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老爸亲身经历的两次枪走火事件

熟透了的男人 收藏 27 16887
导读:(原创)我老爸亲身经历的两次枪走火事件

前面我写了我老爸从军投八路的经历,详情请见链接:

http://bbs.tiexue.net/post_1855694_1.html

以及介绍了我的军旅之家,详情请见链接:

http://bbs.tiexue.net/post_1858877_1.html

因为这两篇中都对我下面的故事有部分背景介绍,看后以便更好理解我在这篇所讲述的故事。


因今天无意翻看朋友们的帖子,看到有朋友说到在部队当兵经历的枪走火事件,就想起了发生在我们家的两次枪走火事件,其中一起还死了人,使我父亲还背了一个处分。


两件起枪走火事件一起发生在我父亲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期间,因为我父亲在高级系是可以带家属的(我二哥就出生在我父亲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期间),因此这次走火差点伤及我母亲。另一起发生在我父亲到24军任军后勤部长期间。


说这两个事件前,还是先将事件制造者----枪的来源跟大家交代一下最好。


两起事件父亲在世时,他老人家没对我们说过啥,都是根据我母亲回忆才了解真相的。


父亲抗美援朝回国后,他们这个级别的干部身边都配备有警卫员,这些警卫员因为长期跟随我父亲,就跟我们家里人一样,是非常亲近的。我们小时候都管他们叫小张叔叔,小李叔叔等等,他们都是随身携带手枪的。


再有就是父亲自己也有枪,我父亲当时身边有三只枪:

一只是我父亲在抗日战争时期和一个八路军兵工厂的厂长成为好友,父亲调动时,那时老朋友分别真是不知道是否还能见面,这个厂长就送了我父亲一把他珍爱的德国造的小手枪,这把枪比54式手枪小一半,可以压五发子弹,子弹大小跟小口径运动步枪的子弹差不多大小。后来那个厂长牺牲了,父亲得知后就把这把枪当作纪念战友的寄托一直收藏在身边。


除了这把枪,我小时候还记得亲眼看到父亲另有两只枪,一只是抗美援朝期间缴获的战利品--卡宾枪,抗美援朝时父亲的警卫员都是一长一短两只枪,短枪是苏制的一种手枪,长的就是这把卡宾枪,听母亲讲,解放战争时警卫员配的短枪是驳壳枪,长枪一般都是缴获的美国造的冲锋枪。到我们记事的时候警卫员配的就是54式手枪了,后来的和平年代,警卫员随首长外出基本就不配长枪了,但这只卡宾枪一直到我父亲65年调到北京时才上缴。当时所有进京干部,除可以随身携带一把佩枪外,别的枪都要上缴。


父亲的另一把枪是军里给每个首长都配发的一把小型号手枪了,型号记不清了,但父亲好象不喜欢那把枪。只锺爱那把老朋友留下的纪念品,睹物思人嘛。这两把枪因为一把是纪念品在军械部门无登记,属于父亲个人,另一把是佩枪,因此65年来北京军区报到时,这两把枪就都没被收缴。


后来林彪事件后,这些枪就都被收缴了,由于那小撸子是纪念品,只属于首长私人枪械被另外存放在后勤大院的一个仓库里,军械部管理员还答应让我父亲隔一段时间取出来擦拭一次,父亲84年去世后,我母亲打报告,要求组织归还的父亲被收缴的唯一私人遗物就是这把小手枪,但遭组织断然拒绝了,最后这把小枪也就不知所终了。


但我母亲那现在还存着一盒这把枪的子弹呢,有机会我照张照片给大家发上来看看。


下面言归正传,先说说第一次走火。


前面已经交待了,那时我父亲白天在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晚上就回到高级系的家属区休息,我母亲那时也被迫复员(彭德怀号召干部家属都不要在部队服役,都回家抱孩子当专职随军家属),而我父亲战争年代养成了一个毛病,晚上睡觉必须把他心爱的小枪子弹上膛放在枕边随手可及的地方,要不就睡不塌实,甚至失眠。这可能都是在长期的复杂斗争环境里养成的习惯,因为随身佩枪进学院时已经被缴了,这把枪是父亲放在随身箱子里违反纪律偷偷带进来的,所以我父亲对我母亲千叮咛万嘱咐的让她不要把他偷偷把枪带进这所我军高级学府的事跟其他家属聊天时说出去。而且父亲每隔一段时间,还要经常在晚上不可能有来访战友情况下偷偷把枪擦拭一遍。


