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缘 起 修改稿

巍巍太行 收藏 3 117
导读:第一章 缘 起 修改稿

我将第一章修改了一小部分,无奈在后台却不能重新编辑...

按编辑按扭之后,就出现:在位置 0 处没有任何行。????这是为什么呢?那伟斑竹能解答一下???

为了读者能更好的阅读这部小说,现在将小做修改后的第一章先发表在这里.



第一章 缘 起


2011年11月华北某地,解放军多支王牌劲旅,在这片广大地域内展开新世纪最大规模的集团对抗演习,演习名称“复兴2011”。38集团军,63集团军,空1师,空3师,空8师,海军陆战队第1装甲师,空降15军第44师、第2空降突击装甲师等几支解放台湾的雄师劲旅,在1年前完成祖国统一大业之后,齐聚在了太行山脚下方在圆100多公里的地域内,开始新世纪解放军最大规模的,模拟核战条件下的大集团攻防对抗演习。

演习已经开始两天了,在演习红方指挥部内,红方总指挥樊岐山中将正在大屏幕前密切注视着蓝军的进攻动向。指挥部的参谋们不停得把最新的侦察到的蓝军情报在电子敌我态势图上标示出来。以38集团军,空1师,空降15军第44师组成的演习红方和以63集团军,空3师,空8师,海军陆战队第1两栖装甲师、空降15军第2空降突击装甲师组成的演习蓝方刚刚脱离接触。双方都在努力寻找对方主力,判断对方部署弱点。

解放台湾战争结束后38集团军,63集团军,奉调回到大陆。经过短暂的休整和兵员补充之后,开到这里进行这场在世界军事史也非常罕有的大规模高科技演习。演习还附有检验和测试我军新型电磁武器的秘密任务。红方总指挥樊岐山中将现年51岁,是从士兵逐渐成长为将军的我军优秀指挥员。2010年,当时担任总参长助理兼总参情报部部长的他向军委请缨,亲自指挥台湾渡海战役的特种突击集团抢占台湾高雄港口和台中以及佳山空军基地,为我军多路突进打开了突破口,使我登陆和机降部队得以快速登岛在1星期之内就解放了全台湾,我军伤亡很小,,并且使美日同盟没有了准备向台湾集结兵力,武力干涉我统一台湾的的时间。


美日同盟眼见“封锁”中国的“第一岛链”被撕开了一个大大的缺口,不甘心自己在战略上的失败,尤其是美国在野的共和党议员屡次在他们控制的国会和公开场合对我国进行核讹诈。我国为了应对挑战和讹诈遂在华北举行了这次由总参和各总部牵头的规模空前的,模拟核战条件下的大集团攻防对抗演习:“复兴2011”。演习中投入兵力约30万,坦克3000多辆。装甲步战车及装甲车辆、9000多辆(包括防空导弹车和自行高炮、自行火炮等),各型作战飞机700余架,直升机900余架。甚至还派出国防科工委的专家组和第二炮兵的一个导弹旅,模拟我国卫星遭袭击后军事数据链断开的反制和修补措施。这时的我军在役各军兵种装备早已今非夕比了。


比如38集团军下辖的第一、二坦克师已经全面换装了国产08式主战坦克(该坦克换装国产新型140口径坦克炮,新型贫铀复合装甲,国产第3代激光观瞄压制系统和红外干扰系统,采用随车一体化防空系统系统。应用国产新型战场数据链系统,动力系统采用国产1800KW的大功率节能燃气轮机,装甲采用国产新型复合装甲、正面相当于1800毫米厚的均质钢装甲、侧面相当于1200毫米、顶部相当于800毫米厚的均质钢装甲。而且全车采用模块化设计,大幅度提高了战场生存力和战损抢修时间。该坦克虽然车重增加到了62吨,但它凭借其优异的动力系统成为当时世界上机动能力最强的坦克。其最大公路时速90公里/时,最大越野时速70公里/时,最大燃油里程550公里。国产08式主战坦克是性能全面超越国产99G坦克和世界其他同类型主战坦克的新一代钢铁战神!),97G步兵战车(该国产新型步兵战车是在原97式步兵战车的基础之上进行动力,防护,武器系统,电子系统全面升级之后的几乎全新的步兵战车。它的外型有所改变,重量由原来的17吨增加到25吨,但是它换装的发动机功率却增加到了750KW,机动性得到了空前的提高。主炮还是采用原来的100毫米和30毫米并列机关炮,但是他的弹药基数得到了大幅度的增加。同时也装备了国产第2代激光观瞄压制系统和红外干扰系统,也应用国产新型战场数据链系统。)。112师113师114师也全部换装了99GII型主战坦克(在原来99改的基础上升级防护、动力、火控系统,加装简易自动防空系统。该型坦克在解放台湾战争中,表现优异,把台军从美国引进的M1A2坦克打的落花流水。呵呵!也不知道是老美对台湾留了一手,还是弯弯的少爷阿兵哥技术太差。)97G步兵战车,06式装甲车及其变形车(该型装甲车具有自重轻载重能力大,动力系统先进功率大,机动性好,防护能力好,全车采用模块化设计改装能力强等优点。),06式双120毫米履带式自行迫击炮,92改(该车升级动力系统及加装战场数据链系统)轮式步兵战车,07式8X8轮式装甲车及其变形车(这是一种新型轮式装甲车,其外型类似瑞士莫瓦格公司的锯脂狸轮式装甲车,但比锯脂狸可大了一圈,动力和机动性也强很多)。集团军陆航旅开始大量装备国产Z-15型6吨级中型直升机和Z-16型10吨级大型直升机少量装备国产米-26CN重型直升机。空3师也全面换装国产J-14和J-10C战斗机。

