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京1937 1937—2007: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第十三章:中岛第16师团的行动

魏风华 收藏 0 7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1/


日军第16师团的行动:第16师团于1905年在京都编成,士兵主要来自京都、三重县、奈良县。参加过日俄战争。战争结束,第16师团不定期地在中国东北驻扎。中日战争开始前,最后一次在东北驻扎是在1934年。1937年夏,战争全面爆发。9月,第16师团被编入华北方面军,侵入中国。


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中将;参谋长:中泽三夫大佐。下辖:


第19旅团:草场辰巳少将——第9联队:片桐护郎大佐(京都);第20联队:大野宣明大佐(福知山)。


第30旅团:佐佐木到一少将——第33联队:野田谦吾大佐(久居);第38联队:助川静二大佐(奈良)。


骑兵第20联队:笠井敏松中佐;野炮兵第22联队:三国直福大佐;工兵第16联队:今中武义大佐;辎重兵第16联队:柄泽畔夫中佐。


师团长中岛今朝吾,1882年生,1903年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15期。一度任驻法国武官。回国后,曾任舞鹤要塞司令官。1936年任东京宪兵司令。1937年8月任第16师团长。中岛第16师团与合围南京的其他日军的行进路线不同,它既不是从杭州湾登陆而来,也不是从上海方向追击而来,而是1937年9月从天津大沽口登陆,先参加了华北作战,后回大连休整,准备增援在上海作战的日军。11月14日,第16师团自长江白茆口登陆时,上海已经陷落。向南京追击的命令下达后,第16师团作为东路的一支,沿宁沪铁路经常熟、无锡、常州、丹阳、句容、汤山、麒麟门、仙鹤门进逼南京中山门、紫金山。


由于没有后勤保障,包括第16师团在内的日军按照司令部的命令,实施了“就地征发”的政策。“就地征发”,即就地抢劫,而抢劫又迅速演变为屠杀、强奸和纵火,一路上愈演愈烈。


通向南京之路,慢慢地变成一条血路。


在第16师团中,最为凶暴者当属片桐护郎率领的第9联队和大野宣明率领的第20联队。在向南京进击的途中,两支部队也展开屠城竞赛。常熟陷落后,1937年11月27日,第16师团的第20联队占领无锡,该联队上等兵北山与在阵中日记中记载了屠城情况,上千妇女被强奸,至少2000名平民被屠杀。3天后,第9联队占领常州,暴行再起,4000多名中国平民遇难。


城市如此,乡村尽然。按照日本士兵的说法,进入华东地区后,在城乡大街的墙壁上,到处都写着抗日宣传标语。“中部支那的抗日思想非常坚决,对他们不能手软,想杀就杀,想抢就抢!”这是每一名日本士兵的想法。


通往南京之路上,日军每进占一个村庄,必定先把村民尽数屠杀,然后才在村中宿营。而在离去之前,将该村彻底烧毁。第16师团第20联队士兵东史郎在他的血腥日记中记载了这样一段残暴的往事:


“……我们立即扫荡了村子,抓来了五男一女……被绑在树上的人,有的被刺死,有的被砍死,有的被击毙。我们对其中一对青年男女很感兴趣,所以把他们放在最后处死。‘把这女人从男人身边拉开!’中队长下令道。一个士兵扳开女人的手,使劲地把她拖开。另一个士兵‘嗨’的一声,用刺刀刺进男人的胸膛。女人‘啊’地大叫一声,发疯似地冲过去,紧紧抱住男人,哭了起来。她嚎陶大哭,好像要吐出血来。真是个非常动人的戏剧性场面。不一会儿,她把紧紧地埋在男人胸口的满是泪水的脸抬起来,冲着我们怒目而视。她怀着对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即将失去生命的男人的深深的爱,怀着对我们的刻骨仇恨,用手指着自己的胸膛说:‘刺吧!’不,应该说是她严厉地命令着我们。一个普通女人俨然像将军一样以巨大的威严命令我们!又是‘嗨!’的一声。女人‘呜’地倒下了,像保护恋人一样倒在男人的胸膛上……我们当即在村子里放了火,接着便向另一个村子进发了。”


东史郎是一个老鬼子,是一个后来才开始悔悟的老鬼子,他后来的悔悟并不能抵消当时的罪恶。他笔下所记叙的是一种怎样的残酷?让我感到更为残酷的是,血腥的屠杀过后,他对乡村的景色做了这样美丽的描写:“辽阔的大地上黄昏来临,通红的巨大的夕阳勾画出令人心醉的自然美,我们陷入梦幻般的境地。夕阳隐没在远方的树林中,放射出金黄色的光芒,奔流的云彩在光芒中流动,极为壮观。大自然的父母发出这慈爱的光芒,照耀着大地上的一切,照耀着敌我双方。夕阳渐渐地进入夜幕,远方的树林消逝在黑暗中。不久后,麦田上空孤零零地浮起宝玉般的光辉,五匹马拉着的木板车卷起漫天的尘埃,那钓鱼竿似的长鞭不停地在马的耳边挥动,‘叭叭’声在空中回响,马飞快地奔向树林。除了远处的犬吠声,什么也听不到。在这广袤无垠的大地上,越过一望无际的麦浪,长龙般的队列响起进军曲,那是炮兵用口琴吹出的曲子。这是多么令人感怀而难忘的场面啊……”


