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7/


现实中的坤甸被卡布亚斯江一分为二,卡江的南边是城区,卡江的北边是郊区。如今的坤甸也差不多,南边是正在大兴土木的营地,营地再往南走几千米就是后来被成为老埔头的金矿了;北边便是罗勇力排众议,坚持要建的海港,海港往被过去一点,就是相对于老埔头而起名的新埔头金矿。

对于这两个金矿,罗勇现在是一点兴趣都没有。罗勇只关心军事方面的东西,虽然沈博跟他说过,这样不好,要关注一下其他方面的,免得以后麻烦。但是军人出身的罗勇对于军事以外的事情就是提不起干劲,勉为其难地干过一段时间后,罗勇干脆把这些事情都踢给沈博了。罗勇拍着沈博的肩膀说道:“一文一武,你文我武,咱哥俩拍档上,保证天下无敌。”实际上,罗勇想的却是“枪杆里面出政权”。有武力作后盾,想干什么还不行啊?双方实力相等,当然就讲和平,讲民主,有事大家商量着办。若是悬殊太大,民主不过是个口号而已。

这也是罗勇竭力要组建军队的主要原因。现在在联席会议里面,各姓有各姓族民的支持,唯独自己六人没有什么基层基础,靠点伪造的天命,现在还可以蒙混过去,以后肯定是不行的。别人铁了心要造你的反,什么理由找不出来啊?何况是一个虚无飘渺的天命!自己要时没点实力,天命这东西就不好玩了。说你有时你就有,说你没有之时你就没有。所以,要从现在起,要培养完全终于自己的人。因此,所谓的精兵政策,换个角度来看,就是罗勇的政治基础。这些精兵,是名副其实的精心挑选的兵。用句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政治上绝对靠得住的。

选兵的时候,罗勇就暗中交代过陈大为四人,尽量挑选没有氏族背景的人,象刘七这样的海盗啊,从勿里洞岛来的姓氏比较古怪而无法溶进姓氏社会的人。而且要在训练的时候不断强化“军人以服从军队命令为天职”!陈大为当时的反应就是:“大哥,要搞一支罗家军啊?”罗勇点点头,说道:“不错,我就要搞一支完全听命于我们的军队。只有我们五人才可以指挥的军队。”

“五人?沈博不算吗?”

“沈博这人太过迂腐了,这些事情不能让他知道。总之,他不负我们,我们也不负他就是了。但是军队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他也掺和进来。”

罗勇站了起来,把右手平伸出来,说道:“为华人之富强而努力!”

陈大为四人也同时站了起来,伸出手,接次放在了罗勇的手上。五人同时满腔豪气的说道:“为华人之富强而努力!”

话声刚落,五只手在空中,上下用力的挥动了三下,这才坐了下来。

“大哥,你说近期准备搞个军事行动是怎么回事啊?”坐下来后,陈大为问道。这事邓飞他们是刚听到,闻言都望着罗勇。

罗勇于是把武力胁逼苏丹割让东方律的计划给说出来。这下,众人可兴奋了,连一向不爱说话的丁宏也凑趣说道:“大哥,我们这样做算不算是殖民啊?”

陈大为刚要骂。罗勇却笑着说道:“不算!”

“不算?”这下连陈大为都有些奇怪了,不禁问道:“这样做都不算?那要怎样做才算啊?”罗勇于是把今天下午在张崇儒家里发生的事情跟大伙一说,大伙都乐了。陈大为揉着肚子笑到:“妈的,沈小子就是牛,这样堂皇的借口都可以想出来。哈哈,教化万民,牛,的确是牛。”

笑完,邓飞又有点担心地说道:“老大,那我们也得找个出兵的借口去才行啊。总不能就这样派兵过去,然后说,从现在起,这地方就是我的啦。我要来教化你们了。”

丁宏反驳道:“为什么不行啊?荷兰人的巴达维亚不就是这样搞出来的吗?凭什么我们就不能也这样搞个东万律出来啊?”