63集团也大量列装了99GII主战坦克,96G主战坦克,97G步兵战车,06式双120毫米履带式自行迫击炮,86G步兵战车(换装使用30毫米机关炮和红箭9反坦克导弹的单人炮塔,升级动力和防护系统),92改105毫米6X6轮式突击炮,07改120毫米8X8轮式突击炮,PR50“沙尘暴”122毫米50管轮式火箭炮系统,P-11战术地地导弹,PLZ-45/05式155毫米自行加榴炮,国产WZ-10武装直升机,国产Z-15型6吨级中型直升机和Z-16型10吨级大型直升机等先进装备。


演习第三天。在红方第一坦克师、112师的强大的装甲集群冲击下,由进攻转为防御的蓝方阵地被撕开了一个口子。红放指挥部立即命令在112师后方担任战略预备队的114师迅速跟随突进,并要求陆航突击旅,空降15军第44师,的直升机突击部队迅速从突破口快速对蓝方前线机场实施机降打击。蓝方实施电子干扰,红方立即启动反制措施。114师巩固阵地,第一坦克师、112师继续向蓝方纵深挺进。113师从侧面迂回包抄蓝方63军188师,187师、189师、海军陆战队第1混成装甲师在空3师的空中掩护下快速撤退,实施战略转移与红方锋芒脱离接触伺机寻找战机。危机时刻蓝方空3师的隐型战斗机从后方驰援前线,在空3师的掩护下蓝方的空降15军第2机降突击装甲旅空降支援被包围的蓝方63军188师,演戏进入僵持阶段。



演习第四天。红方为了夺回战场主动权,开始使用电磁武器以期利用对蓝方全频段的电磁屏蔽抵消其高技术武器的使用效果,完全控制战场局面。下午2点红方的电磁部队开始攻击。演习导演部按照原来拟订好的演习予案在红放后方投放高空电磁干扰弹模拟中子弹袭击,演习的的高潮马上到来。


海航的J-15A隐形战斗机携带电磁弹超音速突防来到预定空域,飞行员王伟大校在得到导演部确认后按下了投弹开关。这枚巨型的电磁弹张开降落伞后缓慢下落。一片白光漫过云层,巨型电磁弹模拟的中子爆轰开始了。


王伟开始在投弹空域盘旋,打开仪器监测电磁炸弹的使用效果。突然他看到眼前的云层闪烁着蓝色的电弧,坐舱内各种警告灯不停的闪烁,机载雷达显示屏幕一片空白,导航和数据链系统信号中断。王伟马上切断雷达电源,由卫星导航切换到惯性导航,并试图用加密频道呼叫导演部演习空中指挥中心,几次尝试均告失败。王伟心里想:“这电磁弹只是在限定波段和频率模拟中子弹,即便是红军的电磁武器也不会实施全频段干扰,何况自己的战机已经完成演习预订的空中破袭任务,正在返航,难道是导演部秘密制定了新的演习预案?随着瞬间出现的强光,王伟的意识暂时空白。



强光过后演习红方指挥部内一片混乱,卫星通信中断、战场数据链中断、与导演部、中央军委失去联系。总指挥樊岐山被刚才的奇怪天象和现在红方指挥与通信的混乱状况搞的有些摸不着头脑。也难怪他摸不着头脑,因为这种超自然的时空转换(虫洞)现象发生的几率很小,小规模的千百年一遇,稍微大点的万年一遇,象这次这么大规模的也许几亿才出现一次。不知道是该樊岐山将军他们是倒霉还是幸运,反正这次他们是遇上了,也许是巧合也许是注定,总之他们“中彩了。”


