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保将军勇闯瑞昌受降(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那个日本大太久最后说了声哈依。电话耳机拿在手里不放下,好大一会,然后嘿的一声把话筒摔得老远。

韩文德心说,这个狗日的大太久脾气挺大。也不知是给他们的天皇发脾气还是给九江大本营发脾气?心里也怕这个鬼子大太久丧心病狂,拿他们出气。

他知道,那个郝将官可不能有任何闪失,那是中央政府派来的人,有闪失了回去没办法交待。再说,如果这个大太久丧心病狂,部队也要吃亏。所以,韩文德就劝那个大太久说,大太九生气的没有,你我军人朋友的顶好,不打仗了,你们回国的开路,我们回家的开路,你的媳妇的家庭的团圆。我们也媳妇家庭的团圆。

那大太九冲他咧嘴笑了笑。但是,韩文德看那个大太久因为突然的失落,很不高兴,脸上的笑容也不自然。

那个大太久和韩文德罗大运孙大龙来到铁丝门前,那大太久叫,门开开的好,你们的出去,那边的休息。

韩文德向大太久指的方向看,只见是半个破楼房,堆满乱砖块,草长得老高,是大小便的地方。

走出铁丝网,韩文德对那个郝将军说,成功了。

郝将军问他,刚才那个鬼子官拿刀砍你是什么意思?

韩文德说,他是试我的胆量。

郝将军没有再吭声。

他们来到那个破楼里面,韩文德对士兵们叮咛说,我们现在是在鬼子的心脏里。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鬼子是翻脸不认人的东西。你们要各自选好射击位子,但决不许任意开枪,再脏再苦再饿,在这关键的时候都要忍一忍,不要发生意外,只要保住本钱,就是赚钱的生意。

一百多人在楼内散开,各自行动找位置。韩文德让周分队长照顾好郝将军,他和罗大运站在一个较高一点的交通沟边,看着外面,咳了一声说,县城成了啥样子了,没房子没城墙,城内外尽是交通沟,四面都是碉堡,小型机枪掩体,过去打过多少次仗,死了多少军民,房子都是鬼子放火烧掉的,想起来真难过。简直让人寒心。八年了,幸喜还有今天。但愿这次接受鬼子投降顺利成功。

然后派好了岗哨,和罗大运进楼休息,。

天微微黑的时候,外面有汽车响,只听有人喊乌太九。说的是呜哩哇啦的日本话,

孙大龙从后面上来,对韩文德说,那个大太九来了,要中国政府代表说话的有。

韩文德就去请示郝将军说,那个日本大太久要和你说话。

郝将军说,你去应付,你代表我,这事就交给你了。

韩文德带着孙大龙出去,对那大太九说,天晚了,明天政府代表的说话。请你们把街北的炮楼让给我们希山的休息。你我军人朋友,咱们仗都不打了,你们还占着干什么。请你想想。

韩文德的想法是天黑了,只要占着一个碉堡,有什么意外事还可以守一阵子,同时也是试验这个日本大太久的诚意,如果这个大太久不同意,就是没诚意,晚上就得特别小心。

那大太九低下头,手摸着头想了一会,说声哈依,你们的等着,我的去说话。

走了不长时间回来说,请你的希山上北门的。

韩文德把队伍从破楼房里拉出来,他和那个大太九同行,叫周分队长保护着郝将军,队伍进到炮楼里边,只见好多东西还没有拿走。

韩文德安排好哨兵,对那大太九说,叫人把你们的物件都拿走,我们只要房子。

那个大太久说,没关系的,没什么重要东西。然后就走了。

过了一会,又有日军抬来两箱罐头,一箱香烟。

韩文德笑着接了。把纸烟取几盒送给抬东西的鬼子,鬼子兵接过,敬了礼出去了。

韩文德不让士兵们吃鬼子的香烟和罐头,说,都忍一忍,到明天大部队上来就好了,小心鬼子的东西有毒。

韩文德想,只要现在保住这座炮楼,就不怕鬼子兵。

晚上因为责任重大,韩文德一夜没眨眼,不断的派人到西门接部队,天才亮,罗大运就把汪大队长带的两个中队接过来了。汪大队长见了那个郝将军,握着手说,你们辛苦了。

那个郝将军说,多亏了你这个小韩,一身是胆,像当阳长坂坡杀个七进七出的赵子龙。

韩文德向汪队长汇报了详细情况,然后请汪队长主持大局。他对汪队长说,一会那个日本大太久来了,你就说你是乌太九,

汪队长笑了,说,咱升团长了。

韩文德也笑了。

汪队长又问韩文德,你是什么官?

