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民工成长记》第三部分:晋级上等兵

流逝风之影 收藏 25 48
导读:[原创]《民工成长记》第三部分:晋级上等兵

(前两回说到俺已经学业有成,又因为俺的出色表现获得了荣誉会员的称号了,嘿嘿~~各位朋友接着看哈~~)

俺刚出门口就被砖给砸蒙了。

俺看了看四周,还好,没有看见俺,俺心里想:“嘿嘿~~还好是在行政大街,治安就是不一般哪,晚上都实行宵禁了,一个人影也没见着,太感谢把我赶出来的主管了,选择这个时候让俺出来。”俺笨,就因为这点事立马就把在中心的不快给冲掉了。(你Y的不是笨!是头脑简单)

俺看着满天繁星下的这座城市,俺心里那个热血啊,就像是刚被加热到166度温度一样翻滚着。但俺寻思还是不能用自己的狼嚎来发泄嘀,俺可不想再在头上留一个砖头印啊,要不俺这个荣誉会员以后还怎么在这里混下去啊!

一阵夜风吹过

俺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这才发现俺现在身上还只是穿着最初的粗布衣裳,俺赶紧把双手紧紧地抱在胸前,抵御一点寒气对俺倍受打击的心脏刺激,俺可不想得个跟那个什么比尔一样啊:心脏不好使。俺还年轻滴,以后还有很多事等着俺去做呢!

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冷冷清清的行政大街与闹市区交叉的路口上。(嘿嘿~~~俺现在样子太寒渗了,俺不好意思表现得太突出。)

嗬!闹市区就是不一样啊,虽然现在是深夜了,但这里仍然是车水马龙,人员川流不息啊,两边的还未完工高楼仍然在勤劳的民工手中一层一层的向上攀登着,好热闹。(这人咋不知道累涅?一天到晚的盖。傻啊,中国14亿人口涅,分两班也有7亿啊)

嘿嘿~~~幸好俺是采取的低调出现,要不然这时俺又能得到众多的注目礼了。

俺站在街口仔细观察着三个月都未踏足的市区。

基本上都肩上扛着星呢子大衣的身影一个个的在俺眼前晃过,虽然也有跟俺穿一样粗布大衣的人,但人家的衣服也比俺的干净,肩上也比俺多一个两个杠滴,这些身影劳此不疲的在各未完工的高楼间穿梭。

偶尔而会有一两个疯狂的人影从楼里冲出来,高声大喊着:“俺终于晋级哩……!!!”

俺在这时都替这些人捏把汗:找拍啊,这么大声!但令俺失望的是,这些人没有一个挨砖头滴。俺心里愤愤不平地想到:太不公平了吧,俺刚来怎滴一高调立马就有人拿砖拍俺哪!

俺翻了翻身上的袋子,找出一面镜子,对着自己看看了,俺长帅啊。虽然现在是满脸的污垢,但从轮廓上就能肯定地说明一点:俺帅!(我吐,笔者加:蟋蟀的蟀吧!)。

“可能就是因为俺帅的原因吧,人家嫉妒才拍俺滴吧。”俺在心里自我陶醉。

(什么?你问我哪里来的袋子,怀疑俺是偷来滴?士可杀不可辱!这是俺在离开之前新兵帮助中心的主管偷偷塞给俺滴,还告诉俺:“这是个多功能旅行袋,能装很多东西。里面有一个小卡片,是智能卡,里面有俺银行的帐号,随时可以查询自己在银行的存款数目。除了这个,还有一些你以后用得着的东西,什么铲子,刷子,泥刀、折叠凳等等一应尽有,嘿嘿~~对了,下雨天还能当个防雨帽用,别跟人家说啊,我是偷偷滴给你的,算是我们相识一场吧。”俺当时还看着这个小小的袋子,真不相信他说滴话。他似乎看出了俺滴怀疑,当场就从口袋里掏出一些东西,口袋大小却没有变化。俺当时就把它当作宝贝了,他还告诉俺,这东西平时还能当个裢腰带用。临走时还不忘告诉俺要保密,他只送了俺一个人,嘿嘿~~~俺总算没有白来一趟。啊~~!俺怎么给说出来了,给俺保密啊!)

俺把镜子收进袋子里,小心意意地沿着一些烂尾楼的墙角慢慢的移动着。(去哪?反正不是去偷东西!)

