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爱永恒}{长城原创]琴岛女婿.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41 1075
导读:{真爱永恒}{长城原创]琴岛女婿.



在我们远洋公司,有一些人被称为“琴岛女婿”,这些人来自农村,学校毕业后分到公司,在琴岛找了对像,结婚落户。

下面的故事就是我在一次喝酒聊天时听一位老兄讲的:

俺就是个“琴岛女婿“。俺家在沂蒙山区,那里是革命老区,也是山区,很穷,但民风纯朴。俺考上大连海运学院,对于那个小山村来说,出大学生可是自打盘古开天地第一回,全村人包括远近的亲友都为俺庆贺。家里老人还托人给定了一门亲。那姑娘家在离俺们村三十里地的一个山村,师范毕业生,在村里的小学教书,是拿国家工资的。俺那会已经被上大学的喜事冲的晕晕呼呼,一切都照着人们安排的去做。跟着媒人,提上礼物,到那村去相亲。

人家热情的接待了俺,姑娘看上去高高壮壮的,大眼粗眉,按如今的审美观,那就是一个庄稼地里的村妞,可在俺们那,就是这身材,长像的姑娘才嫁的条件高。俺就听媒人悄悄的和俺娘说:“那腰,那腚俺看过,准是个能生胖小子的身板。”

当媒人吃饱喝足抹抹嘴开口提彩礼的事时,只见她家当家的爷爷大手一挥:彩礼俺们不要了。俺看这后生行!将来能成大事,俺孙女也不赖,好歹也是有文化的,这会也有工作。如今不是兴自由恋爱么?俺看你们今个儿也认识了,你们约个会也自己谈谈恋爱,不然,将来说俺们老的封建包办。“

在媒人的提议下,定了三天后到县城去约会。

到了那天,俺来到县城,和姑娘见了面,俩人在城里逛了起来,小城没多大,一会就逛完了。俺提出去看电影,她应了,俺俩走进电影院坐下来,说实话,长这么大,俺第一次和一个姑娘靠这近看电影,那滋味说不出是咋样的,反正又紧张又好。看完电影,吃了中饭,她说要回去了。

分手时,她低着头脸红红的的说:“你到学校能给俺写信么?“

“当然。“

她舒了一口气,骑上自行车走了。

到大学后,俺们书信来往,放假俺回家时,俺就到她家或她来俺家玩。要不就到县城去看电影。可不知为啥,俺们连手都没拉过,每次假期完毕返校,她总是给俺买些生活用品和衣服,俺想不要,可看着她递给俺时的眼神,俺猜要是不要她会伤心的。

大学毕业俺分到远洋公司后,先在家等了一段上船的命令,家里说把婚事办了。可俺说:刚分到公司还没干事就去开介绍信结婚,影响不好,等干完第一条船后再办。家里也就放下了。

很快俺就上了船,第一个航次回来,正好是靠琴岛。一天,政委问俺:“小伙子!有对像了么?“

俺当时不知咋的具然回了一句:‘没有!“

政委听完后笑迷迷的说:”那我给你介绍一个。“

第二天,政委把俺叫到他的房间,一进门我就看见沙发上坐着个姑娘!

政委给介绍着:“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们船的实习驾驶员,这是小李,你认识认识。“

俺不自然的和她握握手,心里不知是啥滋味,这会既不能和政委说俺已经有对像了,也不能走。还没等俺开口,人家先说话了:

“张叔,他还真行,你们船停的时间有限,要不我们就不在你这坐了,我们下地去玩玩。“

“好呀。你们去吧,今天他也不当班,谈好了将来别忘了我这个介绍人啊。”政委笑得嘴都合不上了。

真是城里姑娘,大大方方的拉上俺就走。

就这样,船在港那几天,天天只要不当班俺就和小李约会。每次,俺都有一种负罪感,几次想张口对她说俺有对像,可都不知为啥说不出来。

开航后,从政委那俺才知道,小李的父亲是我们公司的一位领导。也是我们沂蒙山区人。

一年过去了。俺转了正,提了三付。船到琴岛,俺下船休假。小李叫俺到她家去住。俺就去了。

她父亲俺见过,那是个严肃而威严的人。她母亲却是一个性格开郎的人。一聊起来才知道,她原来也是大学生。三十年前,和小李的父亲在这个城市一个单位工作,是上下级关系。自由恋爱结的婚,这个女儿是他们最小的孩子,她上面是三个哥哥,都在本市很有权力的部门工作。

她妈笑着对俺说:“你是大学毕业生,很有前途呀!你们结了婚就在我们这住吧。我们这个女儿啥都好,就是任性,打小惯的。以后你得多让着点她。”

俺心里真是很矛盾,一方面,女教师和俺好了五年了,左邻右舍,五里三村的都知道俺们的事,可小李一家人对俺不错,小李也是真心爱俺。他父亲又是领导。真后悔为啥当初不对政委说实话。要不就早向小李说真话。这会俺该咋办?

