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抗日》 第二集、浴血东北 第二十九章、秘密出访苏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21/



何峰消灭了日本历史上第一支伞兵特种部队和小日向白朗联队,共歼敌3513名。光武元甲少将和赵建林部缴获了1220支冲锋枪,1323支手搶,匕首1115把。其余武器装备大都落入了马占山和抗联等武装部队或中国东北民间人士之手。唯一让何峰感到美中不足的是;小日向白朗大佐和春山上尉带少数亲信在老东北人----汉奸钱富贵中尉的带领下漏网了。


不过中国军队损失也不小;武元甲少将警卫营和赵建林部伤亡过半,光警卫营就战死287人,是警卫营组建已来伤亡最大的一次。加上马占山和抗联等武装部队伤亡,中日双方伤亡基本上持平。



何峰率部撤到齐齐哈尔后,他马上命武元甲少将到东北军各部亲自挑选精锐补充警卫营。同时在哈尔滨召集高级将领开会。


会上何峰听了暂编师师长洪春,关于沈阳保卫战失利的情况汇报后,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何峰此时才弄清防守体糸完善,粮食弹药充足的沈阳,为什么这么快失守,除敌人的攻击方式改变外,主要原因是67军和68军不团结所致。


其实何峰知道沈阳失守是迟早之事,但让他怒不可遏的、不能容忍的是;自己的军队内耗,战场上相互观望,特别是68军古力擅自后退。


何峰双手叉腰上上下下打量着王以哲和古力,突然大吼道:“战场上,你们一个纵容部下,分帮結派保存实力、见死不救。一个帶兵擅自后退!你们这是干什么?是延误战机!是丧城辱国,是逃兵!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王以哲和古力吓得头上直冒冷汗,垂着头不敢正视何峰。何峰背着手在会议室里大步地来回走着,突然又向俩人劈头喝问:“你们这么干,还配当一个革命军人吗?配当一军之长吗?天下中国老百姓要戳着你们脊梁骨骂呢!我早就屡次三番对你们讲过,不论大家原来有什么过节,但国家危难之时,必需一致对外,要精诚团結,共同抗日,否则国力不及人家,我们凭什么打败日本人?” 王以哲和古力红着脸惭愧地低着头说:“何副总司令,我们错了……”


“你们错了?当初在战场上就不晓得错?” 何峰越说越气,“我看你们是明知故犯,仗着立过功,手中有点兵权,有意拆我的台……”不会吸烟的何峰问张作相要了一支烟,点燃了后狠吸一口,呛了一下,咳个不停。


同为副总司令的张作相和众高级将领在这种情况下也是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劝,甚至于多讲一句话。


突然,何峰将仅吸了两口的烟使劲儿地掐灭,大手一挥,厉声喝道:“洪春,将他俩拉出去枪毙!”洪春一听吓了一大跳,张作相和众高级领也被惊得从沙发上站起来。王以哲和古力更是被吓得软了身子,摇摇晃晃地险些瘫倒了……


何峰又连说两句:“拉出去,拉出去,毙了!” 洪春看看张作相和傅作义,没有动手。张作相和傅作义见状,不得不上前劝何峰息怒。


何峰依旧盛怒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我们中国军人,不是来这里享受的,更不允许内耗,相互观望,擅自后退,当逃兵!这样下去抗日大业就完了!我们就会做亡国奴!”


张作相一脸严肃道:“何副总司令讲得对!这件事需要调查清楚,按军法办……”


傅作义也道:“我们一定要严肃处理,绝不宽贷!不过事情前因后果要调查清楚。”


王以哲此时也回过神来,连忙自我检讨道:“虽然当时战场形势危急,但作为主将,作为临时总指挥未能协调好67军和68军关糸,加上平时对部下管教不严,使友军陷入不利境地,我一定吸取教训……愿意接受军法给我的任何处分……”


古力也马上接口道;“古力只顾个人,为泄私愤和怨气,未能率部为国死战。愧对祖国,有愧何副总司令栽培,愿意接受军法给我的任何处分……”


何峰这才余怒未消地对张作相说:“张副总司令,这件事那就交给你去办吧!”


张作相马上开口对何峰道;“王以哲和古力曾有功于国,而且刚才都已认错,讲明事情前因后果。现军情紧,用人之际,是否可让二人戴罪立功!”