花了俺一个小时的功夫,俺终于走到了目的地:行政河道的河边,赶紧用水把自己脸上的污垢清掉,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粗布衣服,把上面比较深的污垢用手沾水擦了擦,这才看上去不那么狼狈了。俺看了看水中俺的倒影,又陶醉了一翻,怎么看都是帅啊!(我写不下去了,都受不了了。)

俺陶醉一阵后,才提起勇气往闹市中心的方面走去。

俺想一想,来到水区都好几个月鸟,虾米工做也没作,俺今天要完成俺滴第一次,也好实践一下俺所学到滴东西。

人多滴地方不敢去,俺怕再挨砖头,可能不是故意滴,但谁也说不准在那么多滴人中,突然其中的一个手一发抖,砖头掉下来正好砸到俺滴头上咋办涅。

俺站又勇敢滴站到了大街的中央,俺心里都不知道为什么俺每次都会站在街中央,可能是打心底认为自己帅的原因啊?果然,俺滴一出现,立刻吸引了一片目光。

“这人是乡里来滴吧……”

“俺们城里丐帮滴军团吗……”

“这人穿这样站在大站上,不是影响咱们水区的市容吗?去,告诉斑斑……”

……………………….

俺听到众人的议论,默然了~~~俺咋滴了,俺不就是刚从村里来到城市滴人嘛,正因为没见过大世面才出来看看滴嘛~~~俺这时心里面想哭,但俺是男人,记得在村里的时候,俺们隔壁的大妈经常边打儿子边教训儿子的一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俺打你不许你哭,要哭也憋着。”

俺在众人的目光下,又偷偷滴回到了俺刚才滴地方,对着河里自己的影子,自言自语滴说道:“俺一定要坚强起来,俺一定要努力奋斗!”

俺转身站了起来,再仔细打量了自己一翻,重新整了整衣服,朝着一座烂尾楼走了过去。那儿没人,俺自个儿可以在那里试试盖楼。结果俺一口气给那楼拍了十几块砖,直累得两手发麻才停了下来。

俺坐在那楼前,回头看看自己的成绩,暗暗的自喜,俺也拍过砖了,虽然是拍在一座烂尾楼上鸟,但这毕竟是俺的第一次啊!

这下俺有信心了,因为咱也会盖楼了。俺对这座烂尾楼失去了兴趣,认为俺可以去做个民工了,可以和其他的民工一起去盖楼了。但是俺还是没最往人多的楼走,俺找了一个只有几个人在盖滴楼。

“俺是民工,俺来拍砖了~~~”俺刚进去就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呵呵,欢迎啊~~”一个声章从楼上传了过来。

俺当时真的好感动啊,终于有一个人对我另眼相看了呀!俺要努力滴盖来回报这位大哥。

可能正在盖楼的几个人都是相熟滴吧,他们一边盖一边聊得起劲,楼得主人也只是跟俺说了这一句话之后就没再理俺了。但俺不在乎这些了,俺只认为他是第一个没有嘲笑俺滴人,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俺埋头苦干了起来。

俺盖,俺盖,俺再盖……楼上的几个人都比不上俺滴速度,乐得楼的主人一个劲地说好字。

“ID流逝风影在吗?”突然楼下传来了一声呼喊。

“咦?谁找俺呀?俺在这里没有熟人啊!除了见过在新兵帮助中心见过的几个头头之外其他的俺都没见过啊?”俺心里寻思着。

“ID流逝风之影在吗!”楼下又是一声呼喊。

“俺在哩!”不管是谁了,反正是叫俺滴名字,得先答应人家一声。

“麻烦下一回,谢谢了~~”

俺一听,挺客气的嘛,到底是谁啊?俺赶紧放下手中的活,腾腾腾地就跑到了楼下,俺看到了一个身上穿着正装的人,个子挺高滴,人长滴还不懒,就是面部上没有什么表情。

俺在心里立刻把俺家族谱里上上下下三代的人都回忆了一遍,最终确定:俺不认识他,更不可能是俺的一个什么远房亲戚,俺娘没有跟俺说过有什么远房亲戚是在城里滴。

“请问你是?”俺摸不清情况,对着那人问道。

“您好,我是属于水区军衔管理中心的智能机器人,编号5899,负责水区人员的军衔发放工作。”那人回答道。

“机器人?虾米东西?”俺是村里滴,重来没有听说过这个词。

“您好,纠正一下您的错误,是智能机器人,拥有人的70%思维能力,是水区高科研究中心研制出来的第三代产品,我们的职责是负责水区人员的进级工作的即时监督工作,保证自已所负责的每一位水区居民能及时地更换军装及军衔,以此表彰人们对水区所做的贡献”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嘛?”俺还是没听明白。

“%¥#%¥……”那个机器人出现暂时地断路现象,“您好!由于您的辛勤劳动,您已达到上等兵的标准。这是您的军装和军衔,请您将身上的列兵军装换下。“

“你说什么?”俺不敢至信地问道。

这一下坏了,只听见从那自称智能机器人身上传来一丝丝“兹兹~~”地声音。(呵呵,不愧是智能机器人哪,还拥部分人的情绪功能,差点搞得冒烟了。)

“您好!我是说您晋级了。”那智能机器人的语气还是很客气。

“哈哈~~~~真的嘛!俺晋级了!太高兴了,俺终于也晋级了~~~!!”俺现在终于明白了刚从行政大街出来里看到的那些口里喊着我晋级的人为什么疯狂了,因为俺这时内心也很激动,也想疯狂地喊。可是俺最终还是没有疯,为啥啊,不是俺心里承受能力好,是有别滴原因滴,一是因为衣服还在人家手里拿着呢,二还是怕被人拍一砖头啊!

