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55节 江南之春 三

不笑生 收藏 0 0
导读: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55节 江南之春 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本书即将结束,一旦结束随后上传续集南明风雨之血沃中华请大家注意收藏。

“几位朋友,朱某谢谢几位仗义相助。”

“哪里,哪里”说话的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淮南六杰中的老大,背上背着一对护手钩,眼下一条乌油油的大辫子拖在脑后。随着他的动作在身后摇摇摆摆。

“朱大哥何必如此说话,倒显得有些见外,来来我给你引见几位当世有名的高手。”

他的身后跟着五六个人,或僧或道或俗各人都有。

“这位是青城派掌门铁面真人,此次他率领手下十大高手前来为大哥助阵。”

“贫道稽首了!”

朱一哥拱手道:“此次道长大架光临,有失远迎,还望道长不要见怪。”

六杰老大又指着其中那个僧人道:“这位是号称‘生铁佛’的沙大师他的铁布衫功夫当真刀枪不入、这位仁兄大哥大约认识,他是铁甲鳄常年纵横杨子江上,手上一只钢铁团牌无人可挡,这位……”

朱一哥微微有些失望,只除了那和尚和道士之外,其余之人无一不是江洋大盗或是土匪、响马。

与众人一一见礼之后,才顾得上和六杰之首说话:“那你五位兄弟呢!”

“唉!朱大哥有所不知,那五个家伙全无义气,一听说要和来过江南的神州军作对,说什么也不来,还说那些人是什么豪杰、英雄,为了这还和我割袍断义。实则我们江湖上的事和他们官府又有什么关系,唉!不说也罢,这几位都是我费了好大劲才请来助拳的高手,那位青城派的掌门要不是为了爱徒采花时被神州军的人给杀了,还不来呢!大哥还是多尽尽心罢!”

朱一哥素知这淮南六杰情同手足,如今为了他和神州军的事居然翻脸,一面心感这位六杰之首的义气,一面又在自己心中掂了掂自己的重量,突然之间一股后悔的感觉抓住了他“或许跟神州军谈价钱不是个好对策,他们可是几个月就灭了四十万清军啊!难道我比朝廷那些官爷还要厉害不成?……不能,这儿离他们那里远着呢,他们又能有几人?”

想到这里,他渐渐开心起来,趁着他们大队人马没到,先谈好价钱,哪怕他们将来坐了江山也好讨价还价不是,这大江之上的规矩不是他们改得了的。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往往被一个“贪”字迷住了眼,做出不理智的决定。还是那句话,别把自己想得太聪明,这个世界上的事往往是拿实力来说话。实力对等(注意不是平等)的时候才会看谁的机关更聪明。否则再聪明也别往出使,因为那是找死!

这天的清晨,如同往日一样,在江南连绵的如丝秋雨之中,才刚刚起来得漕帮帮众们,或是坐在一堆吸着烟袋闲聊,或是凑在一起继续昨夜的赌局。而那些负有任务的帮众们执着刀在岸上来来回回巡视着。

一些载着货物的小船来到了漕帮的码头之上和这些有钱的漕帮帮众们交易。这些小贩知道这些有些钱的帮众们喜欢什么,他们往往直接点名要神州城的“透瓶香”不那么贵,味道又好的烧酒来做为早饭。

也有人要买些神州城出品的精致的胭脂、水粉之类的玩艺去勾扬州城里那些堂子里的姑娘们的魂。要知道这些东西要不是靠着江边的便利,他们不知何年何月才买得到。

这时江面之上来了一些扎在一起和竹排,虽然朝廷三令五申不准向下游送木料、竹料或是其它种种物资,可是鲁监国那儿是大把白花花的银子收呢,只要有钱自然有人不怕死。漕帮的帮众们见得也都惯了,也不去管他。

运竹子的竹排一般都交足了规费,靠着江心向走,这样或可避过清军的巡查。今天的竹排不知出自哪个生手,到了这儿居然“咔嚓”一声全散了架了,一根根胳膊粗的毛竹横七竖八的散得满江都是,有些毛竹甚至飘到了泊得船边上。

这是常见得事,漕帮帮众们也不帮忙,一个个站在江边看热闹,那些掉在水中的水手,“扑嗵、扑嗵”得凫着水游向那些小商小贩的船边,央求起来。那些人又是讲价钱又是骂人,或者扒了船乱摇。把个小船上的商贩闹了个不亦乐乎。岸上的漕帮帮众看着这出好戏一个个大呼小叫胡乱喊了起来。

他们如果多长一只眼而且是心眼的话,他们就会发现那些那些随水来到自船边的竹子,有那么一根两根突然不见了。当然如果他们可以看见的话,就会发现有人把这些竹子在船底中间布置好了。另外各个泊船点是都会发生类似的他们见惯了的却又有一点点不同的混乱。

这些是神州城特工们的专业炸船法,纵向布置的装药一旦爆炸,威力虽然不大,可是水压绝对会把木船炸得无法修复。

打通竹节的竹管之中,一头留下足够的空间,插入定时用得碳条,时间全是算好得。到时一定会同时爆炸。而那些小商小贩和放排人十个中有四五个都是神州城的特工,他们就是这出好戏的第一场锣鼓。

陈荣坐在马车之上,仿佛睡着一般。微微合着眼,脸上的肌肉如同死人一般一动不动。而他车上的四五个手下,虽然都经过神州城系统的训练,可是他们心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一点点微妙得的颤动起来的心弦,使这些年轻人的脸上显出几分兴奋,几分凝重。倒不是怕,面对漕帮这群乌合之众他们这些受过多种训练的特工要怕的话,那才是笑话了。可是年轻人在战斗之前,内心之中难免会稍稍有点激动。而陈荣一生之种参予的阴谋何止数百,此事对他来说实在是味同嚼蜡,一点新意也没有,哪来得激动。

几年之后,当他回到特工学校当校长的时候,被人家称为阴谋库。而经由他训练出来的新一代特工也被后来大受其害的各国称为“坏蛋军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