何峰想了一下,长叹一声道;“二人曾有功于国,能打仗,我又何尝不知。”何峰停顿了一下又转身对王以哲和古力道;“死罪可免,但不作惩罚我难已服众。这样吧!67军和68军残部打散所有建制合二为一,缩编为001整编师,此次沈阳战场上表现不好的军官,统统就地免职降为士兵。其余所有军官降职使用,王以哲与古力降职分任001整编师正副师长,001整编师所部调往江桥。助马占山将军镇守江桥至龙江﹙齐齐哈尔﹚防线。归马占山将军节制。假如再出现作战不利,两罪并发,你们俩自己提头来见。”



“是!谢副总司令法外开恩。”王以哲和古力知道逃过了一劫,连忙应道。


处理了王以哲与古力的事后,何峰与张作相等人又制定了新的作战方案;正面战场进行重点防守;


东北军第一道新防线是;长春和四平防线,张作相任总指挥带陈明仁防守,张作相自己守长春,陈明仁守四平。暂编师坦克团张栩部配属四平和长春防线与吴天奇少将骑兵第一师合为机动部队策应,由吴天奇少将任机动部队总指挥,归张作相节制。


傅作义残部调往永吉和敦化休整补充。为长春和四平防线的补充防线,策应张作相部。


张灵甫部和一些保安团守滨江﹙哈尔滨﹚和双城防线,同时让张灵甫在滨江和双城两地招兵补充部队。与马占山镇守江桥至龙江﹙齐齐哈尔﹚防线,同为第二道防线。


暂编师洪春残部调往胪滨﹙满州里﹚休整补充。


敌后辅以抗日游击战扰敌。敌后抗日游击战主要由武元甲部特种兵和抗联发动群众进行。东北政府提供一定资金和武器支持,不过给养主要靠部队自己“以战养战”,从小鬼子和伪军、汉奸手上夺取,而且原刚上,谁杀敌最多,发展得最快,有多大的队伍,就给多大的编制,封多大的官。此条对所有真正抗日武装有效。


安排妥当后,何峰吸取了上回的经验教训,竟然在中日军队长春和四平防线激战时,到胪滨视察暂编师洪春部补充情况,其实他这不过是一个幌子,留下一个替身“主事”后,何峰自己神不知鬼不觉越过中苏边境,秘密出访苏联。


1932年8月1日中午,何峰乘坐戒备森严的专列到达莫斯科的北车站。苏联老朋友布留赫尔元帅帶兵在车站秘密迎接何峰。因是秘密出访,一切从简,在戒备森严的北车站,布留赫尔元帅与何峰热情地拥抱了一下后,俩人迅速钻入了早准备好的一辆防弹小轿车里……


何峰来到莫斯科郊区斯大林的第二别墅下榻,这里是斯大林秘密别墅之一,不但戒备森严,还有一个很大的地下指挥部。后来成为斯大林卫国战争时期的住所。


斯大林在布留赫尔元帅等人的陪同下当天晚上会见了何峰,他关心地问:“路上还安全吧?”


“我的“中日老朋友们”个个都很关心我的苏联之行,他们知情后肯定要给我来点小动作,不过这次我们已经采取了严密的防范措施。而且事先除贵方,未告诉任何人。那些“中日老朋友们”大概都已为我在胪滨视察呢。”何峰说以他惯有的幽默语言,一下子拉近了双方的距离。


一向严肃的斯大林笑了,大家也跟着笑了。笑过以后,斯大林伸出手与何峰的手最一次紧紧地握在一起说道:“谢谢!谢谢何将军!把红色苏联当朋友!”


“何峰虽然算是个大资本家,但不反对社会主义。世界上,人人有饭吃,有房住,人人平等是人类最理想的世界。孙先生为之奋斗一生,也是何峰毕身追求的目标。可惜内战绵綿的中国目前暂时还办不到。” 何峰发自内心地道。


有共同语言,宾主相谈甚欢。何峰很兴奋,他对苏联各方面的成就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赞扬。何峰对国内国际形式分析有自己独特的见解,潇洒自如,显示了一个巨人的巍峨。特别是谈到西方帝国主义对红色苏联的仇视和威胁,谈到日本入侵东北,西方帝国主义列强都不希望得罪日本。苏联虽然公开政策是宣布严守中立。但美国、英国早与日本做了利益交换,一方面希望保护自己的在华利益,一方面又希望日本通过东北进攻红色苏联。与西方帝国主义东西夹攻红色苏联。甚至在中日大战期间还卖给日本人一亿美金的军火。令何峰气愤的是军火中有他发明的何峰冲锋枪和手枪。