邓飞哑口无言,只好摇摇头说道:“不行,我总觉得这样做不好。得找个借口才行。”

罗勇摆摆手说道:“不用急,反正还有一段时间,这借口慢慢找,总能找到的。”说到这里,罗勇端起大碗喝了一口水,然后继续说道:“今晚叫大家来的目的主要是说说这个训练的事情。从明天起,大家什么都不用教,就操练他们的队列和让他们练习射击就可以了。其他项目的训练,就等我们搞到东万律再说。”

这时,沈博带着刘七出现在了门口。见里面说得热闹,不由得问道:“说什么呢,个个笑得这么开心。”罗勇由于刚在背后说了一下沈博,此时咋见到他,有点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笑,没有什么。陈大为见状,连忙说道:“大哥正在跟我们说你的那番传播圣人之言,教化万民的高论呢。”

沈博笑道:“这话可不是我说的,是老大的祖宗说的,我不过是改变了其中的一些话而已。什么蛮荒之地,圣人门徒,这些词语我可想不出来。”接着又拉出站在背后的刘七,对罗勇说道:“大哥,我把刘七也带来参加这次会议,你不介意吧。”

罗勇心道:“你把人都带来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但嘴上却说道:“我正准备等会去找他呢。想问问他那些水手训练得怎样了。”

“我就想着大哥可能要问他这些,所以刚才来的时候顺便把他也叫来了。他还不敢来呢,说大哥有事,下个命令就是了,哪用这么麻烦商量来商量去的。我跟他说,咱大哥讲的是民主,凡有大事都会与大伙商量的。”沈博只顾自己说着,丝毫没有注意到罗勇的表情有了些变化。陈大为心中暗道:“倒塌,军队里面讲民主!开什么玩笑。”

罗勇苦笑了一下,心想:“来就来了呗,还说这么多废话,好像要我这人很专制,要逼我搞民主似的。”于是不再听沈博喋喋不休的叙述他为什么要带刘七来的原因。望着刘七关切地问道:“阿七,那些水手现在训练得怎样了?有没有什么麻烦?”

刘七自一进门就留心着屋里五人的反应,当看到罗勇脸上的表情有些异样的时候,心知罗勇对沈博带自己来不是很高兴,但他想知道罗勇的不满意是针对沈博还是针对自己。现在听到罗勇问话的语气,心中已有了答案,便高兴地说道:“大哥,他们本来就是船工,这船上的事情都不用我教。我教他们的就是海战时候要注意的一些事情,”

罗勇走过去拍着刘七的肩膀,笑着说道:“那就好!海上的事情我们这里除了你,谁都不懂。你也知道我准备要这艘船来干什么。所以,你要多费心了。以后我们吃饭还是喝粥就全看你了。”

陈大为也说道:“这以后要是建国了,刘兄弟可是海军司令啊。比我们还大呢。”这一番话,引得周围的人全笑了起来。

刘七心想:“我吃饭还是喝粥,倒是真的看这次了。”他闯荡江湖多年,怎能不明白陈大为这言下之意,于是连忙摆手说道:“岂敢,岂敢,杨大哥与罗大哥还有诸位兄弟都是天命之人,我一个草民海盗,哪敢与各位大哥相提并论啊。”

罗勇俩眼一亮,心道:“这家伙倒是个识趣之人,懂得察言观色。”于是趁机说道:“大为,你这话怎么说的。刘七现在也是我们的兄弟之一啊。你这样说,岂不是寒了他的心。”

邓飞忍不住“噗哧”一声笑了,低声对旁边的丁宏说道:“大为这小子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去了。”

丁鸿也忍不住笑了,回应到:“大哥真他妈的假。说句话,脸红得象关公。这话要是大为说出来,保证能骗到满屋子的人。”

两人虽说是低声说话,但吐字清晰,屋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罗勇尴尬地笑着,不知道说什么好。陈大为则是脸一红,张口跟邓飞和丁鸿吵了起来。

倒是刘七,满心的欢喜,他知道自此之后,自己也算是溶进了这个小圈子了。

罗勇干咳了两声,制止了大为他们三人的吵架,对刘七说道:“兄弟几个就这样,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刘七连忙说道:“呵呵,男人嘛,都这样。当年我做海盗的时候,兄弟们之间也是这样,吵吵闹恼,没事互相损,有事就一起上。那才叫兄弟情深。”

罗勇“嗯“了一声,对刘七说道:“不知道沈博有没有跟你说我们过段时间要做个大买卖。”

“大买卖?什么大买卖?沈大哥没有跟我说啊。”

;罗勇有些奇怪地看了一下沈博,心道:“不会吧,你叫他来也不跟他说。”沈博见罗勇有些奇怪地看了一下自己,心中也纳闷,暗道:“要是我说了,拍你又会说我泄露秘密。”罗勇说道:“我们想去勒索一下苏丹,让他借块地给我们用用。”

听到罗勇这样说,刘七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禁问道:“就我们这几个人?”陈大为头一杨,意思是“不可以啊?”刘七喃喃地说道:“不是不相信各位兄弟,只是那苏丹再怎么说也有几万兵马啊!就我们这些人过去,他一人吹一口气都能把我们吹到海里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