事情总要了结,俺给女教师写了一封信,提出分手,但没说原因。

很快,她的回信了:你提出分手俺一点不意外,从一开始俺就很矛盾,你是大学生,没上学时家里作主定下俺,你自己也是没主意。这几年咱们好,俺也看出你是既有点喜欢俺又有点不甘心,这会不用你说,你一定是在城里有了对像。你的归宿是城市,就是和俺结了婚,将来调到城里也是很费劲的事,小时侯俺就听村里的老人说过好些当八路的到城里后就不要家里的媳妇了,好在咱们还没结婚你就提出分手了。俺不怨你,你好好过吧!

俺们的婚礼办的很隆重,俺爹妈也从家乡来了,看得出他们很矛盾,既对俺娶了个城里的高干女儿的媳妇很乐意,又对俺不要定的亲,在村里遭到很多指责而难过。公司里的大大小小的领导们也都来喝我们的喜酒,席间有人半开玩笑的说要把俺调到机关工作。

小李她妈,这会应该是岳母说:“别费事了,我们这个女婿说了,他们的同学们比着看谁先干上船长,他想干上船长后再说。”

婚礼过后,本来按道理俺应该带新娘回家再请一次酒,但俺担心回村人们会用吐沫对俺,爹妈好像也对此有点为难,可还没等俺提这事,老丈人发话了:“你们也别回村再办了,出去旅游吧,大操大办的有啥好。”

真是怪了。在琴岛俺们不是也请酒了?

婚后俺上船工作,一方面俺工作努力,一方面上上下下都知道俺是谁,所以俺进步很快,按时提级。公休也不用自己想,到九个月就有人接班,回家俺要是不去公司要求,休半年也没人派俺。这对其他船员来说真是天大的好事。

到俺当上大付时,俺们女儿也三岁了,我们也有了自己的住处。但俺越来越发觉我和妻子的生活好像那出现了问题。说起来,咱虽然是有文化的人但并不活泼,在学校时就是教室,宿舍,饭堂三点一线的人。婚后休假也是在家看看资料带带女儿,从不出门。可妻子却是一个活泼好动的人,跳舞,唱歌,旅游样样都爱,朋友也多。我们谈恋爱和新婚时她的这种性格让俺耳目一新。可自从有了女儿后,她把孩子全都交给保姆管,照旧出去玩,俺就有点不乐意了。她也拉俺去玩,可我跳舞学不会,和她那些朋友在一块都不知说啥。再加上这几年,她从不和俺回老家,俺家里人来了,她也表现出不太热情的样子。住在岳丈家时,俺多少还不说啥,等分了自己的房子后,俺和她大吵了几次,结果,她还是照玩她的,俺还是看俺的书。假期在家住三个月,假期一到俺就上船。

那年,俺从烟台休假回家,长途车到琴岛时已是晚上八点了,俺提着行李匆匆往家走,走过一家饭馆前,不经意中一转头,看见妻子和一个男人亲亲蜜蜜并肩坐在一起碰杯喝酒!俺一下子头都大了,这算是咋回事?朋友也没有这么亲蜜的呀!俺站在那看了好一会,俩人越说越近,那男人具然用手去摸她的脸。她不但没反对反而很幸福的受着。俺当时真想冲进去给他们一个好看,但想了想,还是转身走了。

俺先去老丈人那接女儿,可丈母娘说:“你刚刚回来,小俩口今晚有话说,孩子就放在我这吧,明儿你再接走。”说完还对俺善意的笑了笑。

俺回到家里,没开灯就在黑暗中坐着,等了好一会,终于门响了。妻子和那男人一块回来了。他们一进门看到俺在,妻子的脸一瞬间变了好几变。

“啊呀!妈呀!你回来啦!吓死我了?你也不说一声,还黑着灯!来!介绍一下,这是电视台的记者老许!晚上我们一块吃饭,说了点事。“

我站起来和那男人握手,看的出他比俺更不自然。握完手,他马上说:“好啦,你丈夫回来了,我们改天再聊吧,我先走了。”

当然没人留他。他走后俺们夫妻相对,很长时间无话。还是她先打破了僵局:“孩子在妈哪,你也不提前打个照呼,要知道你回来,我就带孩子在家等你了”

“那不耽误你谈事了?”俺冷冷的说。

“你想到那去啦?没有的事?你别把我想的那么坏。”

上了床,妻子主动靠了过来,极尽温柔,可俺就是没兴趣。

“咋了?这么长时间你也不想?”

