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二卷 血溅赤壁(58)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魂断江东 第一卷 第二卷 血溅赤壁(5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41/


波尼歪着头,也在一边望着罗伊,在它眼里,换上金盔金甲的罗伊,不仅威风,还更加漂亮。

“将军,请!”典韦看罗伊换好铠甲,便催促罗伊起身。

罗伊收拾好换下的皮衣、皮裤、银盔,把他的电脑包一并交给花素,一再叮嘱替他保管好。他给波尼做了个走的手势,就跟在典韦身后。

罗伊来到相府外,手下新来的十六名亲兵,己将乌锥马备好等在那里,他们与典韦的卫队在相府外列队排开,看见罗伊出来,“嗖”的一声向罗伊行着军礼。罗伊还了礼,这种威风的场面,使他少年的心理得到极大的满足,他紧崩着脸,皱起眉头,努力做出一副威严的样子。罗伊踩蹬上鞍,骑上马背,乌锥马向他昂首嘶呜。几日来,罗伊和乌锥马朝夕相处,乌锥马己将他视为主人,不待罗伊扬鞭,它就一溜小跑,向城外跑去。


曹操从赤壁兵败归来,己是建安十五年的冬末春初。

“二月春风似剪刀”。尽管还不到冰雪消融的早春二月,然而,中原大地提前吹来的春风,吹去了西北风带来阵阵寒意。阳光中的漳河,老柳树己开始绽开嫩芽,预报春天到来的迎春花,也开出了金黄的花朵,沿岸看去,黄绿相间,煞是好看。

罗伊沐浴在初春的阳光中,心情舒畅,不由打马奔驰在古中原的大地上。跟在他身后的典韦及数十名骑兵,一路呼啸着,在古驿道上扬起滚滚烟尘。


铜雀台遥遥在望。

高大瑰丽的铜雀台,高耸入云,台上汉阙楼亭,鳞次栉比,非常巍峨壮观。这些有着汉代明显风格的建筑物,在阳光的照射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台上台下,彩旗林立,一圈护卫铜雀台的城墙上,插满了犬牙交错的五色牙旗,上面分别绣着“魏”、“曹”的旗帜,迎风飘扬。

传说中的铜雀台一直令罗伊神往,如今就在眼前,罗伊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快马加鞭,恨不得立即跑到它的面前。罗伊去过山海关,这个被称之为天下第一关的山海关,它的险要、雄伟,曾经使罗伊感叹不己。现在想起来,怎么也觉得比不上铜雀台高大、威武、雄壮。

波尼似乎也兴奋了,它敏捷的身影,始终出现在乌锥马的前面。

春风得意马蹄急。罗伊打马跑上一片高地,放眼望去,铜雀台近在眼前。那护卫铜雀台的城墙,全是用两尺长的秦砖垒砌而成,城墙上的跑马道,可以容纳六匹马并排前行,比现在的长城宽多了。坡下的漳河就像一条宽大的玉带,弯弯曲曲地缠绕在中原大地上。河岸两边,还殘留着没有完全融化的冰雪。河水清澈透明,深不见底,不时有几叶轻舟在河中横渡,也有一二头戴斗笠,身穿簑衣在江中垂钓的老翁。水面上,偶尔还会掠过几支白鸥。一首罗伊幼时熟读的古诗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簑笠翁,独钓寒江雪。此情此景,与诗中的意境,何其相似。


铜雀台面对漳河,依水而建。

铜雀台是三座台的总称。中间一台,才是铜雀台,高约二十丈,顶端直入云霄;左边一台叫做玉龙,右边一台叫做金凤,也各高十丈。玉龙与金凤,各有一桥与铜雀台相连。远远望去,三台互依互存,像一个顶天立地的“品”字,确切地说,更像一个“山”字。罗伊想起古埃及的金字塔,铜雀台比起它来,精美多了。金字塔粗糙,只有它规则的外形,神秘的内涵,狮身人面……在浩瀚的沙漠上给人震憾外,不会使人流连忘返。铜雀台气势巍峨、森严,台上宫殿林立,一重接着一重。呈献出帝王的霸气,给人深刻的印象。

铜雀台高入云霄,史书上记载它高约二十丈,换算成今天的计量单位,估计接近七十公尺。在当代社会,这种高度算不了什么,在古代却是非常了不起。因为古代没有大型建筑机械、钢筋、水泥、电力,完全靠人民的智慧,才巧夺天工的造出铜雀台这么高大、雄伟的建筑群。当年,人们是如何兴建这样庞大的工程,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

在建筑学上,这种建筑称之为歇坡式,罗伊看来更象山区的梯田,高大的宫殿错落有致,一层层地向上递延。重重叠叠的大殿雕梁画栋、金碧辉煌、威武壮观。大殿角上的铁马,在风中嘶呜,殿顶的金戈,在阳光中沉吟。玉龙与金凤二台,均是彩釉的黄瓦绿檐,在阳光下熠熠生辉。相对而言,玉龙与金凤比铜雀台要玲珑小巧一些,风格婉约多姿。台上有着精雕细刻的千门万户,户户轻纱幔舞,迎风洞开。罗伊在想,这玉龙与金凤,可能就是曹操金屋藏娇的所在。

如果把铜雀台比作霸气十足的帝王,那玉龙、金凤就是风情万种的美人。

铜雀台下,是一片可以容纳十万人的广场,广场上站满了军队。外围是骠悍的骑兵,内圈是骁勇的步兵、水军。他们身上的铁甲、兵器,在阳光中闪着剌人的寒光。人丛中,数不清的五色彩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罗伊来到城楼前,早有张辽等候在那里。他一见罗伊,满脸是笑地迎上前去。

“罗将军,快下马随我进去,魏王等不及了!”

“谁是魏王?”罗伊不知张辽说的是谁。

“就是丞相啊!献帝早就封丞相为魏王,丞相一直不受,今日为铜雀台开台大典,也是为了除去赤壁之战带来的晦气,魏王才选定今日登位!”

“啊,这是天大的喜事!”

罗伊赶快翻身下马,他拉住张辽问道:“张将军,丞相要阅兵?”

“是也!非也!罗将军,你应改口称魏王才是!”

“是的,魏王……”罗伊称曹操丞相,习惯了,一下要叫魏王,还真改不了口,他望着广场上威风凛凛的士兵:“那,这些军队?”

“都是从青州、充州、徐州调集来的十万大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