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28.

y492545690 收藏 20 95
导读:老山狙击手 18.捕俘 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09/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黄昏在不自觉中来到了众人身边。

所有人到达了一个山间小坝子的边沿,由于一路奔跑,体力消耗过大,大家喘息着,靠着山边放缓了脚步。到处是一片白色,能见度相当差。雾气在这种低海拔地区也这般浓密,是大家预料中的事。在阴雨天气,这地区黄昏时候通常就是浓雾起来的时候,大家借着它的掩护,拼命翻山越岭,赶了好一程路。

刚才在那条河边,最先奉命向山上去的两名队员上了山后,发现岭上原来是裸露巨石,反面的悬崖不可攀登。于是两人顺着山岭继续往前,展开警戒线,上行了三十多米。透过林中缝隙,他们发现了从河流边下来的特工,于是潜伏在树林里等待动静,如果下面打起来,他们将从上面进行有效支援,将敌人消灭在河岸边的可视距离内。

两人静心等待了一会,敌人下去了,战斗没有打响。不一会儿又听到那边还有过来的声音,两人心想这下糟糕了,在没有接到任何命令的情况下,根据敌情,两人悄悄折返,想要下到山边,在距离向前进他们隐伏的地点二十米左右潜伏着,企图在近距离内阻击敌人的继续搜索。

当时营长带着后续人马还在那边山上,看到大家在敌人过去了后还没有现身到河边,望远镜里向、张两人的身影反倒是往身后的山上撤,晓得是又有了新情况,问题很棘手,这里鞭长莫及,心中不免相当焦急。

还好,向前进派上去潜伏的战友在往下来时,发现到前面是一个山坑凹陷地,两人判断了一下地形后,只得往右边调过头来,在山坑这边趴着,枪口伸出草丛,指着前面敌人的来向等敌人来送死。

向前进听到身边草丛灌木叶片的哗啦声,心中确实着急,由于看不到是什么人,只得跟张文书两人迅速往山上撤。到了山岭上时,看不到一个人,不知道其他战友哪里去了,只有巨石裸露在眼前。爬上去后,发现反面的悬崖很高,下面也没有人。向前进跟张文书都心想这下坏了,不知道自己人到了哪里。向前进乐观一些,想他们很可能已经顺着山岭上去了,他倒不如何地担心。

回过头来,平视过去,隔着河谷对岸的那小高地上哨卡房看得很清楚,向前进直指那里,两人都不敢站起身来,赶紧爬回草丛里藏好身子。

张文书正要顺着右边山岭上继续过去,向前进低声招呼了他一声,等他回过头来了后,手往这边一指,两人于是一前一后,顺着山岭上光石板和林子的结合部草丛,往上爬去。

下面搜寻过来的特工到了那个山坑部时,打头的两人在坑边上看了看,往下面河谷平地上也瞧了瞧,可能觉得一切OK,于是顺着坑边沿就势斜向下行,五六个人很快消失在长草丛里,往前而去,连斗笠也看不到了。

向前进跟张文书正在岭上方,清晰地听到这些人在下面过身的响动,直至消失不闻。刚松了口气,忽然下面树林里又哗啦一声,有人碰响了灌木叶片,惊得向前进跟张文书同时掉过了枪口,指着那里,手指头紧紧地扣住枪机,把握好了击发力度。下面有人在轻声地喊:“老班长,张文书,是我们!”随着说话声,两颗人头露了出来。

刚才看不见的战友这时全撤向山上来了,大家重又聚集在了一起,危险过去,心里着实兴奋了一阵子。但是不敢在这地方多做停留,也不敢就给安全讯号,叫营长他们赶过来。几人趴在岭上树林子边的草丛里一合计,决定等随后过来的那些敌人结束巡逻回到对面的哨卡房中去后大家再顺着山岭顶部往回撤。

但是营长他们已经过来了。他们下到结合部以后直接上山,向着他们这里迅速靠拢。营长决定仍然按照原定计划,往上行进,伺机选择过河点。

一切都以营长的话为转移,大家上行到一处相当险峻的悬崖边后,前面没有了去路。那地方很玄,所有人只得往右边下行,暴露在河谷的开阔地里有很长的一段时间。跑了一阵,终于涉水过了河后,天气已经不早了,大家不得不加快行军步伐,在浓雾起来的大好时机里又是一路猛跑。

在大家跑过一处悬崖底下时,听得见山上越军的说话声和石头的滚落声,让人心惊肉跳。浓雾中谁也保不准敌人何时会出现在面前,不,应该说是自己何时会出现在敌人面前。毕竟在浓雾中方向感 太差了,只能凭借地图和指北针,在山间穿梭。

大家渴望下雨,不下雨对大家都不安全。下雨的话,越军的活动可能有所减弱,相当利于大家的渗透。

不过也还行,有这样的浓雾罩住大地,黄昏又来了,相当阴暗,越军们的活动也可能会停歇下来。

所以此时大家都累得不行,全都呼呼气喘着。在那个小坝子的边沿,向前进想看看他身边的张文书的反应,他好像喘得特别厉害。可是他没法判断,每个人的脸色几乎都是一样的,呼吸也都很吃力。要说谁特别吃不消,那倒说不上。