就这样,向南京进军的日本士兵一边用残酷的方式屠杀着中国的平民,一边自我陶醉地行进在异国乡村美丽的背景中。


残暴在蔓延。


把这种残暴推向高潮的是第16师团片桐联队富山大队的两个少尉:野田岩,时年25岁,鹿儿岛人,少尉副官;向井敏明,时年26岁,山口县人,少尉炮兵小队长。11月下旬,二人在无锡横林镇以100人为目标进行杀人比赛:从无锡到常州的进军中,向井刀劈56人,野田刀劈25人。在常州车站,二人碰面,报出“战绩”。12月初,丹阳陷落,野田岩又劈杀了40人,达到65人;向井劈杀的人数增至86人。《东京日日新闻》的随军记者浅海、铃木、光本、安田等以“百人斩竞争之两将校”为题对二人的“壮举”进行了跟踪报道。


日军的残暴程度随着与南京的距离慢慢缩短而上升着。


1937年12月3日丹阳陷落。5日,日军第16师团出现在句容,于此受到猛烈阻击。句容是南京的屏障。守卫句容的中国军队是来自广东的叶肇的第66军的两个师。经过血战,中国军队最终不支,边打边向汤山撤退。县城陷落后,日军暴行更甚,野田和向井所劈杀人数也升至于78比89,向井依旧“领先”。


句容失守后,南京外围的重镇汤山成为日军新的攻击目标。中岛今朝吾并没有倾全军进攻汤山。在进占句容的同时,他已分兵一路自黄梅沿九华山北侧潜行,迂回攻击汤山背后的孟塘、大湖山。


在汤山,中国军队修建有大量的战壕、掩体和地下碉堡,它们主要分布于宁杭公路两侧。如果有一支生力军,以这些防御工事为依托,占据有利地形,死扼宁杭公路,是可以与日军相持一段时间的。但是,连续作战的叶肇第66军已疲惫不堪,残部从句容撤回后布防还未完毕,就再次与日军第16师团的先头部队接上火了。此时,向孟塘、大湖山迂回的一路日军正在疾行。对于这次分兵,有人认为是为了一举切断第66军的退路,进而形成夹击之势。在我看来意义并不在于此:首先,这路日军并不恋战,甚至一度在孟塘、大湖山一带“失踪”;第二,这路日军兵力有限。以此推断,基本上可以认为,中岛之所以派出这路日军,主要是为了策应沿宁杭公路从正面进攻汤山的日军,即扰乱中国守军正面阵地的部署。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小股日军确实起到了奇兵的作用:他们于12月6日下午抵达孟塘、大湖山一线,随后隐匿山林,与中国军队周旋,而不直接于正面接火。南京城里的唐生智接到报告,得知有日军疾速插向汤山背后,便急令第36师一个团、守卫龙潭的第2军团第41师和第66军一部对该股敌人进行围堵,但收效不大,并未发现该股敌人的行踪。当时,中国军队预备队欠缺,一旦有日军出现在后方进行骚扰,往往临时抽调正面和其他阵地的军队予以堵截,所以正面阵地很容易出现空档。就在中国军队还在孟塘、大湖山搜寻这股日军时,汤山乃至龙潭一线均遭到日军的猛攻。


进攻汤山的主力是日军第16师团助川静二的第38联队和野田谦吾的第33联队。助川和野田深知汤山的重要性。在飞机和重炮的掩护下,日军发起一轮又一轮冲锋。叶肇的第66军士兵利用战壕、掩体和地下碉堡再作殊死抗击。第66军所辖第159师于12月7日午后炮击日军第16师团设在汤山炮兵学校的司令部,师团长中岛今朝吾当场被炸伤左腿。但终于火力与兵力不济,12月8日,汤山失守。叶肇第66军残部向南京近郊孝陵卫方向撤退。


汤山是南京东面的门户,汤山一失,中国首都南京完全暴露在日军的视野中了。占领汤山后,中岛今朝吾再作出分兵计划:助川静二的第38联队和野田谦吾的第33联队的一个大队经紫金山北麓向下关江边进击,片桐护郎的第9联队、大野宣明的第20联队以及野田谦吾的第33联队的两个大队,由紫金山南麓进攻中山门。12月8日当天,片桐联队越过磨盘山,9日和大野联队、野田联队主力抵达紫金山下。东史郎在这一天的日记中这样写道:“前进了大约两里路,看到在石头路标上写着‘南京市’三个字。我们就像碰上追踪了5年甚至10的敌人一样,精神为之一振,情不自禁地高呼:‘万岁!’这尺把长的石头路标,简直是我们的辛苦、死亡和鲜血的结晶。我们走得更欢了!”


(第16师团后史:南京陷落后,第16师团和其他部队一同涌入城中,实施暴行,为屠杀中国军民最多的师团。1937年12月21日以后,日军其他师团陆续撤离南京,只留下第16师团负责南京警备任务,直到1938年1月下旬(一说2月初)被天谷支队接替。随后,第16师向北运动,作为策应部队参加了徐州会战,后又参加武汉会战、随枣会战,1939年回国休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第16师团被编入第14军负责进攻菲律宾。1944年,参加了著名的莱特岛战役,几乎全军覆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