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男儿 第二章:千里火线 第五节:火烧国会大厦(5)

醉长生 收藏 1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91/


警卫脸上青一阵红一阵,两眼死死盯在白少虎脸上一动不动,足有10秒种以后,警卫突然一下又笑了起来,发自内心的微笑,他再次拉开抽屉拿出白少虎的手枪双手递过,“没什么。”顿了顿,看着白少虎郑重说道:“这是您的佩枪,请一定要收好,您需要它!”


白少虎不是傻瓜,那能不明白其中缘故,他把自己当谢南国余部,新加坡人民军了。接过枪插回枪套,轻声说了句,“谢谢。”


转过几个街角就有一个不大的小餐馆,几张桌子满满的挤在二十几平方米的店堂里。时间还早,没有客人会这么早来用餐,于是胖老板悠闲的挺着大肚子,一边哼着小曲一边擦着已经很干净的桌子。


‘啪哒、啪哒’几声军靴走在硬地上的响声,一个日军中尉军官已经踩在刚刚才拖得发亮的地板上。


老板抓着抹布点头哈腰迎上去,“太君,现在还没到营业时间,您这是……”


“用一下洗手间。”日军军官懒洋洋的好象懒得跟这么个小人物多话。


“哦,那请,请这边。”胖老板弯腰连连,手指店堂角落,“拐过墙角最后一个门就是。”


日军中尉没再理他,‘啪哒、啪哒’向里走去,拉开最后一间小门,一眼看去却不是洗手间,而是一间挺大的仓库,居然还有几个人坐在椅子上擦枪。日军中尉一点也没觉得奇怪,因为那几个人正是熊无疾、沈归回等人。


胖老板听着脚步声消失在仓库门里,端起一盆脏水到餐馆门口泼掉,仔细观察一阵后,才又回到店堂,继续悠闲的哼着小曲擦桌子。


白少虎抓过一把椅子坐下,脱下了日军军装。熊无疾问道:“没出意外吧?”


“没有,挺顺利的。”白少虎拉过脚下的袋子,穿上里面橘红色的消防员制服。“十点半起火没问题。”


宫琳的头发盘在消防头盔里,脸色也不知搽了什么,黑乎乎的,两撇小胡子挂在嘴唇上,到还真认不出来她是个女人, “十点半一起烧起来,市中心消防队出火警用不了5分钟就能到现场。”看看手表,“现在是十点二十五,时间不多了。”


沈归回道:“大家抓紧时间检查一下装备,事关重大,决不能马虎大意!”


“检查完毕。”


“检查完毕。”


……


众人走到仓库一边,合力将一块厚重的帆布掀开,下面是一辆崭新的消防车。倒也不能说是崭新的,因为只是从旧车场偷回来重新刷了遍油漆而已。


八个人全部穿着消防员的制服,就坐在车上等着,谁也没有说话。各人所负责的环节都已记在心里滚瓜烂熟,无须再要谁重复一次,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国会大厦的大火烧起来。


10:34……


10:37……


10:41……


八个人静静的低头看表,外面并没有按照他们预想的时间一片混乱。每个人心里都忐忑不安,“完了,泡汤了!”心里都是这么想的,但谁也不敢诸于口上。时间就这么一秒一秒的过去了……


‘叮呤呤……’终于,一阵刺耳的警铃声大作,隔着几条街都能听到。随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经过,慌张的呼叫也传进仓库里,“失火了……国会大厦……大家快去救火啊……”


熊无疾露出微笑,“终于来了。”抬头看向其他人,每个人都轻松的笑了一下,随即严肃起来,因为:终于来了!


没过两分钟,几辆消防车‘嘀嗒……嘀嗒……’拉着警笛呼啸着穿过不远的大街。沈归回点着发动机, ‘吭哧—吭哧—’发动机马上喘着粗气拼命想向人证明自己还没老,沈归回咬着牙祈祷,“快啊!快啊……”心里真怕这快报废的车没用了,‘轰隆隆……’消防车一阵抖动终于发动了,沈归回才呼了口气。


仓库的卷闸门‘哗啦啦’的拉开了,胖老板站在门外焦急的挥手,悠闲早已不见。消防车‘轰’的冲出了仓库,门外是餐馆下货的小巷,不怕有人看见。车立即转出巷口,跟着新加坡消防局的消防车向国会大厦冲去。


国会大厦地下室、三楼、顶楼的十几个窗口冒出滚滚的黑烟直指天空,不时冒出熊熊的火舌舔舐着窗户,不断有碎裂的玻璃耐不住大火的高温,摆脱窗架的束缚摔落到楼下的草坪上。


大门口乱成一团,无数慌乱的新加坡伪军从门口冲出来,不少人脸上熏得跟熊无疾有得比,拿着毛巾或者手帕捂住口鼻不停的咳嗽。有的还怀里抱着大摞大摞的文件夹,一头扑倒在草坪上大口大口呼吸。大厦的警卫们拼命疏散里面的人群,已经撕裂的声音还在大声呼喊,“快啊!快!大家都不要乱,要不然受伤的人更多,排好队出来!”


14辆消防车‘吱吱吱’的急刹车,一辆接一辆冲进了院子,停在草坪上,最后一辆就是熊无疾他们的。车还没有停稳,大群的消防员纷纷从车上跳下,手拿着高压水枪、消防斧等各种器具冲了进去。熊无疾道:“该我们了,上吧!”海军陆战队的六人小队所有成员也跳下了车,手里抱着涨得满满的消防水枪冲进了大楼。跑在最后一名的熊无疾拖着水管往里跑,拐弯时水管一不小心把正在抓着警卫询问火情的消防局长拌了个大跟斗。局长爬起来摸着摔肿的脸,冲着已经冲进了大厅里滚滚的黑烟,看不见了的几个冒失鬼大骂,:“老子要扣光你们这月的奖金!”盛怒之下,局长浑忘了一件奇怪的事:不见有水从高压水枪里喷出来,原本是扁的水管怎么会涨得满满的?


六人拖着高压水枪跑进了地下的电闸室,左右一看没人,熊无疾喝道:“快!”周春和黄杰合力,抓着水枪的喷嘴旋了几下,没几下就把喷嘴旋了下来,几人抓起水管后面就往地上倒‘扑通、扑通’水管里掉出了12个铁皮罐子,粗和罐头差不多,不过长达25厘米。这是霍远航做的定时炸弹,要在每层楼的通风管道都放上一个。


火势熊熊,虽然还没有烧到这里,浓烟也呛得人咽喉里火辣辣的。熊无疾叫道:“多的不用我说,每个人尽快!实在被火封住了路就放弃!行动!”


宫琳和沈归回坐在车上焦虑不安,这么大的火,怕他们出现意外。还好,过了十几分钟,进去的几个人陆续的都从楼里回到了车上,比原定时间晚了两分钟,熊无疾和余杰,也出来了。原来余杰陡然想起来消防水管还在电闸室里面,事后如果被人找到多的一枝消防水枪却无人知道是那个消防小队的,引起怀疑就前功尽弃了。所以和熊无疾又跑回去拿水枪耽搁了点时间。


趁着混乱,消防车悄悄的启动向后退去,围观的人群以为是去加水或是怎么样,纷纷让路。消防车头一转,向着小餐馆开去。胖老板早已等得焦急万分,见车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惊喜之色溢于言表。

才关上仓库的门,熊无疾等人已是急不可耐的跳下了车,抱起水壶就喝,洗干净了脸后,都扯下了身上的消防员制服,换上一身蓝色的工人工作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