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南京1937 1937—2007: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第十一章:柳川军团的密谋

魏风华 收藏 0 32
导读:我的南京1937 1937—2007:南京大屠杀70周年祭 第十一章:柳川军团的密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11/


上海陷落后,日本近卫内阁并没有立即进攻国民政府首都南京的准备。

东京的想法是:控制上海后,调过头来再用兵华北,将中国军队“赶走”,以华北、华东两线胜利的事态向南京施压,达到战争的初步目的:扩大华北的自治程度,并使内蒙古完全自治。况且,淞沪会战中日军伤亡人数已超过5万,可谓惨重。基于以上因由,1937年11月7日,东京的陆军参谋本部向华东前线的日军发出命令:“扫荡限于苏州、嘉兴一线以东。”

“推进神速”的日本第10军的司令官柳川平助率先违抗了这道命令。在淞沪会战中,上海派遣军伤亡惨重,会战后期从杭州湾登陆的柳川第10军伤亡却很小,其中第6师团战死500多人,第18师团和第114师团分别战死400多人,国崎支队战死200多人,追击中国败军的战事开展得异常顺利。在这种情况下,东京方面画出一条限制线,让身处前线的第10军的官佐们感到“无法理解”。他们一致认为,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息兵不前,将错失作战良机。在这种情况下,第6师团长谷寿夫、第18师团长牛岛贞雄、第114师团长末松茂治、支队长国崎登与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参谋长田边盛武进行了沟通。

作为一军的最高指挥官,柳川陷入抉择中。身材同样矮小的柳川,据说是一个文学爱好者,喜欢附庸风雅的他曾一度追随荒木贞夫,在永田铁山针对“皇道派”的军内调动中于陆军省次官的位置上失势。在“二二六兵变”中,柳川和山下奉文一起“奉劝”天皇向叛乱军队妥协,兵变平息后被勒令退出现役。1937年7月中日战争全面爆发,8月上海开打,进入11月后战局仍未明朗,在这种背景下,柳川被重新起用。这让他大感意外。所以,在率军踏上中国的土地后,他时刻提醒自己必须“发挥得更好一些”,以给国内的“统制派”们看看。在杭州湾成功登陆后,柳川率军远线迂回竟一举成功,迫使中国军队全面撤退。自登陆以来,柳川军团的攻势非常顺利,被随军记者形容为“推进神速”,其消息天天出现在日本国内的报纸上,风头压过了由松井大将指挥的上海派遣军。这所有的一切,让柳川感到“如梦如幻”。此时南京在前,旭日军旗进入中国的首都是自丰臣秀吉时代以来的日本的梦想。现在,他很有可能成为这一数百年梦想的实现者。在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停止追击半途而废?柳川平助认为,如果受限制线束缚,那他将失去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蹩脚的文学爱好者渐渐狂热起来。

11月中旬,柳川平助连续召开作战会议,征求第10军的将领们的意见,谷寿夫、牛岛贞雄、末松茂治、国崎登等将领一致建议越过东京画出的限制线,全力向南京方向追击。他的参谋长田边盛武也持此观点。

在柳川平助擅自做出向南京方向追击的决定的当天,东京军部派人到上海,与松井石根就战事作了沟通。后者同样向东京来人表达了占领南京势在必行的愿望。其实,早在离开东京时,松井就已向近卫首相表示:“没有其他的余地,我的作战使命就是陷落南京,击垮蒋介石的政权。这是帝国军人肩负的使命。”在内心深处,松井的想法和柳川是一样的:他认为,向中国首都进军,将是光耀日本史的大事件。虽然他已苍老,而且有病在身,但仍计划享受这一“前无古人”的荣誉。

1937年11月18日晚,松井获悉柳川的第10军已经抵达陆军参谋本部画出的限制线;19日,他接到第10军突破限制线的消息。松井和他的参谋长饭沼守少将遂命令上海派遣军“决断地扩大战果”。11月22日,陆军参谋本部接到松井石根来自上海的电报,在电报中,松井表示向南京进军是当前唯一的选择,只有这样才能迫使中国投降,一举解决中日问题,否则的话,中国人将获得喘息的机会,从而恢复并加强战斗意志。

在此之前,柳川平助第10军的行动已让陆军参谋本部的稳健派感到吃惊。在早些时候,日本外相广田弘毅在议会演讲中蛮横地说:“为了使中国反省自己的错误,我们将对它进行决定性打击。”但淞沪会战进入尾声后,陆军参谋本部内部出现了两种倾向:一种主张战事止于上海,通过占领上海、控制华北,迫使中国政府妥协;一种主张扩大战争,“一劳永逸”地解决中日问题。

主张战事止于上海的人物是石原莞尔。石原自1928年起任关东军参谋,是“九一八事变”的直接策划者。1935年起任职于陆军参谋本部,战争爆发时任作战部部长。长期就职于关东军的石原,是“北进”的代表人物,他认为:从全局来看,不宜广拉战线与中国全面作战,而应慢慢蚕食,同时经营好满洲,把主要精力放在对日本发展威胁最大的苏联的身上。上海是中国的经济和金融中心,也是远东最大的港口,攻陷上海后诱逼南京方面签订和约,进而促使华北自治是有可能的。而且,以蚕食的方式对付中国,对日本来说更为现实。如果占领上海后,鲸吞中国,从而使中国形成全民抗战的局势,对日本深为不利。

石原的观点遭到陆军参谋本部作战部作战课课长武藤章、第三部部长塚田攻等人的坚决反对。强硬派们主张给南京政府致命一击,彻底征服中国。作为“大陆政策”的坚定执行者,他们认为“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实际上对日本已十分不利,一点点地蚕食只能慢慢积蓄中国的抗日能量,因而是断不可取的。

在争论中,强硬派一方表现出咄咄逼人的姿态,要求进一步向中国增兵,给中国致命打击。这时候,陆军大臣杉山元大将和陆军参谋本部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乃至天皇昭和,实际上是倾向于武藤一派的。在他们的支持下,强硬派不断向稳健派施压。在这种情况下,石原莞尔辞去了负责前方战事筹划的陆军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这一重要职务,继任者为下村定少将。这是一个变数。作为“巴登巴登名单”上的一员,新任部长下村定,是日本陆军中的强硬分子,坚持扩大对华战争。在下村的策动下,强硬派完全占据了上风。

1937年11月28日,日本陆军参谋本部追认了前方部队进攻中国首都南京的行动。以松井石根为司令官,全权指挥攻略南京的战役。上海派遣军司令官一职,则由以残忍、冷酷著称的朝香宫鸠彦亲王接任。这一天晚上,身在上海的松井石根在日记中写道:“(这一命令)让人感到无上欣慰。”

南京战至此正式拉开序幕。

南京战开始后,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的两名强硬派人物塚田攻和武藤章被派往前线:塚田攻担任华中方面军参谋长、武藤章担任副参谋长,带着强硬派的信息,协助松井筹划南京战事。

这时候,还需要提及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日本昭和天皇裕仁。在1937年初冬,当裕仁得知他的士兵正在向南京进军时,表现出少有的兴奋。这个在公众场合喜欢紧张、个人兴趣为海洋生物而对军事并不摸门的天皇,一下子把地图拿了过来,饶有兴趣地对着南京指指点点起来。

1937年12月1日,在昭和天皇的密切关注下,日军大本营正式发布命令:令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辖上海派遗军和第10军,在海军第3舰队的配合下攻占中国首都南京。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