“您好!请您更换军装!”那智能机器人把衣服递到俺滴面前。

“就在这里换???”俺左右看了看,虽然没有人,但这也是街上啊,当众脱衣服俺还是不敢滴,俺在村里时村委会大妈经常教导我们要讲礼节。

“没什么要紧的,这里没有人,没有人会看见的。”

“你不是人啊?!”话一出口俺就后悔了,他确实不是人,而是机器人。

“%¥¥#……”那机器人两眼直放光地盯着我。

(要不是程序里没有写入不允许对水区人员进行人身攻击的指令,俺相信俺刚才就会被他给大卸八块,让俺尝尝五马分尸的滋味了。)

“我可不可以拿到里面去换啊?”俺一看不对劲,赶紧小声滴问道。

“允许!”说完他把手里的军装和军衔递到俺手里,继续说道:“您身上的衣服换完后交给我,出于对水区环境地保护,新兵换下的制服进行回收统一销毁。”

“OK!”俺用了句从新兵培训中心电脑中学到的洋文。

俺拿衣服和军衔就用最快的速度跑进楼里,以最快的速度换上了新装,套上了军衔又来到智能机器人面前,把换下来的那身又脏又破的衣服递给了他。

“换装完毕,恭喜您晋级!祝您工作顺利,希望下次能很快地再见到您,再见!”说完立即消失在我的面前。

这下把俺吓住了,怎么一下就不见了,不是见到鬼了吧!

“叮叮……”这时俺的即时短信通响了起来。俺拿出来打开一看,内容是:“编号5899智能机器人提醒您:您下一级晋级标准是500工分。”

俺看看自己一身崭新的军装和手中的短信通,才相信刚才不是见到了鬼,而是自己真的晋级了。

(后来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快消失了,原来智能机器人滴电路板上真的烧了一个电器元件,怕出大的问题而利用瞬移的功能回到水区高科研究中心进行维修了。汗~~~)

俺美滋滋滴穿着新滴军装走在大街上(咦?俺怎么又走到街中间来了,难不成真的是……)。

真的是佛要金装,人要衣装啊,俺现在走在街中间就再也没有人给俺行注目礼了。(你Y滴,当初你穿得一身破烂服,走在人堆里能不显眼嘛!)

“下面播报一则最新收到滴新闻:在水区主河道行政河道中发现四条死鱼,具体位置是位于XXX大楼的岸边。据有关专家声称:这是水区成立以来第一次出现河里死鱼的事件发生,可能系由于水区过度发展导致水质受到污染所致……”大街上的电视幕墙一反晚间停止播放的规定,正在播放着水区的重大新闻。

俺一听就愣住了,这个地名怎么听起来好熟悉啊!怎么像是俺刚才洗脸的那个地方啊!晕~~~不会是……

(未完待续)


相关章节链接

(上一部分已经说到俺从新兵帮助中心深造三月出来就又挨砖砸了,接着说下面的故事)

俺望着这灯火辉煌的大街,虽然深造三月重出江湖就被砖砸,还挨一顿骂,但是俺现在心里可没有一点儿的不高兴啊。

为啥?捏以为俺在新兵帮助中心是白呆滴呀,原本俺还不打算这早就出来滴,是行政大街的首席执行长官亲批的,批文是:ID:流逝风之影,定为新兵帮助中心第一个荣誉会员,以后再光临帮助中心,全程必须由中心主管亲自陪同招待。

新兵帮助中心的主管就是用这个批文愣是把俺赶出来滴。

那又为啥赶你出来涅?因为俺笨,刚接确电脑,对怎么鼓弄这东西不怎么懂,俺每次在选择一个面页看完后就不知道怎么返回,每回看完了就只能将电脑的电源拔掉了(俺在家里关电视机也是这样滴)。

还没有一个星期,帮助中心里俺最初使用的那台电脑就因为俺经常搞得它被电流强奸,终于不忍受不了俺的这种暴力行为,罢工不干了。

这下可好了,让俺终于可以看见帮助中心的主管了,他简单问了一下情况,俺如实说俺是正常操作滴,(后来想想最俺把最重要的一点忘说了。)那位主管看俺老实,也就没有多问,只是自己在说:“中心的电脑是世界上最先进滴,价值50W金币,故障率为1/1000,怎么刚买来就出事了呢?”一个劲的摇头。

