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哟西”

战神 收藏 3 94
导读:关于“哟西”

日前有朋友发来信件谈起小山ちれ(既然说到这段的时候她确实在使用这个名字,用这个名字称呼她是比较客观的吧,并不代表某种倾向),说到下面一段,让老萨考证一下。


[让很多人跳骂的就是这个“呦西、呦西”。她每赢一个球就喊一声“呦西”,还要手握拳头。其实是她在日本训练习惯了,打赢一个球就“呦西”一下。我们在美国也习惯说OK。“呦西”跟“OK”是一样的啦。如果我们赢一个就OK一声,可能很多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啊。本来就没有什么政治含义在里头。


我问何智丽这事的时候,她还愣了一下,她说,这有什么?她在日本连续拿了7次冠军,每次赢日本人也都是那样的。这是在日本语言环境下形成的一种习惯。她还告诉我,她夺冠后,日本人的反应是,你看,还是中国人厉害。她在日本7次获得冠军,日本人都是觉得她帮中国人争了光。


叶永烈这样理解哟西,对吗?]


这个“哟西”的确是日本生活中常见的词,在什么事儿作的顺利的时候,一些日本人会喊一声“哟西”。但是,这并不是固定的,比如我生活的关西地区,通常表达这种感情日本人的口头禅是:“鸭大”,或者“萨,斯巴拉希萨”,而乒乓球比赛中,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现在日本最红的乒乓球明星福原爱的“表演” – 小姑娘挺可爱的,一输就哭成熊猫。她的口头禅是“达~~!”。


清脆响亮,还有点儿有趣。



瓷娃娃福原爱和中国大使王毅



福原爱主要是在中国训练,而且学了一口按我们一东北老兄说法 – “大碴子味儿的普通话”,可比赛中并没有喊“整得了!”


象满丽,韦晴光这样到日本打球的运动员,看过他们在日本的比赛,也没有发现他们有如此的叫法。


所以,打比赛喊“哟西”在日本并不是固定的语言习惯,当然也不是乒乓比赛中固定的叫法。


不过,日本有个毛病叫“入乡随俗”,这是个受到各地外国人摇头的毛病。因为“入乡随俗”是客人为了方便主人说的话,主人对客人应该说“宾至如归”才对。这就象丢钱包的对捡钱包的说“不客气”一样好笑。但是日本人这方面的确比较自以为是,原因是日本自古就是封闭的地方,单一民族又是个岛国,不习惯多种文化并存的社会。


所以,在这种语言环境中,一些日化非常严重的老华侨如果不由自主冒出一句“哟西”来,倒也正常。


然而,小山ちれ的情况有点儿特殊,个人觉得她所处的环境不大象能养成如此习惯的样子。


首先,我觉得这不大象小山ちれ因为习惯了用日语思维而脱口而出。从新闻发布会来看,小山ちれ的日语属于二把刀,并不是流利得一塌糊涂的那种水平。当然我的日语更是二把刀,评价人家有些过分,但是一听就是外国人的日语则可以肯定,而且明显她在回答问题时要先想一下,从语言学习的习惯来看,应该是先把问题和答案在思维中用母语过滤一下再回答。这不奇怪,日语是个天下最复杂令人头大的语言系统,它包括两套字母文字,一套有两种截然不同发音方式的汉字,五种对于每一个动词的变化,一套外来语和至少三种针对性的语言表达方式(针对不同等级人使用), --您琢磨这是好学的么?而小山ちれ当时在日本还没呆几年,能学到那个水平已经不错了。


可是,这至少说明她日化的程度还不是很高,并没有达到存乎一心,如臂使指的地步。因此,如果说小山ちれ当时已经是日语思维,想事情用日语,出口习惯是日语,似乎也有点儿难为她了。


而她自己也说过她这样喊原因来自在日本的训练和比赛中养成的习惯。


这就比较奇怪了。如果是日本培养出来的选手,有如此习惯说得过去,但小山ちれ的情况恰恰比较特殊。


第一,她的教练就是她当时的丈夫小山英之,而小山ちれ自己后来承认,这个教练纯属摆设,他根本不能在战术技术方面给她这个世界冠军以相应的帮助。她的训练和比赛,都要靠自己“坤纲独断”。因此,被教练训练出这个习惯的可能性等于零。


第二,她当时的主要训练对手,是在上海,难不成在上海训练的时候小山ちれ就大喊“哟西”?如果那样恐怕早就被炒作成新闻了,等不到比赛场上 – 上海的运动员肯定看过地道战地雷战,对这个词不会没感觉(其实“哟西”这个词本身并无褒贬之意,大家反感主要是因为它一出口就让人想起电影中的老鬼子来)。她的训练环境似乎不容易养成这种习惯。


第三,说比赛中要考虑观众的观感所以讲当地的语言,这好像对运动员要求也高了点儿。兄弟有个大学同学是足球运动员,在北京打比赛的时候一到关键时刻就大喊“奶奶个熊” – 他好像从来没考虑过北京人对这个说法需要转个弯才能明白。比赛中全神贯注,哪还有谁顾得上挑适合观众的口头禅呢?人家看你的球又不是听你说相声。


综上所述,个人感觉小山ちれ用这种解释来说自己喊“哟西”,有一点牵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