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叫我老大 第十二章缘断情未了 九十二

赵启杰 收藏 2 1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32/




三天后,鲁兵风尘仆仆地从外面采访归来,把连夜赶写好的材料交到宣传科长的手上。科长看过材料猛地一拍桌子,叫了声“好”!差一点把桌上的茶杯震倒了。鲁兵松了一口气,能让科长击节叫好,说明这趟采访是成功的。科长满意地对鲁兵说,我马上亲自把材料送给首长审阅,你先去休息吧,看你眼睛都红了,有事我再叫你。

鲁兵从科长办公室里出来,就直接下了楼,急匆匆地往回自己的部队。他没有去宿舍,而是到了司务处。晁显正躲在里间,偷偷地用取暖器取暖,见有人进来,吓了一跳,看到是鲁兵,才放心地站起来,把鲁兵让了进来:“老大,你回来了?”

“嗯,你在干吗?”

“嘿嘿,没事儿,烤会火,暖和一下。”晁显把取暖器往鲁兵面前推了推。

“对了,这几天有什么新闻?”鲁兵试探着问。

“天天老一套,能有什么新闻?嘿嘿,你呀,得职业病了。”

“哦。”鲁兵搓了搓手,“我走的那天,在分部门前发生了一起车祸,我想写篇报道,结果没赶得及……”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你知道是谁吧?”

“谁?”

“鸿运老板娘的女儿,芦荻!”晁显说道。

“啊!真是她?!现在情况怎么样?”鲁兵心里紧绷了一下,焦急地问。

“挺严重的,听徐小虎说,可能要落下后遗症了,还算是命大。不过,多半要落个残疾了!”

“怎么会这样?现在在哪家医院?”鲁兵问。

“我也搞不清楚,可能在省人民医院。”

“哦。”鲁兵抑制不住内心的疼痛,感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你还管她干吗?!”

“没什么,我只是问问。”鲁兵扭过头去,假装望着窗外。

“对了,明天李克结婚,你回来的正好,我们几个可以到齐了。”晁显提醒鲁兵道。

“嗯,我记着呢,李克正处在创业阶段,也不容易,我们哥几个一定要好好热闹一下。”鲁兵说着站起身来,“我先回宿舍休息一下,昨晚开夜车了,有点睡。”

“那好吧,晚上见。”晁显把鲁兵送走,又回到里间去了。其实鲁兵这会儿根本没有睡意,心里感觉烦躁不安。很想去看看芦荻,可是不知住在哪家医院,又不便打听。还有,徐小虎每天都往那儿跑,自己去了,似乎也不太合适。在心里找了很多的理由,又被自己一一推翻。怀着十分矛盾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哟,我们鲁干事回来了?”任柯半真半假地说道。

鲁兵也不理会,对任柯的讥讽他已习以为常,往床上一躺,对任柯说道:“明天晚上李克结婚,你有什么节目吗?”

“你是老大,当然看你的了,我们能有什么节目?”任柯把一本杂志放在面前,盯着书本说道。

“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们几个一起过去,多出几个节目,为婚礼增添点气氛,呵呵。”

“我们是去喝酒还是去演出?真是。”任柯不耐烦地回答。鲁兵碰了个软钉子,讨了个没趣,便不再说话,他知道自己的话越多,越容易受刺,干脆闭目养神。正要入睡的时候,被电话铃又吵醒了。任柯把话筒往桌上一丢,说了声找你!又继续看手中的杂志。

电话是宣传科长打来的,告诉鲁兵,分部首长对那份材料很赞赏,让他到分部机关去一趟。鲁兵穿上鞋子,就往外走,听到任柯在背后说道,干事干事,直到干死!有什么用?

“鲁兵,来来来,告诉你件事儿。”科长高兴地把鲁兵拉进办公室,“我刚从首长办公室下来,首长说材料写得很棒,把我夸奖了一番,呵呵。我告诉他们,这是你写的,你猜政委他们怎么说?”

“怎么说?”鲁兵问。

“政委对我们主任说:‘小鲁是个人才,你们可要关心一下哟’,哈哈,我趁机提出今年提干的事情,政委虽然没有表态,但我知道,他已把这事放在心上了。”科长笑着说,“希望很大,希望很大啊!”

“谢谢科长关心!”鲁兵感激地说道。

“谢什么呀?应该的嘛,不过,这事你一定要保密,切不可传扬出去,还没有十拿九稳呢,竞争又是这样激烈,关键是要把工作做好。领导们也不是瞎子,有成绩不要怕别人不知道。”科长又说道。

“嗯,放心吧科长,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我相信你。这样吧,中午我们一起到外面吃个饭,算是我为你洗尘。”科长说,“你看去哪儿?要不就近,我们去鸿运?”

鲁兵本想谢绝,听科长说要去鸿运,连忙说,好吧,就去鸿运吧。科长看了看表说,时间差不多了,你先过去,我给家里打电话说一声,对了,说好了,是我请你,你可不要付钱哟。

鲁兵说,还是叫嫂子一起去吧,我刚领了稿费,我来请你们。科长摆了摆手:“你不要争,你先去,我马上来。”

鲁兵下了楼,快步往鸿运走去。终于有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去鸿运了,趁科长还没下楼,想早点过去,打听一下芦荻的伤势。由于女儿出了事,这几天苏欣很少到酒店里来了。鲁兵订好了座,对倒茶的服务员说,小姐,你们老板娘呢?

“哦,她不在,她女儿出车祸了,去人民医院陪护了。”服务员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情况怎么样?好些了吗?”鲁兵见没有熟人,放心地打听道。

“命总算保住了。”

“哦,万幸啊!”鲁兵仿佛自言自语地说道,然后望着服务员又问道,“怎么,你们没有去看她吗?”

“离不开。”服务员显然对鲁兵的问话不感兴趣,倒过茶,转身出去了。鲁兵一个人,捧着茶杯,想像着芦荻痛苦的样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唉,我竟然去探视她的勇气都没有,真是悲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