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本各界对中日关系现状的评估有较大差异,内部争论在加剧。这些看法代表了日本各种不同的政治立场和利益群体,有可能在不同程度上影响今后的日本对华政策及做法。从日本政界、财界、外交界和学界看,大体有以下几类看法:


第一类看法:否认中日关系“政冷”,不愿正视存在的问题。迄今,日本外务省在公开场合似乎总在回避或不愿承认中日政治关系冷淡与恶化的现实。作为一种对外口径,强调除了中日双边高层互访中断以外,政治关系还算不错,因为两国首脑在多边场合仍有接触,其他级别互访不断。日本前外相、小泉首相的辅佐官川口顺子强调,日中关系除了政治、经贸关系以外,还有其他许多领域,所以不能把简单地把日中关系概括成“政冷经热”。她强调日本和中国应友好地向前迈进的同时,强调历史问题不会成为改善日中关系的障碍,“日中之间政冷经热的说法不正确。日本在行动中从来没有忘记历史问题。”


上述说法反映出某种特定的政策意向,客观上是模糊了问题的焦点,回避了“政冷”的成因,当然也谈不上中日之间根本性问题的解决。结果,今年5月小泉首相在国会答辩是再次就参拜靖国神社问题发表刺激中国人民感情的言论,导致吴仪副总理提前结束访日日程。其后,正如日本国际论坛理事长伊藤宪一所指出的,日本一些人依旧认为,“真正的焦点是中国的霸权主义,靖国神社和教科书只不过是被使用的工具,即使不搞参拜和教科书,中国的‘干涉’也会持续”。


第二类看法:承认“政冷经热”,但主张日中搞“政经分离”。即,一方面在历史问题上顽固坚持错误立场,另一方面又想同中国做生意。支持右翼教科书的富士通名誉会长山本卓真等少数人便持此观点。山本卓真生于1925年,1945年陆军航空士官学校毕业后任少尉,1949年东京大学第二工学部毕业后进入富士通公司的前身富士通信机制造公司就职,曾历任富士通公司社长(总经理)、会长(董事长)。在日本经济界多数要求小泉首相慎重对待参拜靖国神社,改善日中关系的情况下,他却在日本《诸君》月刊今年第2期上公然唱反调。他攻击中国军队“以武力把西藏、新疆、内蒙等强行编入‘中华世界’”;认为战后日本长期受“东京审判”史观的影响,必须迅速纠正;表示作为右翼教科书编撰会的会员,大力支持出版“反自虐史观”的教科书;宣称中国是“欲射将(小泉),先射马”,“马”就是日本经济界,而“富士通采取‘政经分离’,与中国对等地在经济上打交道,并没有感到压力”;强调日本经济界就历史问题,“要有不屈从于中国单方面威胁的见识”,“对中国要堂堂正正地说出日本的主张”。


此番话语已超出“个人言论”范畴,并以号召其他日本企业效仿的口吻说出了富士通公司对中国采取的两面手法。这虽然可能赢得日本右翼势力的喝彩,但无异于给富士通公司在国际上做了一个反面广告,等于在中国市场上“自我毁容”。无独有偶,2005年7月3日,自民党干事长代理安倍晋三在大阪演讲时也宣称:“首相在靖国神社祈祷战死者的冥福,这是国际常识”;“中国不应该使政治问题波及经济,以谋求达到目的。如果不把政治和经济完全分离,就不能建立稳定的关系”。日本政要公开提出这种“政经分离”的对华政策主张,在中日邦交正常化以来还是第一次,值得关注。


第三类看法:承认中日关系“政冷”,但强调两国在经济方面已形成相互依存结构。日本庆应大学教授小岛朋之便认为,“日中关系前途多难。其重要原因之一是以中方对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的‘强烈愤慨’为标志的‘历史问题’。尽管日中之间有‘历史问题’,有竞争,但相互补充关系正在结构化。这种相互补充关系的结构之一在经济方面。”


东京大学教授田中明彦今年初指出:“如何处理中日之间政治方面‘冷淡关系’的问题,是一个悬案。此外还有东海资源开发问题和中国海军等的动向,政治方面继续发生摩擦的可能性很大。若小泉首相继续参拜靖国神社,‘冷淡关系’还将持续,中国国内的‘反日’气氛还将继续。如果隔相当长时间不参拜,也许可以进行某种程度的首脑交流,但形势不会十分明朗。估计日中关系将在处理个别问题的同时,不会对持续良好状态的经济关系产生恶劣影响的情况下发展。从更长期的观点看,应重视各种领域人与人的交流这种扎实的活动。”


第四类看法:认为必须正视中日关系“政冷”的现实,并采取措施促使其改善,以防出现“经冷”。因为尽管2000年至2004年中日贸易年均增长率超过20%,但随着形势发展,日本一些人开始担心“政冷”影响“经热”。日本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便明确对中日“政冷”表示了强烈的担忧。


日本国益委员会资深顾问出口治明等人认为,许多人说解决日中问题政经要分开,但“政经分离是幻想”,“从中长期看政经分开或政冷经热状态持续的例子很难找到”。他们认为,日本将来的繁荣“将有赖于中国”,“从安全角度考虑,与邻国保持良好关系也是重要的”。实际上,2005年第一季度日本对华出口同比仅增加了4%。日本贸易振兴机构2005年5月底对在华投资的414家主要企业进行了调查。其中,机械、电机、汽车零部件、纤维以及零售等行业的40多家企业认为,“日中政治关系恶化已经对他们的生产和销售产生了不良影响”。36%的企业担心这种不利影响年内还会陆续呈现,还有许多日本企业担心优秀人材流失,今后的劳资关系恶化等。2004年12月底的调查表明,有86.5%的日本企业表示要扩大和增加在中国的事业和投资,但2005年5月调查则减少了30多个百分点,下降到54.8%。去年12月调查时无一家日本企业表示要缩小规模或者考虑撤资,但这次调查则有17家企业表示考虑缩小经营规模或者撤离中国,占被调查企业数的4.1%。


一些学者指出:“政冷”会拖“经热”的后腿。


面对严峻而复杂的中日关系,最近日本政界内部就小泉首相参拜靖国神社也出现两种对立的主张。元老派中的一些人从对外关系的角度强调首相今年不应参拜。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日本公明党代表神崎武法表示,若小泉首相坚持参拜,将影响联合执政的基础。日本众议院议长河野洋平、前首相中曾根康弘和宫泽喜一、日中友好议员联盟会长高村正彦等人也奉劝小泉首相停止参拜。甚至连一些本人参拜靖国神社的国会议员,例如遗族会会长古贺诚等人也表示希望小泉首相在战后60周年要慎重行事。而保守政党中少壮派的一些人则联合起来,支持首相参拜。2005年6月22日,自民党和民主党的45名国会议员在东京召开“日本会议国会议员恳谈会”,通过了支持小泉首相继续参拜靖国神社的决议,并表示反对对甲级战犯进行分祭和建设新的追悼设施。日本厚生劳动省政务官森冈正宏还在会上再度否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结果。


2005年6月28日,以安倍晋三等116名自民党年轻国会议员成立了“愿和平,思考真国益,支持参拜靖国年轻国会议员之会”,会长是松下忠洋。他们计划今年秋提出相关报告,向国民发出呼吁。看来,这既是力挺小泉参拜,也可能成为着眼2006年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的前哨战。他们似乎就是要通过进一步利用日本的民族主义情绪,争取更多支持。情况显示,中日关系及靖国神社问题有可能继续成为未来日本国内政治斗争的一个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