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一卷 第247节 王德仁的再次情缘 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是呢!谁又有什么办法!”

“其实倒也不是全无办法,不过我想先知道你是怎么看我们的。”

“你们?”

“神州军,就是我们。”

“唉,年轻人,有什么看不看的,胜者为王败者寇!你们……你们把抓来的那些人押到你们那里做什么呢?全杀了吗?”

“武老伯,恕我放肆一句,这些清军当中有多少都是咱们汉人,可是他们甘心为虎作伥,我们把他们押起来,无非是让他们给咱们汉人还债罢了!”

“长官,您说得有理,犯了错就得认呢!可是就我们父女这样的……”

“其实,以武小姐这样人品相貌的还可以……”

说到这里王德仁的话音低了下来,凑在车窗前的武秀娘已经听不清楚了。只是秀外慧中的她隐隐也猜出来一点眉目。

从武老汉那儿回来,王德仁只是觉得自已这事做得可不怎么样。原先他的打算是先和武老汉好好聊聊,谁想到一聊两不聊倒好像自己乘人之危似的。

武秀娘苦着脸,他爹还在一旁絮絮叨叨不停得说着话。

“女儿啊!你也看得明白,这个长官人是不错的了,人家可是为了咱们把心都使尽了,女儿啊依着爹,你就应了吧!”

武秀娘内心充满矛盾,悲哀,美丽的眼睛望向窗外,一片片浮云不知道要飘向哪儿:“身为女儿家,逢着乱世这一辈子可要怎么过啊!”

看女儿不作声,武老汉心里有些急。他的心里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担心父女俩到了神州城的遭遇,其次也是感激王德仁照应。只是女儿只是瞅着窗外的红霞发呆。

“女儿,你想人家王长官多大的官啊!人家又没有妻室,你进了他家门还是正室。这么好的事……!”

“爹,你可知道,人家王长官是多大的官哪,在南昌怎么说我也被那个人抬进了家门,这……这……你叫我怎么说呢?”

好在,这一路上王德仁许是出于尴尬吧!即没有来看过她一眼,也没有来说过一句话,更没有逼过她。

这反而更成了一件使她不安的心事。“这个古怪的人到底想要怎么做呢!”

一路无话,几天后的一个傍晚,他们来到了神州城。王德仁得到的第一个命令是要他到军部报到,而武秀娘及其她的家人则送往城主府中。

听到这个命令,王德仁心中“咯噔”一下,“坏了,黄铁马那小子把我们的事报告司令了!”

乍一离开王德仁,武秀娘心中不由一阵发虚。自己的车外,再不似路上一样,那些骑在两轮怪车之上的士兵们唱着古怪而雄壮的歌谣,也不再有王德仁粗豪的发出命令的声音,不知为什么已经习惯了的武秀娘突然感到害怕起来。

透过敞开的车窗,窗外那些明亮的路灯照亮了远远近近道路通明。虽然是傍晚,一般的城镇之中,街上已经是人迹罕见的时候,尤其是在这战乱的性命朝不夕保的时候。

可是这里,这里是一个什么所在呢?街上的行人来来往往、熙熙攘攘,一间间店铺灯火通明热闹非凡?两层的屋子不断的发出铃声,而且居然会走路!难道这是梦吗?武秀娘揉揉眼睛,这一切实在使她难以相信。

她乘坐的车子一直沿着江边行走,江上一艘艘张着帆的船上,放射出一道道灯火,时不时的发出长鸣(避撞号)。更有甚者,江边那些漂亮的花园之中,两个人影紧紧重合在一起!天哪!他们在做的是什么事呢?难道是那些羞人的事吗?

城主府几乎是一座没有夜晚的府坻,明亮的灯光之下,修剪整齐的花园显得即明亮又大方得体,城主府中,她见到了三位城主夫人。

一向对于自己容貌极具信心的她此刻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尤其是里面的那位绣月夫人实在是美艳不可方物。她们身上的服饰自己从未见过,可是穿在她们身上显得那么得体,这个大约就是神州城的特色了。

一位相貌和自己不相伯仲的紫衣女子当先拉住自己的手,笑道:“你就是秀娘姐姐吗?这几天路上可辛苦了呢!快来,快坐下,咱们好好聊聊。”

而另一位蓝衣的显然是三人中为首的一个,她迎着自己的父亲“您是武老伯吧!快请坐,我们可是候了您好几天呢!快请坐。”

武都司两个被突然来临的热情接待搞得不知所措。他弄不明白,自己在清军之中只是一个小小都司,哪里值得这声名如日中天的神州城城主的夫人亲自接待,难道是为了那个王长官的亲事不成!只是女儿死活就是不开口应允,他不由的了阵心慌。

武秀娘却将事情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她福了一福细声道:“几位姐姐的招待,秀娘心领了,只是秀娘想问一句,几位姐姐可是为了那王长官的事才如此招待小妹!”

王婧雯一看武秀娘的模样,先自替王德仁满意,依着王德仁的人品、在这神州城的地位也该有这样的姑娘来配。

“妹妹猜得很对,我们几个正是为此,欲与姑娘一谈。”

武秀娘粉脸一冷“几位姐姐不必费心了,小妹出家之心已决!”

王婧雯万万没想到,她们还没有开口说话,居然就被武秀娘一口回绝,一时场面冷了下来。

王婧雯有些尴尬的一笑,“妹妹不必担心,如果妹妹决意出家,我们姐妹几个倒也不劝你了。只是,你天遥地远的来到这里,我们姐妹几个正好趁着今夜美景为你接风洗尘。”

武秀娘冷冷的摇摇头:“民女谢谢几位夫人的好心,只是民女身份低贱,不敢和几位夫人同席,还请夫人见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