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缘往事

狼牙2 收藏 0 56
导读:兵缘往事

为庆祝八月一日建军节,特把这篇旧文置顶,权作祝贺献给所有的军人。

我的家乡——湛江,是个军港城市,多种海军部队驻扎在这里,共同担负着守护祖国南大门的重责。在流走的岁月里,我也曾因种种偶然,认识了几个军人朋友,虽然留下的只是浅痕淡影,可作为对往事的回顾,他们也是值得我写一写的。

NO.1 永远的教官——夏星星

真没想到,在意气风发地走进大学校门之初,给我们全体同学留下最深印象的竟是给我们军训的教官夏星星。我们班30人,10个男生。新生军训是必须的,但那时我们没有去到部队,而是由学校到驻湛湖光岩的部队里请来了教官。

夏教官来了,他的名字让我们一开始就掩饰不住地笑起来,星星?让我们想起了大猩猩,也想起了童年。夏教官看上去有点羞涩的样子,一问,他和我们还是同龄人,也许因为觉得自己年轻,怕没威严管不住我们吧,夏教官总是要刻意地板起面孔,我们看着他还带着点稚气的脸上装出的老成持重,就想笑,他说话的样子和声音很可爱,也让我们想笑,女孩多呀,大家一笑,他故意绷着的脸也就放松了,可很快他就象想起了什么似的,又轻哼一声,清清嗓子后又开始故作严肃地发话了。我想,教官心里对这班叽叽喳喳的女生是四分喜欢三分恼火三分无奈。

我想我会给教官留下特别深的印象是从我们的正式军训开始的。从小我就知道我是个毫无运动细胞的人,跑步的姿势特别的与众不同,很不好看,那么大个的人了,走路却似弱柳扶风,摇摇摆摆。所以到了军训时,教官很快就发现我在身体协调方面的低能,对我特别注意,我的表现常让他皱眉头,也许他觉得不可思议吧。

军训其中的一项内容是学习整理内务。这由教官分别到男、女生宿舍去示范、教导。结果在女生宿舍,也是弄得教官又气又好笑。我们就是搞不懂,那一块“豆腐干”他怎么折叠得那么好看,蚊帐滑溜溜的和我们一点都不合作。那时我们住的是套间宿舍,三房一厅,每间房住六个人,本来教官叫每房派一个代表到第一房去一起学,但各房舍长都推说记不住,教官不得不逐一到各房去示范,我们就看热闹似的一间一间地跟过去看。教官那时心里准是想,这班女的怎么那么笨,不知道他那时候有没想到,可能是那些同学想多看他一眼,想他多留一会,故意装傻的呢。

在军训及军训刚结束的那一段日子里,橄榄绿的梦着实在我们心里火了一把。就如同其他系的新生一样,我们也很盼望能在军训结束后,能再与教官保持联系。幸好那时部队的管理还没现在这么严,部队离得也不远,坐车一个小时就到了。所以,大约是距军训结束的两周后吧,我们七个班干又乘车到了湖光岩部队,探访我们的小教官去了。大概是因为离开了教官的位置,夏教官也不再板着脸孔了,但他不太知道该和我们聊什么,就是我们一班女孩子在叽叽喳喳地问,教官就偶尔答几句。教官说他那一年的年底就得退伍了,我们问他要他家乡的地址,开玩笑说,以后有机会出门就去看他,教官说待他回乡后一切稳定了,再与我们联系。毕竟是部队,我们也不敢多留了,后来教官说要留我们在部队的食堂吃饭,我们赶忙谢辞了。

回途的车上,夏教官可爱可笑的种种全成了女孩子们的津津舌语。大伙还记得住我下铺的樱吗(《永远的书疤》写的就是她)?回到学校后,没过几天我们就公推樱代表大伙给教官写了封信,教官还真回信了,咳,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意思,教官根本就不记得我们谁是谁,名字和人对不上号,只因为我的军训表现太特别,他才记得了我的名字,所以没什么文采的教官在信里就问候了我的身体,希望我以后身体好转了能告诉他。

信后,一晃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因为忙于新的学习生活,加上教官毕竟是在部队,不方便联系,也就没有教官的消息了。到了十二月,学院让我们系在寸金公园内搞一场大型的英语角活动,面向全市的英语学习爱好者,这个消息一公布,马上就有同学想到能不能邀请教官也来参加,那是周末时间,我们都想教官应该有空。结果那天教官还真的来了,他说就要退伍还乡了,顺道与战友上街买些回家的礼品。我们兴高采烈地拉着身穿便服的教官合影。

这一别,从此夏教官就成了我们的回忆了。大半年后,我刚升上大二时,收到了夏教官一封信,信里夹着两张他的照片,一张是穿海军服的,一张是穿便服的。教官信里说他回家后找工作的事很不如意,信封上写的是他姐夫所在单位的地址,他让我回信也回到那里去让他姐夫转。我给他回了一封信,说他的帅照全体女同学已传阅,大家都很挂念他,希望他有机会能再来他的第二故乡重游,最后祝福他能早日找到称心的工作。可打那以后,我们就失去联系了,走进军人论坛,我又想起了我们的教官。

这就是我们的教官夏星星,湖北随州人,1991年底在湛江退伍。

NO.2 四面之缘的余闻捷

95年底,学校要搞庆元旦的文艺演出,我的学生跳的舞蹈是《长城长》,当时教舞的老师说要穿海军服演出,六套军装,这可真是个难题啊。可是看学生们排练得那么辛苦,又确实跳得很好,我这个当班主任的又怎能不去奔波呢。怀揣着一封学校开的介绍信,我非常冒昧地去了海关楼——现在海军某部司令部所在地。

