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当兵的记忆碎片(五)

碎片五 军姿


国门前威武的身影,边关上挺拔的身躯,战场上必胜的信念,军人烙刻于骨髓里的骄傲。这就是军姿,如白杨般屹立挺拔的军姿。


第一天的训练,让我们这群稚嫩的新兵蛋子大感吃不消。这训练没有别的内容,就是队列里最基本的一项——军姿。

别小看这军姿,一个简单的立正,光其动作要领就有近百个字。一句顺口溜,囊括了其精髓“三挺一睁一正直”。“三挺”即挺腿、挺腰、挺胸;“一睁”是眼要睁大,目视前方;“一正直”是头要正,颈要直。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可就难了。

平日里懒散惯了,操场上规规矩矩的一站,全身都在使劲,整个身子绷得紧紧的,刚开始还好,没过几分钟就浑身酸软。而这时班长也收起了笑容,一个动作,一个动作的细抠。手有没有贴紧裤缝线,腿有没有夹紧、挺直,腰有没有用劲,肩膀是不是放平了,胸有没有挺出来……那个难受啊!不到十分钟,已经暗松口气,悄悄把身上的劲儿卸了卸,还没觉着舒服时,一个人影已立在了眼前。班长表情严肃,让我的心一阵扑腾。不出所料,两只大手往我肩膀上一搁,然后向后一掰,吓得我全身都紧张了起来。就这么地,一个个耍点小聪明,偷懒的人都给揪住了。不敢再取巧了,尽管浑身都疼,但又有什么办法?还是忍吧!

第一次站军姿,时间是30分钟。休息的哨声响时,人连动都动不了了,两腿直直地转不过弯来,动一下都觉得钻心的疼,真想就那么直挺挺地躺下去再也不要起来。可是班长没让我们如愿,下了个“原地踏步”的口令。当时心里那个委屈啊,膝盖都弯不了了,还要我们踏步?念头憋在心里,立刻就显在了脸上。班长见了,眼里闪过一丝笑意“一二一”的口令却照下不误。

尽管不能理解,可还是强忍着难受踏起步来,一开始只能勉强提起脚尖,过了一会儿,便觉得膝盖也不那么疼了,基本上能弯曲自如。这时才明白过来踏步的用意,不禁为刚才幼稚的想法感到脸红。

踏完步,班长让我们再活动活动,于是就蹲下身子想歇会儿。刚一蹲下,便听见膝关节“咔嚓嚓”一阵响,不由吓了一跳,立刻就站了起来,又是一声“咔嚓”。再蹲下,再起立……如此几次,那声音才消失,而此时两膝的酸痛也基本消失不见。

短暂的休息过后,训练又开始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相对来说要轻松一些,只是时间却延长了一半,从半个小时,变成了一个小时。可以想象在浑身绷紧的情况下站一个小时是什么感觉。用汗水湿透衣背来客形容毫不过分,不只是内衣,连棉袄都湿透了。当听到休息的哨音时,浑身差不多都散架了,没一点力气,真想立刻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只可惜,这不可能。

不否认,站军姿的确是枯燥而又辛苦的一件事情,过去总是羡艳地看着影视里军人那威武挺拔的姿态,而此刻才知道,军人的姿态是如何而来。

然而,更惨的是那些有着罗圈腿、驼背的人。为了纠正这些毛病,那罪可是要多难受有多难受。有罗圈腿是吧?好说,睡觉的时候用背包带把两只腿直直地绑在一起,用接近暴力的手段来矫正这一缺点。可以想象其痛楚,尤其是晚上有时起床小解,一个不注意就摔在了地上,疼得龇牙咧嘴还不敢吱声,怕惊扰熟睡的战友。如同僵尸一样一蹦一蹦地去躺厕所,再一蹦一蹦地回来。时间一长,罗圈腿是纠正过来了,可暗地里流下的泪只有自己知道。有驼背的,也好说,站军姿的时候背上绑个“T”形板,强迫你不能哈腰驼背,一天下来,整个腰背的肌肉都是酸的,动上一动,泪水就在眼眶里打着转儿。

虽说这些方法似乎有点暴力甚至不太人道,可是不练、不吃苦能培养出一个军人应有的作风么?站如松、坐如钟,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那钢铁一般的意志和不屈的身姿是用一滴滴的汗水和不为人知的泪水所换来的。

军姿就像一根衡量军人的尺,它那近乎苛刻的标准让每一个初入军营的人脱胎换骨,自由散漫在它的面前没有市场,没有生存的空间。

时光飞逝,那些手指与裤缝间夹扑克牌、衣领上插着大头针站军姿的日子早已过去,当时流过的委屈的泪早已干涸,应该算是苦尽甘来了吧!庄严的军旗下,齐整的方队中,静静挺立的身躯,虽略显瘦弱,却威武不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虽千万人无往矣!这就是军人,这便是军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