后来主管给俺再换了一台新的电脑,拍拍俺的肩膀说:“呵呵,小伙,好好学,以后用得上滴。”

走之前又对俺说了一句让俺感动得直流眼泪的话:“50W滴电脑对中心来说不算什么,只要能帮助新兵进步就是中心最大的目的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俺不分昼夜的埋头苦学,同时也继续着俺的对电脑的暴力行为,三个月中,中心的电脑有近一半在俺的手中光荣了。

帮助中心的主管这才觉得不对劲,问了俺好几回咋回事,俺每次回答都是跟第一次一样滴,主管没辙了,最后命令帮助中心的管理人员请来了众多的电脑高手,但还是没有一个能找出原因的。

后来还是水区的首席行政长官的见识广啊,认识的能人多啊,拿着短信即时通就发了一个信息,叫来一个叫什么比尔-盖茨电脑工程师给请来了。

俺一边看着他们捣腾一边心里直郁闷:这电脑咋滴了,昨天不还是好好滴,今天就这样了,俺们没对它做过什么呀!

“这电脑谁操作滴?”那个叫什么比尔的人看了几台电脑后回头问行政长官。

“主管,这台电脑的使用者是谁?把他给我找来。”行政长官问道。

俺一听,坏了,不会是有虾米问题吧。但俺并不是把自己当熊看滴,没等中心主管回话,俺就主动走了过去,“这台是俺用滴。”

“你?”首席行政长官看俺手里举着的“俺是新兵”牌子,皱着眉头说道。

(说明一下:水区的时间换算:水区的三天等于现实中的一天,因此俺还是举着新兵的牌子。)


那个叫比尔上上下下打量了俺几圈。看得俺心里面直想:“怎么跟俺三个月前遇到的那个人一样,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嗜好吧?”

“你是怎么操作滴”

俺又把说了三个月的话再一次重复说了一遍。

“不对啊,这些都是正常的操作滴啊,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比尔摇着头说道。

“你们这里是不是经常地停电啊?”比尔又问其他的人。

“哪会涅,我们水区可是世界上最繁华,经济最发达的地方了,连美国的华盛顿都比不上我们这里,怎么会出现停电的现像涅!”首席行政长官一听这话有点上火了。

“呵呵,不要误会嘛,我也只是顺口问问。”比尔讨好的解释着,“这电脑是由于经常频繁通电引起的故障,所以我才问一问。”

俺一听,才恍然大悟,原来都是俺对电脑进行的“暴力”所致滴啊!

“长官,是俺滴不对,俺每天用电脑时将电脑电源拔掉又插上的过程有N次,具体俺也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俺是老实人,俺主动将俺三个月中对电脑的暴力行为说了出来,“俺不知道如何返回到上一个页面,只能把电脑的电源拔了再插上开机再看别的东西了。”

“俺在家看电视就是这样做的。。。”俺接着说道,“谁知道这电脑比俺家的电视机的质量还差啊,俺家的电视机都用了十几年了还没坏涅!”

“卜嗵卜嗵。。。。”就看见几乎所有的人都瞬间倒在了俺的面前。其中那个叫比尔的人表现更是令人惊讶,两眼直翻白,双脚一抖一抖地,嘴里面还直冒着白沫。

当时就把俺吓坏了,咋滴了,怎么都发羊巅疯了啊!(俺们村里的羊有时生病了就是这种样子。)俺立刻对另一台电脑再次进行了一次暴力,找到了水区医院的电话号码,直接拔了过去,告诉他们这里的发生的异常情况。

三分钟后,医院的人员赶到了。

(效率这么快啊?能不快嘛,医院一听俺说首席行政长官也在里面,还没等俺把话说完就把电话给撂了)

院长亲自带着大队的人员,对着倒在地上的人员一个个进行了检查,最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基本没什么大事,受到了过度的刺激而晕倒了。”

“不过那个老外的情况就有点麻烦了。”院长盯着倒在地上的比尔接着说道,“过度的刺激使他的心脏受到影响,可能得入院观察治疗。”

这时首席行政长官在医生的治疗下醒了过来,定了下神,接着就把目光盯住了俺,盯得俺心里面直发毛。

“你真的是太NB了,三个月的时间将我们中心的电脑弄坏了半数。”首席行政长官盯着俺看了一会说道,“你知道这半数是多少台吗?整整300台啊,平均三天一台的损坏率,创造了中心成立以来的电脑损坏率的最高纪录了!”