约莫2两分钟樊岐山从混乱中清醒过来。他一把抓起面前的话筒:“同志们!不要乱!现在听我指挥!”声音一出指挥部内立即安静了许多。“前指立即切换到人工指挥系统,由通讯部架设微波天线,设法与参加演习的各部队取得联系。参谋部立即按照原演习计划计算核空袭减员人数,设法与导演部和军委取得联系,等待进一步命令。”“这次模拟核空袭情况特殊,不排除是敌对国家利用我演习的机会实施武装袭击,命令各部队立即检测驻地周围的生化和辐射指标,做好防护,等待前指命令。”樊岐山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短短的两分钟便从对超自然现象的惊愕中清醒过来,指挥部各部门得到了他这个“1号首长”的命令,各斯其职做起了自己的事情,刚才混乱迅速立即平息下去。“报告首长!演习红蓝方各部队的微波通信线路已经接通!与中央和导演部的卫星、微波、线路无法接通,短波、长波信号中央没有回应。”听到通信参谋的报告,指挥部的人员小声议论起来,有的说是不是霉菌核袭击了北京,有的说是不是军委临时安排的个“小节目”考验一下他们的危机应变能力,更离奇的是竟然有人认为是俄罗斯偷袭中国架祸给美国。


“各部队有没有减员?有没有上报特殊情况?”38军政委李雨田中将问到,刚才大家的议论迅速平息下来。“我38军、象山机场空1师、海军陆战队第1混成装甲师、空降15军第44师、蓝方63集团军、陈家堡机场空3师、空8师、空降15军第2机降突击装甲师均无战斗减员,所有部队已经恢复微波通讯。但是红蓝方各部队的卫星通讯,导航系统均无法接收信号,经检查设备完好,通信中断的原因是卫星信号中断。”樊岐山中将好象意识到了什么立即问到:“所有的卫星信号都接收不到?!”前指作战参谋回答道:“报告首长!所有卫星信号中断了,包括民用的广播、导航、通信卫星的信号。”“知道了。立即与其他军区用长波电台联络,询问情况。”樊岐山命令道。李雨田政委叫住正要转身离去作战参谋:“你们有没有接收到其他的信号?”“报告首长!情报部有上报说监听到一些奇怪的中波、短波信号,内容混乱有些是密码,情报部正在破译。”“好,有情况马上汇报”李雨田政委也觉得事态严重。


“报告首长!其他军区均没有应答,军用和民用的有线、无线通信也中断了,无法拨通北京和全国其他各县市。情报部监听到的信号已经破译,不过非常奇怪我是否向1号(樊岐山中将现在正代理38军军长职务)和2号首长(38军政委李雨田中将)单独汇报。”樊岐山中将回答到:“不必了,就在这里说吧。让同志们都听听。”“我军破译的的密码电报里有很多历史词汇,比如煤精美之狼,山下粪文,何应卿,关东军,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最关键的是所有电报里,最近的时间信息全部是1938年11月3日!”“而且我电子侦察部门还截获、破译一条发信人是日本御前会议、大本营,收信人是日军关东军、驻华各方面军、驻屯军、各外交领事机构的密码电报。电报内容是1938年11月3日由当时的日本首相近卫文(上麻下吕)起草的《近卫声明》,也就是历史上臭名昭著的,吸引国名党政府以及汪精卫集团投降判国、建设东亚新秩序的《第二次近卫声明》。听完最后一句话,指挥部里顿时炸开了锅!


“不可能!这一定是美军的电子干扰和网络欺骗战术!”这个声音发自38军副军长陈秉贵少将,指挥部里议论纷纷。总参作战部的吕兴国参谋从随身的提包里拿出一台上世纪90年代生产的德声牌短波收音机,打开电子搜台,频率在信号最强的地方稳定住了:“我秉先总理中山先生之信任,接党国领袖之重任,值此国家之危亡地时刻......首都南京、陪都武汉虽然沦陷......但国军之将领......”一个苍老而怪异并时时流露出浙江口音的声音从收音机里传出...... 指挥部里又是一阵骚动。


总指挥樊岐山觉得再这样下去非出乱子不可,他与李政委交换了一下意见,立即以总参谋长助理身份向前指下达命令。命令红蓝双方演习部队停止演习科目,就地警戒,红蓝双方演习指挥部就地合并成立总前指,所有演习兵力和武器系统换装实弹进入一级战备状态。派出空军部队飞赴北京、石家庄、太原、西安等地侦察。命令总前指清点可以联络和指挥的部队,并且清点人员和武器装备。命令后勤部立即搜集和清点各部队剩余的物资,没有总前指的命令不得调用和下拨。命令情报部立即对演习部队控制区域进行侦察、搜索

、警戒,并展开全方位无线电侦听。命令出动应急通讯分队,派出人员去导演部设法恢复通讯。



吕兴国参谋接受自己的老领导挥樊岐山中将的委托,带领38军的1名机要参谋1名通讯参谋和5名战士乘坐两辆东风汗马越野车,前往距离红方指挥部50多公里的演习导演部恢复通讯,设法联络军委,等待军委的进一步指示。其实他们此行也赋有对发生超自然现象后的演习场及其周边地区进行观察的任务。此时樊总指挥最信的过的部下就是从入伍,就一直跟着他在特种大队摸爬滚打吕兴国了。


