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十八章 试刀 试刀(十)

royf22 收藏 18 155
导读:特战先驱 第十八章 试刀 试刀(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225/


在刘二麻子奔出据点的同时,装扮成鬼子和伪军的战士们也进了据点。

进入据点后,扮成伪军的二排战士立刻看似随意地分散开,但却隐隐控制了大门附近的有利位置,扮成鬼子的一排战士则不动声色地上了护墙,靠近了护墙上的伪军。

刘二麻子来到担架边上,一眼看见的就是身穿佐官服,满头缠着绷带的“岗崎”,立刻带着哭腔说道:“哎呀,太君啊,您怎么就受伤了?这天杀的八路军,委实可恨!竟然伤了您老人家!待弟兄们回头端了八路老窝,为太君您报仇雪恨!”

刘二麻子正在大表忠心,突然发现自己腰间顶了个硬硬的东西。

还没反应过来的刘二麻子随手就拨开了让自己觉得不舒服的硬物,继续说道:“太君,您伤在哪儿了?要紧不要紧?”

吴有财实在看不下去,几步走到他身边,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兄弟,别现眼了!担架上的不是岗崎那鬼子头,是化妆的八路军!进山的鬼子全被八路军给干掉了!我那个中队的弟兄也全当了俘虏!”

刘二麻子一愣,这才注意到担架上那人的身材和岗崎的确有些不符,而且刚刚进据点和现在吴有财身边的伪军也没有一个是自己认识的!更重要的是,他终于发现顶在自己腰间使得自己极为不舒服的东西竟然是一支日本手枪!

刘二麻子眼珠子一转,立刻声泪俱下地说道:“八路弟兄,我刘二麻子盼星星,盼月亮,可把你们给盼来了!你们不知道,兄弟我在骑风口据点的日子过得苦啊!我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接下来就是一连串表明自己“忍辱负重,卧薪尝胆”之类的话。

刘二麻子这一番话把吴有财听得直翻白眼!什么叫作“无耻”他现在终于有了最深刻的体会!

听着刘二麻子没完没了的废话,躺在担架上的周卫国一皱眉,低声喝道:“闭嘴!”

扮成鬼子正用一支“南部十四式”手枪顶住刘二麻子的赵杰适时动了动枪管,刘二麻子立刻闭上了嘴。

如今命在人家手上,自然还是识相点好!


没过多久,听说长官受伤的鬼子中队长三井就带着手下的两个小队长和军医官出现了。过了一会儿,连鬼子机枪中队长也带着剩下的两个机枪小队长和大队炮小队长出现了。原来,刘二麻子派去报信的那个伪军比较机灵,虽然刘二麻子忘了要他通知鬼子机枪中队长和大队炮小队长,但他自己却认为发生了长官受伤这种事,忠心的部下自然应该前往迎接,所以自作主张又通知了鬼子机枪中队长和大队炮小队长!

这样一来,骑风口据点的所有鬼子军官就全到齐了!

吴有财微微转身,低声将来的八个鬼子军官身份对周卫国说了。

周卫国大喜,这才叫“天助我也”!

见鬼子军官走近,赵杰收起了手枪,但却在袖中藏了短刀,还有意将短刀锋利的刃口在刘二麻子面前亮了亮,吓得刘二麻子一个激灵。

八个鬼子军官很快就来到了担架前,军医官见到周卫国头上所缠绷带上的斑斑血迹,吃了一惊,立刻问道:“长官,您还好吗?”

周卫国用日语含糊地回答道:“还好。”

军医官不虞有诈,立刻放下急救箱,掏出手电开始检查周卫国的瞳孔。

与此同时,特战队员也每人选定了一个鬼子军官,偷偷拔出短刀,悄悄靠近了各自的目标。

等队员们都就位后,周卫国悄悄从担架上伸出右手,向赵杰打出了“攻击”的手语。

赵杰立刻向队员、大门附近和护墙上的战士们发出了攻击信号,一瞬间,所有战士都动了起来!

