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67/


昏天,暗地,暴雨,狂风。

雨中,兽营训练场的沼泽地上人影憧憧,能见度不足20米。

两条灵巧的黑影像两只矫健的四足南美巨蜥,冒着疾风骤雨,飞快地穿梭在高低不平的铁丝网下。

忽然,一个黑影身形一顿,突然向左歪倒,在一片绿色的浮萍旁边嘎然而止,似乎被一条看不见的绳索牵扯住了。

另一个黑影继续向前穿行,刚爬了两米,忽然发现身边缺少了同伴,忙转身去寻找。

沼泽的尽头,一名浑身泥污的中校军官低头看着秒表。

透过密集的雨幕,鲁炎发现张冲的左脚踝被几株又长又韧的沼泽藤蔓缠绕住了,他丝毫没有犹豫,连忙转身向回爬。

鲁炎知道,如果自己不帮张冲,那么等待他的将一定会是武刚的狂风暴雨。

抬头,是阴暗低沉的天空,是漫天飞舞的豆雨,是尖锐密集的铁丝网,那些灰色的铁荆棘锋利无比,经过暴雨的洗礼,尖锐的针尖上闪耀着点点寒芒。

鲁炎距离它们不过几厘米,必须将身体紧紧贴着松软粘稠的沼泽地面,手脚并用向前爬行。

他觉得身体似乎已经麻木,却不敢在一片沼泽上停留太久,因为时间越长,他陷入沼泽的可能性就越大。

张冲距离他三四米远,鲁炎手肘膝脚并用,溅得一片片泥水翻飞,他以最快的速度爬到张冲的身边。

张冲的半个身子都陷入了沼泽之中,他用双手抱着脚踝,试图从藤蔓中抽身而出。

他越是挣扎,身体下沉得就越快。沼泽,并不是使蛮力的地方。

张冲看到鲁炎爬了过来,低声道,“你来干什么?”

鲁炎没说话,直接爬到张冲的左脚边,用力拉扯着藤蔓。

藤蔓生得又密又韧,上面还长着一些毛茸茸的倒刺。尖锐的倒刺深深扎入鲁炎手上的皮肤,细小的血珠立刻混着泥水滚了出来。鲁炎顿时感到双手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张冲还在渐渐下沉。他见鲁炎赶来救自己,心里不禁些感动,更加用力地抽动着脚踝,低吼了一声,“你快走,我自己能行!”

鲁炎抬头看了一眼张冲,没有说话。他突然低下头,一口咬住那些难缠的藤蔓。

“轰隆!”一道雪亮的闪电斜着劈过天空,伴着震人发聩的滚滚雷声。

电光瞬间照亮了鲁炎的脸。

张冲看到了一张因过度用力而扭曲的面孔:

鲁炎的口中塞着藤蔓,以牙为刃,双手用力撕扯。一根、两根、三根…柔韧的藤蔓被一根根咬断,像一条条软绵绵的蛇盘在沼泽地上。

绿色的汁水混着雨水,还有鲜红的血水,顺着鲁炎的嘴角淌了下来。藤蔓上的尖刺毫不客气地扎进了他的嘴巴。

鲁炎却如浑然不知一般,一边大嚼一边撕扯,很快,所有的藤蔓都被弄断。

张冲趴在沼泽之中,一时无语。

他的内心却卷起了一阵巨浪滔天的海啸。

鲁炎的嘴很快肿了起来。他扔掉缠绕在张冲脚上的藤蔓,猛地向前爬了两步,和张冲并肩趴在沼泽里。鲁炎伸出右手,用肿胀的嘴巴含糊不清地命令道,

“快,把手给我,向外爬时低头,小心铁丝网!”

张冲大半个身体已经陷入沼泽,他望了望沼泽地尽头的武刚,叹了口气,向鲁炎伸出了右手,迅速低下了光光的脑袋。

等两人到达终点的时候,已经超过了及格标准整整1分钟。

武刚黑着脸,站在雨中一言不发,身后,站着两排刚刚从沼泽地钻出来的特战队员。

显然,鲁炎和张冲在过沼泽地的训练中成了最后一名。

两个新兵站在武刚面前一动不动,鲁炎的嘴角还淌着血。

张冲的下巴,眉毛乃至那条巨大的伤疤和光光的脑袋上全沾着泥水,混着雨水正滴滴答答地向下坠。不屈于人的傲气从他的脸上消失了,他的那双三角眼发呆似地盯着地面,准备接受“武黑脸”的一切惩罚。

柳小山和洪闯站在队伍前面,惴惴地看着两人。

武刚看着鲁炎肿起的嘴唇,从内心深处被他奋不顾身营救张冲的行动所打动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过了几秒钟,他的嘴唇微微张开,吐出两个字,

“入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