韩文德说,我是乌副太久。

两人相视而笑。

一会儿那个大太九来了,他看昨晚送来的烟和罐头都未动,知道中国的乌副太久怕东西有毒,就取了一盒烟,自己拆开吸着。

韩文德见他吸烟,又取出一听罐头给他。

那大太九由腰里取出一串工具,起开罐头,吃了几块牛肉和黄豆。对韩文德说,我的明白,你的怕有毒,不咪西。

韩文德指指他的头说,你这狗日的算聪明。

韩文德知道大家都很饿了,就让人把几个分队长叫来,吩咐把罐头和香烟都拿去分着吃。

汪大队长去见了大本营派来的人,才把郝将军接走了。

那个郝将军就在瑞昌城主持本地日军受降工作,后来司令部也来了人协助郝将军工作。韩文德他们就在瑞昌城住了近三个月,先缴鬼子的枪,那些司令部来的人在郝将军的指示下对日本军队的番号、军事人员、武器进行详细的登记,登记是一个很细的工作,、有专门人员专门机构搞,韩文德他们主要担任警卫。其实,这时候已经和平了,警卫工作不很重要。很悠闲,这时候,他们就打鬼子的主意。

韩文德见鬼子营里还有老百姓的牛,受降工作没有涉及这个,也不向上级请示,自作主张,让鬼子把耕牛和抢的物件一律放下,不许带走。鬼子也听话,乖乖儿地把东西交了。

他们先把三十多头牛从鬼子军营中弄出来,然后通知本地的乡公所,派人来把牛拉走,分给农民。

他们还挡了几匹中国马,没事干骑着在街上转,还到野外去放开马跑,玩刺激。有时也挡上几匹日本马,骑上几天,高兴了就还给鬼子,不高兴了就送给当地的农民。

鬼子的交换点在九江,最后这些日本官兵都要到九江去,从哪儿回国。上级叫他们不要杀害日本兵。韩文德就严格约束部队,但有少数鬼子被老百姓杀了,老百姓也抢鬼子的东西。

韩文德看见,抗战胜利以后,老百姓回瑞昌的越来越多。许多人房子没有了,回来没地方住,只好搭个临时棚。同时也开始耕种土地。每天到晚上,群众自动点起火把,在县城游行,那场面很感人,他们高喊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抗战胜利万岁。鬼子开始见了游行队伍很好奇,站在一边看,游行的老百姓用手拍打鬼子兵的头,扇鬼子的耳光,然后喊口号。这时候的鬼子就像绵羊一样,低头不语,任拍任打。后来看见游行就躲。老百姓还有在街上把鬼子兵打死的。韩文德他们奉命维持秩序,碰见这种情况就上去解劝,给老百姓讲道理,然后把鬼子兵救出来。

当时在瑞昌,一些日本兵也做生意,拿着中国的短枪卖给中国人,几块钱,两盒烟就能换一支枪,还给带好多子弹。他们不卖日本枪。日本枪他们不敢卖。

牌九王最喜欢鼓捣这些玩意。

有一个日本班长拿一个金项圈,对他说,金项圈的,换一百银元。

牌九王接过去一看,见确实是个金项圈,黄亮亮的,上面还有花纹,很漂亮,估计是鬼子抢老百姓的,心里说,他妈的,抢中国老百姓的东西又要卖给中国人,你小日本生意做得好啊!他对那个日本兵说,你的便宜的换,九十块银元。

那个日本兵说,不行,一百块银元的不能少。

牌九王知道金项圈值钱,日本兵要一百块银元不多,就说,一百块银元的我的换了,你的等着。

那个日本兵说,不要袁大头,要龙银元,

牌九王说,龙银元大大的有,你的等着,我的去拿。

牌九王回到队里,在一个中队里找银元,最后只找到五十多块,看实在不够,仰起头想想,心里说,他妈的,和鬼子玩玩。

他提着五十多块银元到了鬼子的民房住地,先拿出两个龙元让鬼子看。

那个鬼子也学着中国人的办法,用两根指头夹住,用嘴一吹,放到耳朵去听。然后说,大大的好。

牌九王向鬼子要金项圈看,鬼子给了他。他一手提钱袋,一手拿金项圈,对鬼子说,这边人多,小心让人看见,外边的旁边的看。

鬼子跟他出去,走到后门外边的山坡前,上面都是竹林,他忽然说声,啊!克朗(拉屎)的有。好像屎憋急了的样子,弯着腰捂着肚子钻进竹林,跑了。

鬼子当时还没反应过来,以为他真要大便,等了一会,猛然惊醒,说,小偷的干活。就追进竹林寻找,哪里能找得到,气得把手里拿的那两块银元扔进竹林,然后回去了。

牌九王把金项圈骗到手以后怕鬼子找,没敢回去,找人兑换成银元,一直到天黑才回去。

他进门以后又笑又跳,把骗鬼子的经过说了一遍,借谁的龙元又还给谁,还给加了利息。然后就取牌九,叫人准备玩。

韩文德看着只是笑,说,金圈小银元,寿命不长,啥时候输完就甘心了。

牌九王笑着说,队长,你不要咒我,给你几块银元喝酒吧。

韩文德说,我不要,你好好推,只要不像上次把背回来的五千日本纸元输

完就行。

牌九王说,上次我赌运不好,这次就好了。

那晚上牌九王赢了钱,给韩文德买了把好勃朗宁手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