鬼子军医官刚检查完“长官”的瞳孔发现没有异常,正要按照医学院所教授的检查顺序给长官来个全身检查,突然发觉自己的头被身后一个士兵的左手抱住,随后,被猛的往后一拽,一个冰凉、锋利的物体迅速从枕外隆突下方刺进了自己的后颈!在身体做出反应之前,军医官丰富的医学知识已经告诉自己,自己的颈髓已被切断!损伤节段以下的所有肌肉在这一瞬间丧失了来自中枢的电信号,在特战队员放下军医官后,他的身体立刻瘫倒在地,一切感觉也随之而去,只剩下颈部隐隐的烧灼感!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军医官想到的是:“好专业的杀人手法!”

与此同时,其他七名鬼子军官也被扮成鬼子的特战队员们在瞬间解决。

变起仓猝之下,大门附近和护墙上的十几个鬼子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被边上的战士们一一用刺刀解决!

其他伪军刚要有所动作,吴有财立刻大声喊道:“弟兄们!都别乱动!八路军只杀日本人!”

伪军们不禁犹豫了片刻,只这片刻的犹豫,已足够战士们缴了他们的械!

亲眼看见八路军干净利落地干掉八个鬼子军官,又见大门口和护墙上自己的手下都被缴了械,刘二麻子眼珠一转,立刻大声说道:“弟兄们,弃暗投明的时候到了!眼前这些人就是我们日思夜盼的八路军兄弟啊!弟兄们跟着八路干啊!杀光日本鬼子啊!”

现在,就连周卫国都不得不佩服刘二麻子的脸皮之厚!

周卫国从担架上一跃而起,三两下扯掉头上缠的绷带,挥了挥手,制止了刘二麻子的大喊大叫,随后命令道:“水生、柱子留下,赵杰,你带连直属分队跟着吴队长以最快的速度占领鬼子电台收发室!”

赵杰应了一声,立刻带上六名特战队员跟着吴有财出发。

留下几个警戒哨后,周卫国又吩咐战士们将俘虏的伪军都集中起来,由刘二麻子带路直奔伪军中队驻地。

路上零星遇见的鬼子兵都被战士们一一干掉,尸体拖入最近的屋里隐藏起来,伪军则一并押上。

接近伪军驻地后,门口竟然没有哨兵!进了院子,也没有看见一个伪军!

原来晚饭时间还没到,剩下的百来个伪军都躲在屋里烤火取暖!

周卫国指挥着战士们封锁了所有房屋,又一声令下,同时破门而入,伪军们都在目瞪口呆之下被“皇军”或“友军”给缴了械!

随后,周卫国将伪军俘虏打散编制,分散到各个屋里,挑出几个老实的伪军以便带路后,命令剩下的伪军每两人一组,互相用裤腰带将对方和自己捆在一起,又用他们的毛巾将他们的嘴都堵上,这样一来,他们逃跑或喊叫的可能性就减到了最小。

周卫国和李勇低声商量了一会后,留下二排的两个班和足足四挺机枪看守这些俘虏,随后压着刘二麻子,带着一排和二排剩下的那个班出了伪军驻地,直奔电台收发室——周卫国现在最关心的就是鬼子的这部电台有没有被夺下!

不一会,李勇也带领三排、四排和二连的两个排由伪军带路出了伪军驻地。

由于鬼子步兵、机枪中队和大队炮小队都是分散驻扎的,李勇首先带着部队悄悄包围了鬼子那两个步兵小队的驻地,又向鬼子机枪中队和大队炮小队分别排出了一个班暗中警戒。


周卫国带着部队赶到鬼子电台收发室时,一眼就看见了门口负责警戒的钟祥。

钟祥微笑着向周卫国打出了“一切就绪”的手语。

周卫国心中一块大石终于落地!

现在没有了后顾之忧,就可以放手解决其他鬼子了!

