人,到底行不行啊?”

罗勇笑道:“行,你就放心好了。只是到时候你要留心我给你的信号。那通话器会用了吧?”刘七点点头。罗勇说道:“这就好。你听到我开火的命令,你就玩命地给我往岸上开炮。他不服,咱就打到他服为止。”

刘七笑道:“那是当然。只是我怕这弹药不够,打不了几次啊。”说起弹药,罗勇就来气,骂道:“他妈的,那些老家伙,整天就想着耕田种地,也不想想,要是没军队,没强大的武力。不要说荷兰人,就是那些土著都能把我们给灭了。”

刘七对那些族长本就没什么好感,现在听到罗勇这样说,心里更是高兴,暗道自己跟了个好老大。刘七晒道:“那些老家伙整天就想着以德服人。在巴达维亚的时候,只要他们中间的一个人肯站出来反对,光是把佣人佃户召集起来就比荷兰人多。却偏偏相信荷兰人说的什么如果你是好人,就呆在家里不要出来的鬼话,以致有这样的下场。”说到这里,刘七顿了一下,看着罗勇小心地说道:“大哥,依我看,以后咱没必要去理那个什么联席会议啊。咱想干就干了。他们又能怎样?他们要是不服气,就让他们自谋生路去。别他妈的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罗勇叹了口气,说道:“我累了,去休息会,到了你就通知我!”说完,起身便向船舱走去。刘七应了声,看着罗勇的背影,心道:“这大哥什么都好,就这点不好,自己没个主意,老是问别人意见。”民主在刘七眼里,不过是话事人没主意,要问别人意见。这话要是让罗勇知道了,罗勇肯定会被气死。

坤甸号一路北行,向着南吧哇开去。

而此时的南吧哇苏丹正为华人矿工拒绝他的要求而大发雷霆。自1740年上半年他从渤泥(今文莱)邀请了二十几位华人矿工到百演武来挖掘金矿,他的收入增加了不少。华人矿工勤劳,能吃苦,而且温顺,几乎不反抗,让这位土王非常满意。因此,今年他又邀请了一百多位华人矿工过来,准备提高产量的同时加高金矿的地租,好增加他的输入。不料,一向温顺的华人矿工这次不温顺了,宣传如果土王提高地租他们就不干了。

这让土王非常地不爽,他的想法很简单,这是我的地盘,我想怎样就怎样。于是他把他的亲卫队派出去镇压华人的反抗。华人矿工就更是纳闷,你地租高,我们不同意,你不租给我们就是了,你可以另请高明啊。干吗派军队过来?难道我们是你的奴隶?

开始华人矿工还派出代表去跟他们交涉,但这些代表过去以后一句话都还没说,就被这些猎头族人给砍了,脑袋还被挂在竹竿上用来向其他的华人示威。于是华人纷纷拿起掘矿的工具开始反抗。

华人矿工占据了地利的优势,而土人则是占据了人数的优势。双方几次交战,互有胜负,但总的来说,华人矿工吃亏大点。华人矿工是死一个就少一个,而土人则是有后续的援助。眼看着阵地就快要给土人攻陷了。华人矿工的首领罗启光召集众人说道:“土人势恶,那土王又蛮不讲理,我们呆在这里,迟早是死路一条,不如早点突围出去的好!”

“这里附近要么是土人的部落,要么就是深山老林,我们往哪走不都是死!不如留在这里,杀他一个我够本,杀他两个我就赚了。”有人反对道。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们只要突围出去了,就有活得希望。留在这里,若是土人不进攻,只是包围我们,饿都能饿死我们。你还想捞本,门都没有!”罗启光反驳道。

“就是,老子宁愿死在深山老林里,也不愿被那些土人把我的头给割下来,挂在他的屋檐下。妈的,这些土人都是吃人肉长大的。”

“不错,不错,还是突围的好。”

众人七嘴八舌,最后终于统一了意见,突围。

土人根本就没有战争的概念,即使是土王的亲卫队也是如此。打仗,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把部落移到靠近敌人的地方。白天去砍人,晚上照样喝酒、跳舞、狂欢。黄启光他们一早就收拾好东西,但等土人狂欢之后便突围下山。

此时,罗勇他们刚好到达南吧哇。虽然此时荷兰人到达南洋已有一段的时间,但东印度公司自英荷战争之后,国势大降,是有心占据整个南洋,却无力实施这个计划。所以婆罗洲一带,对荷兰人几乎还是一无所知。当坤甸号耀武扬威地出现在南吧哇附近的时候,土人都被这庞然大物给吓坏了。几艘来不及躲避的渔船都被刘七故意撞翻。看着在水里面扑腾的土人,罗勇有些不忍心,但旋即又想起老子就是找喳了的,管他那么多干吗?于是对刘七说道:“把岸边的茅屋都给我轰了。”

刘七本来还想劝罗勇先给土人施加点压力,好让等会上岸的联络员不至于有生命的危险。现在听罗勇这样吩咐,心里是更加地认定了这个行事跟自己很对路的大哥,当下高声应了,指挥着炮手,把岸边的土人房屋全给轰了。

土人何时见过这种武器,不但巨大无比,而且还会喷火吐烟。火焰喷向之处,都是草木横飞,人屋俱毁。土王不知道自己是得罪了那路神仙,以致引来今日之祸。目瞪口呆之余,唯有拼命向诸神求救。

坤甸号的炮声引起了被围困的华人矿工的注意。罗启光兴奋地说道:“听,海边有炮声!我们向那边走!”说完,站起来高举着缴获的冷巴刀,大声喊道:“兄弟们,救我们的人来了,大家冲啊!冲到海边就有希望了!”虽然罗启光不知道海边开炮的是什么人,但借用来鼓舞一下士气也没什么大碍。华人矿工一声呐喊,都跟着叫喊起来往外冲,士气比刚才高涨了不少。

正在喝酒吃肉的土人毫无防备,包围圈被华人矿工一冲即破,待反应过来,华人矿工已是向着海边跑了很远了。

眼看着岸边的房子都给炸平了,罗勇才让陈大为陪着一名略通土语的海盗作为联络员,带着二十名精兵团士兵上岸去。陈大为一行人都穿着荷兰人的制服,划了两艘小船在土人恐惧的眼光中上了岸。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