俺不知道是不是首席行政长官是不是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对俺说话时并没有如俺心里面所想像的那样大发雷霆。

“50W一台,三百台就是15000W。”俺一听这首席行政长官的这句话,立时感觉从头顶到脚底板都是凉滴。

“这么多钱啊,俺来了三个多月了,身上还只有两个金币,还是别人送滴,俺可赔不起啊,再说了,俺也不知道会是这样子啊,俺也不想弄坏它,俺当时只想到赶紧学一点东西,好为以后在水区生活下去。”俺差点都哭了出来。

“再说帮助中心里也没有教新兵如何操作电脑的内容啊!俺一个新兵,在村里也从没见过电脑,就把它当作跟电视机一样的东西用了啊!俺不是故意的~~~”俺低着头继续地说道。

俺话刚说完,又听到了“咚~”地一声,俺扭头一看,原来是比尔这时刚被医生救醒过来,听到俺的这一番话,再次昏倒在地,令在场的医生再一次进入了抢救的工作。

首席行政长官撇了一眼昏倒在地的比尔,说道:“心里素质咋滴这么差呢?”

接着再看了看我,继续说道:“你说的挺有道理的,这次的事就这么算了,反正这点钱对俺们水区来说算不上是什么大钱。”

“真的吗?!”俺一听,激动地问道,“这事真的不再追究我了吗?”

“是真的,呵呵,我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来着!”

“你过来。”首席行政长官对着新兵帮助主心的主管说道,“这位新兵提到的一点很对,你马上在帮助中心里的电脑中再输入有关于所有电脑操作方面的知识。”

“嗯~~~不对,还是采用纸质印刷地吧,免得再出一个像他的新兵,再给中心带来一次洗劫。”首席行政长官停了一下说道,“就用咱们发明的金字印刷术吧,使用时间长,还不易损坏,就放在电脑边上,以供新兵翻阅。”

“是,长官!”新兵帮助中心立正回答道。完后用眼睛瞄了我一眼,眼睛里充满了惊讶。

这时,比尔在众医生的抢救下,终于又悠悠地醒了过来,在医生的掺扶下,走到首席行政官面前,眼里充悲愤地看了站在行政官面前的俺,但这时俺因为得到了首席行政官的宽恕,在心里也不再害怕这个老外的眼神了。(为啥充满悲愤啊?你把别人看成得意之作的宝贝电脑当成电视机用,谁能受得了啊,再说了,他还心脏不好。)

“这些电脑是因为操作失误而损坏的,我们公司对此仅能深表遗憾,无法给您进行退换。”比尔看着首席行政官说。

“算了,这货不用你退换,我们水区这点钱还是花得起的。”首席行政长官不屑地说道。

“对了,你们以后用咱们水区自行研发出来的‘水神Ⅰ型’电脑来替换掉中心的所有电脑吧,咱们现在的技术开发出的电脑比现在中心用的电脑性能更高了,电脑故障率已经降至1/5000了,价格也比原来降了1/5左右。”

“至于现在中心的电脑,封在库里吧,看看以后哪个国家需要再捐出去。”首席行政长官对着中心的主管连下了两个命令。

“是!”又是一声洪亮地回答。

在“是”字还没有落音,比尔再一次的陷入了昏迷,这次任凭医生如何抢救也没再醒来,还好有心跳。首席行政长官命令医院院长直接将他送去医院进行住院治疗。

俺以为这件事会就此打住了,俺也好继续在此深造下去。

但事情并不是如俺想像的那样,在新兵帮助中心的主管将首席行政官送走后,回来对俺说了一句:“抓紧时间!”弄得俺一头雾水。

当天晚上,俺终于明白那四个字所表达的意思了。

中心的主管告诉俺一个好消息,鉴于俺勤奋认真地学习态度,首席行政长官亲自批准俺为优秀学员,并在以后享受荣誉会员的待遇。同时将由水区首席行政长官亲批的红头文件拿到俺的面前给俺看了看,还递上一个小红本,上印ID:流逝风之影 荣誉会员。

俺一看就知道了,这也许就是俺的结业证书了。

新兵帮助中心的主管在俺走之前还偷偷告诉俺一个小秘密:俺的相片基本上在最短的时间传达到了每一名帮助中心的员工手上,好让以后俺再来时第一时间进行接待。(YY滴,不就是怕俺再给中心带来洗劫嘛,用得着这样嘛!%¥#¥。。。俺在心里顿生起恶念。还在办公室办公的首席行政长官这时不由打了一下冷战,抬头看了一下空调,还开着呀。)

俺就在这寒夜,穿着当初的那套破衣裳向大门走去……

(YY滴,呆了这么长时间都不送俺一套像样的衣服……)


相关章节链接

公元二00七年二月十六日,一个晴天霹雳下,在世界的一个有名的角落:铁血军事网。一名举着“俺是新兵”的牌子身影出现在高楼林立的水区大街上,紧接着一个疾声高呼:“俺来了!俺来了!大家夹道欢迎啊~~~~~“(唉哟~~~谁砸我??楼上的一身影对俺阴阴一笑,咋呼啥,没看到俺正在盖楼呢吗!差点把俺吓得摔下来,下回就不是拿砖拍你了!!!)@#$%&….