出来接待我的是一个年轻的官,对不起,我对军衔的了解实在很有限,闹不清他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官,只能从他的着装知道他不是一般的兵。他很热情,说借服装在那之前是不太难的,可我去时部队已经开始加强管理了。因为在那之前不久,一群穿着军装的人在一酒家闹事,事情的起由又是军装者无理,这事被媒体报道后,在社会上影响很不好,部队就怀疑是非军人穿着军装去的,从此对服装的外借就特别严格检查了。

当时那已经是我唯一可以寻求的门道了。我拼命地解释自己的用途,千保万诺绝不会出差错,最后,他才说,如果我想通过公事的途径借到服装是不可能的了,但他可以私下帮我向战友们借,得到这根救命稻草,我那时真是感动感激得几乎要流泪了。他告诉我他叫余闻捷(说是与诗人闻捷同名),在部队里任宣传干事。告别时,我留下了自己的联系电话。

在约定的时间里,他果真给了我六套长袖的海军服,连帽子都备了。

学生的演出非常成功,当六个身穿曳地白纱长裙的女生,和六个穿着军装的男生在淡淡的粉蓝色灯光下登台时,全场都哄动了,当天的演出拿了全校一等奖的第一名。

演出的第二天,我就还他衣服了,这次我是和学生一起去的,没多逗留。几天后,我接到了他的电话,问我可有时间出去坐坐,那时我很犹豫,因为我已经隐约地感到他可能对我有交男女朋友的意思,可是若那时便拒绝他,又觉不近人情,一来别人也没说啥,二来总不能让别人说衣服拿到了,困难解决了,就彻底地变脸了吧。所以我还是去了,在一间明亮的茶座里,他说了很多他在部队文学创作上的辉煌,还谈了他的家乡,从他热切的眼神里我读懂了他的意思,但是毕竟是初相识,大家还是在客气中谈了一些部队的情况后就礼貌地分别了。

大约是一个多星期之后吧,他又给我来了电话,这次我就推说我有别的事情,没空赴约了。后来过了几个星期吧,他再次给我了电话,想约我出去玩,那天我正好身体不太舒服,就实话婉拒了。

此后,我就再也没有这位军人——余闻捷的消息了。

NO.3 德华弟弟

德华是我先生大学同学的弟弟,安徽铜陵人,他是我在生活中真正有机会较长时间接触到的现役军人。

要写德华,就得先插入一段,写写德华的哥哥和嫂子——他俩都是先生大学的同班同学,先生是昆工大毕业的,记得第一次看他的留言册时,印象最深的有两点:一是男女比例悬殊,几乎是三比一,二是那些女同学都写得一手好字,就总体来说,远胜男同学,其中有个叫俱拴霞的尤为出色,一手字写得很有风骨,若流水行云。看照片,是个长得很娇小的女孩,先生说她的另一半是同班同学,叫吴扣根,是他们班的专业状元。我那时一听,第一反应是怎么这两人的名字象配了对似的,真是有缘。本来他俩的名字不是常见的名字,偏偏碰在了一起,说是对联名都可以了,吴扣根对俱拴霞真是绝了,你们看,吴通无,就是什么都没了,俱是都,就是什么都有了,扣对拴,霞在天上,根在地下,每个字都对应得天衣无缝,真令我慨叹冥冥中是否真有天意,他们成了同班同学中唯一成功的一对。扣根后来一直读到了博士,现在在上海宝钢工作,两人的小千金也将近七岁了。

写到这,我也想起了我的一些朋友,他们当中也有部分名字很配对的夫妻,虽说名字相配不代表一定幸福,虽说这纯属偶然的巧合,但是大千世界,这不多当中恰好有我的朋友,我忍不住想和大家分享这种巧合。我大学时团委里负责文娱的女老师叫谢巧云,她的先生叫萧烈风,在市电视台工作;另一对,就是我在《红娘往事》中写到的第二对,男的叫黄正健,女的叫廖越秀。

终于要言归正题了。德华是扣根的亲弟弟,入伍前在读高一,不知为了什么具体原因,他不愿意继续念书了,家里就让他入伍了。因驻地在湛江,扣根特意让他和我们联系。德华是个瘦高个小伙子,皮肤有点黑。他第一次来我们家时是穿着军装的,最激动的人是我的儿子小鱼,见到解放军叔叔了。德华带来一张扣根夫妇的婚纱照,和一张小千金的照片,我们都珍藏了。德华的脸上还带着憨憨的稚气,那年他还不满18岁呢,他叫我们哥和姐。第一次见面,我们主要是问了一下他哥嫂的近况以及他对南方水土的适应情况。

此后德华还来过几次,都是和战友一起来的了,总给我们带来一些纪念品,记得有一架用子弹壳做成的飞机,还有一次是他到南沙带回的两丛珊瑚,一个巨大的龙虾标本现在还摆放在我家客厅里。毕竟是部队,出来一趟不容易,他们周末还经常要继续做“防台”的工作,不得休息,湛江的夏秋季常有台风。到后来,即使是休息,他们也不能随意出来了,部队管理得很紧,手机都是偷偷地藏着打。

常规的义务役服完后,在回乡与继续留役的选择上,德华与他的父母发生了分歧,德华想回乡,家人却希望他能继续留下,最后他还是听从了家人的意见,虽然很多想留营的人都不一定能如愿,可德华还是顺利地留下了,到现在他已经在部队呆了六年了。他和我的亲弟弟也成了好朋友。

去年我们只见了他一面,最近他打来电话,说想报名参加自学考试,我们都很鼓励他,希望这样可以对他退伍后的工作安排有帮助。本来我们也想让他转业后帮他留在湛江,并给他找个好对象,可他的心愿还是回家去,毕竟,扣根已经在上海发展了,家里的老人没个男娃在身边也是不大妥当。

我衷心祝福德华弟弟:人生之路越走越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