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枪响了 正文 第二十五章 保将军勇闯瑞昌受降(中)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73/


韩文德领着罗大运孙大龙大胆走向敌堡,孙大龙手摇双旗喊话,希山(同志的意思,这个称呼不对,但是,当时确实是这样称呼的,可能孙大龙一时间还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字眼吧),我们是和你们接头的,是到瑞昌县你们指挥部去的,请不要阻挡。

鬼子问,你们干什么去?

孙大龙回答说,你们天皇宣布停战投降,讲和,不再打仗,我们是去接受投降的。

那边回答,皇军投降中国的没有,永远没有,中国军队投降皇军大大的有。

韩文德能听明白那鬼子的话,心里说,他妈的什么没有,什么大大的有,投降就投降了,还耍赖皮。

他让孙大龙问那个说话的是什么太久?

孙大龙叽里咕噜说了几句日本话,

那边回答说,汉九氏(班长)。

他又让孙大龙问碉堡内最大的官是什么太久?

那边又回答说,九太九(连长)。

韩文德让孙大龙说,让那班长领着去见九太久。

孙大龙喊了。

那个班长把手一扬说,开路(走的意思)。

他们没走多远,那个九太九就到了他们面前,只见这个九太九中等个,日本仁丹胡,戴金丝眼镜,穿高腰皮鞋。即文雅又凶恶。

韩文德让孙大龙把来意说了。

他问韩文德是什么太久?

韩文德让孙大龙回答,大太久(副营长)。他的意思是把官说得大一些,队伍上官大一级压死人,他也想过过官大的瘾。

韩文德穿了一身新军装,戴着大盖帽,人又长得英俊,看起来就是个当官的。只见那个鬼子连长鞋跟一磕,向韩文德立正敬礼。

韩文德心说,他妈的日本鬼子的阶级服从严格,见比他大的官就敬礼。

那个九太九说,我没有接到投降的命令。

韩文德说,你派个人领我们去你们指挥部。

那个连长说,电话的说话,顶好,慢慢的开路。

那个鬼子九太九打完电话后对韩文德说,联队长让你带人前去。

韩文德心想,沿途十几处鬼子碉堡,如果这样一个个问过去,一是太耽误功夫,二是碰到一个脾气坏的鬼子官很可能出事,就与那九太九商量,让那九太九派一名鬼子兵领着去。

那九太九开始不愿意,经不住韩文德一个劲的说交朋友的干活,这才派了一位鬼子兵领着。

路因为被游击队破坏,坑坑洼洼,有的地方还挖断了,还有上坡下坡,郝将军拉着手杖走不动了。韩文德也不知道这个郝将军是个什么将军,见他连路也走不动,心说,可能跟那个麻生明一样,也是个操场上锻炼出来的。就让士兵在路旁山边砍了两根竹竿,做了个担架,让两个兵把郝将军抬着走。

因为有哪个鬼子兵领路,沿途没遇到多大麻烦,下午一点到达了瑞昌县。

他们进西门,就看到了鬼子的三个小碉堡,四周围是铁丝网,领路的鬼子把他们领到铁丝网门前,铁丝网门开着,门前有鬼子兵站岗,里面地方很大,韩文德知道这是过去日本人关苦力的地方。三个小堡垒上都架着机枪。

那个领路的鬼子上前交涉,站岗的鬼子态度生硬,让翻译过去说话,翻译们哪见过这种阵势,吓得身上颤抖,嘴里说不成话。

北边的几个鬼子拉过铁丝网门,把门封上了,有十几个鬼子端着刺刀,在铁丝网内怒视着郝将军。郝将军脸色发黄,头上冒出了汗珠,也不敢伸手擦,拿眼睛只看韩文德。

韩文德心想,这个郝将军没有胆量。只得给罗大运和孙大龙使个眼色,挺身上前,罗大运和孙大龙会意,跟在他身后。韩文德站在门前,让孙大龙叫鬼子上前说话,

那个鬼子小军官来到面前,韩文德让孙大龙问对面鬼子,这儿最大的官是什么太九。

对面鬼子说,大太久(副营长),

韩文德让孙大龙说他是乌太九(副团长),要请那个大太九说话的顶好。韩文德的意思是说的官要比他大一些。因为早上已经占了便宜,那个鬼子连长向他敬了礼。

那个鬼子说了声哈依,转身走了,不一会来了位三十多岁的鬼子官,中等个,未穿上衣,腰挎战刀,东洋胡,眯着眼,气势汹汹的挺胸站着向韩文德他们看。

韩文德问了声,大太久的好。

那大太九鼻子里哼了一声,说,你们是来投降皇军的?

韩文德说,不是,我们是奉中国政府命令和你们接头,你们的天皇在八月八日宣布无条件向中国政府投降,我们的政府命令我们接受你们的投降,难道你们没有接到你们上级的命令,叫停战和平吗?

鬼子大太九说,皇军投降中国没有的,永远都是没有的,中国投降皇军大大的有。

韩文德心说,他妈的,鬼子的官和兵都这么自信,这话他今天已经听了两遍了。他把手一挥说,你打电话请示你们九江大本营,如果回答有命令投降,请你们按你们的命令去做。如果说没有天皇命令,我们向你们投降,苦力的干活。

鬼子大太久问,你的什么的太九?

韩文德回答,我的副乌太九。副乌太九是副团级。韩文德要压那家伙一头。

鬼子大太久让把门打开,给韩文德敬了个礼,韩文德还了礼,然后那鬼子大太九对韩文德说,请副乌太九统统的电话的问。

韩文德向哪个郝将军请示,郝将军这时候也不知道怎么办,只是点头。

韩文德带着罗大运、孙大龙两人,紧随在鬼子大太久的身后,如果有事,他首先要把鬼子的指挥官作为人质。

走了约十多步,那大太九突然回身,拔出战刀向韩文德当头砍下,韩文德警惕性很高,见他动作,也急拔匕首迎上,一把战刀和两把匕首相逢,沧浪一声迸出火星。韩文德用中国话骂,妈的B,想干什么?

那鬼子大太久收回刀,插进鞘中,说,生气的没有,玩笑的有。

就在鬼子大太九拔刀的同时,后边四个鬼子的四把刺刀对着罗大运孙大龙刺过来,罗大运猛一回身,腰里的藏刀已握在手中,嚓的一下把四把刺刀压到一起。四个鬼子兵看着大太九笑了,大太久挥挥手,他们也就收回了刺刀。

鬼子大太九这时候和韩文德走了个并肩,竖起大拇指对韩文德说,中国乌太九胆子大大的有。

韩文德说,你狗日的胆子也不小。

鬼子大太九问,你的贵姓?

我的小韩的是。

那大太久瞪大了眼睛,你的小韩的是,小太久,大大的坏。

两人相顾,哈哈大笑。

到了他们住房,日本卫兵向韩文德行护枪礼,韩文德用半手示意,好像自己真是一个乌太久。

那大太久让韩文德和罗大运孙大龙坐下听电话,韩文德回答,电话的重要,站着听的顶好。

那大太九摇动机子,然后拿上了耳机,喂,大本营,大大太久的说话。有中国政府派来一个连军队来到瑞昌,我的押他苦力干活,他的说话,我们天皇在八号宣布向中国政府无条件投降,请你说话的有。

打过去的是日语,回过来的也是日语,韩文德只能听个大概。只见那大太九哈依的一声,皮鞋跟一磕立正,只听他哈依哈依哈依的答应,。

孙大龙在韩文德耳边小声说,成功了。那边的电话说,天皇命令有,但未及时下达,请接待好来的中国官员。我快快会派人来瑞昌的说话。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