新生的俺,刚出场就遭遇砖头,心里面极其不爽,咋的了,俺不就是嗓门大一点嘛,哪个新生的婴儿出声的那一刻不来个一两嗓子的!(严重鄙视刚才用砖砸俺的人,一点生理常识都没有%$#$%.....)

接下来俺享着小曲,漫步走在这陌生的街道上:摩天大楼、小四层、贫民窟(也就是新兵营~~没什么人光顾的楼你说是不是?)“你丫的俺怎么成贫民了?”一个阴暗的声音嘟嘟着。俺耳朵尖,一听到后撒腿就跑。。。。(为啥跑啊?你丫的,你让人一天拍两砖试试?)俺一溜烟就跑进了市区。

进了市区,俺一眼望去,好热闹啊!一幢幢在建的高楼上,闪着一个个挥汗如雨的身影,正一层一层地往上爬,手里面都捏着两块砖,一块一块的往上码着,嘲杂的声音中夹杂着共同的声音:“俺们专心盖高楼!”俺心里面当时那个感动啊!多么勤劳朴实的人民啊。从此就在俺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像,俺以后也要学习他们这种勤劳的精神。

俺举着牌子继承逛,左看看右瞄瞄(怎么看像个做贼的呢)。俺一眼看到一座楼上飘着一面大旗,上书:***茶资楼,俺正好逛得口渴了,但是俺一摸摸口袋,身无半文,俺在心里面就开骂了:“咋的俺新生不给俩零花钱涅,丫丫的太扣了吧,这叫俺在这人生地不热的地方咋活下去呀!”俺嗓门大,不敢再喊出来了,一是拍再挨砖头了,二就是大街上走着一个个肩上扛着闪闪发亮的星星,昂首挺胸的大官们,俺怕再惹祸给人关起来打一顿就不值了。俺只能在心里面$#@%$。。。。。了。

俺站在茶楼前,没敢进去,霸王茶俺是不敢去喝滴。乍办涅?俺回身环顾一扫,当时就乐了,天不亏我啊,这里是水区,城市就建在水面上,这里除了高楼街道就是水了,搞得跟个威尼斯似的,成了水上城市。俺跑到桥下,咕咚咕咚灌了两口水,真解渴啊,水还带着一点甜啊。还好俺这时还不饿,要不还真不知道上哪里去解决温饱问题呢。

“哇!这楼咋盖得这快涅?一眨眼就是好几层了,速度也太NB了吧!”俺突然一惊,双手赶紧捂住嘴,环顾左右,随时准备着进行跳跃运动。咦~~?咋这次没事呢?稳下心后,再看那群人,没有一个正眼瞧俺的,俺再仔细一看,楼前竖着一块大牌:“金子楼建筑工地,建筑高度500层,诚招盖楼民工!”俺一看就乐了,俺没别的,要钱是没有滴,俺现在只有一身力气,苦力活还是能干滴。俺也去试试。

走到大楼的门口,俺探头往里面一瞧(这可不是作贼啊,俺是在找包工头哩)。俺眼里就瞄见几十个身穿肩上有花的人影,两手拿着砖来回的穿梭,速度那可不是一般地快啊。心里又纳闷了:谁的工程啊,大官们都来搬砖当起民工了。

俺绕过热闹的大楼工地,看见工地的另一边一个两手挽抱在胸前,两眼笑眯成一条缝的人,不住的点头。

“这人肯定是包工头了!”俺小心意意地走到那人面前。

“请问这时里还招工吗”

“招,咋滴不招涅?”那人头也不回地答道。

“那一天给多少工钱?”俺唯唯懦懦地问道,生怕惹得他不高兴而失去工作机会。

“不按天的,一个金子一层楼!”那人似乎心情挺好。

“一个金子一层,那一个金子能买多少东西?”俺初来乍到,不懂市场物价,原因是俺口袋里没钱,看见啥都没敢问。

那人似乎不耐烦了,扭头给了我一个白眼,“问这么多干嘛?你干不干!干就赶紧去,晚了俺的工地就完事了!不干赶紧走远点~~”

俺吓得头一缩,再回头去看那楼,已经过半高了,俺赶紧从脚底下捡起两块砖,屁颠屁颠地赶往建筑工地去盖楼,成为众多身影中的一员,可能由于俺手里还举着牌子。(不是俺想举,是俺想丢丢不掉啊!)爬楼的动作慢慢腾腾的,等俺刚拍完两块砖,楼上就飘起了一面横幅:热烈庆祝水区第***栋金子楼胜利封顶!俺傻眼了。

“这么快,俺才只加了两块砖就封顶了,有没搞~~~~错~~!”

