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故事 第九章 一

曹斯明 收藏 0 10
导读:低俗故事 第九章 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81/


Y福从我们眼前经过,我和旋子叫起了了正在睡觉的顾然,说:“快起来看,一会儿就走了。”这个时候儿子和大华也会急忙跑过来,叫我们给留个好位置。Y福是我们班最开放的女生,也是我们大家常常讨论的话题,如她穿衣服好看还是不穿衣服好看,还有她具体收费是多少诸如此类的问题。Y福常常好象故意的一样,在问别人问题的时候站着将上身趴在桌子上 ,双手支着脸颊,装出一副很可爱的样子,在这个时候她的胸会紧贴着桌子,很大的一部分由于受到挤压而溢了出来。她撅着屁股冲着我们,很有规律的摇晃着冲着我们的那部分,这个时候我们大家都没有任何话要说,只是静静的看着,幻想着。等她走了以后我们就展开了座谈会,大家互相交换一下自己对Y福的心得。我们的想法并不是很统一,我和顾然是觉得应该给她戴一狗项圈才象样,而大华则说应该穿护士服,儿子的看法是应该什么都不穿才好,由于拿不定主义我们要旋子来评判一下哪个是最好的想法,旋子是个比较低调的人,只是一个劲的自己展开幻想,没有假如我们的互动。最后大家经过了一番激烈的争辩之后一致认为,她应该穿护士服戴项圈但是敞着怀,里面什么都不穿。

她那冲着我们摇晃的屁股让我们觉得她是在试图着勾引我们其中的某一位,但是这种看法比较主观,事实上Y福不可能去勾引我们其中的某一位,她是在勾引我们所有人。我毫不怀疑她有习惯撅着屁股趴在别人的桌子上问问题的癖好,但是我怀疑如果她身后没人看的话她会不会衣服穿得那么少,屁股晃得那么厉害。

我和顾然不免慨叹这个世界埋没了太多的人才,她不去日本发展真的是耽误自己的前程。

面对于她的诱惑,我们只有以无奈的勃起作为回应。

我常常去买彩票,基本上没中过,然后我就会愤怒的撕彩票。这个世界给我们的诱惑太多,但是却没有一个是真实可以让我们得到的。对于小懦以未来前途为诱惑,我们以一句“操你妈!”来回应。

面对于这世界上种种的诱惑,我们无能为力,但又不能软弱的不给以回应。所以就性幻想,就撕彩票,就勃起,就操你妈。


二嫂又回到了平县,那天我和郑健都去火车站接她去了。原以为会大包小裹的一堆东西,可是她却只背了一个小背包,除此之外一无所有。她父母没有去接她,大概是因为上班的缘故。她又回到了这里,而且这次她再也不走了。

我上了十几年的学,认识不少的老师,他们对我都没有什么好感。其中有骂我缺德的,有咒我死的,最有教化之心的那个劝我退学。我原以为我肯定是个辍学的料,可是没想到连这种事二嫂都先我一步,她不念了。我问她为什么不念,她说没为什么,就是觉得没意思了。一个学习不错的孩子说出了这种话让一个叫刘二的不良青年感到无地自容,我觉得我们都是煮在锅里的鱼,一直在一锅说不清是什么的沸水中煎熬着,不过二嫂与我不同的是,她是一条很大气的鱼,索性不与做沸水抗争,只当是气压按摩浴了,而我则很没有度量的在挣扎着。这不是一个刀俎上的鱼肉所应该有的态度。虽然我每天口口声声说上不上学都一个样,但是我就从来没想过辍学。原来我这人挺虚伪,挺没劲的。

不管怎么说我们几个终于又走到了一起,二嫂去美发学校学美发,郑健过两天就回家了,大饼子也只是在外地籍读,达子也没有离开我们,只是常在外地为生活所奔波。绕了一圈我们几个还是在这里,我不禁自以为是的以为是我的缘故大家又聚在了一起。那段纯真的岁月虽然已经过去了,但是不只是我,我们每个人都很怀念它。


送二嫂去美发学校时只有我,那是个成人班,就象小时侯补课的地方一样,所以她父母不认为有必要送她去。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们觉得丢人,如果要是她去名牌大学的话哪怕就是在家门口他们也得去,这种品质叫做死要面子,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装牛逼。

那是一个外观酷似犯罪窝点的一个学校,一扇黑色的破旧木门旁边挂着春联大的木牌上书“美发学校”,我的胆子比较大一点,走过去敲了敲门。那扇门开了个小口,一个脑袋探了出来问我干什么的,我说报名学习课程的,话音未闭只听那边传来了一声“好!”接着就开了半扇门,没等我反应就来就伸出一只手扯住我脖领子往里拽。我一边往后挣脱一边,说:“我不学。”那人说:“你要学我还拽你干吗!”我又说:“我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那人说:“没关系,只要有心就行。不看资质的,是手艺活儿。”他一边拽我一边呲牙,看那样子为了忙事业,有一阵子没顾上刷了。他说:“现在学木匠的不多了,我可不能放了你。”我琢磨着好象二嫂不是来学这个的,我说:“你这不是美发学校吗?”“你念错了,是发财的发,我们这个木工学校可是远近驰名的。来了保你不后悔。”我说:“大叔,我是来收电费的。”刚说完我就被一股巨力推了出来,门已死死的关上。我看着领口那黑抓印才敢相信刚才是真的。我对二嫂说:“看来学不成了,你看咱们上哪去。”她说去街上转转,也许会有意外发现。我问她为什么刚才没有来帮我,她说看起来这个有一点危险,等不危险的时候她再表现。可以看出她的想法多少有点叵测,跟在这种人身边我有点不安。

二嫂最后去了一个很贵的理发店里当学徒,我想她带我和她一起去无非有这样几个原因:

一、通过我的凶恶而衬托出她十分有人样。

二、遇到危险情况时我可以救她。

三、遇到十分危险情况时有个人可以心甘情愿的被她出卖。


尿尿时有几滴淋到裤子上,刚一出厕所就碰到了马玥,我假装蹲下了系鞋带。等她走远以后我在想,我是不是有点无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