“没啥,累了,睡吧”

第二天,妻子上班去了。俺把女儿从丈人家接出来,带她去公园玩。看着女儿天真,喜悦的玩着,俺在想咋办?也许真是一般朋友,就算是比一般朋友近点。俺常年不在家。她年青活泼有几个朋友。也不是啥不对,俺也不能太小心眼。再说女儿都三岁了。她不会这点都不想吧。算了,过去了吧。

在家住了几天。公司通知俺到公司职工学校培训最新的海运法规,那离市区远,公司又要求不论家是否在本市必须住在那,俺就对妻子说不到周末不回了。

一个星期四,吃完晚饭,俺正和几个同事在宿舍里打扑克。一个同学开着车来找俺。拉俺去市里喝酒。俺向头儿请了假就坐上他的车到市里喝了个尽兴。回到家时,俺小心亦亦的开开门,都二点了,别吓着她。

可当俺摸进卧室,听到的呼吸声不对!当俺打开床头灯,看到了俺最目瞪口呆的一幕!

俺愤怒的把那家伙从床上揪了起来,在妻子的惊叫中一顿拳打脚踢。打完后俺在闻声而来的邻居们的目光中摔门而去。

俺决定离婚。协议离俺是不想,虽说老丈人已经离休,可他在公司的上上下下还是死党大把,俺还没去开单位证明,找我劝说的就一大帮。

俺向法院提出诉讼离婚,法院接了,主审的是一个女法官,这下完了。俺不会得好结果,女人还不是向着女人,再说那女法官一看就是本地人,能向着俺这个农村来的土老冒么。

果不其然,女法官开庭前先找了俺一次,除了讲了一大堆法呀,家庭的重要呀,夫妻应相互晾解呀的废话,她甚至连俺原来和女教师的事都知道了。因此,当她问俺是否委托了律师时,俺告诉她:不要律师,自己辩护!

开庭了,妻子坚持不同意离婚,说我们还是有感情基础的,她跟俺这些年多么多么的不容易,她请的那位律师也说了一大堆她的好处,还列举了俺的一大堆不是,比如船上的奖金不拿回家,全寄回老家给父母,一年到头就在船上,休假一到期就跑,回家也不会体贴妻子等等,他还提到俺原来的女友的事,也提到老丈人去年刚刚离休,反正在他嘴里我是一个自私自利,为了攀高门而抛弃感情的陈世美,这会在城里站住了脚,老丈人家又无可利用了就找茬休妻的坏蛋!

女法官问她如果判离婚她有什么主张。她说她房子,孩子,存款,家里的电器,家具都要,每月俺还得负担孩子的生活费和各种费用。整个一要把俺扫地出门。

她和她的律师侃侃而谈时,俺一言不发,一句不反驳,老老实实的坐在那没有任何表示,当女法官叫俺做答辩时,俺开口了:

“我提出离婚并不完全是由于她红杏出墙,不错,我断了好了五年的女友关系和她谈恋爱,我也不否认我被她的家庭地位条件方面的吸引,但我不是处心积滤的想通过婚姻来得到这些,而是我和我原来的女友虽然谈了五年,但我对她没有产生爱情。一场没有爱情的婚姻是没有幸福的,我们当时没有法律关系,所以我结束这种恋爱关系对我们都是一种避免痛苦的最好选择。

对我现在的妻子,我要说的是我和她谈恋爱时,结婚时,直到我这次休假回家时,我都是爱她的,我们也确实是有感情的。但我在我们的生活中也明显感到我们的文化背景和人生观是相差太远了。就拿我寄钱给我的父母来说,不错。我家很穷,父母多病,弟弟们前些年上学需要钱。但孝顺父母,帮助弟弟不该是我应尽的义务么?难道我从那穷山沟里来到了城里,我就不管我的亲人了么?还有,大家都知道我们远洋船员收入高,一般都有普通人收入的俩三倍。就算我拿出在船上的奖金给了我家人,那只不过是我收入的三分之一,其它的哪?我全部交给了她。不但如此,我从海外带回的家用电器,外汇买的用品不都给了她的父母和兄弟么?

