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龙.异世.毒行 正文 第十节

cy2000227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0/


丛林就在面前,珍尼急步奔行,身后一名狼骑兵一骑当先的冲了上来,嘴里发出嗬嗬的叫喊,珍尼抄起骑枪扭身对着狼骑兵投去,骑枪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扑的一声贯穿狼骑兵的胸口,狼骑兵飞身栽落地面,

不容停留,其他的狼骑兵已追了上来,珍尼一头扎进丛林,

龙无波擦了擦嘴巴上的蛇血,屈指算来,到这个陌生地方的日子已不算太短了,龙无波渴望能到一个有人居住的地方,毕竟他还要了解很多事情,而在野外接连发生的意外,让龙无波有种厌倦的麻木,看来无论在什么地方,杀戮都是一种共通的行为,活着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是龙无波此刻最大的愿望,

一阵杂乱的喊叫声打断了龙无波的沉思,他心中一怔,难道有人来了?此前的遭遇让他变得谨慎,龙无波纵身跃上不远处的一棵大树,透过茂密的树叶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丛林里一个身穿铠甲的人哴呛着向他藏身的方向奔来,身后一群骑着恶狼,有着一副丑陋面孔的怪人正在紧紧追赶,这些怪人身材并不高大,皮肤呈现出淡淡的浅绿色,身上胡乱的裹着一些兽皮,手里清一色的拿着一米多长的战刀,配合着胯下的恶狼,显得恐怖而又狰狞,龙无波不动声色的盯着下面的变化,

渐渐地,狼骑兵们追上了珍尼,把她包围在中心,狼骑兵首领利比奥在簇拥下走到前面“你以为能逃过黑暗之神无所不能的所在吗?愚蠢的鲁斯人,放下你的武器,如果你乖乖地跟我合作,那么我也不会吝啬我的仁慈,否则。。。。。。。。。”

“你们卑鄙的攻打鲁斯王国,屠杀千万鲁斯臣民,难道这就是你说的仁慈?如果是这样,那开始吧”?珍尼举起手中骑剑,她打定主意,就算战死也要杀掉几个狼骑兵,

珍尼眼里喷出仇恨的怒火,全身的劲力骤然提升,骑剑划过一道白光向最近的一名狼骑兵斩去,

“很好,这样才够刺激”利比奥冷冷地一挥手,狼骑兵们就要一拥而上,

龙无波静静地看着树下的一幕,眼里又浮现出熊熊大火中的五毒教内同门弟子一张张熟悉的脸在杀戮中浴血倒下,风不邪的叮嘱,云不痴的怒吼象雷鸣一般在脑中回荡。。。。。。。

杀,杀光他们,龙无波嘴里喃喃说着,树叶又回到唇间,诡异的曲调在林间响起,

狼骑兵们忽然发现一向骠悍的战狼徘徊不肯向前,不安地发出低沉的吼叫,一起向后退避,利比奥大怒“这是怎么回事”?没有人回答他,只有一种古怪的声音传入在场所有的耳朵中,

珍尼收住招式,戒备的看着狼骑兵,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狼骑兵们努力安抚着战狼,双方紧张的对峙着,等待着,

随着声音的越来越急促,林间发出剧烈的沙沙声,无数条五采斑斓的蛇从草丛里,树杆上游动而至,

望着汹涌而来的蛇群,场内双方都不约而同的吸了一口冷气,没等珍尼作出反映,蛇群已游动到她的脚下,珍尼闭上眼睛,心里祈祷着自由之神的保佑,虽然她是一名战士,但她也是一个女人,她也有和大多数普通女人一样的恐蛇症,

蛇群源源不断游过珍尼脚下,并没有对她展开攻击,珍尼心里很奇怪,难道是神感知到了自己的祈求,来拯救自己吗?又或者是残暴的瓦拉西人开始遭到神的惩罚?珍尼艰难的睁开眼睛,

战狼开始混乱的骚动,有一两匹不顾身上战士的吆喝,掉头往后退去,利比奥惊恐的睁大眼睛,“难道这里有亡灵魔法师”?但他马上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因为眼前的这些东西都是活生生的,“难道是黑暗魔法师?似乎也不对,因为从没有任何一个魔法师有过这样的驱动活物的法术”,利比奥的脑袋陷入混乱,

珍尼发现蛇群是随着怪异的声音在做着各种动作,一静一动中将狼骑兵包围起来,现在蛇群似乎是在等待命令,它们抬起形态各异的身子,昂着蛇头嘶嘶的吐着蛇信,随着山风吹过,浓重的腥气扑鼻而来,

圈中的战狼不安的骚动,低沉的咆哮似乎在掩盖它们的畏惧,利比奥大声的喊道“是那位尊敬的魔法师在这里”?