俺这一感慨的收获是很丰富的,收获了无数的鄙视眼神。

“你丫的新来滴吧,金子楼谁不来抢着盖呀!”一个同俺扛着一样牌子的人拍着俺的肩膀说道,“这丫的楼最快,一层一个金子,谁见了都会来拍两砖,在这里金子就等于速度!”

“那啥叫金子楼啊?”俺还是两眼迷茫地望着这位仁兄。

那位仁兄一个踉跄,差点没摔着。

“看你是新来滴吧,俺就跟你说说吧。”那位仁兄拉着我就席地而坐,摇头摆脑地对俺头上就是一阵暴雨的洗礼。等他说完,可能是因为俺笨,不定期是没有听明白。

那位仁兄这时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灰,看俺还低头坐在地上,就对俺说:“现在明白了汉,兄弟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也不管俺有没有听到,就自个走了。

等俺回过神来,才发现就我一个人坐在工地上了,这时,俺才想起来,不定期不知道那位仁兄姓谁名啥,俺赶紧往市区里跑,去追位仁兄,但哪里还能找到,人海茫茫的。

俺只能又一个人扛着牌子在大街上逛了。现在大街上除了川流不息的身影外就是一幢幢平地而起的休闲娱乐楼了,这时俺也渐渐地对这个环境熟悉了一点。但俺还是不敢随意闯进这些楼里。“兜里没钱,心里没底啊!”俺在心里嘀咕着,为这世事的不平而抱怨着,心底又是对YY同志一阵$#@$^%....(嘿嘿~~那个什么YY不要对号入座哈)

“叮叮….”一声清脆的响声打断了我心里的邪恶的活动。

俺赶紧寻找声音的来源,才发现是自己身上发出来的,俺翻翻自己的几个口袋,找出了一个方形的黑盒子,不大,正好可以放在掌心,两边还带着链子,好像可以扎在手上,声音正是这个东西发出来的。俺这时心里平衡了一点,YY的,对俺还并不是那么扣门,还能送俺一个好东西,“这东西挺值钱吧!”俺心里寻思着,“俺待会找个地方把它给当了换两个钱吧,嘿嘿~~~”

“叮叮….”手中的盒子又响了一下,俺才发现盒子的反面有一个屏幕,(你YY的,不是反面,是你自己拿反了!)上面有显着几个字:您有新的信息,请按确定查看。

还好,盒子上有几个按键,都是用中文标注的,还能看懂,赶紧按了一下确定,屏幕闪了一下,现出了一行字令俺当时就热血沸腾的字:您好!铁血财务中心提醒您:用户XXX能过财务中心转给您2个金子。

“哈哈~~~有人送俺金子了,俺现在是有钱人了!!”俺站在大街中央就蹦了起来,高声的喊了起来。吸引了路过的人们,都投给我异样的注视,但一看到俺肩上扛着的牌子,身上穿着粗布衣裳,目光马上就变得不屑了,白了俺一眼后又匆匆地穿梭于各楼之间了。

“兄弟,送你多少金子啊?”这时一个声音从俺身后响起。

俺转身一看,才发现是一个肩上扛着一颗星,歪戴着帽子的大官,两眼正眯眯地打量着俺滴全身上下。

俺当时就觉得不好意思了,(不是因为俺刚才的举动,而是被他给看滴。)

“送了俺两个金子。”俺还处于兴奋中,激动地回答道。

“雏~~两个金子就给你乐的!”那人给了一个鄙视的眼神,“还以为有多少金子呢,原来只有两个,土包子!”那人满脸失望地离开了,走之前还未忘在地上吐了一唾沫。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俺突然感到身上一凉,心中惊悟到俺娘跟俺说过的一句话:“有财不外露!”俺赶紧把那黑盒子收了起来,生怕有人打这个黑盒子的主意,这黑盒子还真是个宝贝啊,还能给俺找来金子,呵呵~~幸亏没找到当铺把它给当了换钱。

不过这时俺又犯迷糊了,说送俺金子了,怎么俺在身上就没找到涅?俺突然一拍脑袋!才又拿出黑盒子看了刚才的信息,财务中心?呵呵,不就是像俺们村里的信用社嘛,城里人都管他们叫银行。