周卫国进了收发室,满意地看见了墙角堆着的六具尸体。

见周卫国进来,赵杰迎了上去,淡淡地说道:“任务完成!”

周卫国微笑着点了点头,说:“你们还有任务,带队跟我走!”

说完,吩咐二排那个班留下,接替特战队守卫电台。

随后,周卫国带着特战队和装扮成鬼子的一排由吴有财带路直奔鬼子炮兵小队的驻地——柿子要先捡软的捏,鬼子炮兵的单兵战斗力毕竟不如普通步兵!

鬼子炮兵小队驻地门口倒有一个哨兵,看见吴有财和一小队自己人走过来,友好地向他们打了个招呼。

待看见周卫国领章上的两杠金边和一颗樱星后,这鬼子哨兵赶紧一个立正,行了持枪礼后说道:“长官好!”

但很快,这鬼子哨兵脸上就露出了疑惑的神色,骑风口据点只有一个少佐,那就是大队长岗崎少佐,可这人并不是岗崎少佐啊?

周卫国面色一紧,冷冷地用日语说道:“浑蛋,整理军容!”

这鬼子哨兵一愣,赶紧下意识地低头检查自己的军容。

这时,赵杰已经走到这鬼子哨兵身边,立刻左手捂住他嘴巴,右手拔出短刀刺入了他心脏。

鬼子哨兵身体无力地抽动着,睁大眼看着赵杰,至死也没弄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周卫国带着部队进了院子,没有看见鬼子,倒是看见了院子里放着的两门盖了炮衣的步兵炮。

看来鬼子炮兵也不是不怕冷啊!

院子里一共有五间屋子,周卫国将战士们分为五组,又拔出短刀向他们比划了一下,战士们会意,立刻或拔出短刀,或拔出刺刀悄悄潜到各个屋子门边,待所有人都就位后,周卫国发出了攻击的信号。

战士们迅速打开门冲了进去。随后,屋里响起了低沉的惨叫声和搏斗声。

不到两分钟,所有屋子就都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屋门打开,战士们或扶或抬着伤员从屋里走了出来。

周卫国立刻指挥着战士们给伤员包扎伤口,等伤员都处理完毕后,周卫国才命令战士们清点战果和伤亡。

这次战斗,一排和特战队全歼毫无防备的鬼子炮兵小队五十一人!一排重伤三人,轻伤六人,特战队无一伤亡!

周卫国在心里叹了口气,这样的结果,应该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不能指望人人都有特战队那样的战斗力!

现在鬼子还剩两个步兵小队和两个机枪小队,从兵力对比上双方已经基本相当了。

只是剩下的这两股鬼子都各有一百多人,要想无声无息干掉他们任何一股恐怕都不是那么有把握的事!

周卫国皱紧眉头想了想,又抬腕看了看手表,突然问道:“吴队长,骑风口据点什么时候开晚饭?都在一起吃吗?”

吴有财一呆,虽然不明白周卫国为什么问这样一个问题,还是说道:“现在是冬天,晚饭都要六点才开。每到五点五十五分,我们的司号员就会吹响集合号,然后鬼子到第一饭堂,我们的人到第二饭堂集中吃饭。”

周卫国嘴角露出了微笑,转身对赵杰说道:“赵杰,你去通知指导员,计划有变,我们改为在饭堂里消灭剩下的鬼子!你把三排给我带过来,再让指导员带着剩下的三个排抄鬼子后路!”

周卫国再次看了看手表,说:“我们还有十分钟准备时间!”


五点五十五分,晚餐号按时响起。

不一会,还没意识到危险的两个步兵小队和两个机枪小队鬼子就陆续空着手走出了驻地,有说有笑地朝第一饭堂走去。看到跟在后面由战士们装扮成的伪军,一些鬼子还不忘打个招呼,战士们都是报以微笑。

眼看鬼子离第一饭堂越来越近,就要完全进入包围圈,突然,从队伍后方传来了一声枪声。随后传来的,是一个鬼子的吼叫:“支那八路军打进来了!”