海航J-15A隐形战斗机的飞行员,王伟大校被失速告警的警报声惊醒,他迅速将座机从危险中改出,恢复手动驾驶。他用保密卫星数字通信系统试图与导演部和自己的海航基地通讯,但是没有成功,飞机上所有与卫星有关的通讯信号全部中断,没办法他只好启用应急通讯,用甚高频电台与蓝军的空3师集结地陈家堡机场联络。王伟觉得自己还没有收到演习结束的指令,所以自己还是蓝军的武装力量,要继续接受蓝军的指挥。他判断这里虽然距离红方的象山机场的空域比较近,但他还是决定临时迫降到蓝军的机场(因为北斗导航和地面无线电信标信号丢失,飞机的电子航图系统又没有及时注入传统惯性导航的航图软件,所以此时王伟只能依靠飞机上备用的惯性导航系统估计飞行航线了。)。


王伟开始呼叫陈家堡机场:“海鹰洞两呼叫陈家堡机场!海鹰洞两呼叫陈家堡机场!发生卫星通讯、导航故障,请求协助迫降!”“海鹰洞两,我是陈家堡机场!海鹰洞两,我是陈家堡机场!准许迫降!准许迫降!报告故障情况。”“陈家堡!陈家堡!我机卫星导航失灵,请求地面导航协助!请求地面导航协助!”“收到!海鹰洞两!现在改由塔台三洞幺指挥,频率985!频率985!”“海鹰洞两收到!”当王伟把电台调到指定频率后,耳机里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海鹰洞两!我是三洞幺!场站已经打开备用信标,我场上空气象条件良好,风速三,能见度5000,接受指引,逆风降落。”说话的这个人正是空3师的师长刘志远少将,王伟和刘志远在解放台湾时结下了深厚的战斗友谊。他们是英雄之间的惺惺相吸,并且互相钦佩。


王伟在地面的引导下顺利降落在了陈家堡机场。地勤刚架好舷梯,王伟拉开舱盖,一把抓下氧气面罩冲着站在停机坪上等他的刘志远就是一通喊:“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感觉到天象异常了吗?怎么所有信号全断了?!我的机器自我诊断全部正常啊?!那闪光都把我晃晕了!这电磁弹有这么大威力吗?!怎么没人跟我说一声!?”面对王伟连珠炮式的发问,刘志远也摸棱两可。“老兄,别气了,我们也是刚刚和前指联络上。中央那边还是没消息。”“来来来,快下来!到场站餐厅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刘志远刚说完,另一个声音就传了过来“一会还有任务麻烦王伟同志哪!”说话的是许国梁,空3师的政委。他刚从指挥部领受了总前指的任务,坐车来到了这里。


王伟和刘志远、许国梁他们同车来到餐厅。空勤灶很快摆上一桌,王伟狼吞虎咽地快速消灭了面前的食物。他确实饿了,一上午飞了三个起降,年轻人都有些吃不消。“能找个地方洗洗澡吗?”王伟问,“不行了。时间赶不急了。总前指刚才给我们下达了侦察北京现状的的任务。我刚才和师长商量过了,觉得这任务非你莫数,你那飞机的巡航速度都快赶上我们歼14的2倍了。”“侦察北京?哪可是禁空区域!”王伟惊诧道。“可是中央联络不上,我们总得查明情况啊!没事,出了娄子有樊总指挥给你顶着。”王伟听完许国梁的话,这才放下心来。“老兄,也不是你一个去,我们决定让你们海航昨天刚刚转场过来的4架歼15跟你一块出发。”听到这话王伟更是吃的定心丸。(歼15A高超音速隐型战斗机是我国2011年刚刚定型试装部队的超级空中杀手翦!装2台昆仑15型大推力二元矢量发动机,动力和隐身技术世界领先!机动性也很好!能以马赫3的速度巡航,最大速度能达到马赫5,升限5万米,它的雷达探测距离可以达到530公里、同时跟踪80个目标、攻击其中的20个,还有个传言说歼15的雷达在地面开机,可以在200米外烤熟一只兔子。老美的F22,F35在他面前简直是小鸡!当然他也是“曙光女神”的强劲对手。要说歼15A也有缺点,那就是贵!!!一架飞机造价5亿美金!要是还有缺点,那就非得说是歼15A的对地攻击能力不强了。因为它的武器全挂在弹舱里,载弹量不如传统布局的战斗机多。到2011年底歼15系列只装备了10架,而且全部在海航。它2011在还处于绝密状态,要不是这次大演习中央让它来模拟美国入侵飞机,恐怕好多内部人也不知道它的存在。)


