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城武警(第二章)

reagchen 收藏 0 35
导读:[原创]小城武警(第二章)

一进班,新兵班长就热情地帮我安置行李,还倒了一壶热水让我烫脚,看看脚盆里冒出来的滚滚热气,我心里别提多带劲了——想不到传说中艰苦的军营并不可怕,甚至还有热水洗脚,我感觉太满足了!

教导队的生活既严肃又丰富多彩,操课时总少不了被班长熊,而课余时间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们总会聚在一起天南海北地聊上一通,或夸夸自己的家乡,或想想远方的女朋友,偶尔发生一点小摩擦也是很快就化解了,日子过得既简单又充实。


在这简单和充实中当兵的第一个新年来临了。


二00一年元月二十三日,农历大年三十。今天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今天是我们当兵后在远离家乡的地方过的第一个春节,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今天支队要为我们新战士举行隆重的授衔仪式!

上午九点,礼炮齐鸣,新战士授衔仪式开始了。由于一个月来优异的表现,再加上顶着“大学生”的光环,我被教导员选为新战士代表上台发言。由于良好的文字功底和学生时代无数次演讲比赛的磨练,我今天的表现受到了支队领导的好评,当我发言结束时,会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紧接着,全体新战士企盼已久的授衔开始了。由于人数众多,教导队选了二十多名新兵代表上台受衔,很荣幸,我也在这二十多名代表之中。当支队长亲手把火红的列兵肩章戴在我的肩膀上,并郑重地为我整理了一番军装时,我生平第一次感到有种责任落在了肩上。当橄榄绿的军装增添了一抹血红的点缀时,我知道:从此以后我是一名真正的武警战士了,我再也不是从前那个顽皮无知的半大小子了,我真正成长为一个男子汉——担负保家卫国重任的男子汉了!没人能知道当兵的岁月会面对怎样的风风雨雨,但至少扛着这火红的肩章,顶着闪烁的国徽,以后做任何事情都会更有意义!


呵呵,站在二号哨上的我不禁轻笑了起来。当兵第二个年头了,可入伍时的一切都还历历在目,眼前的大雪和教导队的那场大雪是何其相似呀!

忽然一片晶莹的雪花掉在了我的眼睛里,我连忙把眼睛闭上,以防融雪刺眼。等我再次睁开双眼时,眼前的世界和教导队大年夜的那个世界竟然重合在了一起……


在教导队会完餐后全体官兵迅速集合在礼堂准备收看春节联欢晚会。今天济宁电视台来我们这儿采访新战士过大年的盛况,教导队要出一名新战士跟他们的女主持人一起主持一段联欢节目。当时我偷偷拿着一块晚餐时没吃完的鸡大腿正躲在人堆里埋头大啃,嘴角还“哗哗”地冒着油,这时突然被人从屁股后面拍了一下,我赶紧回头一看,天呀,是教导员!我手忙脚乱赶紧把鸡腿塞进裤兜里,同时还用衣袖一个劲地抹嘴。教导员看见我这副狼狈样忍不住笑了:“教导队伙食不错呀,怎么一个鸡脚板就把你馋成这样?!”

在部队回答首长的问话只能用“是”和“不是”,解释得越多越是错。班长教我的这些规矩我都记着的。于是我慌慌张张地答到:“是!”

“是什么呀?”赶快把嘴上的油擦干净了。准备一下跟苏记者主持节目去!说着教导员递给我一张餐巾纸。

我用力地擦了擦嘴然后准备去找苏记者,这时苏记者倒主动向我走来了。“你好!”她伸出一只手要跟我握,我定睛打量了她一番:娇小的个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白皙的皮肤,温文尔雅的气质——天呀,她哪像山东姑娘呀?活脱脱一个“梦里水乡”出产的江南美女嘛!

教导员在旁边咳嗽了两声,我赶紧把思维从“梦里水乡”拉回现实中来。“你好!”我也伸出手和她握了一下。

“我叫陈郴,是四川籍的新兵!”

苏记者微笑着打量了一下我,这使我浑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长这么大都是些野蛮女友和我交往,现在遇见一个淑女,我还一时难以适应……都怪刚才鸡肉吃多了,所以现在才会起鸡皮疙瘩。

我告戒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一定是在教导队呆久了,成天看见的都是大老爷们儿,所以现在遇见个异性才会大惊小怪。这样一想心思便回到正路上来了。

我跟苏记者对了几遍台词便走上了晚会讲台。


我们配合得非常默契,这让台下那些战友好生羡慕呀,甚至我下台后有个中队长还故意对我“大加赞赏”:“陈郴呀,你可是个人才呀。”他说的是山东方言,“人才”的读音听上去成了“淫才”,天哪,队长你不至于这样“夸”我吧?!

窗外雪还在不停地下着,礼堂里却是其乐融融,当电视里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我们全队四百名干部战士集体起立,对着屋外齐声高喊:“祝祖国繁荣昌盛!祝妈妈身体健康!”

反复喊了三遍,直喊得一个个眼里都噙满泪水。离开家乡投身部队,经过几十天的锤炼,我们都已不再是以前那个弱不禁风,衣食无忧的一家之宝,当兵几十天,很多人吃了从前从未吃过的苦;很多人流了以前从未流过的血;很多人掉了从前从未掉过的泪……孩子孤身在外,最想念的人就是妈妈,如今扛起了钢枪,为了心中的理想远离家乡,大家都在一天天变得结实,大家都在一步步接近心中的梦想,可付出的代价就是不能回家。所以喊出“祝妈妈健康长寿”时,我们反而更想家了。在后来播出的《晚间新闻》特别节目中我发现,当时好多人都哭了!

但是惟独我例外。并不是我不想家,我比谁都想妈妈,想妈妈做的回锅肉,可除夕那晚我真的竟然没有一丝悲意,其实原因很简单,就因为我跟美女记者一起主持节目,还互留了联系方式,说来我也是个知足长乐的人,就因为这小小的“桃花运”就不再悲伤,连过年都不想家了。可是造物弄人,谁又能料到从这除夕以后我跟苏记者竟再没有联系过一次。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