母亲回忆说,有一天,我父亲在灯光下正在认真擦着枪,母亲半靠在床上正在看书,一边看一边催促父亲别老擦枪了,赶紧早点休息,催了几遍父亲被催烦了,一边烦躁的顶撞我母亲几句,一边草草把枪组装好,插上弹匣,不知怎么回事随手就扣动了一下扳机,结果就听趴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我母亲靠着的那张床的床腿上了,母亲虽然也是经历过战争的女性,但还是把我母亲吓了一大跳,说:“我催你睡觉你就要打死我啊”。父亲也给吓得够戗,赶紧捂住母亲的嘴说:“不要嚷嚷,我走火了,可别让别人知道我把枪带学院里来了啊。这事千万不要和别人说”。


那时军事院校的校长是刘伯承,尽管学员都是我军的高级将领,但还是很怕他的,这点在《亮剑》里李云龙上军校那段里有比较真实的描述。


后来母亲跟我们说,当时那枪要是我父亲再大意点,枪口抬高个一米左右,肯定打她脑袋上了,我们就没有她这个妈了。


在我家发生的第二次走火事件,好象是在62年到63年的事情了,58年我生下来时父亲就调到在唐山驻军的24军,结果一下在24军干了八年。

这次枪走火时间比较惨,那是有一次,父亲接到军区通知,要到北京来开会,往常父亲他们到北京还是到其他地方出差开会,一般警卫员都是可以跟随着的,结果这次恰恰上级通知不许带警卫员。当时我父亲刚更换了一个新警卫员,自打他跟我父亲后,父亲还没去过北京开会,好不容易父亲要到北京开会了吧,结果又通知不让带警卫员,你想想,当时参军的农村孩子谁不想到北京看看啊,要在基层连队当兵,到北京那是想都别想的事,现在当了首长警卫员了,在警卫排里(军里所有警卫员集中的一个特殊排级单位)他经常听其他警卫员吹跟着首长到过北京,说吹北京城怎么怎么好,他也一直盼着这个机会呢跟父亲到北京看看呢,结果第一次去北京机会就这么没了,因此这个警卫员就特别郁闷。


父亲临出差那天和母亲在二楼收拾到北京出差随身物品,这个警卫员自己吊着脸在楼下自己的屋子里赌着气擦枪。结果我父亲他们正忙呢就听楼下“趴”的就是一声枪响,父亲赶紧飞奔下楼看到警卫员已经躺倒在自己床上,嘴中汩汩的冒出了鲜血,父亲赶紧叫勤务兵喊人,不一会医生们就赶来进行抢救,结果还是没抢救过来。


后来,军务部调查,是警卫员擦完枪,并组装好后,想检查枪管是否擦干净时,无意触动了扳机,结果造成枪走火。另外还有一些军务参谋分析的是自杀,说可能因为失去和首长出差到北京机会,心眼往窄处想了,并提出论据说如果是自己看枪膛是否擦干净走火的话,命中部位应该是眼睛周围,而不应该是嗓子,这应该属于吞枪自杀。

据母亲回忆说,后来部队还是算那个警卫员属于自己擦枪走火身亡,但父亲作为首长,没能提前做好自己警卫员的思想工作,导致警卫员带着情绪擦枪出事,也给了一个警告处分。


当时24军还出过一个事,一个军首长的儿子把父亲的枪偷出来玩,结果一枪把自己小弟弟打死了。可见当时首长家里枪支管理是很混乱的。


我父亲的警卫员有几个后来跟我家母亲和我们兄弟姐妹一直保持联系有:


于庆林:文革后期是北京工程兵某部师长,曾参与首都机场的建设。父亲抗美援朝时的警卫员。

李永坤:是在这个自杀的警卫员之后跟随我父亲的警卫员,现在离休在天津24军休干所,离休前担任过24军后勤部军运部、油料部等部部长。

张在显:父亲从24军带到北京的警卫员,后来曾为河南驻马店地区的公安局局长

董托福:文革期间曾是七级部的处长。


呵呵,随便例举这几个警卫员叔叔吧,如果有认识他们的坛子上的朋友,可以问他们一下,就知道我给大家讲的关于父亲的故事都是真实的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