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红了

我叫陈默,正像我的名字一样我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就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普通人一样,每天上班工作,吃饭睡觉。每天都重复着同样的事,简单而麻木。我的工作是医生,一个人们眼中不错的职业。可其中的痛苦只有自己知道,又无人可说也懒的去说。那点可怜的工资和奖金仅够自己每周去奢侈的吃一次肥牛。


我看到那个小店纯属偶然,那天这个小城竟然破天荒的堵车了。我无聊的从公交车中望向路边,那些乱乱糟糟的店铺让我眼花。忽然一个小店让我有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那家叫“橘子红了”的小店是个饰品店,橘红色的招牌很显眼,给人 一种暖暖的感觉。窗口摆满了大布偶,可以看到里面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小玩意。门口布置的很有意思,很温馨的一种感觉。于是我想这个店主一定是个很懂情调的人,应该是个女孩吧。想到这里不由的笑了,怎么会去关心一些与自己无关的事了呢。车终于动了,我又往回瞥了一眼。看到一个穿橘红色毛衣带着一对毛茸茸的耳罩的女孩抱着一个大大的叮当猫出来了,笨笨的样子很可爱,我说的是那个女孩。


后来,每次经过这里时总是向那个小店看一眼。有段时间小店经常关着门,不知道怎么了,好在那仅仅是一段时间而已。真的很奇怪,感觉冥冥之中那个店跟我有很大的关系。


在寒冷的北风中春节来了,由于我进这个医院仅仅才三年在科里是最年轻的医师又没有成家,春节便由我在这里值班。那是春节前第三天,下了很大的雪,我决定步行回去,我喜欢雪。经过那家店时放慢了脚步,决定进去给病房里的小女孩买个礼物,她也不能回家过年,可能这是她最后一个春节了。人的生命有时候是那样的脆弱,无奈的让人心痛。


店里很温暖,我发现我的羽绒服加上我胖胖的身体在这个很不方便。当我犹豫该不该脱掉它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我给您放好,可以吗?我回头看去,门口后柜台上站着穿橘红色上衣的女孩很眼熟。不施脂粉的脸庞透露着一种清纯,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让你温暖的阳光。


谢谢


不客气 您要给您爱人买什么礼物吗?我可以推荐几种,很适合的。她热情的说。


不,我还单身呢。我想给一个小女孩买礼物。她叫阳阳患了重病,年不能回家过了。她的病现在还没有特效治疗办法,只能用保守的治疗方法。你知道吗?每次给她插管穿刺化疗时,她那痛苦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她才十三岁啊。她家里只有一个爸爸,妈妈跟人跑了。今年她爸爸为了给她挣药费过年也不回来了,你知道过节工钱是翻倍的。我就想买两个让她喜欢的东西回去让她高兴。


我说完这些话时,那个女孩竟然眼红了。我赶紧赔不是,我干吗跟她说了这些啊。她什么话也没说,就是钻到店里面找了很长时间。最后拿出了两个小玩意,我看到时心里有种感动,堵的难受。那天我们聊了很多,我知道了她就是这个店的主人,我还知道为什么那么眼熟了,那天在车上回头看到的就是她,她说她叫橘子。


春节到了,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到来了。



春节后的小城充满了喜庆和各个店铺开业的鞭炮声,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气味,地上也是一片狼籍.我快速的穿行在大街上,想逃离这片嘈杂。我已经习惯步行去医院,经过那家小店时橘子总会喊一声:医生 好啊。我的心情总会因为这句清脆的问候晴朗起来。橘子过年也没回家,她一直说是买不到票了。我才不信呢,可她不说我也没办法。三十那天她来医院看阳阳了,还送来了一大包她家乡的橘子。阳阳很喜欢她,好久没见阳阳这样开心了。我摸着大橘子跟她说:“是不是你出生时,正好橘子成熟了,所以你叫这个名字的啊?”她瞪着大眼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告诉她是店名通告我的。其实我知道橘子可能不是她的真名,只是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埋藏自己的过去。


当春风抚过,小城的柳条绿了的时候,我已经是那家小店的常客了。休班时我总会在那里一呆一下午,当然是那里当小工了。晚上关门后我总会拖着她去大吃一顿,当然是老板她付钱了。吃完饭后我会给她买一大堆橘子,她对挑橘子很在行,一般都吃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产的橘子。我想那可能是她的家乡。很喜欢晚上陪她走在大街上的感觉,心里刮过一阵阵的春风。其实我很想牵她的手,一直这样走下去。


有一天经过小店时,我发现里面有几个陌生的男人,看打扮像是从很远的乡下来的。我停下了脚步,静静的向里看。忽然一个男的上去拉扯橘子,很粗鲁。我一下子窜了进去,一把推开他把橘子挡在了身后。那个大个子操着浓重的家乡口音说了一大串很难懂的话,反正最后他一拳打了过来。那天我只知道躲过那一拳后,背后又来了一下子,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我躺在医院的床上,头疼的要死。橘子,橘子怎么样了?我挣扎起来,要出去。一个大婶过来拉住了我,她说:“橘子被那几个人带走了,其中有个人是她的哥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橘子这孩子什么也不说。唉 她让我告诉你替她好好照应店,她很快会回来的。”


那几天我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后悔自己没能力保护她,后悔没有告诉她:我喜欢她。那个好心的大婶经常来看我,告诉我想开点,橘子说过会回来的。我想去找她,可人海茫茫,我该去哪里寻找。经常醒来,枕头已湿透。这成了我心里永远的痛。


我叫陈默,就像我的名字一样,我是一个沉默的人。像这个世界上所有的普通人一样,每天为了生活而忙碌着。在橘子红了的季节,我总会挑一些大橘子回来,放在桌子上。我的工作是看管一家叫橘子红了的饰品店,它的老板暂时不在。我在等她回来,我希望一天早上打开门时,一个穿橘红色衣服的大眼睛的女孩用清脆的声音喊:医生 我回来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