五架歼15以双机队型依次从陈家堡机场起飞,飞向北京去完成他们的任务。在不远的地面上,吕兴国他们正驱车飞速前进。演习场的道路修的不错,车速一直保持在80公里左右。突然!司机一个急刹车,要不是系上了安全带,吕兴国的头就撞到前风挡上了!吕兴国刚要发火,司机却非常惊恐地指着前面:“吕参谋!你快看前面!”吕兴国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也吃了一惊!只见车前方十几米处,刚才还齐齐整整的柏油路忽然就断掉了,路边的一块界碑也只剩了一半。公路上的沥青有受热融化的痕迹,路边的树木也有许多也只剩下一半树冠,而且树两边的植被种类也明显不同,有一半杨树竟然和一半柏树非常诡异的紧紧贴在了一起。公路的尽头和一条土路接上了。那条土路泥泞不堪,可能是刚下过雨,而土路的这边的公路却一点也不湿。


后边车上的战士也被这场景惊呆了,好一阵才缓过神来。吕兴国指挥几个战士采集样本,他自己拍完照片后命令大家上车继续前进。吕兴国觉得总前指交给的任务一定要完成,不管前面发生了什么,他都要去导演部所在地看一看。东风汗马在泥泞的道路上快速行驶,飞溅起的泥巴粘满了车身。“梃!”的一声闷响,一颗子弹穿过了前风挡玻璃擦着吕兴国的耳朵边飞到后坐,深深嵌进一个战士的头盔里,真是要感谢这国产第三代芳纶防弹头盔,要换了80式钢盔,这名战士早被这颗大威力子弹给“光荣”了。


两辆东风汗马来了一个180度急停,吕兴国他们迅速从一侧下车,以车体为掩护准备还击。还没等他们开枪,密集的子弹就朝他们的方向射过来。等到敌人的一个射击停顿,吕兴国迅速观察了一下对手,“怎么会这样?!!?”他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嗓子。怎么回事?原来吕兴国竟然看到了一面膏药旗(日本国旗)!在旗子下面一个军官摸样的人正指挥一挺歪把子轻机枪朝他们这里射击呢!在军官的两边,几十个穿黄军装的士兵正不间断的用步枪朝他们开火。一个小战士说:“首长(指吕参谋)是真子弹!他们是什么人啊!”“是日本鬼子!给我狠狠的打!”吕兴国斩钉截铁的回答。战士们有些疑惑,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对他们来说就只有一件事重要:赶快消灭这股袭击他们的敌人!双方的枪声响成一片。


在双方一阵对射过后,吕兴国觉得这么打下去不是个办法,鬼子在小山包上居高临下,是两挺机枪交替射击而且距离比较远,敌方火力已经对我形成了封锁,我方的火力不好发挥。想到这,他转过头对身边一个四期军士命令到:“武杰!你把87榴(QLZ87式35毫米自动榴弹发射器)的标尺调到300,一会看到我侧滚出车底后,你就射击!至少打2个基数(1个基数,子弹是120发,炮弹是12发)!”“明白!”武杰回答。“其他人马上齐射掩护我!”刚说完这句话吕兴国一个侧滚滚出了车体的遮蔽范围,接着用手里的95步枪两个点射消灭了一个鬼子的机枪手,而鬼子的另一挺机枪正浇水降温,顿时鬼子的连续火力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武杰迅速起身把87榴架在汗马的机器盖上,“嗵、嗵、嗵、嗵!” 一发发榴弹飞过去在鬼子的小山包上炸开。这些鬼子那见过这阵势,只几秒便伤亡过半,另一挺机枪也哑了。鬼子军官的战刀也被弹片削去半拉,衣服也被撕成了条条,可他还挥着半截刀想指挥机枪呢:“秃死给给!”吕兴国一看这个鬼子官,就恨从心头起!“我让你秃死给给!”吕兴国瞄准那鬼子官的脑袋一阵连射,那鬼子官的脑袋刹时被子弹打成了碎片飞散空中。其他的鬼子一看自己的指挥官死了,对方的火力又那么猛烈,纷纷掉头后撤。