何峰的一番话,讲到了点子上,也道出了斯大林的心病,连一向高高在上,孤家寡人的铁血强人斯大林也为之动容,虽然斯大林不大相信西方各国目前情况下敢对红色苏联发起进攻,但对疯狗一样的日本人他还是有点担心。因布留赫尔元帅如实的向斯大林汇报了此次遇险的真实经历后,日本军队的强悍,日本的强大的综合国力,加上连何峰部精锐在沈阳几天之内失守。让斯大林和他的手下实实在在感到了唇亡齿寒,感到了小鬼子对苏联构成了严重的威胁。


同时作为轻武器专家的何峰,将应该是卡拉什尼科夫1947年发明的AK47冲锋枪图纸送给了斯大林作见面礼。斯大林看到如此完美的冲锋枪,感到何峰对苏中联合很有诚意,更让斯大林高兴的是;何峰行动言谈对社会主义、对红色苏联便不反感,而且对世界、对中苏日三方相互关糸精僻分析,深得斯大林赞赏,虽然何峰没有明确表态亲苏,但斯大林从内心上也很想通过何峰东北抗日,让亲苏的何峰取代坚决反苏反共的少帅。替他挡住疯狗一样的小日本。


斯大林爽快地对何峰道;“在东北軍抗日期间,苏联可秘密向何峰在东北的抗日部队提供防空武器和轻武器弹药支持何峰。”便在言语间向何峰暗示;他支持何峰取代少帅拥有东三省。但双方提到武器弹药的具体型号和数量时,斯大林话锋一转又对何峰道;“苏联也在困难时期,还不很富裕,武器弹药需通过中苏联合经营东北铁路,联合开采矿山来偿还。”


“因涉嫌出卖国家主权!何峰办不到,而且今后无法领导东北军民抗日。” 何峰不高兴地道。


涉及祖国主权何峰拒绝了斯大林的提议,国与国之间,一个爱国者永远国家利益大于一切。当晚双方不欢而散。连续三天,何峰对涉及祖国主权方面的条款寸步不让,并让人通知苏方;国内中日战事紧张,他需提前回国。最后还是老朋友布留赫尔元帅出面打圆场,双方又通过艰苦谈判,固执的斯大林最终作出了让步。


斯大林最后提出;“要求何峰用他所控制的东北地区的矿产品和农产品作武器弹药款偿还。何峰在东北和何峰势力范围之内不反苏反共。还有一个附加条件是;何峰替苏联分批培训一个特种兵团。”


何峰知道老蒋和少帅基本上不会出兵东北抗日了,东北迟早会沦陷。东北地区矿产品和农产品作偿还,十有八九可能只是空头支票。自然满口答应。然后双方很快达成秘密协议。只是对附加条件,何峰开口对斯大林道;“替盟友分批培训一个特种兵团没有问题,不过特种兵需经实战训练才能合格,所以苏联红军特种兵会随中国特种兵对日作战。”


斯大林含着烟斗深深吸了一口,此时苏联对中日东北冲突,为了苏联的国家利益,苏联公开政策还是严守中立。所以苏联红军特种兵随中国特种兵对日作战,这对斯大林是一个难题。他也知道何峰有想拖苏联下水的嫌疑。


不过何峰这招难不倒精明的斯大林,他沉思了一会道:“你讲的有道理,我们会让苏联红军特种兵以何将軍你的私人雇佣军和反红色苏维埃的白俄分子名义加入贵军。我只要一流的苏联红军特种兵,不管培训过程。他们学成回国之前,苏联也不会承认他们的存在。这事具体由布留赫尔元帅经办!”


“是!最高统帅。”一旁的布留赫尔元帅马上应道。


暗中得到苏联武器弹药支持的何峰,手下又有善守名将陈明仁镇守四平,在长春和四平防线,以及同样善守傅作义将军防守的永吉和敦化等地。中日军队打成了胶着战,消耗战,日军久攻不克。加上沦陷区各种抗日武装风起云涌,日军不得不再度大规模增兵。此时满州国受重创的伪军也慢慢恢复了元气。仗越打越大,成了当时世界战争热点。


一向行动快速坚决,攻势凌厉,追击果断的林铣十郎大将下令;命,日本关东军司令三宅光治率部绕过长春和四平防线深入黑龙江省,攻打江桥,日军多门二郎师团进攻张灵甫部防守的双城。中日大战在东北一步步升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