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十九节

在笑声中 收藏 1 14
导读:重生之我是万历 第二卷 我的王朝 第十九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5/


琼州,连绵农田中,立一小山包。一名古稀老翁顺着小道蹒跚的向上走着,一番努力终于到得一坟包前,将手中蓝框里的香烛纸钱等祭奠物品,一一摆置坟前。

点燃青香一束,跪地三叩,一脸忧容。

“啊母,今日京里送来急递,着儿进京听差。儿这辈子逃不开两个字,一为忠,二为孝。啊母在世时,儿未能尽孝。生不得温饱之福,死亦无能厚葬之礼,此为儿之不孝一。儿下为所出,海家至此绝后矣,此为不孝二。见此大明天下一片浑浊,纲纪乱常,百姓苦不堪言。儿虽博有清正刚直之名,却无回天之力,只能任天施为。为人一生,自得清名一私,为大不忠。不忠不孝之人,有何颜面与九泉下啊母相见。终归遗憾羞愧!此番,儿本欲辞却,伴与啊母坟前,直至终老。但看我大明颓势,尚有可为。若能毕生以对,以残烛之躯报国,为民争此公道,或能少却此许遗憾。然,儿已年迈,此番进京,吉凶未卜。大丈夫若能死于任、亡于义,也算是去的其所。只是儿不能再来拜过啊母了,九泉之下若能相见,儿再行请罪!”

说罢神情凝重的又重重的嗑了三个响头,眼里掉落两滴泪珠。

此翁就是海瑞!

等海瑞从山上下来,回到家中草常时,已有一人在等着他!

“海老爷好!”那人一见海瑞行礼问候道。

“狗仔来啦!走,进屋吧!”

这个被海瑞称为狗仔的人,乃是同村乡民李进宝,小名狗仔。海瑞自从辞官归家后,就靠这屋旁的三亩薄田为生。但毕竟年老,农事多有不力,遂而请来狗仔帮忙耕作,秋日里再平分收成。一老一少经常在这田间耕种,一晃数年,俨然像极一家人!

两人落座,海瑞说道:“狗仔,今年秋收要你一人为之了,所收粮米也尽归你所有!”

“海老爷怎么了?全给了狗仔,明年你怎么过日子?” 狗仔不明白的问道。

“我要走啦!”

“海老爷你….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狗仔这就给你请郎中来!” 狗仔吃惊的说着就站起身来欲往门外走去。

他对海瑞及为敬重,听海瑞如此言语,不免担心其身体来。毕竟已是老朽之躯!

“狗仔!”海瑞叫住道:“坐下吧,我身子好的很!我这是要进京去!”

“进……进京?”狗仔在心里想着这两个字的意思,猛然一拍脑袋“海……海老爷你这是要去做官吗?”

“是啊,再次为官!” 海瑞说的颇为语重心长。

“那真是恭喜海老爷啦!有海老爷这样的人做官,真是百姓的福气啊。要是能来我们琼州做父母就好啦!”狗仔兴奋的说道,不免有些期盼。忽觉不妥,赶紧补充道“不对,不对,海老爷是要做大官的,怎么可以屈在这小小的琼州岛上呢?”

海瑞飘然一笑,对狗仔的话语不置可否。

“狗仔,我这般岁数,此番进京有生之年估计是回不来了!”海瑞说着扫了这祖屋一眼,尽是留恋之情。

“海老爷千万不要这么说,你是一个大好人,肯定能长命百岁的!”

海瑞摇摇手,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说道:“狗仔,等我老死后,这三亩薄田还有这间草屋就归你啦。你拿着这字据到乡衙里办个文书就成!”

“这…..这…..海老爷……我不要…..”

海瑞伸手阻止道:“我不是白给你,你得答应我两件事。第一,不得将田卖了,也不能让其荒着。要好生耕种,尚可保你一家世代衣食。第二,”海瑞说至此不由的长长叹了口气“我阿母的坟地你要帮我照应,逢清明忌日,代我去上柱香,扫扫坟!可好?”

“我都答应,可我还是不能要!要不这样,太夫人的坟我肯定会守护好的,至于这田地,还是按规矩我先耕着,等海老爷哪天不能做官…..不….是不想做官了,再回来一起耕种!”

海瑞为狗仔的不爽快感到气恼,板着脸说道:“你这狗仔好生糊涂,我都说了我活着是回不来了,你还能与一死人耕田种地不成?这你先行收着,又不是现在就给了你,是要等我老死之后!”

“可你死了,我还怎么不…..”狗仔慌忙收住话语,这般当着面说人死的话,实在不敬。所谓的无功不受禄,老百姓的纯朴劲让他真不能接下字据。

海瑞刚想再行说上几句,狗仔支吾道:“海….海老爷……嗯….没….没什么!”

“有事就说!”

“嗯….”狗仔还是犹豫不安,看到海瑞瞪着他,只好把心里所想的说了出来:“我阿爸说让我给海老爷作…..作儿子。我面生,怕被村里人说成攀高枝,也就没敢提。可….可现在海老爷要去当官,就更不合适了!”狗仔说话的声音越到后面就越低。想来此等事情都为父辈说成,让他自己说出,倒真有些像是大姑娘上花轿。

狗仔的父亲李招福比海瑞小上两年,同为一村邻居,自成儿时玩伴。虽后所行之路不同,但儿时种下情义甚重。比之海瑞后无所出,他倒是儿孙满堂,狗仔已是第六子,也是最小的一个。其也确有让狗仔过继之意,只是也同为面生之人,不好先行提出。遂让狗仔从旁提示,可狗仔憨厚,哪懂这些,此事就一直托到今日而未成!

海瑞听狗仔言语,不免有些心动,也明白了狗仔为何不敢接下字据。乡村之民最惧闲言,古代之人又重名声,若无亲无故接下遗产,势成村民口舌,实难承受。再者,扫他家之坟,偶尔为之尚可,但若世代依之,则是不妥,流言蜚语当是难免。趟若认下子嗣,则就理所应当。如此一可免去村民闲言,二来阿母在天之灵或也能得些安慰。

但心动不代表行动,若是接到急递之前,海瑞或许会应下,可现在却不得不考虑一番。

“狗仔,我若能有你做我儿子,确也欣慰。可我阿母说过,要想做个好官,就别想顾上家。此去吉凶难料,还有可能牵连于你。你若继我膝下,福祸难料啊!你可想好了?”

狗仔虽不大明白话中含义,但也确有继到海瑞膝下之意。不为三亩田地,只为了对这老者的敬重。于是坚定的回道:“我就当你儿子,阿爸!”

说着狗仔就给海瑞跪下,“咚咚咚”的连嗑三个响头。

“哈哈哈…..起来”海瑞大笑着将狗仔扶起说道:“好,既然你想好了,那我这就去跟你阿爸提去!”

说罢拍拍狗仔的肩膀,向着门口走去,狗仔亦是十分欣喜的跟上!

真是:伤愁满志离别意,凌云壮志却有寄。莫叹世间无常事,柳暗花明又一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