看到鬼子撤退,吕兴国马上命令武杰继续跟踪射击,并且组织了5个战士包括自己一起向鬼子冲锋。其实现在组织冲锋是非常不利了,虽然打退了鬼子的小规模袭击,但基本敌情他们仍然不清楚,也许鬼子他们还有援军?还有其他火力点?但吕兴国顾不上这些了,现在他只想赶快抓几个俘虏,从而证明他的猜想是不是就是现实。起身逃跑的鬼子基本都被87榴的炮弹和战士们的95突击步枪给消灭了。等吕兴国他们冲到鬼子的阵地除了尸体连个带活气的都没有。唉!没办法谁让这些战士平时的训练水平高呢,打起仗来自然不会让敌人占到便宜。吕兴国很郁闷,没有活口怎么报告他们的侦察结果?难道靠这些尸体?“首长!土坡背后有情况!”吕兴国顺着战士指的方向望过去,发现土路上车辙、马蹄印走个乱七八糟,泥地里还散落着好多麻袋、木头箱子、甚至还有军帽。从鬼子阵地下面的麦田里一直延伸到土路上,直到在土坡后面消失。吕兴国明白了原来敌人还没有被消灭干净,辎重队在战斗打响后逃跑了。吕兴国带领战士坐上从后面赶上来的那辆没被打坏的防弹汗马,去追赶这些鬼子的“逃兵”。


鬼子的翻译官坐在大车(北方老百姓都把两轮的骡马车叫做“大车”)上,手里挥舞者王八盒子(日军南部十四式手枪)不停的催促赶车的伪军:“快快!快点!要是让红毛子(??)追上来,你们的小命可就没了!”一个伪军不耐烦的回答他:“催什么催!我加骡子一共六条腿,能跑得过汽车吗!皇军都打不过红毛子,我们就能行?”“再说!?再说老子嘣了你!”翻译官气的用王八盒子指着那个顶撞他的伪军。“别别!可别!”伪军排长一看气氛不对立刻出来打圆场:“大家都是自家兄弟,何必为句话伤了和气?等回了县城我请张翻译官喝酒,给您陪不是!他不懂事,小五赶快给张翻译官陪不是!”小五老大的不愿意,可是有什么办法呢?日本人不在这些汉奸翻译官就是他们的太上皇。看到小五给自己磕头赔罪,翻译官气顺了一大半,他想:要是“皇军”在这帮小子怎么敢跟自己造次!可说来也怪!平时威风不可一世的“皇军”为何就败在这些“皇军”说的红毛子(苏联红军)的手下?再说这些红毛子的火力也太强大了,两辆小车里难道就带了7、8门小钢炮?那炮弹飞来炸去都快把小山翻个底掉!再说那些红毛子的兵可不得了,人手一挺“轻机”(他把能连发的95突击步枪当成这个时代的轻机枪了)还打的辈儿准!要不是自己溜的快,恐怕也难逃一死。翻译官正想着呢,只听见后边汽车的声音由远及近,接着“哒哒哒哒”一阵枪响,车上的喇叭里传出一句中国话:“缴枪不杀,优待俘虏!”这些伪军乖乖的扔掉枪支,高举双手跪在地上向吕兴国他们投降。


吕兴国和战士们跳下车清点战俘人数,两个战士站在高处负责警戒。不一会来增援的两架WZ-10和四架米-17赶到了。翻译官和伪军几乎被吓的不成样子了,他们那里见过直升机这种对于他们来说超时代的的兵器!吕兴国让战士把翻译官和伪军排长押上米-17,翻译官和伪军排长死活不肯上去,他们跪下请求吕兴国:“洋长官!洋长官!饶了我们吧!日本人都叫你们打死了,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可没和你们打过仗啊!”吕兴国想起来了,在半年后,也就是39年5月11日-9月16日,在我国的东北边境诺门坎地区,关东军和苏、蒙军队之间,展开了一场激战,苏军完胜。现在正是日、苏严重对峙时期。大概是那个日军小队长看到他们车上的红五星八一军徽,把他们认成苏联人了。“让你上你就上!我们不杀俘虏!我们也是中国人。”吕兴国回答翻译官和伪军排长。“原来长官也是中国人啊!长官的部队是那部分的?”翻译官想讨好吕兴国。“你也配当中国人!少废话!快上飞机!”吕兴国厉声回答。“长官,这是飞机呀!?这可跟日本人的不一样啊!”翻译官觉得自己见过些世面所以还想套近乎。一个战士冲上去,用92手枪抵住翻译官的后腰把他推上飞机。


在米-17飞回前指的路上,吕兴国思绪万千。他确定他和他的部队确实回到过去,他不能不面对这个现实,可他又实在舍不下在21世纪的父母、妻儿、朋友......何只吕兴国,刚才参加战斗的战士们都象打翻了五味瓶一样。在上飞机之前吕兴国向所有参战和增援的部队下达了严格的保密命令。米-17在300米的高度由一架WZ-10武装直升机保护做巡航飞行。两加直升机继续向外飞行了几十公里,直到看到一座县城才返航。一路上吕兴国他们看到的都是荒芜的农田、倒塌的房屋和燃烧的村庄。日军在华北犯下的累累罪行他们尽收眼底。导演部也已经全无踪影,它原来所在的地方现在是一块已经被日军糟蹋完的玉米地。