没有声音回答,怪异的乐曲仍在响着,蛇群渐渐缩小包围,冷汗顺着利比奥的脑袋流了下来,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慌,

乐曲突然发出一声高亢的曲调,群蛇嗖嗖地跃起,向狼骑兵的身上射去,刹那间,圈中的狼骑兵顿时被群蛇淹没,他们手脚挥舞着想甩开扑在身上的毒蛇,战狼们也随着主人不停的扑咬,和看不见的对手展开了厮杀,

蛇越来越多,已经分不清圈中狼或人的身体,只有一个个不断移动的蛇包中发出一声声惨叫,利比奥渐渐感到身体麻木而失去知觉,它奋力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在缠绕在脖子上的大蛇,但蛇身越缩越紧,几乎让它不能呼吸,

利比奥运起全身的气劲,大喝一声,全身的毒蛇条条寸断,蓬起一阵血雾,还没等它得意的张开嘴大笑,乐曲突地变得激昂,让人深深感到其中的愤怒,

蛇群再次象下雨一样打在利比奥身上,倾刻间它的笑声变成了一阵含糊的呜咽,一切来的快,去的也快,一会工夫圈中再没有任何动静,只有群蛇盘旋缠绕,似乎这里已成它们的乐园,

珍尼有点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狼骑兵顷刻间已成了蛇的盘中餐,珍尼呆呆地注视着蛇群,忽然,她发现周围一片安静,奇怪的乐曲已消失掉了,

珍尼举目四望,她有点急切的想知道这是谁呢?

龙无波有点累,刚才使用驱蛇术耗费了大量的精力,不过也平息了心头的怒火,揉了揉下巴,龙无波跳下树来,

“你可以走了,不过,在走之前请你告诉这些是什么人”,龙无波走到珍尼近前问道,

珍尼被龙无波的出现吓了一跳,当她听到龙无波的问话,意识到眼前这个人就是刚才救她的魔法师,珍尼打量了一下龙无波,这个男人头上裹着一条头巾,头巾的边缘露出黑色的发丝,一身褴缕的服装,几乎找不到完整的地方,赤足站在地上,用一双黑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她,那眼神仿佛有着一种吸引力,让她的心没由来的跳动起来,

虽然龙无波的打扮跟珍尼所知的魔法师形相有很大出入,但丝毫不能掩盖他的神秘,珍尼平抚了一下内心,斟酌的说道“尊敬的强者,谢谢您刚才的搭救”,

“我没有想救你,我只是想杀人,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龙无波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了龙无波的话,珍尼心中泛起一丝恼怒,出身高贵的她何曾受过如此冷遇,珍尼按倷住内心的不满说道“既然您的行为和我无关,那么我也没有回答您的必要”,

龙无波愣了,这个穿着铠甲的女人脸上的表情令他费解,龙无波一点也没有检讨自己语气的觉悟,因为他以前几乎没有和女人打交道的经验,龙无波紧紧地盯着珍尼,此时他才仔细的打量对方,面前这个女人一头暗栗色的长发,一双蓝色的眼睛在白晰的脸蛋上闪闪发亮,

破损的战甲丝毫不能遮挡住健美的身躯,龙无波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比兽人更难打交道,

“你不怕我杀了你”?龙无波冷冷地说道,

“我一点也不怀疑您的话,但如果您要以此得到满足,恐怕您要失望”,珍尼一点也不甘示弱,

两人的表情似乎要展开一场战斗,一点也没有被救的感恩与施救的仁慈,

“好吧,你走吧”龙无波收回自己的眼神,越过珍尼向狼骑兵的尸体走去,

“我想不想走是我的权利,您无权干涉”珍尼大声的对龙无波说道,此时她的心中不知为什么有一种想和这个奇怪男人吵架的冲动,珍尼感到了自己的异常,但她就是不想控制自己的情绪,“哦,天啦,我这是怎么了“?

龙无波回头看了珍尼一眼“如果你不想你的伤口继续流血,请不要激动,你要的是休息,而不是和我发火”,

“我以为您和这些冰冷的爬虫在一起,已经忘了什么是怜悯”,珍尼对着龙无波的背影说道,

龙无波心里苦笑了一声,没有再说话,他感到和女人打交道不亚于一次练功,

蛇群随着龙无波的到来,纷纷游动一旁,露出狼骑兵首领利比奥发黑的身体,龙无波走到跟前,利比奥一双失去光泽的眼睛鼓凸的望着天空,微张的大嘴里,一条银白色的小蛇飞快地从里面游动着窜出来,

龙无波笑了笑,伸出手去合上利比奥的双眼说道“死亡是一种解脱,你应该感激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