这里地势较为平缓,山头无数,由于浓雾的关系,大家正行进在其边沿的山间小坝子没法准确判断其真实大小,也无法看到什么其他的危险的讯号。

附近无数的小山头上已经没有了树木,全是草,厚密的草,有的已经泛黄,有的还很青绿。但都无一例外地结满了露珠。

黄昏、野外、白雾、山头、露珠、草。。。。。。

坝子里的草丛尤其深,高过了人头顶。穿过了这个坝子后,不知道前面的地形又是如何。这里已经离预定潜伏点很近了,在天完全黑下来之前,他们一定能够到达那地方。

一直都在行军,到现在每个人都相当地疲惫,几乎是不想再走哪怕一步。

每迈开一步都显得很艰难,肩背上的负重也好像越来越沉重。

在与急速奔跑相对来说堪称缓慢的行进中,大家不停地四处转身警戒,枪都打开到了连发状态。

过了一阵,前面好像隐约传来了几下哗啦啦的流水声。向前进仔细听了一下,想要分辨出具体的方位,但是那声音却又没有了。

走了几步,又走了那么几步过后,还是没再听到。他有点失望,如果刚才听到的那声音是真的,那么离预定点应该不远了,这是值得人高兴的事情。一路上来可不容易,这样打迂回包抄过来,要找到这地方,非常困难。还好时间上是充裕的!不然,完成任务,只能说是一句空话。

哗啦啦。。。。。。

在继续的行进中,刚才隐约的流水声音终于渐渐响亮了起来。没错,是流水声音,穿行在山涧峡谷里的流水声音。每个人的耳朵里都听到了。

这么说,终于要到了?

地图上是那么标明的。

无论老地图还是新地图,都标明在预定点地方南边有一条小溪。这会儿小溪的流水声音能这样响亮,无疑是在山里边,而且落差很大。

听到这清晰流水声音以后,大家都在野外的黄昏中止不住地兴奋,不自觉的互相望着点着头。现在大家成功地由南边迂回到潜伏点附近,只等着待会儿进山,过溪流去寻找到那条简易公路。

向前进往走在他身边的张文书看了一眼,大家都不自觉的放慢了脚步,而变得相当地谨慎小心。

提着枪又走了几步,看清楚了,黄昏的浓雾里,坝子前面出现了一座山。黑耸耸的一座山,旁边稍远一点的地方好像还有一座。这边的不远处又有一座。。。。。。

上到一个高点以后,向前进侧身往后挥动手势叫大家散开。他看到昏暗的光线中,一些人分开来往左右两边散开了,跟着他往前走。

大家展开来成搜索状,速度越来越慢,这一刻在天黑前,大家好像被这时间给黏糊住了的样子。

散开的队形中,黎国石已经换用了七九式狙击步枪在对前方和左右两边的百米距离内进行重点扫瞄。

虽然慢,但是大家向着前面越走越近,山头出现的也越来越多。

前面那座山已经横在向前进面前了,看过去两下相距不到二十米。此时两边都有人在猫腰急行包抄,给他打掩护。虽然距离近了,但是光线早黯淡了下来,黑暗越来越盛,山依旧是黑耸耸地立着,看不大清楚,只知道这是山,有树木覆盖的山。

又走了几步,估摸着前面是一道坎,有一块巨石。这时营长猫着腰跟了过来,问怎么样了?向前进回答道:“前面是山区了。溪流已经出现,现在我们要进山。”他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相当地阴沉,最近的山头上都模糊不清。向前进叫他旁边的几个人都蹲下来,向着那道坎和巨石挥动着手指着,示意他们都到那里去,先观察一阵再说。

他跟营长两人率先到达了那道土坎下,蹲在那里。

营长看到右边有一个小高地可以利用,于是叫向前进先带人摸上去,其他人在下面隐蔽。这里是进山的地方,山头又很复杂,搞不好会有危险。贸然进去是不行的,小心使得万年船,这是古话,营长当然不是傻瓜,不会在没有对地形及敌情进行充分侦查的情况下就冒冒失叫大家就那样闯进去送死。

现在野外静得很,什么也听不到,黑暗笼罩下来,让人心里产生一种强烈的想要归家的感觉。在向着那小高地上摸过去时,向前进在心里一瞬间产生了想家的念头,在头脑里他无端地闪现过了一个人的影子。

这个人对他来说是个相当重要的人,他这一生都没法忘记的。他想起了家里的在黄昏过后夜晚来临之时的火坑边的温暖的柴火,一家人在煤油灯下共进晚餐时的无声的温馨场面。

的确此刻黄昏的黯淡已经过去,黑夜的幕布跟白色的雾气交织着,在眼前无法撕开。今夜里将很漫长,也将很寒冷;没有柴火带来的温暖,也没有喷香的饭菜充饥。今夜将在野外露宿,在秋冬的寒夜里,冰凉的露珠也许会打湿人的一身,透进雨衣里来。

更冷酷无情的是,今夜里很可能将进行一场乃至数场血火无情的大杀戮。杀戮的结局是不知谁之将死而又谁又生?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