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城武警(第一章)

reagchen 收藏 2 803

吃过热气腾腾的年夜饭,我换上厚实的皮大衣,戴上棉帽,扎好武装腰带,取了枪,准备上岗。

不知为什么这么倒霉,除夕之夜居然轮到我上二号哨!想一想两个小时过后新年钟声敲响、举国欢腾之时,我只能在二号哨上熬过这特殊的时刻,心里真是有些郁闷加失落。

十点差五分,我和同班哨的段磊列队完毕,在带班员,也是我班长李志广的带领下开始接哨。

山东的深冬时节气温早已到了零下,漫天飞舞的大雪把整个中队装点起来,银装素裹,仿佛是一片白茫茫的童话世界。而中队东南角的二号哨就好比是童话中的一座小小的城堡,它孤独而又巍峨地屹立在高墙之上,守护着幻想中的童话世界,守护着现实中的一方乐土。

我们中队和市看守所在一个大院里,中队除了日常的训练工作外,最主要的任务就是担负看守所的外围警戒任务,全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二十四小时绝没有间断。看守所四周是一个长方形的监墙,监墙长80M、宽40M,上面贯通了一条窄窄的过道。墙的西北角和东南角各有两个对角哨。西北角这个哨位被包在了中队地界之内,站在上面能看到中队全貌,形势相对安全,这是一号哨。东南角是二号哨,哨位所处的这片监墙延伸到了一片农田之上,离中队很远,只能跟一号哨遥遥相对,很像是座孤独的城堡。

从一号哨下的玄梯爬上近五米的监墙,我和段磊便开始交接哨了。段磊运气不错,今晚他上一号哨,别的不说,至少可以在哨位上听听中队餐厅里依然热闹的敬酒声,过过耳朵瘾,还可以看看中队篮球场上不时飞起的各式焰火,给眼睛打个“牙祭”。而我则只能很不幸地呆在二号哨,静静地守完这班岗,盼望新的一年早些来临……

雪越下越大,一会儿功夫我的棉帽和大衣领子已经被大片大片的雪花覆盖了。看看这漫天飞舞的瑞雪,听到隐隐约约爆竹炸响的声音,二号哨上的我思绪飞回了新兵连时的那个春节——


我们县总共有四十几个兵被分到了武警济宁支队,由于曾在大学自学了两年,所以我比这帮老乡的年龄都大,前往山东这一路上我也以老大哥的身份对他们照顾有加。

当北上的列车从成都驶进了济宁站后,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穿上了棉衣棉裤,北方严寒的天气首先给了我们这帮南方来的新战士一个下马威。

列队集合完毕,我们生龙活虎地把自个儿扔上了两辆大卡车,在一路颠簸中来到了新兵连,在武警部队,也叫“教导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教导队一共三十六个班,我们来了40人,所以有几个运气好的被分在了同一个班,而我却好像真是“老大哥”一样,独自被分在了排头的一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