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们能走多远

雅贝 收藏 42 293
导读:[原创]我们能走多远

在离静的生日还有两天的时候,静收到了可可的短信:“告诉你一件事,我和于现在是男女朋友了”。接着手机又滴滴地响了,还是可可的短信:“猜我们能走多远?”静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几个字,默然了,不知是鼓励她还是让她放弃,因为在静的心底认为于配不上可可(静觉得于的长相一般,才能一般,性格比较怪异),可受到伤害后的可可还能有更多的选择吗?可能这个时候任何异性对可可的一分关怀,都能让可可产生一种找到了依靠的感觉。静过了几分钟后回了一句:“他是真心喜欢你吗?”可可:“他不是因为喜欢我而跟我在一起,是为了责任。”静:“责任?” 可可:“我们发生关系了。”静最后还是发出了一句祝福:“祝你们相伴今生!”如果在三个月前,静的那句祝福会换成:我认为他做你的伴侣不合适,你需要的是一个成熟大度且能照顾你的伴侣。但如今,静什么也不能说,只能祝愿她以后能找到幸福。

静和可可是大学的同窗好友(于是她们的同班同学),静是个文静乖巧的女孩,可可是个活泼好动的女孩(或许骨子里有点叛逆),也许是性格差异的互补,两个人从入校门开始就成了好友,静虽只比可可年长一岁,但在两人的世界里静始终扮演着长辈的角色,照顾着可可这个小妹,一起度过了单纯而快乐的校园生活。毕业后,静去了千里之外的北京,可可投奔她的亲人,去了深圳,两人相隔千里,手机和QQ成了维系她们友情的桥梁,工作后的可可依然喜欢有什么事情就发个短信告诉静,静也一如既往地关心着这个小妹妹,日子就这样平静地重复着,直到06年07月25日的那天。

静几天没上QQ了,挂上QQ看看有没有谁留言,一上线就看到可可的QQ头像闪动着,点开一看:“在吗? 该怎么办呢? 要不要报警呢? 好犹豫,就在刚刚 ,我是在我叔叔家上网, 我以为他上班要晚上才回来的,谁知道他下午就回来了,所以我急急的要下线,可是,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他把我强暴了。该怎么办呢 ?”静看完留言后,心腾地往下掉,急急地问到:“是你亲叔吗?你叔怎么会这样?”静坐在电脑屏幕前等待着可可的回音,心里想着该怎么办呢,在她身边能帮着她的不就是她的父母吗?静又发去了QQ短信:“先跟你父母商量一下吧。”还是没有回音,不在线,静拨通了可可的电话,听见可可在电话那头闷闷地应了一声,

“喂”

“是可可吗?那件事情是真的吗?” 静焦急地问到

“恩”

“告诉你们父母了吗? ”

“没有”

“你现在在哪里?”

“在我妈这儿”“

“为什么不告诉你妈?不敢说吗?”

“恩”

“还是跟你父母说吧,你要是开不了口,把你妈的号码发个短信给我,让我跟你妈说”

“恩”

“那我挂电话了,现在上班不方便打私人电话。有什么事,一定要给我电话。”

挂了电话,静的心依然不能平静,还是牵挂着可可。

第二天,静又看到了可可的留言:“我把我妈的电话给你 你过两天再跟她说,好吗?等我离开了深圳再说。谢谢了!”静随后拨打可可的电话,嘟…嘟…嘟… , 无人接听,静举足无措了,想为可可做些什么,可又什么也不能做,静害怕做错了什么更加伤害到她,仅能做的就是照她说的那样,两天后给可可的妈妈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可可受到伤害的事情,静能感受到可可妈妈的激动,说会跟可可的爸爸找她叔叔要个说法,静放心地挂了电话,等待着事情的处理结果。

7月28日,可可给静发了个短信,告诉静,她一个人在成都,还没有找到住的地方,静劝说可可回到深圳,与她父母一起把她叔叔告上法庭,让她叔叔得到应有的惩罚。“那畜生得到惩罚能让我摆脱阴影吗?我甚至都不知道以后怎么面对我家乡的亲人,我都不知道怎么继续生活?再说,我婶怎么办?她可一直对我最好,我不想伤害她,我不想回深圳,也不敢回去,一切都交给父母处理了。”“既然你不愿意回深圳那就来北京找我吧,你一个人在成都连个帮你的人都没有。” 静改变不了可可执意留在成都的决心,可可身上没有多少钱了,静见劝说无用,能帮可可的就是汇钱给她,周未的时候静给可可汇去了1000元钱。

8月 5日的一天,静在网上碰见了可可,问事情怎么处理的,可可告诉静:“我父母好象不打算怎么处理 崩溃啦。我爸说,‘要是闹大了 我以后怎么办 ?’为了什么我所谓以后的名声,所以 我说告诉他们也白搭。”静震惊了,女儿受到这么大的伤害,父母的选择却是不了了之,可可当初逃一般地离开深圳未必是个错误,留在深圳,面对父母,面对伤害自己的亲人,只能徒增痛苦,但一个女孩跑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生活并不是那么的轻松,生活的窘迫和心灵创伤煎熬着可可:

8月9日,可可的短信:“我现在好难过啊,工作的无着落,家人的决裂,身体的创伤,我倒底做错什么了,难道就因为我的软弱吗?”

8月11日,可可的短信:“唉,最近过得好惨啊,被家人放弃的感觉还真不好过啊。一直以为自己能够释怀”

8月13日:“这几天,我弟打电话过来我都没接,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发生那事情以后,我对那家彻底失望了,不想再有任何牵连。”

8月14日:“等我电话卡上的钱用完了,就不用手机了,不想让我爸妈找到我。”

面对可可的这些哭述,静除了给与安慰开导,剩下的只有无奈,只有时间才能治愈可可心灵的创伤。

随着时间的流逝,可可开始慢慢远离那个阴影,三个月后,静收到了10月13日的那个短信,不知道可可是否真的找到了幸福,但愿吧,在心底为她祈祷吧,希望可可今后的人生能与幸福相伴。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