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末路2005 前言 第二十一章

霍刚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6/


第二十一章

李炳昌了解了马建国的社会背景,确实比较复杂,他派人找了一些马建国的兄弟,其中几个人已在先前他们查机主是谁的时候与他们通过电话了,结果是这些人都不知道马建国哪去了,这些黑道上的人也不愿与警察过多交谈,队员们并没有直接提起马建国干的事。

李炳昌亲自找到马建国的老大钱小军,当时钱小军正在叼着烟打麻将,见到公安局的人大驾光临,牌不敢打了,烟也不敢抽了。钱小军问有何贵干,李炳昌说是来了解一下马建国的情况。钱小军已听手下的人说起过警察在找马建国,于是说:“你们找他?我还在找他呢,我借给他的钱他还没还呢。”李炳昌眼光一闪,道:“他借了多少?什么时候借的?”钱小军道:“也不多,几百块钱。借了二十多天了。他到底犯了什么事呀,看你们这么大阵仗。”李炳昌道:“11月29日那起死了三个人的案子你们应该听说过吧。”钱小军和其他人都大感吃惊,钱小军道:“你的意思是说是他干的?不可能吧。”“你凭什么觉得不可能呢?”“真的是他?真看不出来这崽儿胆子这么大,居然搞得满城风雨,深藏不露吔。”李炳昌看这些人的神情,不像是装的,他们确实不知道此事。

李炳昌道:“我没说是他干的,他只是有嫌疑而已,可能他只是从犯。你知不知道11月29日那天他在哪里?”钱小军道:“这我不是很清楚,等会,我打个电话,叫个兄弟来,马建国平时经常和他在一起,他可能晓得。”钱小军摸出手机,打给一个叫“三娃”的人。

过了一会,“三娃”来了,听他说话的声音,有个队员记得跟他通过电话,他没说几句就挂了,先前也没找到他人。三娃名叫曹利,他瞅了瞅钱小军,钱小军道:“警察问你话,有什么就答什么,晓不晓得。”曹利点了点头,道:“晓得,晓得。”

李炳昌问曹利道:“上个月29号那天马建国跟你在一起没有?”曹利道:“29号?我想一下……那是星期六……对了,他一直跟我在一起。”李炳昌道:“你们那天都干了什么?去过哪些地方?”“这……”曹利吞吞吐吐。李炳昌感到曹利有不方便开口之处,便道:“这样吧,就不用说具体事情,就说你们去过哪些地方,不要撒谎,我们会去查证的。”曹利想了想,说了几处地方,有队员用笔记了下来。李炳昌道:“你们在一起的时间是几点到几点?”曹利道:“具体时间记不清了,反正上午十点钟时我们肯定已经在一起了,分开的时候至少已是晚上九点了。”“这期间你们一直在一起?”“对。”“30号你见过马建国没有?”“没有,从那天起就没见过他了。”

“你平时经常跟他在一起?”“是的。他出什么事了吗?”李炳昌道:“11月29日那起三人命案可能跟他有关。”曹利讶道:“不会吧,他那天一直跟我在一起呀,未必他跟我分开后去杀的人?”李炳昌道:“如果你说的是实话,我们可以排除他杀人的嫌疑,但是他跟凶手肯定有一定的关系,这个人你们可能也认识。你既然跟他这么熟,那最近有没有察觉他有什么异常活动?接过什么异常电话?或者跟什么人接触得较多?”曹利想了一会,道:“没觉得呀,我感觉他很正常呀,他平时就跟我们这些兄弟伙在一起,没见他跟其他什么人有多熟呀。”李炳昌提示道:“再好好想想,他有没有在你面前提过最近要干什么大买卖,要发财什么的?”“没有,绝对没有。”“这些天有没有马建国认识的人与他一起消失了?”“跟他一起消失?我想一下。”曹利皱起了眉头。李炳昌望向钱小军等人,他意思是让他们都想想。

这些人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期间李炳昌还提醒会不会是马建国的亲戚或是彭县老乡,但都被否定了。李炳昌很有耐心地道:“认真想想,不要故意隐瞒哟。”他们还是想不出来。李炳昌道:“这样吧,我换个方式问,你们觉得谁有可能是凶手呢?”这几个人互相望了望,李炳昌笑道:“不用紧张,我又没说你们是凶手。”

最终李炳昌还是没能得到想要的结果,在他们身上看来也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就是说凶手应该不是他们这个圈子里的人,至少与这些人不太熟。霍刚的自我保护措施收到了效果,李炳昌想到的他早已想到了。他跟这帮人基本上都认识,有一定来往,但都不算太熟,所以出了事他们不会注意到他,而且他事后还赶回成都故意出现在他们面前,就是为了不引起他们怀疑。

霍刚做这个案子,关键在两点,一是在现场干得很漂亮,没有任何目击者,没留下任何痕迹;二是取了钱而不暴露自己,只要马建国这帮兄弟怀疑不到他身上,警方就无法直接或间接地查到他,他就是绝对安全的。就算马建国的尸体被发现了,也不一定能认出来,就算被认出来,对警方来说意义也不大,因为马建国已永远不能说话了。

李炳昌派人到曹利说的地方去寻访了一遍,曹利的话不假,11月29日那天马建国确实与他在一起,确实去过那些地方。问起那些地方的人曹利和马建国去干什么,原来是去收保护费,难怪李炳昌问起时曹利难以启齿。这样说来马建国确实没有作案时间,凶手另有其人。

虽然李炳昌和钱汉都认为凶手是马建国这帮兄弟中的人的可能性很小,但他们还是秘密调查了这帮黑道上的人物,没有发现有人参与了这起案件的迹象。

案情比较清晰了,马建国自身应该没有参与到杀人案中,只不过是替凶手取钱而已,而且凶手是临时找的他,事后他与凶手都逃亡了,如果是这样,还好办一点,只要找到马建国,真相就大白了,李炳昌担心的是马建国已不在人世了,因为他感到整个案件凶手体现出的精明和狠辣,恐怕不会给自己留下马建国这么大一个隐患。

凶手又是谁呢?肯定是马建国认识的人,但关系又跟他不是很密切,不然周围的应该有所察觉。要直接查这个人难度太大了,要查还得从马建国身上入手,要是能找到活着的马建国,就好办了。

很快,马建国的通缉令就贴到了成都市内各处,全国各地的报纸都刊登了通缉令,成都电视台还播放了马建国取钱的画面。为调动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性,加快破案速度,成都市公安局悬赏一万元给提供可靠线索的人,直接抓获犯罪嫌疑人的,奖励三万元。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