说我上了船就不想下来,休假到期就走,谁不想妻儿父母,谁不想在家团圆,但从接到大连海远学院入学通知那一天起,我就知道我这辈子的事业在海上!国家培养了我大学毕业,远洋船上专业人才缺乏,我不该努力工作报效国家么?男人有事业才有家,如果我是不学无术,碌碌无为之辈,当初你能和我结为夫妻么?这些年,你独受空房,孤独寂寞,作为丈夫,我感到对不起你。可我的职业,我的事业就是在船上,我无法俩全其美。而且当一对夫妻互相的感觉只有相互是欠债的时侯,爱情就结束了!

对于离婚的财产分割,我坚持一点:孩子归我抚养!你会说我长年出海,无法照顾孩子,我可以把她送到乡下我父母那,他们虽然穷,没文化,但他们会教育孩子堂堂正正的做人,做一个有道德心,而不是只顾私欲的人。

房子是公家的,分手后你也可以住,存款,家里的东西都可以归你!我可以再去挣,我别的都可以不要,我只要一个男人的尊严!对!一个男人的尊严!“

法官宣布休庭,在等待判决的那些日子里,俺回想俺的自我辩护,俺也知道当时慷慨激昂,有些地方说的过了头。但没办法,俺真的是太伤心了,太累了。

法院的判决下来了;孩子归俺抚养,房子归俺,家里的东西归俺,只有一部分存款给她。拿着这判决俺有点出乎意料!看看那位女法官,她宣判完毕后面无表情的看了俺一眼走了。

从法院出来,她约俺吃顿分手饭,俺同意了。俺们找了一家僻静的饭馆坐了下来。

她幽幽的喝着酒,沉默了许久对俺说:

“既然这样判了,我也认了,可你不觉得你说的有些言过其实了么?认识你完全是爸爸安排的,你还不知道吧?我妈是我爸的第二个妻子。他当年参军时,家里在他走之前给他找了一门亲,结婚三天他就上前线了,解放后他一直不愿回家见那妻子,说是家里包办的,没感情。后来遇到了我妈,他们结婚时,我爷爷奶奶说不再认这个儿了,组织上也给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处分。而那女人离婚不离家,一直跟我爷爷奶奶过。所以,当你分到公司时,人家一提,老头就同意了。也许是拿我的婚姻来填他的内疚吧?那会,你们大学生也吃香,人家都说我找的好对像。说起来我们真是:年青时我们不懂爱情!

你说男人有事业心,不错,可我是女人呀!女人就是要有人爱的。如今生活又这么多样化,天天都有诱惑在等着。我也不想这样偷情。可你不在家我独受空房,你一回来又天天没完,好像我就是个泻欲的工具。你说我们文化背景和性格差异大,是呀。要不也不至于到现在才有耐心互相说说这些话。既然这样了,我们还是往前看吧。“

把孩子送回我老家,我又上船了。可才六个月,没等我提出休假,公司就派人来接我的班。叫我回公司报到。

我气冲冲的闯进船员调度科:“我没报休假干吗调我下船?”

“嘿嘿!别那么大火,好好看看叫你到那儿报到”科长笑眯眯的对我说。

“啊?到工会女工委员那抱到?”我楞了,那个委员我认识,是一位上了岁数的大姐,给船员们介绍对像特热心,好多人都是她撮合成的。

我找到这位大姐:“找我干吗?”

“找你还能有啥事,给你介绍对像么!”

“好大姐!你行行好吧,我的事你也知道,我这辈子不再找对像了”

“瞎说!而且这次还由不得你啦!人家说了,非你不嫁!”

“谁呀?”

“你认识呀,就是判你离婚的那个女法官!人家是政法大学毕业的研究生,28岁了,家是琴岛的,家里是普普通通的工人,这些年一脑门子念书了,没功夫谈恋爱,把个婚事耽误了。”

“她看好我啥了,再说我还有女儿。”

“人家不嫌这个,人家说了:就是你在法庭上那一番自白叫人家看好了,还说最欣赏的就是你说的:我啥都可以不要,就要一个男人尊严!”

过了两年,我又一次当上了“琴岛女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