陈家堡机场的五架歼15起飞后,分别按照计划飞付各地侦察。王伟的任务是侦察北京。王伟打开加力开始了超音速巡航,不一会就飞到了北京上空。歼15的机上电台保持静默,地面也没有任何呼叫信息。王伟觉得很不对劲,如果是往常在距离北京郊区空域几十公里远,空军北京防空指挥中心就会给出避让信息。如果三次警告还没有退出北京空域,这架飞机就会被防空导弹雷达锁定,如果飞机继续飞向市区,指挥中心将命令防空部队将其击落。虽然歼15是高超音速隐形战斗机,但国家早已掌握了探测这型飞机的技术,王伟觉得指挥中心没有理由不警告自己。按照惯性导航的数据,王伟的座机已经飞到了北京南五环附近的空域。王伟决定减速,降低高度,在3000米的高度盘旋拍照。王伟记得现在这个位置应该是北京的南苑机场,可现在在原来的位置上机场却缩小了!原了的现代化水泥跑道,现在变成了土和草坪的,而且也短了很多。停机坪上停着老式的飞机,机徽都是一个大红点,王伟仔细辨别,竟然发现这些飞机是二战日军的中岛九八式中型轰炸机!歼15快速掠过南苑向北京城区飞去。城区也改变了,四环、三环没有了,二环变成了城墙,高楼大厦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处处平房四合院。原来繁华的CBD现在是城墙外的大片荒地。现在的北京道是更象上世纪30年代老电影里的北京......王伟判断自己看到的这一切,全是真实的。因为全世界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干扰人类的正常视觉。至于为什么现代化的北京被过去的老北京代替,王伟也说不清楚。在完成侦察拍照任务后,王伟带着疑问返航了。


总前指里面各种数据情报一一汇总,现实的轮廓一步步展现在指挥员们眼前。“报告首长!吕参谋回来了。” “叫他马上汇报!”挥樊岐山中将此时最想听听他以前这个最欣赏最器重的部下的汇报,何况他这个老部下现在是总参作战部派到他这里的唯一代表。作战部在红、蓝军指挥部的其他人员已经于今天上午奉命返回导演部了。吕兴国走进总前指把自己的经历和见闻,向总前指的首长们做了详细汇报。听完吕兴国的汇报,首长们又看了海航1师副师长王伟大校和他的战友们架机拍回的侦察照片,终于得出了一个一致而痛苦的结论:“复兴2011”演习核心地域及其所属部队,在不知名的力量作用下回到了过去,具体说是回到了1938年11月3日。就在总前指的首长思考对策时,一封加密电报被送到樊岐山中将手中。将军看完电报内容,紧锁的眉头忽然舒展开来:“同志们!我们的部队虽然遇到的前所未有的困难,但我们也有值得庆幸的事情!”“什么事情?什么事情?”大家议论纷纷。“同志们!759战略储备仓库和二炮206基地,还有在此负责施工和警戒任务的武警交通部队第2总队和武警总部直属警备部队第3总队,因为处在我们演习半径范围内,也和我们一样被送回了过去!不,是现在,具体说是1938年11月3日!大家说这是不是一件我们值得欣慰的事情?!至少我们有了暂时的补给中心!”指挥部里掌声响成了一片......


这759战略储备仓库和二炮206基地可不一般!它们其实是一个整体基地的两个分部。从1960年代开始我国为了防备可能的核战争在全国许多地方修建了坚固的战略储备仓库,大量储备武器、弹药、生产和生活资料。后来又在这些战略储备仓库当中挑选了几处,加以大规模扩建,最后形成了多处防护和生存能力极强的核战指挥中心。759战略储备仓库和二炮206基地就是这样的一处核战指挥中心。它表面看起来只是个部队退役或者封存的装备仓库,实际上在其地下几百米深处,却有一个能容纳30万人自己自足生存30年的核战指挥中心和避难所。它在地面有两处隐蔽机场和至少十处大型飞机洞库能隐蔽500架左右的民用、军用飞机,759战略储备仓库的露天飞机停放场可以停放退役封存的飞机数千架。它还建设有完备的装备制造体系,拥有完备的工业生产环节。还备份有许多核战过后人民生产自救的工业、农业设备和物资。最关键的是在二炮206基地深处还建设有三座200万千瓦时的高温气冷核反应堆,这些反应堆运行40年才需要更换核燃料,可以长期稳定地为基地提供电力。