鬼子立刻炸了窝,纷纷往最近的步兵中队驻地跑去。

周卫国低声骂了一句,不得不命令一排、三排和特战队提前开火。

六挺机枪和七十多支步枪立刻向四处奔逃的鬼子喷吐出火舌,第一轮射击就打倒了四五十人!

随着李勇带领的三个排战士开火,鬼子被打倒的越来越多,但终于还是有一个多小队八九十个鬼子跑回了步兵中队驻地,拿上武器凭借着院墙和房屋开始还击,在鬼子精准的射击下,冲近的三排战士很快出现了伤亡。

周卫国当机立断,立刻命令部队停止进攻——攻坚作战并不是三连的强项,现在自己已经有了绝对优势的兵力,没必要增加无谓的伤亡!

这时,李勇带着剩下的三个排也冲了过来,和周卫国汇合在一起。

周卫国问起刚刚那声枪声的事,李勇苦笑着低声告诉周卫国,那是一个二连的战士因为太紧张,所以在一个鬼子和他搭讪后竟然开枪打死了那鬼子,还说“八路军缴枪不杀!”被一个懂中文的鬼子听清了,向其他鬼子发出了警告!

周卫国也只好跟着苦笑,看来以后打仗还是要靠自己一手训练的兵!

三连停止进攻后不久,被围的鬼子也停止了射击,只是时不时还有鬼子从院墙上探出头来打冷枪,每次枪响总有一个战士被打倒。

直到隐蔽在高处的林水生和柱子连续击毙好几个探头射击和待在院子里的鬼子后,其他鬼子才不得不躲入了屋里!

周卫国皱了皱眉头,从这些鬼子刚刚快捷的动作、精准有效的射击和有节制地使用弹药这几点来看,就可以猜出里面剩下的鬼子都是有经验的老兵!对于鬼子老兵的战斗力,周卫国自然心中有数!如果强攻,伤亡肯定小不了!

突然,周卫国一拍脑门,骂道:“打你个猪头!攻坚需要重火力,怎么连刚刚缴获的步兵炮都忘了!”

赵杰在一边提醒道:“连长,还有鬼子机枪中队的四挺重机枪呢!”

吴有财也在一边接口道:“长官,军火库里还有鬼子为冬季作战储备的军火,里面还剩四门八十一公厘迫击炮!”

周卫国大喜,说:“好!都搬过来!今天也让我们当回财主!就用这两门步兵炮、四门迫击炮和四挺重机枪拿这些鬼子来操练一次攻坚作战!”


看着摆在眼前的两门七十公厘步兵炮和四门八十一公厘迫击炮还有附近屋顶的四挺“大正三年式”重机枪,刘二麻子突然有种眩晕的感觉!

天啊!这还是那支被人称为“土八路”的共产党部队吗?

这时,夜幕已经降临,不过周卫国早让吴有财带路,派了十几个战士把据点的几个探照灯都拉了过来。

推上电闸后,鬼子所在的那个院子立刻被探照灯照得亮如白昼!

这样一来,鬼子也就别想趁着黑暗逃走了!

不一会,二十几箱炮弹也摆放完毕。

周卫国点了十几个战士,第一个就是赵山药,其他也都是平常算术学得好的战士。

把他们集中到一起后,周卫国开始教他们简单的测距和如何计算射击诸元,随后当着他们的面测算好和那个院子的距离,调定了一门迫击炮的射角后试射了一发炮弹。

试射的炮弹打在了院墙上。

周卫国再次调整了这门迫击炮的射角,试射了第二发炮弹,这回炮弹稳稳地落在了院子里,爆炸后震破了一间屋子的屋门,很快从屋子里传来了几声惨呼,看来是有鬼子走运了!

几个鬼子拿着掷弹筒刚想跑到院子里还击,就被屋顶的四挺重机枪打成了筛子!

气得在屋顶指挥的李勇直骂:“败家子!节约弹药!”

操纵重机枪的战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