俺赶紧抬起脚就在市区里面转起来。

(你问我干啥去,找银行啊!你不会问人吗?你傻啊,俺去问银行在哪,那不是给人机会了嘛,有财不外露,俺的第一笔钱哪!顿遭一个白眼~~)

这城市也太大了,俺转了半天,愣是没有找到银行。倒是让俺转到了一条大街上,什么街?路牌上写着啊:水区行政大街。那个气派啊,可比其它的街道漂亮多了,街道两边全是中式的古典建筑,每一座都是装饰得金壁辉煌,看着直迷人眼睛。水区服务中心,铁血会员管理中心,水区盖楼管理处,水区纪检局,金子楼(茶资楼)工程审批局,新兵帮助中心,水区精华展览厅,水区人民活动中心……俺打量着走过的一幢幢楼,心里面想着,俺什么时候也能混到这里来工作啊。(你Y的就盼吧~~~)

咦~~~俺突然回想起俺经过的一幢楼上挂着新兵帮助中心的片子。哈哈,俺现不不正是新兵嘛,俺还正在为咋样才能在这里生活下去犯愁呢。正好到这里面去转转,说不定还能提供个什么免费的午餐之类的~~嘿嘿~~~(你Y的自个儿做梦去吧)

俺扭头就往回跑,往心中的目标跑去,当时的速度俺想可以和那个什么冠军刘什么翔比短跑了。(呵呵,自己意淫一下了。)

唉哟~~俺速度确实太快了,没有刹助脚,一头撞在了门上(俺没看见有门哪!)。俺着鼻子蹲门口,痛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这时俺才看清,俺撞的是一面透明透明的玻璃上了。这是,玻璃才从中间慢慢地往两边打开了。YY的,原来是自动门,开门的速度也太慢了,这时才感应到有俺的存在。(你Y的,自动门都是等人接近的时候感应到才开门的,这都不懂,自己住上撞,活该!)

“你Y的,还好没有把门给撞破,要不然大街管委会的大爷还不把我皮给扒了啊!”俺心里恶想,丑化着某个人的形像。(啊欠~正在看书的XXX突然打了一个喷涕,自言自语,咋的了,不是感冒了吧)

等门开后,俺抬脚就进去了,也不再去管鼻子的痛了,忙去寻找帮助中心的大妈(俺们村里管这事的都是大妈,都是热心肠)。但是找遍了正幢大楼,没有找到一个像大妈的人,楼上的房子基本上是空的,连本书都没有一本。转了一圈回来后,才发现在大厅里摆着一溜桌子,每个桌子上都有一台就像我口袋里的黑盒子一样有着闪闪发亮屏幕的东西,只不过这里的盒子都是银色的,比俺的大多了。

俺走到桌子前面去看了看,才发现这盒子跟俺口袋里的宝贝一样,上面都有几个中文标注的按键。俺找到一个“进入”的按键点了一下,屏幕上就跳出一行字:欢迎您进入新兵帮助中心,本机为自助式服务中心电脑第***号,请您选择相应的菜单寻找你想了解的内容。

“原来这东西叫电脑啊!”俺终于弄明白了这银色盒子是虾米东西了。

出去好奇,俺随便点了一个键,跳出来一行“新兵指南”的字样,俺仔细地一瞧,“哈哈~~NND,什么都有啊!”正是对俺这种新生人口的初级教育内容。这下好了,俺得好好的看看了,为自己以后的在这个城市里长期生存下去做好准备了。

从此以后的一段时间里,俺就再没出过这个新兵帮助中心,埋头在这里深造了~~(你Y的准备在这里呆多长时间啊!呵呵,俺笨,脑袋不好使,不知道得多长时间)

。。。。。。。。。。。。。。。。。。。。。。。。。。。

三个月后,一个污头垢面的,但身材魁梧的身影出现在新兵帮助中心的门口,望着繁华的大街,振臂高呼:“俺终于出来了~~~!!!!”

“唉哟~~谁又拿砖头丢俺!!”

“在这里狼嚎的啥!!没看见是大半夜的了吗,影响人家休息~~!!!你Y的再喊丢的就不是一块砖了”对面的楼上传来了一阵骂声。

俺这才注意到街上的霓红灯一闪一闪的,抬头看看天,满天的星光~~~~爆汗中~~~~~

(未完待续)

(本文纯属虚构,朋友不要对号入座哈)

(呵呵,第一次写这些东西,也不知道写得怎么样,希望大家给予提供宝贵的意见,谢谢了)


相关章节链接:

[原创]《民工成长记》第一部分:新生

[原创]《民工成长记》第二部分新兵帮助中心的故事

[原创]《民工成长记》第三部分:晋级上等兵

[原创]《民工成长记》第四部分:死鱼风波(上)

[原创]《民工成长记》第五部分:死鱼风波(中)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