短暂的兴奋过后,前指的人员很快平静下来。因为前面的事更为艰巨。樊岐山将军和几位在前指的各军、师领导经过简单的讨论过后,决定召开演习部队团以上干部扩大会议。半个多小时过后,演习部队的大部分指挥员都聚集到总前指的帐篷会议室里。会议由38军政委李雨田中将主持,总参长助理总参情报部部长兼北京军区副司令员38集团军代理军长岐山中将、38集团军副军长陈秉贵少将、38集团军副军长陆凯少将、38集团军副政委刘理杰少将、63集团军军长戚中朝中将、63集团军政委张曙光少将、63集团军副军长孙洲少将、63集团军副军长连志强少将、空1师师长李卫汉少将、空1师政委赵爱民少将、空3师的师长刘志远少将、空3师的政委许国梁大校、空8师师长周明少将、空8师政委吴新洲大校、海军陆战队第1装甲师师长柯海声少将、海军陆战队第1装甲师政委钟岳少将、空降15军第2机降突击装甲师师长李福生少将、空降15军第2机降突击装甲师政委张齐少将、国防科工委副主任冯秉国中将及其率领的国防科工委专家组、759战略储备仓库管委会主任胡学文大校、第二炮兵206基地司令员薛中华少将、第二炮兵206基地政委刘冀玉少将,武警交通部队第2总队总队长李国柱少将,武警总部直属警备部队第3总队总队长郭诚大校在主席台就坐。一场决定旧中国1938年以后命运的重要会议就此召开。因为会议召开的地方名叫马木村,所以后世史称马木村会议。


2011年11月3日下午,北京,军委主席和共和国总理,同时收到紧急报告:参加“复兴2011”演习的,主体部队除了在外围支援的二炮导弹旅,和电磁部队之外,包括在演习核心范围半径内的两座空军基地,759战略储备仓库、第二炮兵206基地及其所有附属建筑物,全部失踪!就连地形地貌也全部改变了,原来多山的地形,现在变成了平原,而且伴生了很多不知名的植物,还有一些奇怪的大型昆虫的尸体,俨然一片原始热带雨林风貌。主席和总理,听完报告后被惊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是啊这样离奇而难以相信的事情,发生在哪个国家,都无法面对,都是对这个国家的严重打击......在紧急磋商之后中央决定,先暂时封锁一段消息,对这次事件进行详细调查。专家调查后得出的调查结论几乎不知所云。最后经中央研究决定,要把部队失踪的事实公布于众,中央首长亲自慰问和抚恤失踪人员家属,恢复北京军区28、65两个军的建制以弥补战略空虚,全国进入战备状态以防备敌对国家可能的利用这次事件的挑衅和入侵。中央在这次事件中不仅没有失信于人民,反而因为真诚的态度和及时的补救措施赢得了人民更大的爱戴。11.3集体失踪事件发生后,21世纪的我国虽然损失巨大,但也得到了很多好处。比如电磁部队在11.3集体失踪事件发生时刻,捕捉到了一种特殊的宇宙射线,后来通过研究这种宇宙射线我国发明了一种特殊的电磁武器,这种武器对核爆炸和辐射有很好的抵消作用。至此核武器的阴影退出了人类的视野......后来那块由远古被“虫洞”置换回21世纪的土地,成了我国后世科学家研究的乐土。由研究而产生的多项发明,深深的改变了人类的生活轨迹。


这一切,都得益于这场史上最大的军队集体失踪事件。


其实这次11.3集体失踪事件真正原因是,在电磁部队的超强特殊波段干扰,和模拟中子暴轰的共同作用下,偶然激发了宇宙中某种积蓄已久的神秘力量,形成了两个强大的时空“虫洞”把2011年、1938年和地球远古的某个时期的特定区域内的小部分物质,做了对调置换。2011年的回到1938年,1938年的回到了远古。最倒霉的还是日本人,前文提到袭击吕兴国车队的日军和伪军,就是去给被置换掉的那个地区的日军,运送给养的辎重队。那个1938年被置换回远古XX纪时期的地区,自从被1937年被日军占领之后就变成了无人区,日军用这个地区来实验和储存化学武器。那些日军在同样经历了虫洞的过程之后,发现周围的地貌突然和自己驻守的地方大为不同了。空气越来越湿润,氧气也多的几乎让人要昏昏欲睡。没等日军军官详细考察这一系列变故,一件小事就决定了这批日军毁灭的命运。日军一个哨兵发现一只巨大的昆虫朝自己爬来,他被吓的举枪就向那昆虫射击,在子弹被击发的一瞬间,整片日军营地都燃起了大火!原来是因为远古空气中极高的氧浓度,使所有物质都变的十分易燃。这些日军连同周围的生物全被活活烧死。尸骨被慢慢掩埋沉积,最终这些日军中的一个的骨骼化石,在若干亿年以后,被我国的宋代的人们在开山采石的时候发现,古人看到大石里面包有人骨觉得非常奇异,古人认为这可能是道人成仙时舍蜕的肉身,便把这具实际上是日军的人体骨骼化石的东西叫做“仙人蜕”。




《血色和平第一部:世纪科技之抗日新史》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18/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